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本尊夫人有点狂 > 第1390章 师姐待你不薄

第1390章 师姐待你不薄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本尊夫人有点狂最新章节!

    第1390章 师姐待你不薄

    这一切都是西门正言罪有应得,这一切都是他西门正阳应该得到的。

    “你胡说,我爹爹根本不是那样的人,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西门雁捡起地上已经折断了的长刀,朝着西门正阳刺了过去。

    结果可想而知,一个还未到神境的修行者怎么会是神尊境界的对手。

    轰的一声,西门雁被弹开,眼看着就要着落在地上,关键时刻,姜逸心出现接住了下落的西门雁。

    看着那张哭花来的笑脸,姜逸心微微皱着眉头,她还是喜欢这小丫头没心没肺的笑。

    “我呢,本是不打算管西门家的事情,但是你打我徒弟我可忍不了了。”

    姜逸心的目光悠悠转过,落在西门正阳的身上,并且找了一个合理合法的借口来插手西门家发生的事儿。

    “你是何人。”

    “你还没资格知道我是什么人。”

    看了一眼西门正阳后,姜逸心的目光环视着四周。

    西门家是真的大,比皇宫还要大。

    “你也别说我不仁义,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带着这群人离开西门家,有多远走多远。”

    虽说插手西门家的事情,可毕竟她只是和西门雁相熟,大家族的事情水深着呢,谁对谁错又有谁知道。

    所以在她尚未知晓一切内情的时候,还是不能妄造杀戮的,这样不好,不好!

    “哼,就凭你,我现如今已经是西门家族的族长,你认为凭借着你们二人能奈我何。”

    听着西门正阳如此狂妄的口吻,典型反派的代表,那既然如此,她也不用给说出第二个选择了。

    “对啊,就凭我们。”

    一抹笑意浮现在唇角,姜逸心的目光重新落在了西门正阳的身上。

    “神尊境的强者。”

    “知道本座是神尊境强者又如何,你们既然打算插手西门家的事情,就别想着活着离开。”

    “……”

    这话让姜逸心笑了起来,看情况,他们进入西门家就别想出去了呗。

    “怎么,你还想杀我不成?”

    上手端着肩膀,姜逸心凤眸中一抹寒霜浮现而出。

    说真的,有些事情若是能和平解决的话最好不要用武力。

    虽然娘亲说过,能动手绝对不逼逼浪费时间,奈何她懒啊!

    再说了,一个神尊境的修行者而已,她实在是懒得动手。

    砰地一声,不等姜逸心再次开口,西门正阳一掌祭出,朝着姜逸心袭来。

    感受着那凌厉的掌风,某女人甚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你自寻死路,就别怪我了。”

    就在西门正阳出现在面前准备一掌杀了姜逸心的时候,一道浓烈的魔气偏盖地的袭来,将西门正阳整个人逼退数步。

    噗……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西门正阳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二人。

    “你们……你们是何人。”

    “是何人都和你没关系,都给你了选择,你自己非要往绝路上走。”

    姜逸心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了,上古魔神上要杀的人,她也是木有办法的事情。

    “以后出手看着点对方是谁,别傻不拉几的往上冲,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若是被一般的高手杀死,或许还有机会进入轮回投胎,但是被冥夜打死,啧啧,你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砰!

    什么东西爆裂的声音,黑色弥漫的魔气中,一阵阵血腥的味道蔓延开来。

    西门正阳就这么死了,死的稀碎稀碎。

    按照一般的事态发展,西门正阳至少会与他们争斗上几个回合,表达一下愤怒以及惊讶甚至惊恐的表情。

    可对手太强大,强大到根本不给西门正阳表达自己内心活动的机会,就这么爆体而亡了,成为了一堆渣渣。

    “大哥,有点血腥了,想吐!”

    姜逸心伸出手捂着口鼻,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吃太多的事情,啥事都不干,反而嗅觉变得敏。感了起来,这血腥味道实在是让人作呕。

    冥夜收起了威压,很是心疼的看着姜逸心。

    “为夫给你揉揉,还难受么。”

    其实也不怪冥夜,在来西门家的路上路过了几个小摊位,耐不住馋,姜逸心吃了三个包子四个肉丸子一块糕点和两串糖葫芦。

    再加上雪易城的气候寒冷,饱腹感的情况下又闻到了血腥味道,放在别人身上早就吐了,也就是姜逸心强忍了下来。

    “呕~”

    刚刚还强撑着的姜逸心实在是忍不了了,转身扶着墙吐了起来。

    冥夜就在一旁轻轻地顺着姜逸心的脊背,知道的自然明了姜逸心这是吃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怀孕了呢。

    因为西门正阳的死,西门家族反叛的侍卫群龙无首,而隐藏在西门家的皇族奸细更是早早的了溜之大吉。

    在西门家族的地牢中,西门雁救出了父亲西门正言和昏迷的母亲暮雪。

    “雁儿,真的是你么!”

    西门正言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子,浑身上下的伤已经数不出清楚到底有多少。

    看着伤情如此严重的父亲,西门雁哇的一下子哭了出来。

    “没事儿了,爹爹没事儿了,不哭!”

    西门雁来到地牢的时候已经将西门正阳死的时候告诉了父亲,西门正言起身双手放在身前,以大礼谢过了姜逸心和冥夜二人。

    “两位神尊大恩大德,我西门家永生永世难忘。”

    “还是先处理伤口吧!”

    西门正言的伤口不断的流着鲜血,闻到血腥味道的姜逸心又是想吐了,还不等说上两句话,再一次转身扶着牢房的墙吐得胃酸都出来了。

    “一会为夫给夫人做一碗汤,压一压。”

    “不用,呕~就是闻到了血腥味道想吐,呕~一会就好了,呕~”

    “雁儿,神尊是怀有身孕了么?”

    这模样和女子怀孕的症状一模一样。

    “不是,师父就是单纯的吃多了,先带着娘亲离开地牢,雁儿给跌得包扎一下。”

    西门家的威胁算是暂时的解除了。

    在得知西门正阳死了的消息,身为兄长的西门正言长叹了一口气。

    “爹爹。”

    “爹爹和你二叔从小便寄人篱下,虽然身为西门家族之人,却并不受待见。”

    西门雁一边为西门正阳清理着伤口,一边给听着西门正阳说着关于西门家二叔的事情。

    当时的兄弟二人为了给父亲母亲争气,生生死死都熬了过来,最终熬出了头,创下来一番天地,而西门老族长将族长之位传给了他。

    “二弟他心性不坏,可容易偏激,这也是为何当初老族长没有将族长之位传给二弟的原因。”

    西门正言和西门正阳兄弟二人虽然是双生子,可性格且有着明显的差异。

    身为弟弟的西门正阳为人偏激,做事不分后果只为了达到目的,若是西门家交给了西门正阳,必然会走上灭亡。

    再加上当年求婚一事,暮雪心意的人只有西门正言,只因为兄弟二人太过相似,在表白之时认错了人,虽然后来澄清了这件事情,可还是造成了误会。

    自此,西门正阳便在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也是今日之种种爆发的因由。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终究是血脉亲人,西门正言得知弟弟之死,即便他与皇族联手迫害西门家,可还是感觉到悲伤。

    不过也因为这一次时间,西门家将会重新洗牌,将其潜在的威胁全都清除西门家。

    不愧是西门家族族长,仅仅一晚上的时间,西门正言便以雷霆的手段将所有异者抹杀。

    同时也救出来了关押在牢房中的西门韩和西门青兄弟二人,接回了重伤的西门元,不过一直没有西门卓以及西门宇的下落。

    西门家的事情姜逸心也不便插手,安安心心的住在西门别院中吃着瓜子殇赏雪,几日来的小日子也过的十分难以。

    “冥夜,你说远处的那些真的是雪山么。”

    “夫人想要去看看么。”

    “不去,怪冷的,不过我总觉的那连绵起伏的雪山有一种……一种怎么说呢。”

    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形容此时此刻想要说的言语,总是雪山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应该是雪矿的原因,雪矿可以燃烧产生动力,再加之雪矿中富含能量,如此多的雪矿聚拢在一起,自然会有一种异常的能力。”

    冥夜解释着姜逸心所为的感觉,姜逸心连连点着头。

    “对对对,和我想的一样哎!”

    “夫人真是聪明。”

    “必须的,嘿嘿!我是谁,我可是姜逸心。”

    “师父。”

    正当冥夜准备俯下身吻上姜逸心唇角的时候,西门雁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手中拎着食盒的西门雁尴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最终,还是在冥夜眼神威胁之下,放下了手中的食盒,边吞咽着口水边推出了房间,并且关上了门。

    卧槽!

    吓死她了!

    有惊无险的离开了房间,西门雁看着院落中品茶赏雪的齐名,一脚踹了上去。

    “丫的,你是故意不提醒我吧,师姐待你不薄,你竟然这么对师姐。”

    被踹了一脚的齐名莫名的不解,他做错了什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