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可能完成的推算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可能完成的推算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诸界末日在线最新章节!

    林海世界。

    顾青山伸手握住那柄墨绿色的长弓。

    一行行萤火小字从虚空中出现:

    “你获得了灵魂陨落之弓。”

    “此梦境级魂力威力巨大,但也需要相应的实力才可施展。”

    “根据你现阶段的实力,当你使用此弓时,可以获得如下超凡之力:”

    “凋零之力:万物被你射出的箭矢命中,将迅速老化、衰败、随时可以被摧毁。”

    “腐蚀之源:众生被你射出的箭矢命中,身躯将会被迅速腐蚀,完全无法解救,除非将腐蚀的部分截断。”

    “注意:当你的个人实力再次提升,你才可以发挥出该梦境级魂器更强大的力量。”

    下一秒,只见一道身影从长弓上腾起。

    馥祀女士。

    她挥动权杖,放出数百道虚浮的光影。

    只见那些光影中,全都是各种凶险的战斗场景。

    顾青山在这个世界中,历经了种种考验,战胜了无数强敌,最终赢得了这柄梦境级魂器——

    灵魂陨落之弓。

    “我们用许多术法编织了你经受考验的整个过程,可以瞒过敌人的查探——只要你的对手表现得不是太过出色,你赢得混乱的青睐完全不在话下。”

    馥祀想起什么,补充道:“放心,我动了一些小小的手脚,引导你的那个对手,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

    “它会怎么做?”顾青山问道。

    “大概会选一座残缺的雕像,而那雕像对应的等待者已经消逝。”馥祀女士道。

    “听上去还真是可悲啊。”顾青山道。

    他忽然一默。

    “怎么了?”馥祀女士问道。

    “我再确认一下,当年混乱阵营和秩序阵营的等待者们不愿两败俱伤,所以构建了混乱与诸界秩序,因此而耗尽力量,统统陷入了沉眠,是这样吗?”顾青山问道。

    “是的。”馥祀女士道。

    顾青山目光闪动,慢慢说道:“女士,在混乱的阵营之中,有些等待者的实力与您旗鼓相当,是这样吗?”

    馥祀女士道:“当然,有一位等待者与我拥有差不多的特质与能力。”

    顾青山低头望着手中的墨绿色长弓,默默在心中道:“战神界面,检查此弓,请务必将其所有属性陈列出来。”

    战神界面上,迅速跳出一行行萤火小字,把之前显示的物品信息又过了一遍。

    “没有问题……奇怪了。”顾青山呢喃道。

    他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就像是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却又感受到有无数人潜藏在暗中窥探,企图做些什么。

    这无关灵觉,纯粹是一名战士——或者说是战场的指挥官,在战场上感受到的某种端倪。

    太顺利了。

    一场持续久远的战争,难道会以无比顺利的趋势走向结束?

    诚然,这是所有人的心愿,但一个清醒的人,绝不会因为自己深心的渴望,就忽略那些潜藏在平静表面下的暗流。

    世间没有如此简单的事。

    就算是一个人努力想改变自己的命运,都会经历无数艰苦卓绝的历程,更何况这是关乎无数众生,所有等待者,以及末日的终极命运之争?

    在这样的事上,顺利只代表一件事。

    ——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

    顾青山心思不定,渐渐变得认真。

    馥祀女士察觉到他神情有异,询问道:“顾青山,这是秩序寻求生存之机的关键时刻,为何我在你的脸上看到了犹豫和踌躇?”

    顾青山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换位思考——女士,您的所有谋划一直以来有没有产生什么波折?或是差一点被敌人发现?”

    馥祀女士想了一下,道:“没有。”

    她反应过来,神情渐渐变得凝重:“你是觉得这里面有陷阱?”

    顾青山道:“我没有任何证据,我只是觉得应该谨慎一点——因为敌我双方的实力差不多,那么……你们能在混乱阵营中动手脚,敌人一样可以在秩序阵营中动手脚。”

    馥祀女士微微蹙眉。

    她挥动权杖,在顾青山身上轻轻一点。

    无数微光从顾青山身上飞出来,凭空凝结成一张羊皮卷。

    “没有问题,所有保密者都无私的献出了力量,以保证你的身份不被发现。”她说道。

    顾青山沉吟道:“我想知道在混乱阵营之中,与您能力和特质相近的那位,拥有什么样的力量。”

    馥祀女士道:“他是混乱的先知,跟我一样,他可以凭空越过时空,看到未来发生的一些事。”

    “也就是说,那个等待者有可能看到你我见面的这一幕。”顾青山道。

    “不,凡我以术法遮蔽的时空片段,他都不会来碰——那样会耗费太多的力量,不得不再次沉睡,而且我们彼此忌惮。”馥祀女士道。

    顾青山立刻道:“那么同样的,他以术法遮蔽的时空片段,您也是如此吗?”

    馥祀女士道:“我尽全力的话,是可以看到他做的事,但一样会因为耗尽所有的力量,陷入彻底的沉睡。”

    顾青山道:“请您探查一下,在与您和他有关的时光之中,有什么时刻是被他遮蔽的。”

    馥祀女士深深的看了顾青山一眼,道:“地神,你的谨慎让我印象深刻。”

    “战争之中的每一步棋,在落子的时候都需要极端的谨慎,不然亿万众生都将走向死亡。”顾青山道。

    “可是时光的长河太过漫长,我就算耗尽所有的力量,也无法观察到所有与他相关的画面。”馥祀女士道。

    她伸出手,竖起三根指头。

    “我只能挑选三个时间点,去看他是否动过什么手脚。”

    “而且在那之后,我就与其他等待者一样,陷入彻底的沉睡,短时间内无法再帮助你。”

    “我们必须猜准他动手脚的那个时间点,否则的话,你将独自面对未知的陷阱,而我们也无法再帮你。”

    顾青山陷入沉默。

    ——这简直是一件希望渺茫的赌博。

    他沉吟道:“假如我们在第一个时间点就猜对了他动手脚的时刻,您还有富余力量与我一同作战吗?”

    “对,查探第二个就会耗尽我的力量,查探第三个时间点,我必须付出代价。”馥祀女士道。

    顾青山低声喃喃道:“如果您不能参战,我们的胜算将大打折扣——也就是说,我们要一次性猜对他在哪个时刻做了什么。”

    他陷入深深的沉思。

    如果一个未知的敌人,在未知的时刻,布下了未知的陷阱。

    那会是在什么时间?

    他到底做了什么?

    时光太过漫长,如何去确定这个时间?

    机会只有一次,没有试错的余地,所以该怎么才能猜中真相?

    恐怕任何人对这样的问题,都会感到无能为力。

    ——这简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推算。

    馥祀女士也想到了这一点,叹息着说道:“你对敌我双方的力量和策略都做出了合理的假设,但我这么多年小心潜伏,几乎每一个时刻都在观察身处时空的异常,就是怕他布置了什么,但从未有所发现。”

    “所以您一直以来都在提防他?”顾青山问道。

    “是的,毕竟他与我拥有相近的能力,我自然要防备他发现我的所作所为。”馥祀女士道。

    “您从未发现任何异常——那么,我们可以先推测一件事,如果他有所布置的话,一定也不愿意被你发现他的布置,所以——”

    顾青山顿了一下,判断道:“他是在您潜伏之前,就把事情布置好了。”

    馥祀女士摇头道:“在我潜伏之前,那是一段足有一亿多年的时光,依然无法确定他动手脚的时刻,更无法知道他做了什么。”

    “您了解他吗?”顾青山又问。

    “不,我跟他打过一场,只知道他拥有跟我差不多类型的能力,对他本身并不了解。”馥祀女士道。

    太难了,这完全无法寻找到答案,她心中暗暗想道。

    顾青山呢喃道:“你们彼此忌惮……”

    “如果我是他,一定也会小心避开您,然后才去考虑如何下手。”

    “——你们避开了彼此。”

    “他想做的事情,必定也和这一次的登神之战有关,毕竟这是决定混乱纪元能否彻底降临、秩序是否被彻底消弭的关键时刻。”

    “所以在无穷的时光之前,他会在您无从察觉的那个时刻,做一些布置。”

    馥祀女士道:“他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这就像以有心算无心,我根本无从猜测他会怎么做。”

    顾青山摇头道:“这次的事情,假如排除您的一切所作所为,他能做的事情,其实有迹可循。”

    “从结果来考虑,要保证混乱纪元的彻底降临,就必须让登神之战的胜利者一定是混乱的真正继承者,而不是我这样企图杀掉混乱真神的家伙。”

    “想要杜绝这一点……除非……”

    馥祀女士只觉得自己也紧张起来,忍不住问道:“除非什么?”

    “除非在无穷的时光之前,就让这件事变得确定。”顾青山道。

    馥祀女士道:“可是隔着漫长无比的时光,变数实在太多,根本无法确定亿万年后发生的某一件事,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开始、进行、结束的——就算是我们这些等待者,也无法做到这一步。”

    “不。”

    顾青山吐出一个字。

    他心念飞闪,飞快的思考着对方的破局之法。

    “混乱之真神拥有整个纪元的扶持,是根本不会死的,所以唯有发动登神之战,才可以夺取神位,灭杀真神。”

    “而发动登神之战的先决条件,是必须向混乱纪元献祭一个秩序——女士,这一点有没有问题?”

    馥祀女士道:“没有问题,确实是这样。”

    顾青山接着说下去:“如果是这样,那么对方能动手脚的地方有几个。”

    “一是在参与登神之战的人员上动手脚——这一点我相信我的同伴,因为我对他们知根知底,再说就算他动了手脚,以我的力量也足以对付我的几位同伴。”

    馥祀女士点头道:“你的同伴我都看过了,没有问题。”

    顾青山默了一下,继续道:“那么,还剩一件事,是敌人可以在亿万年前提前布置的。”

    “什么?”

    “秩序,我所献祭的那个秩序。”

    顾青山回忆起自己献祭魔王秩序之时的情景。

    从头到尾,这个秩序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任何应对。

    ——以这个秩序的狡猾,它不应该是这样。

    顾青山在心中来回想了许多遍,确认道:“这是敌人唯一能翻盘的地方,也是唯一能在亿万年前布置的手段,这个手段将决定登神之路的最终走向。”

    “就像女士您深入混乱的青铜殿进行卧底,暗中改变登神之战中的考验一样,您的老对手做了同样的事。”

    顾青山深深吸了口气,断定道:“我认为,在亿万年前,他就在诸界末日在线·魔王之序上动了手脚。”

    馥祀女士看着他,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敬佩之意。

    这是她第一次对比自己弱小数百倍的存在产生敬意,并且是发自深心。

    她说道:“按照你的推断,我们需要回到魔王秩序被造就的那一刻——因为在秩序被造就之后,就没有任何人能对秩序动手脚了。”

    “这是我所能想到的唯一答案。”顾青山道。

    “我们走!”

    馥祀女士挥动法杖,破开虚空。

    两人深入虚空,凌空而立。

    在他们的下方,是一条发光的浩瀚长河。

    馥祀女士肃然道:“我们现在要逆流而上,去亿万年前,追溯诸界末日在线·魔王秩序被造就的那一刻,顾青山,你万万不要松开我的手,不然你会因为冲破了太过漫长的时间而直接被法则杀死。”

    “我明白,女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