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网址 > 十分六合网址 > 十分六合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满意(一更)

第一百七十七章 满意(一更)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权相嫡女最新章节!

    锦云瞅着这个跪在地上的,年纪十二三岁的小丫鬟,面容清秀,有些胆怯的模样,微微一笑,目露赞赏,说话留三分,但是基本可以肯定柳云逃不掉干系了,锦云冷淡的看着柳云,柳云这下终于放应过来了,“奴,奴婢的确碰过药,但是奴婢没有下药!”

    锦云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然后指着桌子上的金子,吩咐青竹,“拿给她,以后她就是逐云轩二等丫鬟了。”

    小丫鬟明显是怔住了,愣愣了半天,还是青竹轻唤了她一声,她才反应过来,心里闪过一抹狂喜,她是二等丫鬟了?不过就是说了句话,少奶奶就赏赐了她十两黄金?她不是在做梦,有了银子她就可以给大哥娶媳妇了,丫鬟眼睛都湿润了,忙磕头给锦云道谢。

    丫鬟出去了,门外面那么多丫鬟全都羡慕嫉妒恨的瞅着她,心里咕咕的直冒酸水,这金子来的也太快了吧,转眼就道手里了,早知道她就顿厨房里烧火了,羡慕完了,就直勾勾的盯着屋子里。

    柳云还在那里说她是冤枉的,锦云也不打断他,叶连暮也不说话,任由她在那里诉苦,挽月站出来说柳云不是那样的人,锦云把茶盏搁下,又用帕子擦拭了下嘴角,然后才问道,“说完了吗?你怎么说也是逐云轩一等丫鬟,煎药最基本的规矩你应该清楚吧,药好好的搁在那里,你碰它做什么?若是光明正大,又为何避着南香,我叫南香拿药罐子来时,你双手紧握,面露惧色,我很好奇,你若是什么也没做,我喊南香来,你怕什么?”

    柳云微张了嘴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背脊隐隐发凉,叶连暮一拍桌子让她回答,她都吓的肝胆俱碎,锦云也不想耗下去了,“你为何要下毒害我,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背后有人指使的。”

    柳云也是聪慧的,这两个回答她无论回答哪一个都逃不了一个死字,她干脆不回答了,只说一句,“奴婢,奴婢没有下毒……。”

    都到这份上了,竟然还死不承认,锦云冷笑一声,瞅着叶连暮,叶连暮一挥手,“拖她去老夫人屋子,把这些药罐子都带上,再去柳云的屋子里查查,看还有没有剩余的胡蔓藤。”

    锦云和叶连暮才走到宁寿院门口,就遇上了王妈妈,逐云轩发生的事,早有丫鬟禀告给老夫人知道了,当时国公爷也在屋子里,听得当即就大怒,老夫人便派了王妈妈去问。

    王妈妈瞅着柳云,眸光轻闪了下,轻叹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只恭谨的行了一礼,便领着锦云和叶连暮进屋。

    锦云饶过屏风前,狠狠的扭了下自己的胳膊,泪眼婆娑的拿着帕子抹眼角进去了,还没有行礼,老夫人就心疼的朝她招手了,锦云依然全了礼数才上前,老夫人心疼的给锦云擦眼睛,“莫哭了,受了什么委屈,祖母给你做主。”

    锦云哭的更伤心了,“锦云和相公在外面住了近一个月也没事发生,才回来就有人往锦云的药里下毒,若不是锦云认得胡蔓藤,只怕早被人害的疯癫了。”

    国公爷皱紧眉头,脸色肃冷,若真的把锦云害的疯癫了,整个国公府都想搭上不成,国公爷看着叶连暮,“查出来了没有?”

    叶连暮轻摇了下头,丫鬟没有在柳云的屋子里找到葫蔓藤,锦云也很纳闷,柳云和挽月住一间屋子,屋子里翻过了,没有找到还真的奇怪了,难道只准备了下一回的分量?

    事情已经闹到宁寿院了,要是不把柳云和她背后的主使者找出来,只怕她会落得个冤枉丫鬟的恶名。

    屋子里,老夫人和国公爷亲自审问柳云,柳云梨花带雨的抽泣着,“奴婢的确碰了药,但是决计没有下毒害过少奶奶,奴婢服侍少爷有几年了,少奶奶来了后,先是不许奴婢伺候少爷,还打了奴婢好几回,如今又来冤枉奴婢下毒害她,不过就是想打发了奴婢罢了,用不着使这样的手段,求老夫人还奴婢一个清白!”

    锦云听着,心里止不住的冷笑,这是倒打一耙了,丫鬟都逮住她了,她还理直气壮的说不是她干的,锦云不得不钦佩她,锦云也不辩驳,脑袋转的飞快,柳云是碰巧去厨房瞧见南香在洗罐子才寻着机会下的毒,说明之前她一直把葫蔓藤带在身上,葫蔓藤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气味,只要装过的东西,肯定会有味道。

    锦云嘴角缓缓弧起,看着王妈妈,“王妈妈,你去看看柳云身上还有没有葫蔓藤。”

    王妈妈应了一声就朝柳云走了过去,先是搜查了下她的袖子,什么也没有找到,才把手伸向荷包,柳云脸色大变,但还是稳稳的站在那里,只是额头上的细密汗珠出卖了她,之前听叶连暮要查屋子找葫蔓藤,她根本不急,那是因为她不会傻到把那样的东西丢在屋子里,万一被挽月发现了,她就是送了个把柄给人家!

    王妈妈拿了她腰间的荷包,荷包里空荡荡的,王妈妈往外倒了倒,突然,一粒小指甲盖大小的东西掉了出来,王妈妈忙捡了起来,亲自递到老夫人跟前,“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葫蔓藤。”

    锦云拿起嗅了嗅,嘴角闪过一丝笑意,“这就是葫蔓藤,柳云,这下你有何话可说,要不要我找个大夫来亲自验给你看?”

    柳云吓的双腿发软,背脊湿透,扑通一声跪在青石地板上,国公爷怒拍桌子,“谁指使你下毒残害大少奶奶的!”

    柳云跪在那里,脱口还是那句没有下毒的话,可惜,这次她说的再理直气壮也不成了,她伸手碰了大少奶奶的药,自己的贴身荷包里还倒出来一点儿的葫蔓藤,她再说没有下毒的话,鬼才会相信她!

    大太太和二太太急急忙赶了来,饶过屏风就说话了,“府里安生了一个月,大少奶奶一回来,就格外的热闹呢!”

    锦云火气顿时不打一处来,冷着脸哼道,“是啊,我走到哪儿都格外的热闹,哪儿热闹,哪儿就能见到二婶,这大晚上的,也不知道是哪个丫鬟匆匆忙的去禀告二婶,让二婶都歇不安稳的,青竹,去把那个丫鬟打三十板子,发卖了。”

    青竹笑着福身,“方才都有哪些丫鬟出门,去了哪儿,奴婢都让人盯着呢,一个也逃不掉。”

    二太太和大太太的脸色顿时僵硬成冰,锦云却恍如未见的看着二太太,乖巧懂事道,“二婶,您放心好了,逐云轩以后就是闹得天翻地覆,锦云也担保不会烦扰二婶一点儿的,锦云会派人盯着呢,只要有丫鬟敢无缘无故去东苑窜门,让二婶生气,锦云就直接打卖了她。”

    “你……!”二太太气的嘴皮直哆嗦,锦云福身赔礼道,“以前是锦云管教无方,让二婶第一时间听了那么多不高兴的事,是锦云的不对,锦云给您赔礼道歉。”

    锦云道歉的无比真诚,让叶连暮瞧得嘴角直抽,对于眼线,只怕还没人像锦云这么处理过,明摆的告诉你,以后哪些丫鬟去谁的院子里窜门,她会派人盯着,你要是不怕被卖了,你就尽管去蹿门吧,但也不把路给堵死了,毕竟各院丫鬟有不少是亲人朋友,但是若是说了什么让二太太生气,让她跑来奚落她,那锦云就怀疑是你告密的,我会直接卖了你!

    只要这些话传到逐云轩去,叶连暮相信,没谁有那个胆量在往外透露消息。

    大太太脸色也冰冷的,虽然锦云说的是二太太,但是她肯定锦云这话也是说给她听得,“锦云,你二婶也是关心你,你怎么可以……。”

    锦云拨弄了下手里的绣帕,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关心么?二婶进门那句话大家应该都听见了吧?里面含了几分关心我还是能听得出来的,二婶嫌我闹得府里不安生,对,是我的错,是我没能让丫鬟满意,没能让她背后的人满意,人家要我小命,我不能阻止丫鬟下毒害我,但让二婶安生点我还是能办到的,娘说我做的不对,那丫鬟我不卖的便是,不过二婶这般关心我,我不同样的关心二婶是不是太失了晚辈的礼?明儿起,锦云会尽量做到二婶早上吃了什么饭菜,吃了几口,锦云都事无巨细的了解清楚,凡是对锦云很关心的婶子,锦云同样关心她,到时候国公府肯定很和睦。”

    锦云一番话说得满屋子的人都咋舌了,国公爷都抽嘴角了,他方才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是在朝堂上听右相在说话。

    老夫人也在揉额头,锦云丫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啊,谁的府里没两个眼线,就是自己屋子里还有两个呢,要么寻个错处打发了,要么就当没瞧见,她倒好,直接告诉你,你关心我,那我也关心你,指不定明天就有丫鬟拿了一堆银子跑到西苑收买丫鬟,理直气壮的要求她们把消息送给她,要是二太太卖了丫鬟,她就该有话说了。

    求粉红~求推荐~RS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