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都市言情 > 权相嫡女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郡主(一更)

第一百六十七章 郡主(一更)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权相嫡女最新章节!

    叶容痕有些诧异,还以为太皇太后要破例封她为公主,没想到只封郡主,结果转脸太皇太后就要钟妍香与赵大少爷和离,郡主之尊,怎么可以替人待嫁,还嫁个病入膏肓的男子?!

    钟妍香从听到锦云莫名其妙的问及紫金手镯,再到进宫,再到太皇太后晕倒,再到知道自己的娘亲竟然是大朔朝长公主,一个震撼接一个震撼而来,她已经震的双腿发软了,目瞪口呆了,这会儿听到太皇太后要她和离,钟妍香忙跪了下来求太皇太后开恩,赵遇才情性情都好,她不想跟赵遇分开。

    太皇太后一脸疼惜,若是早些知道这世上有她,又何苦她受这些折磨,都怪她当年没有陪着一起去上香,对于这个长的跟女儿一般的外孙女儿,太皇太后只想好好弥补,哪会苛责她?她虽是郡主,可也上了花轿,若是和离,对她名声有毁,可她若是守寡一辈子,那才叫真苦,太皇太后是疼她才会要她和离,不过一听到赵遇被个神医诊治,能治好,太皇太后的脸色这才缓了三分。

    叶容顷知道的就是这些,他在库房思考了半天,也没选好要拿些什么,最后回来找太皇太后商量,能不能拿两回,一次他实在搬不了多少,可是一进门,叶容痕就拉他走了,他都没开口,叶容痕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这关头实在不是说这个的事,叮嘱他道,“皇祖母正生气呢。”

    叶容顷扭着脖子往里看,见到太皇太后一张黑脸,缩了下脖子,“不是喜事一件吗?好好的生气做什么,她不是皇姑的女儿?”

    常安巴拉巴拉把事情一说,叶容顷立马义愤填膺了,“和离,一定要和离!让她跟赵府那群女人待在一起,迟早会被欺负死,还有赵侍郎,皇兄,那摆明了就是个贪官,人家上门瞧过病了,也赔过礼了,她们竟然要人家的铺子,他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摆明了是认同的!”

    铺子的事,叶容痕问两句就知道了,听到锦云亲自上门治病,他就猜出来是谁的了,叶容顷说的也不错,那铺子他的确占一份,为了那铺子,御花园都大变了一回,害他受了太后几句苛责,若是最后便宜了她们,他岂不是要吐血,叶容痕眸底闪过一丝寒芒,无权无势之人在京都竟然连间铺子也开不起来了?!

    这些官运到底腐败到什么境地了!

    叶容顷说着宫里发生的事,锦云和叶连暮两个听得直皱眉头,那边有个小丫鬟端了个大木盒进来,有些吃力,叶容顷立马笑了,“拿过来,拿过来。”

    丫鬟把木盒子递到叶容顷跟前放下,叶容顷迫不及待的把木盒子打开,然后对锦云道,“这些是我从皇祖母的库房里拿出来的,有四十八样,我分给你一半,够哥们儿吧?”

    锦云一脑门子的黑线,看着木盒子,再听叶容顷说的话,锦云想象着叶容顷双手套着十几个手镯,那纤细的腰上挂满了玉佩,脖子上,只要能挂上的,全部都挂上了,走路的时候,差点儿跌倒,差点吓死他了,叶容顷惋惜道,“我本来想把北烈敬献给皇祖母的凤凰抱回来,可是我没找到,肯定库房里有暗房,那里搁着的才是真宝贝!”

    锦云见他那么大方,轻笑道,“你真舍得给我?”

    叶容顷扭眉看着锦云,呲牙咧嘴,“本王爷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本王爷知道知恩图报,这些是我自己挑的,我要不给你,我拿玉镯干嘛,回头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不过回头皇祖母另外赏赐给我的东西,就没你的份了,我没跟她说是你找到皇姑的女儿的。”

    叶容顷把十几个手镯拿出来堆在桌子上,又拿了几块玉佩出来,每一件都玉质上乘,玲珑剔透,别说叶容顷年纪小,可到底是生长在皇宫里的人,什么东西好,那是一眼就能看的出来的,再说了,用什么讨女孩子的欢心,叶容顷一清二楚,皇宫里那么后妃显摆什么,什么就能讨女孩子欢心,平常皇兄赏个手镯都闹得满城风雨的,他一给就十几个,叶容顷想想就咧着嘴笑:我果然比皇兄大方,亏他还是个皇帝呢!

    青竹和谷竹盯着那些手镯,那可是好东西啊,谷竹对叶容顷的满意度蹭蹭的往上涨,去把准备好的合约拿给锦云,锦云看了两眼,然后给叶容顷,“这是给你的。”

    叶容顷盯着锦云两秒,然后把手里的玉佩搁下,小心的瞄了两眼,“办成股?云闲阁?云闲阁在什么地方?”

    听到云闲阁三个字,叶连暮的眉毛挑了下,然后道,“就是今儿出事的铺子。”

    叶容顷恍然大悟,不大明白办成股是多少,问道,“那就是说我能做主那铺子了?”

    锦云轻笑一声,“做主铺子肯定不行,不过你能做铺子的靠山和坐等收银子。”

    叶容顷小心的把合约收好揣怀里,然后瞄着叶连暮,“我还以为铺子是皇兄的呢,原来是你们的,现在多了个我了?”

    谷竹忍不住道,“还有七王爷。”想着那些靠山,谷竹都感叹,一个比一个强硬,可出了事,谁都不大好站出来处理,这些个靠山啊……跟没有有多大的区别?

    叶容顷呲了一眼,“还有七王兄的?让他帮忙,一准是帮倒忙,他那一份我拿着算了,回头他缺银子了,我再借他好了……。”

    锦云哭笑不得,借是要还的,锦云拿起筷子继续吃饭,叶容顷让青竹把玉镯拿下去收好,继续吃饭。

    吃完了饭,叶容顷就缠着锦云给他讲故事,小院安静依旧。

    小院这么安静,可是京都却热闹了,尤其是赵侍郎府上,钟妍香是长公主女儿的事他算是最先知道的,毕竟钟妍香被叶容顷带进宫见太皇太后这事可不小,谁知道会出什么乱子,立刻就派了人去皇宫打听,得知钟妍香是长公主的女儿时,赵侍郎没差点吓晕!

    要说钟妍香是他的侄媳妇,若是郡主,他也算是皇亲国戚了,可钟妍香又不同些,之前不知道她的身份,当他是个庶女,即便是冲喜,她的身份也不够,还记得她进京那一天,侄媳妇第一次见舅舅舅母见祖母,他们这些做长辈的都说了些什么,又都赏赐了些什么?

    奚落她,讥讽她,甚至还有三言两语说她克夫休妻另外再娶个冲喜的,如今呢,人家一个庶女突然一下子就变成了长公主的女儿了,从小麻雀变成凤凰了,他们这些人能不惶恐?

    赵侍郎毕竟是做官的,心里承受能力强,把赵二太太找了细细问了问钟妍香为何进宫,去把脉见到钟妍香的经过一字不漏的打听出来,心里隐约明白,钟妍香进宫虽然是叶容顷带进宫的,可让他这么做的还是锦云,还是那个大夫,那个大夫是什么人,竟然能知道钟妍香就是长公主的女儿!

    他定然是个与太皇太后走的近的人,才能知道这么多,不然叶容顷为何那么敬重他?可这样一个少年又是谁呢,摸不准铺子背后的人就是太皇太后!

    可太皇太后年纪大了,什么都不缺,要开铺子做什么?赵侍郎想不通了,那大夫到底与七王爷和十王爷是今儿才认识的,还是之前就认识?听那些官兵的话,似乎十王爷是闲得慌闹着玩的?

    赵侍郎想的深远,府里几位太太就没想这么多了,只想着有个郡主做儿媳,侄儿媳妇,她们也跟着水涨床高,尤其这个郡主还是太皇太后遗落在外的女儿生的,自然是宝贝又宝贝了,想想成为皇亲国戚的那些好处,别的不说了,郡主的公公,总不能是个知府绿豆大点的小官吧,在太皇太后眼里,指不定连芝麻都算不上!

    若是寻常,知府家的少爷别说娶郡主了,就是见郡主一面都是奢望,而这郡主娶的还是他病入膏肓,随时都可能归西的时候,真是走了狗屎运,若不是病了,也轮不到他娶钟妍香。

    现在郡主已经嫁人了,赵二老爷在凌阳城也干了三年知府,如今想回来,原还想上下买通,如今哪里还需要啊?就等着人家上杆子巴结,哗啦啦的送银子来吧!

    这是三姨娘的想法,不过三姨娘也气,怎么就那么好运娶了郡主,明明是个庶女,不过是郡主也好,老爷官运亨通了,二少爷才能跟着享福,将来如何还不知道呢,只是平妻这事,三姨娘随口提了一声,当时赵二太太也在场,老夫人一记冷眼就飞了过去,重重一哼,“一个小妾也妄想做郡主的婆母!”

    三姨娘的娘当即跨了,千算万算,没想到半道出来个郡主弄翻了全部的算盘,真是祸事不断,赵二太太和赵娥瞧见老夫人和赵大太太的脸面,心里眼里脸上就没一个好脸色,这才知道大嫂是郡主多大会儿,她们住的屋子里里外外已经翻新了个遍,这还是天暖和,不然连炭盆都预备上了,早上大嫂晚请安了半步,一个个劈头盖脸的数落都忘记了不成?!

    (求推荐票~)RS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