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其他类型 > 以嫡为贵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大结局

第八百九十四章 大结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以嫡为贵最新章节!

    没人能料到,这一场因王爷身世之谜而引起的战争,在激烈奋战了数月后,因为一场喜宴而结束。

    楚三为了能早日迎娶凝郡主,孤身闯敌营,活捉了敌军大将,成为军营津津乐道的谈资。

    但谁能想到,楚三捎带手抓回来的男子身份更尊贵。

    他乃北凉太子的嫡次子,厉郡王嫡亲的胞弟。

    这一场战争,就因为他被大周活捉,让北凉投鼠忌器,倒置干戈。

    北凉厉郡王是北凉老皇帝最疼爱的孙儿,而厉郡王最疼爱就是这个比他小两岁的胞弟。

    北凉皇帝垂垂朽已,北凉太子已卧床半年,北凉君臣心里都有数,北凉太子熬不到北凉老皇帝驾鹤西归那的一天,北凉皇位会由厉郡王直接继承。

    而且这一天,不会太久。

    北凉对大周开战,还是因为王爷的身世,厉郡王并不赞同,只是北凉皇帝憋着一口怒气,一意孤行。

    现在厉郡王的胞弟被抓,哪个大将军敢不顾他的生死和大周拼个你死我活?

    九族不要命了还差不多!

    这也是北凉在和大周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退兵的原因。

    这一仗,打了数月,北凉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那时候还只是楚大将军一人坐镇边关,蒋老将军从旁协助,如今王爷回来了,楚离也能独当一面。

    北凉想要吞并大周,打的大周俯首称臣的野心不可能会实现。

    再打下去,只会劳民伤财,甚至有可能丢掉城池。

    主动挑起战乱,最后投降求和,那太丢人了。

    不如趁着现在局势还没有到那一步,赶紧收手,有厉郡王的胞弟挡在前面,也能堵住满朝文武的悠悠之口。

    就这样,北凉求和了。

    得知自己抓的是厉郡王的胞弟,楚三还有点懵,“他不是北凉赵大将军的儿子吗?”

    他当时想的是不止老子,他连人家儿子都一并活捉了回来。

    他单纯的只是为了显摆一下,才强忍着麻烦没把人杀了,带回了军营。

    楚三后怕连连,这么一个身份尊贵的人,他当时要是真没忍住,那大周和北凉的战争可就没完没了了。

    活捉了北凉厉郡王的胞弟,还不知道,大周将士们对楚三无语了。

    不过更多的还是替他感到高兴。

    皇上赐婚把凝郡主嫁给凤大少爷,他结亲,挟持凝郡主私奔,是犯了死罪的,楚大将军教子无方,皇上都仗责了他三十大板,当然,对一个大将军来说,三十大板那都是小伤,打完了,楚大将军走着回将军府的,重要的是丢了脸面。

    这一场战打了许久,因为楚三误打误撞而握手言和,楚三立了大功。

    功过相抵,再打个三五十大板,维护一下皇家威严,这事就算过去了。

    京都,御书房。

    楚三活捉了敌军大将的事,楚离为了替楚三请功,亲笔写了奏折六百里加急送进京。

    皇上看过后,龙颜微怒,臭了张脸道,“以为活捉个敌军大将,等他回京,朕就不剥他两层皮了?”

    抢亲就是犯法的,何况抢的还是圣旨赐婚,决不能容忍。

    而且活捉敌军大将,孤身一人闯敌营,他以为他有三头六臂呢,要是被敌人活捉了,他想过后果没有?

    行事如此毛躁,哪里有半点楚大将军的沉稳,简直有辱楚家门楣!

    皇上是越想越来气,越想越火大。

    福公公还有当时在御书房的几位大臣,都劝皇上息怒,别气坏了身子。

    刚劝动皇上,外面又传来捷报,两封信就隔了一刻钟。

    前一封信不算太重要,所以只六百里加急,后面这封太太太重要,是八百里加急,日夜兼程。

    可怜皇上方才那通火白发了,看到楚离最新让人送进京的奏折,皇上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没差点喷出来。

    这……这……怎么能这样?!

    几位大臣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是捷报吗?

    为什么皇上是这样的神情?

    护国公小心翼翼问道,“皇上,您没事吧?”

    皇上嘴角扯了又扯,道,“朕没事。”

    皇上,你这表情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不是打了胜仗吗,怎么皇上不大高兴?

    皇上能高兴吗,刚刚劈头盖脸的数落了楚三一通,连带着楚大将军都骂了几句,转过脸,这封睫毛就送到他手里来了,哪怕晚半天,他都不会这么尴尬。

    要他这个做皇帝的怎么开口,就是他刚刚责怪性子冲动,做事顾头不顾尾的楚三,夜闯敌营,活捉了北凉厉郡王的胞弟,逼的北凉求和。

    可皇上再不开口,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福公公见几位大臣心急知道边关情况,小心翼翼的把战报拿在手里,臣给护国公过目。

    护国公看过后,脑门上一摞黑线往下滑,其他几位大臣也是憋笑不止。

    他们都要怀疑这两份奏折是不是离王世子故意前后脚送来的。

    护国公率先笑道,“以前皇上就夸楚三少爷有楚大将军的风骨,将来必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皇上看人果然很准。”

    那几位大臣瞅着护国公:国公爷,你这拍马屁的功夫可以啊。

    皇上轻咳一声,道,“北凉既然有心求和,我大周也不愿百姓受战乱之苦,有关求和事宜,有劳护国公去边关和离王商议,将此事商定,尽快还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生活。”

    护国公跪下接旨,没有耽搁,即刻启程去边关。

    北凉送了求和书,楚离还把厉郡王的胞弟留在军营多待了几天,直到王爷和王妃还有楚大将军他们都来了军营。

    王爷亲自见了北凉使臣,北凉使臣希望大周放了那些被俘虏的北凉将士,王爷道,“在放他们之前,本王有个疑惑,到底是谁蛊惑北凉皇帝,说本王生母乃北凉人?”

    不只是北凉人,还是北凉皇帝当年过门就葬生火海的太子妃。

    王爷在这时候问这个问题,显然,北凉不给个答复,这俘虏是别想那么容易放了。

    北凉使臣有些为难,王爷就道,“不方便说吗?”

    北凉使臣则道,“王爷息怒,倒不是不方便说,只是说出来,恐有挑拨离间之嫌。”

    王爷眸光一缩。

    楚三呢喃出声,“挑拨离间?谁挑拨离间?”

    北凉使臣默了下,道,“是离王府老王妃给我们皇帝送的信……。”

    楚三倒吸一口气。

    这是祸起萧墙,殃及两国百姓啊。

    北凉使臣见王爷脸色冰冷,忙道,“这事,我没有半句虚言,那封信还在我们皇上手中,信是离老王妃亲笔所写,信上有印章能证明她的身份,这会儿信应该已经在送来边关的路上了。”

    离老王妃是离老王爷的枕边人,她写信告诉北凉皇帝,离王的生母乃是他们北凉皇帝当年被活烧死的太子妃,由不得他们皇帝不信。

    这战乱是北凉挑起的,却是为了讨一个公道。

    楚三冷冷道,“你们北凉皇帝能不能动动脑子好好想想,离老王妃不是离王生母,这事我不信你们北凉皇帝会不知道,离老王妃现在被贬去看守皇陵,她心中愤恨,却拿王爷没辄,正好王爷身世成谜,碰巧老王爷又曾去过北凉,就借你们北凉之手报仇,你们北凉就这么甘心成为老王妃手里的屠刀?”

    其实老王妃说的都是实话。

    王爷的生母的确是北凉太子妃,但真算起来,又不是。

    老王爷娶的是和他一同跌入异世的圣女。

    但这件往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就是老王妃都没有确凿证据,她凭的只是她离老王妃这个身份,她说枕边人的是非,更容易叫人相信一点。

    其实当初北凉皇帝准备给自己讨一个公道的时候,北凉就有大臣说这封信不足为信,当年太子妃被活烧的面目全非,是北凉皇帝亲眼所见,当时已经确认了是太子妃无疑,难道北凉皇帝当年认错了尸体?

    只是北凉皇帝一意孤行,谁也阻拦不了。

    现在楚三拿这话搪塞北凉使臣,北凉使臣哑口无言,“谁,谁能想到离老王妃会骗人,会这么歹毒编排离老王爷的不是?我们皇帝登基几十年,后宫美人无数,对过世的元皇后一日不忘,这才,这才上了当……。”

    北凉使臣有些心虚又有些理直气壮,他们可以承认皇上上当了,被人利用了,但大周离老王妃骗人,存心挑事,更是罪不容赦。

    这一次见面,王爷让北凉使臣带了一半的俘虏离开。

    两天后,那封高密信就送到王爷手中,的确是老王爷的亲笔信,上面还有她的印章。

    本来,王爷念在老王妃给老王爷生儿育女的份上,留她一条活路,现在,却是留不得了。

    等处理完边关和亲之事,大军就班师回朝了。

    坐在马车上,掀开车帘,还能隐约看见清州高耸入云的雪山。

    明澜多么想在回京之前,先回大离看山儿一眼,只是她回大离一趟,至少要待两个月,只能暂时把这念头打消,楚离答应她,等忙完京都的事,就陪她来雪山。

    除了明澜对大离心心念念,再就是王爷和王妃了。

    看着雪山,王妃泪眼朦胧,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明澜和凝郡主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都告诉了王妃,尤其是昭宁郡主嫁人这件事,说的事无巨细,告诉王妃,昭宁郡主嫁的西秦大皇子人不错,让她安心。

    跌入异世后,王妃就一直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每一天都在煎熬。

    她不知道老王爷和昭宁郡主这些年并没有像他们以为的那样,老王爷没有被人囚禁,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他是大离朝高高在上的皇帝,虽然这个皇帝过的有点累。

    但,凡是圣明贤君,就没有过的不辛苦的。

    昭宁郡主也没有王妃想的那样挨打吃不饱穿不暖,只是比起在离王府时,少了几分恣意,老王爷不许她随便上街乱逛,吃的是锦衣玉食,穿的是绫罗绸缎,只是身边只有老王爷陪着,少了王爷和王妃还有兄长的陪伴而已。

    现在昭宁郡主嫁人了,有老王爷护着,王妃不担心她过的不好,只是想念女儿而已。

    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能亲眼见见她。

    至于昭宁郡主的模样,楚离画了画像,有几分像她,有几分像王爷。

    说到王爷,不得不提一句不公平。

    明澜他们跌入异世,王妃问一句,他们就巴拉巴拉倒豆子,大大小小,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和王妃说。

    可是等他们说完,问王妃,他们掉到了什么地方?

    王妃三缄其口,一个字也不说。

    亏啊。

    人家都说秘密换秘密,他们这边竹筒倒黄豆,把老底都交代了,可对王爷和王妃的经历却是一无所知。

    越是不说,大家就越好奇。

    毕竟当初他们也看到过两个画面,一个是王爷在挖坑,王妃站在坑边的场景。

    另外一个就是发洪水,王爷和王妃泡在水里……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之前王爷和王妃关系一般,但是从异世回来,王爷和王妃的关系好的不行,好的所有人都吃惊,就连楚离都怀疑王爷是不是给王妃灌了什么迷魂汤,对他这么好了。

    在楚离刨根问底下,王妃说了一点点。

    楚离问他们挖坑做什么,王妃说王爷挖坑是为了狩猎,至于泡在水里,当时他们待的地方发洪水,淹没了村庄,王爷起初在救人,她也帮忙,只是力气小,再拉人的时候被洪水冲进了水里,王爷为了救她,两人抱着那根木头,在水里泡了一天一夜。

    在跌入异世后,王妃和王爷形影不离,要不是王爷护着,她早没命了。

    一同经历了生死,同甘苦,共患难,还有什么心结解不开的?

    王妃不愿说,也没人再也没人敢逼问,反倒是王妃,山儿留在了大离,王妃舍不得,却又无可奈何,她知道明澜比她更不愿意骨肉分离,她能做的只有催楚离和明澜再给她生一个孙儿。

    大军班师回朝,皇上率百官出城十里相迎。

    楚大将军把楚三绑了,背上塞了根荆条,一脚踹了屁股,直接将楚三踹到皇上跟前。

    楚大将军跪下请罪,“臣教子无方,请皇上责罚。”

    皇上一脸笑容的把楚大将军扶起来,道,“大将军保家卫国,何过之有?”

    说完,斜了楚三一眼,“挂城门上晾一天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楚三嘴里塞了布条,唔唔唔的要说话,然而说不出来。

    就那么被拖走了……

    还是楚大将军发的话,“赶紧拖走。”

    不知道的还以为拖的是仇人家的儿子。

    皇上设宴款待凯旋而归的将士,身为最大的功臣之一的楚三,被吊在城门上,凉风飕飕的,别说饭了,水都没一口。

    皇上论功行赏,楚大将军的功劳是最大的,在王爷和楚离不在的几个月里,全靠楚大将军一人死扛。

    而王爷的功劳则是无法衡量的,先皇赏赐离王府的两座金山,王爷拿了一座来做军饷了。

    也是在玉阙的帮助下,铁矿用来炼制兵器的速度快了十倍不止。

    兴头上,皇上要赏赐玉阙。

    然而,玉阙并不在。

    得知玉阙里住的是老王爷的胞弟,皇上唏嘘。

    楚大将军功劳不小,皇上赏赐无数,但楚大将军没有要,楚三犯的错太大,他教子无方,理应将功折罪。

    凤大少爷和五皇子他们站出来承认他们是帮凶。

    好家伙,忍到现在,总算是忍不住承认了。

    皇上一怒,都去陪楚三晒月亮了。

    文武百官都站出来替楚大将军和楚三求情。

    皇上摆手道,“晾楚三他们几个混小子一天,这件事朕就既往不咎了。”

    楚大将军和夫人跪谢圣恩。

    庆功宴后,宁王妃和楚大将军夫人还吵了起来,为争夺凝郡主吵起来。

    楚大将军夫人觉得凝郡主已经嫁给楚三了,是楚家儿媳妇,理应和她一起回楚家。

    宁王妃要凝郡主回宁王府,当初高高兴兴的嫁女儿,结果被楚三那混小子给抢了花轿,女儿一走就杳无音信,她这个做娘的不知道多担心,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当然要回宁王府。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宁王和楚大将军头疼。

    最后,楚大将军发话,让凝郡主回宁王府,楚大将军府重新三媒六聘,风风光光的把凝郡主娶回来。

    这个提议,没人说不好,算是皆大欢喜。

    但皆大欢喜中,有一个人不高兴,而且是很不高兴。

    那个人,就是楚三。

    在军营里成亲,洞房花烛夜他是顶着一屁股的伤趴着过的。

    这一回重新办喜宴,正好补上洞房花烛,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洞房花烛夜又泡汤了。

    凝郡主怀孕了。

    下花轿起,闻着鞭炮味就开始作呕,强忍着拜了堂,在送入洞房的路上没忍住……吐了。

    正好道贺的宾客里就有太医,一把脉,就开始道贺。

    楚三的洞房花烛夜,被楚大将军夫人三令五申不许碰凝郡主。

    楚三,“……。”

    然后,整个京都都在流传他的传说。

    楚三少奶奶进门不到一刻钟就怀了身孕,和他一比,进门喜什么的都弱爆了。

    楚三和凝郡主成亲的第二天,三老爷他们于西街菜市口斩首示众。

    老王妃并不在。

    那封告密信,王爷回京的当天就呈给了皇上。

    那是老王妃的亲笔信,由不得她否认。

    皇上让人去抓老王妃他们审问,刑部尚书亲自去皇陵抓人,老王妃穿戴齐整的等着他们。

    在刑部尚书推门进去的时候,老王妃就服毒了。

    她养尊处优,高高在上了大半辈子,没想到临老了,会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老王妃无法忍受被人拉到西街菜市口斩首示众的凄惨。

    一杯毒酒,了结了自己。

    对于那封信,老王妃惨笑一声,七窍开始流血,“我老婆子一生说过的谎话不计其数,最后却死在了说真话上。”

    一句话说完,就咽了气。

    眼睛睁的圆圆的,死不瞑目。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想到那些死于战乱的将士,没有人同情老王妃。

    贪心不足蛇吞象,如果老王妃不争不夺,她现在还是离王府老王妃,何至于沦落到死后被休的下场?

    ……

    一年后。

    离王府,宾客如云,门庭若市。

    今天是离王府小少爷满月的日子。

    一个月前,离王世子妃诞下一小少爷,王爷王妃高兴,大办满月酒,连皇上都出宫道贺。

    据说这是离王世子妃生的第二个孩子。

    第一胎也是个小少爷,小名叫山儿。

    但没人知道那孩子去哪儿了,现在在哪里,揣测纷纭,王爷以山儿拜了世外高人为师被带走了搪塞过去。

    百官道贺,皇上要亲自给孩子赐名,被王爷给回绝了。

    他的孙儿,当然他这个做祖父的赐名,不劳烦皇上。

    敢拒绝皇上赐名的,绝对是独一份。

    正堂内,欢声笑语,丫鬟抱着孩子出来给大家瞧。

    王妃问道,“世子妃呢?”

    丫鬟把孩子抱给王妃,一边回道,“世子妃衣服脏了,在换衣服,说是待会儿就出来。”

    那些贵夫人围上来,都说孩子浓眉大眼,像极了……

    咦?

    这孩子怎么像是楚三少爷的儿子?

    “怎么抱错孩子了?”王妃哭笑不得。

    彼时,一丫鬟飞奔过来,喊道,“王爷、王妃不好了!世子妃说世子爷是大骗子,留书带着小少爷跑了!”

    众人哗然,喧闹的正堂,瞬间安静下来。

    “世子呢?”王爷问道。

    “世子爷去追了。”

    王爷扶额,看了明澜留下的信,知道她是去找山儿,王爷笑道,“没事,没事,大家继续吃喝,不用管他们。”

    众人,“……。”

    这是满月酒啊。

    主角是小少爷啊啊啊!

    城门口,一驾马车奔向城外,偶尔有几声婴儿啼哭传来。

    “不哭,不哭,娘带你去找你哥哥。”

    车帘被掀开,露出楚离那张俊美如妖孽的脸,“你还真敢留书出走?”

    明澜抱着孩子,嗔怪道,“谁让你骗了我整整一年!别想抓我回去!”

    楚离坐到她身边,失笑道,“要是不许你出来,你还能抱着孩子跑这么远?”

    明澜无从反驳。

    楚离将明澜抱在怀里。

    明澜抱着孩子。

    一个抱一个。

    马车徐徐往前。

    (……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