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离落之死

第四百三十七章 离落之死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林贤波用药酒帮中毒的将士们解毒,因为不是一整颗解毒丸的疗效,因此解毒后的将士们不像黎彬蔚三人立刻恢复就能上前杀敌,而是手脚发软,不得不退到一边先休息。整个战场上就只有黎彬蔚和暗一暗二三人不怕剧毒地与毒尸斗在一起。三个人的武功非常高强,再加上不畏惧毒素,不一会儿功夫,已经消灭了三分之一的毒尸。

    佩佩和舞姬们一看毒尸落在下风,惊骇无比,立刻上前帮助毒尸迎战黎彬蔚三人。然而,黎彬蔚已经是元婴期的半仙,对付起他们来轻而易举,佩佩与黎彬蔚对上的结果就是被一掌震伤心脉,鲜血不停地从嘴巴里往外涌。

    黎彬蔚扫了佩佩一眼,不再跟这个女人做纠缠,朝正在吹笛子操纵毒尸的离落攻击过去攻击过去。佩佩大惊,不过自己重伤,扑倒离落面前,帮你挡住致命的一击。

    “佩佩——”离落停止吹笛,一把抱住佩佩。

    佩佩倒在离落怀中,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主上,我替赫连一门报仇了,我死而无憾,而且能够死在你的怀抱中,我很幸福!”

    佩佩闭上她美丽的眼睛。

    “佩佩——”离落悲痛无比,佩佩是跟随他最久的人,他没有想到佩佩对他抱有男女之情。

    “黎彬蔚!”离落抬起头,双眼发红地瞪着他,“我要为佩佩报仇!”

    黎彬蔚冷哼一声:“可惜你没有这个本事。”

    两个男人一错而过,黎彬蔚稳稳落地,表情平淡地转过身,看向离落的背影。

    离落的嘴角滑落一丝鲜血,接着鲜血越来越多,大口大口地涌出离落的嘴巴。离落眼神变得黯淡,身体向前一倾,砰然倒在地上。

    林白妤正站在他的前方,离落死不瞑目的双眼直直地瞪着她,里面却没有了她的影子。林白妤的耳边不由回响起第一次见到离落时他唱的那首歌:“饥寒迫,富贵相,三生石上梦一场;彼岸花开,奈何桥畔谁在闻香?孟婆汤,还惆怅,一觉醒来两鬓霜;望乡台上,佳人登高泪满衣裳。金满玉漱楼,银堆红绡帐,又何妨,死后自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名声传宇内,史书永流芳,可曾叹,来世早已闲翻看成了书中香。”

    这首歌其实是离落的心里写照吧?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人,如果没有了仇恨的束缚,该活得怎样精彩呢?

    林白妤开口,轻声念诵超度经文。经文化做金色的字符飞入离落的体内,飞入佩佩的体内,飞入毒尸的体内。大殿中只有林白妤和黎彬蔚可以看到这些尸体上全部亮起金光,带着死者的魂魄进入轮回中。最后一个进入轮回的是离落的魂魄,他的魂魄中带着点点黑色,乃是他这些年作孽所造成的因果孽业。在林白妤的诵经声中,黑点被金光一点点地消化,最终,离落灵魂干净地进入轮回之中。

    “你为什么要帮离落超度?”黎彬蔚不高兴地走到林白妤身边。毒尸已经全部被灭掉了,太子出来主持大局。黎彬蔚此时可不会抢太子的风头,带着暗一和暗二退回到林白妤身边。结果一过来就看到林白妤在为离落超度,黎彬蔚不免有些不高兴。

    “虽然离落做了这么多的错事,但相比较起来,是你们皇家对不起他,我帮你为他做最后一点儿事儿,你应该支持才是。”林白妤念完最后一句经文,开口道,“而且我又不止超度离落一个人,而是为大殿中所有的死者超度。特别是那些毒尸,他们是最无辜的。”

    黎彬蔚道:“你就是太善良了。那些毒尸可不无辜,他们在变成毒尸之前可是混迹江湖的,手中的人命可不少。”

    林白妤懒得跟黎彬蔚讨论自己是否善良的问题。她从不觉得自己善良,只不过自己有能力,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走吧,我们回府。”黎彬蔚牵起林白妤的手。

    林白妤转头看了眼被兵士抓住的林君灏,又看了看坐在酒席钱岿然不动的的黎彬蔚,轻轻叹冷口气。林夫人算是女中巾帼,配给林君灏这样的男人可惜了。

    黎彬蔚以为林白妤是在位林君灏担心,毕竟林君灏是林白妤的亲爹,于是道:“我向皇兄求情,希望他能够饶你父亲一命。”

    “不用了。”林白妤回道,林君灏犯的是某犯罪,能够不连累九族都算好的了,想要保命,根本就不可能。与其让黎彬蔚浪费在给林君灏求情上,不如让黎彬蔚为林白琥和林白琅两个求情,“林夫人只让我保护林白琅和林白琥。”

    黎彬蔚明白了林白妤的意思:“放心,我一定会保下你两个弟弟。”

    林白妤道:“不用太勉强,若太子真要杀掉全部林家人,就把他们两个交出去吧。”

    黎彬蔚感动不已:“你不必为了我舍弃自己的弟弟,太子如今还需要我,不会不答应我的请求的。”

    林白妤:“……”

    五皇子的脸好大!

    林白妤:“我没有舍弃他们两个,以我的本领让他们装死,然后改头换面开始新生活,还是能够做到了。”

    “呃……”黎彬蔚摸了摸鼻翼,“不管怎样,我都会尽力保全你的两个弟弟和家人的。对了,你也可以让林侯爷假死。”

    林白妤摇摇头:“父亲肯定不会答应。他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陵侯府。他贪图从龙之龙,不过是为了振兴侯府,只是他押错了宝。如今侯府不存在了,父亲就算活着也没有了目标。所以,他绝对不会选择假死。他宁愿跟着侯府一起消亡。”

    黎彬蔚道:“没想到林侯爷还有这样一面,我一直以为他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为了利益,连女儿都可以出卖。”

    林白妤:“林家人中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黎彬蔚道:“你怎么忘了你自己?”

    林白妤笑:“我可不是好人。”

    黎彬蔚:“正好,我也不是好人,我们两个天生一对。”

    两个人的马车驶出皇宫大门,浓厚的血腥味刺鼻,皇宫门前的青色地砖全部染成了黑色。林白妤皱皱眉头,她去过战场,杀过的人和闻过的血腥味不知凡几,但却见不惯这种不知所谓的死亡。可怜那些死亡的兵士,不过是听从上方的命令,却成了叛军,就算死了也得不到好名声。

    黎彬蔚注意到林白妤的神情,以为她闻不惯血腥,倒了一杯茶递到林白妤的面前:“喝点儿茶会好一些。”

    林白妤摇了摇头,再开口念诵超度的经文,帮助皇宫外的这些枉死鬼进行超度。

    黎彬蔚心道:还说自己不是好人?不是好人会帮陌生人/鬼进行超度?

    笑了笑,黎彬蔚收回手臂,将茶杯端到自己的嘴巴边,张开嘴巴将里面的茶一饮而尽。

    黎彬蔚特意让暗一将马车在宫门口多停留了一会儿,等到林白妤超度完成,才重新让马车启动。这时候,已经陆续有其他人从皇宫中出来了。

    回到王府,刚刚下了马车,两个少年就从府里冲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娇小的小身影。正是林家两兄弟和仙草。林黎跟在三人的身后,也走了出来。

    “大姐……”林白琥和林白琅叫了一声,眼巴巴地望着林白妤。

    林白妤轻叹一声:“进府再说。”

    两个少年立刻紧紧地围在林白妤身边,不愿理离开她二十步远。林白妤心知两个少年害怕,自己是他们如今唯一的依靠,因此他们才会紧紧跟在自己身边,生怕自己不见了,他们两兄弟就没有了依托。

    林白妤对黎彬蔚道:“我带他们回我的院子,你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黎彬蔚点点头,没有挽留林白妤,他确实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身为太子最“信任”的兄弟,即便他不会出面抢太子的风头,他也有很多事情必须帮太子处理。

    黎彬蔚前往书房的路上就询问了林黎府中的情况,林黎回答:“倒是有军队前来攻打王府,不过被府中的侍卫打退了。其余暗卫去城内维护商业区和平民区的秩序,还未回来。”

    黎彬蔚吩咐:“等他们回来后,让他们都来见我。”

    “是。”林黎严肃地回道。如今他越来越像是一个人类,甚至逐渐拥有了人类的感情。林白妤和黎彬蔚对此都非常看好。

    视线转回林白妤这边,她将恋歌少年带回自己的院子,面对两个少年眼巴巴的视线,轻轻叹了口气:“父亲帮助四皇子逼宫谋反,私自联系军队,然而失败,保陵侯府保不住了。”

    两个少年的眼神黯淡下来,接着开始哭泣。

    林白妤走上前,伸手揽住他们,任他们靠着自己的肩头哭泣。这还是两个孩子啊!任何人听到自己家破人亡的消息都会哭,何况两个孩子!林白妤拥抱着两个弟弟,头一次,姐弟三人在对方身上感觉到不可割舍的姐弟亲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