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 > 十分六合 > 第四百三十三章 皇帝寿辰

第四百三十三章 皇帝寿辰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穿戴好后,林白妤带着仙草走到前面大厅。黎彬蔚已经在大厅中等着林白妤了,身后站着暗一和暗二,林黎站在另外一旁。除了他们,林白琥和林白琅两人也在大厅中等着。看到林白妤进来,两个人立刻上前,一左一右地盯着林白妤,却没有说话。

    林白妤叹口气,伸出双手摸了摸两人的脑袋,柔声道:“你们在王府乖乖待着,不要做出让你们母亲担心的事情,明白吗?”

    林白琥和林白琅点了点头。

    林白琅小声道:“姐姐,你要小心。”

    “我会的。”林白妤应了声,对仙草道,“仙草,你留下来保护两位少爷。”

    “是。”仙草应道。虽然她很想跟林白妤去皇宫见识今晚的大戏,但既然主子吩咐了,她就要听令。她才不像暗九呢,不过是个下人,还把自己当成人物了。

    黎彬蔚走上前道:“林黎留在王府,绝对能够保护好他们。”

    仙草不服气,林黎到底什么来历,王爷和王妃不但如此信任他,而且还认为他比他们暗卫都有能力。要知道他们这些暗卫吃了王妃赏赐的丹药后,实力急剧提升,个个碾压武林大宗师,那林黎还比他们厉害?

    事实是林黎确实比暗卫厉害多了。人家林黎是林白妤和黎彬蔚合力制做出来的最完美的偃甲,岂是凡人能够比的?

    林白妤和黎彬蔚来到皇宫中。皇宫布置得一片喜气洋洋,很多人的脸上都挂着喜色,他们不知道这个宴会背后藏着有多大的算计,若是他们知道了,不说笑,恐怕哭都哭不出来。

    林白妤在贵妇群中看到了林夫人,林夫人冲着林白妤点了点头,但没有上前跟林白妤叙话。只两人的眼神交接,已经交换了信息。

    林白妤朝太子妃走过去,一道人影拦住了她的道路。

    “贵妃娘娘。”林白妤福了福身。

    林白婉一身明艳的装扮,高傲地站在林白妤的面前,再也不复当初姐妹们一起聚会时的纯真。

    “夏王妃,好久不见。”林白婉开口道,“宴会还没有开始,陪本宫道花园中走一走吧。”

    林白妤不知道林白婉要搞什么鬼,不得不给贵妃一个面子,陪着林白婉走到院子中。

    “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林白婉给身后跟着的人下令,不让他们跟着,只带着林白妤顺着石子蒲铺成的小道慢慢走着。

    “你将林白姝从青楼带出来后,还见过她吗?”林白婉突然问道。

    怎么忽然提起林白姝了?林白妤心中一凛,摇头道:“再没有见过。我将她带出青楼,也算是仁至义尽,此后她跟我再没有关系。她自己要走,我又何必费神去打探她的消息呢!”

    林白婉呵呵笑了:“你不知道她的下落,我却是知道。她还跟我说了许多隐秘,你要不要听呢?”

    林白妤淡淡地道:“既然是他人的隐秘,我就不用听了吧。”

    林白婉道:“你不想听,本宫却要讲。你知道吗?那个林白姝根本就不是你我的姐妹,而是不知从哪里来的孤魂野鬼上了林家女儿的身份,竟然害有脸打压你这个侯府真正的嫡女。想不到啊,原来你才是侯府真正的嫡女,你也真够能忍的。”

    林白妤道:“贵妃到底想说什么?”

    “你不恨保龄侯府?不恨林家吗?”林白婉问道。

    林白妤:“谈不上恨,我对侯府本来就没有多少感情。”

    “你可真够冷情的。”林白婉嘲讽道,随机脸上露出了恨意,“我却恨不得侯府烟消云散,若不是林君灏,我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林白妤:“贵妃地位尊崇,,想要对付一个没落的侯府,并不困难。”

    “别跟我提我的身份,这贵妃当得让我耻辱。”林白婉喝道。

    林白妤没有因为她的话有丝毫情绪变化,只淡淡地道:“贵妃娘娘,你的声音太高了,会被别人听到的。”

    “你……”,林白婉神情变了几变,终于化作一丝冷笑,“原本看在你我都是林家受害者的份上,我还想着护一护你,现在看来,你可不值得本宫相护。”

    林白妤微微躬了躬身:“多谢贵妃娘娘好意,不过我想我自己能够保护自己。”

    “也对,林白姝说过你会武功,是林家女儿中隐藏得最深的一个。”林白婉讽刺完林白妤,转身拂袖而去。

    林白妤望着林白婉的背影,叹了口气。

    下一瞬,黎彬蔚出现在她的身旁:“何必为了那种人叹气。”

    林白妤道:“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是一个很骄傲很善良的姑娘。”

    “进了宫的女人都跟善良无缘了,我母后出嫁前也是很善良的大家闺秀,后来还不是手染无数鲜血。”

    林白妤没有接话,黎彬蔚能够谈论自己母亲的不是,但她升为人家儿媳妇不能议论。

    黎彬蔚抬头看了看天色,对林白妤道:“回去吧,千秋宴要开始了。”

    此时的大殿上,所有的皇室宗亲、大臣以及他们的家属全部到了殿中,按身份分别落座。只听得一声高亢的叫声:“皇上驾到!”

    众人急忙起身跪着迎接皇帝。

    “众卿平身吧。”皇帝开口,声音有些虚浮,林白妤悄悄大量皇帝一眼,比起过年时,皇帝更加苍老了,整个人有气无力的,袖子遮盖住的双手还在无意识地动着。哎,都这样了,皇帝还放不下权利,何苦呢?这不活该引得儿子们背叛他妈?

    林白婉坐在皇帝的左手边,如今宫里没有皇后,林白婉就是后宫地位最高的,许多资格老的后妃反而都要坐在她的下手位。林白婉的视线没有在皇帝身上,而是瞟向某个角落,视线中带着几分缱绻缠绵。林白妤好奇,动用神识朝那个角落看过去。角落里坐着一个男人,相貌看起来十分平庸,但整个人气质不凡,带着几分魏晋风流。

    这是个不认识的人,但林白妤无端感觉到有几分熟悉。

    “别看了,轮到我们献礼祝寿了。”黎彬蔚传音给林白妤。

    林白妤回神,跟着黎彬蔚一起走出来,站在四皇子和四王妃身后。太子夫妻打头,带着一众弟弟和弟媳做为第一批给皇帝祝寿的。三皇子已经废了,不再当中。二皇子和四皇子的脸上都挂着大大的笑容,眼中带着几分志得意满,让不知晓内情的人很是惊讶——他们可不像会为了皇帝万寿而开心的人。

    “恭祝父皇万寿永昌。”

    太子带头跪下,黎彬蔚也跟着跪下,毕竟这是他的亲生父亲,林白妤却并不想跪,看了黎彬蔚一眼,使出障眼法,站在一边等众人跪过。

    黎彬蔚没有因林白妤不跪拜而恼怒,理解地冲她笑了笑。

    众皇子献礼,黎彬蔚准备的礼物不出挑,只有一件白玉老寿星摆件以及一对珊瑚和宝石制做的富贵荣华的盆景,在众皇子进献的礼物中属于最平常的,甚至不如一些地位高的大臣。

    皇子祝寿后是一干皇室宗亲,然后是大臣和命妇,这人就多了,分了好几批才祝寿完毕。整个过程用了两个多时辰,已经月上柳梢头了。一只只制做精美的灯笼亮了起来,将大殿和御花园都照得亮如白昼、美如仙境。

    不过众人都没有了欣赏的心情,如此折腾一通下来,众人早就饥肠辘辘,视线扫描着宫女太监们端上的食物。最先上的是寿桃、寿饽饽等各种各样精致的点心,,不过都是凉的,多为摆设;然后再试凉菜、热菜往上端,最后上的是寿面。一个人只有一小碗,味道还不错。

    众人吃东西的时候,伶人上到殿中表演。先是戏班子表演了一处麻姑献寿,接着是各种的杂耍、歌舞,精彩无比。不过能做在大殿上的全部都是身份高贵的人,有些人家中就有戏班子,这些表演众人都看过,并不觉得新奇,也只有几个年纪小的宗室皇亲鼓着眼珠子看得入神。

    等到一组跳胡炫舞的舞姬退场,四皇子忽然高声道:“这些舞姬跳得虽然不错,却是不及佩佩姑娘的霓裳羽衣舞精彩。”

    他的话引起了皇帝的兴趣,问道:“佩佩是谁?”

    四皇子赶紧起身回禀道:“禀父皇,佩佩姑娘乃是绿绮阁的当家花魁,不但琴艺出众,舞技更是非凡。曾经有人一掷千金,就为了听佩佩姑娘弹首曲子,跳一支舞。”

    “哦?”皇帝兴趣更浓了,“还有这样的奇女子吗?老四,过几天你把那个佩佩带进宫来,让朕听听她弹的曲子看看她跳得舞,是不是有你说的那么好。”

    四皇子还没有应承,林白婉捂着嘴笑了:“皇上,不用过几天,你想见佩佩姑娘,马上就可以见到。”

    皇帝很是宠爱林白婉,听到她说话,神色比对四皇子要柔和许多:“爱妃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将那个佩佩请到宫中来了不成?”

    林白婉笑:“皇上真英明,让你猜着了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