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十分六合网址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清穿十

第四百二十四章 清穿十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八福晋的事件闹得很大,八阿哥获得了很多人的同情,甚至康熙老爷子也给八阿哥送了许多东西,安抚这个可怜的儿子。

    随着八福晋被葬入陵墓,她逐渐被人忘却,即使她最爱的丈夫八阿哥,也没有因为她的死难过多久,反而用她的死来为自己谋夺更多的福利。

    富察玲珑高兴坏了,她以为八福晋被自己弄疯了,但却一直占着福晋的位置,自己最多只能以侧室的身份陪着八阿哥,掌握府中的权利。没想到八福晋这么给力,自己把自己吊死了。八福晋的位置空出来了,以八阿哥对自己的感情(她自以为的),肯定会将自己扶正,以后自己就是八阿哥身边唯一的女人了,会跟八阿哥一起谱写一曲浪漫唯美的恋歌……

    富察玲珑亲手做了几个小菜装在食盒里,提着前往花园。听说自家八爷和九爷十爷在花园的亭子里面喝酒,自己把菜送过去,不但让八爷记得自己的好,也让九爷和十爷见识一下自己的贤惠。自己可比郭络罗明慧那女人强多了。

    “爷,我做了几碟小菜给你们下酒。”富察玲珑给了八阿哥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但八阿哥仿佛没有看到一样,淡淡地道,“放着吧。”

    富察玲珑没有得到预期的目的,磨磨蹭蹭不想离开,却听到八阿哥开口:“东西放下了,怎么还不退下?”

    “是,我这就走。”富察玲珑憋着气退下了,不过她不甘心,运起自己的木系异能,操纵花园中的植物窃听八阿哥三人的谈话。

    “富察氏这是急着挣表现吧?”九阿哥嗤笑的语气非常明显。

    八阿哥嗯了一声:“她是不知道我们皇家没有侧室扶正的道理,且不说她只是一个格格,便是侧福晋,也无法成为福晋。”

    什么?还有这个规定?富察玲珑大吃一惊,心中懊恼不已。早知道有这么个规定,自己就在选秀前清除郭络罗氏这个障碍给清除掉。弄到现在,自己只能一直做八阿哥的小老婆,转不了正了。可恶!

    富察玲珑咬牙,小老婆就小老婆,但八阿哥别想指望再有大老婆了。康熙若是再指了哪个女人给八阿哥,她就再那女人进府前灭了这个女人。等死的人多了,看谁家还会愿意将女儿嫁给八阿哥。

    过了几个月,康熙果然给八阿哥指婚了,人选是佟佳氏旁族的女儿。结果指婚圣旨下来没有几天,那家的女儿就掉进水里淹死了。再然后,康熙又指婚一个叫做马尔泰若兰的女子给八阿哥,没几天,马尔泰若兰跟着喜欢的人一起殉情了……若不是八阿哥是皇子,此刻他已经被扣上克妻的帽子了。

    康熙觉得这个儿子跟自己同病相怜,再加上马尔泰若兰的事情,让他觉得对不起儿子,便给了八阿哥一个许诺,让他可以自己挑选喜欢的女子做福晋。

    “当然是龙玉了。”九阿哥兴奋地道,“难得皇阿玛给出这个承诺,八哥你还不快将龙玉娶进门?”

    八阿哥担心:“万一我真的克妻,岂不是害了龙小姐?”

    “应该不会吧?”九阿哥不是很确定。

    八阿哥叹气:“我已经死了一个妻子两个未婚妻了。我怕了,若是龙小姐会出意外,我宁愿不娶她。”

    十阿哥道:“八哥,要不去庙里求求佛,说不定佛祖能够保佑你娶到心上人呢。”

    九阿哥赞同地道:“这个主意好。我听说妙峰山上的道观挺灵验的,八哥,一起去吧?”

    八阿哥仍有些犹豫:“可是……”

    九阿哥道:“听说龙府的家眷明日会娶妙峰山上香。”

    八阿哥:“明日就去妙峰山踏踏青吧!”

    “刺啦——”利用植物窃听的富察玲珑撕裂了手中的帕子。

    “龙玉!”富察玲珑恨不能用手撕碎了林白妤,原来自己最大的敌人不是郭络罗明慧,不是其他想嫁给八阿哥的女人,而是龙玉!想到龙玉那明艳的面容,让人自惭形愧的风姿,富察玲珑嫉妒得面容扭曲,形如恶鬼。

    “龙玉,龙玉……”富察玲珑低声念叨着这个名字,声音如同发自九幽一样阴冷。

    “阿嚏——”林白妤打了个喷嚏,含烟立刻拿出一件披风给林白妤披到身上。

    “妹妹伤风了吗?赶紧请大夫看看。”龙少夫人担心地道。

    “不用了。”林白妤制止要往外跑的下人,“我没有生病,应该是有人在咒骂我。”

    龙少夫人闻言放心了,开玩笑道:“妹妹怎么不说是有人在想你呢?”

    林白妤抽了抽嘴角,自从她与刘宁轩见过一次面后,哥哥和嫂子就一心撮合她和刘宁轩。说老实话,刘宁轩真的不适合原主,更不是她的菜。若她想再这个世界嫁人,绝对不会选择刘宁轩。

    第二天一早,林白妤和龙母以及龙少夫人乘着马车前往妙峰山进香。一行人出了西直门,沿着官道,一直向西行去。这条官道,乃是京城通往各州府的要到,平时客商路人就络绎不绝,今天又是三月三,王母的诞辰,进山烧香的行人车马更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常。

    马车顺着山路到达山顶,只见道观外面搭满了茶棚和小吃铺子,喝茶的、吃东西的人很多,说说笑笑,显得十分热闹。还有一些小摊子在卖香烛,比道观里面的价格便宜一两位。很多贫苦人家都在小摊子上买香烛。因为马车上是女眷,小道士打开侧门,让马车进入,停在一处小院子中。休憩片刻,龙母带着媳妇和女儿到神殿上香。

    神殿上幔绶悬垂,香烟缭绕,烛光摇曳,纸灰飘飞。王母娘娘的金身神像,端坐殿上,凝目下视,含笑欲语。神殿里充满一种庄严肃穆而又亲蔼无拘的气氛。龙母和龙少夫人虔诚地上香祈祷,林白妤发现自己怎么也拜不下去,低声跟龙母的贴身丫鬟交代了一声,便带着含烟出了神殿,沿着石阶小路,往庙后的峰顶走上去。

    刚走出道观后门,就只见三个眼熟的身影走了过来吧,林白妤想要避开,却已经晚了。

    “白兄,亦或者叫你龙小姐?”九阿哥调笑地问道。

    既然被三人知道了自己的真是身份,林白妤大方地行礼:“龙玉见过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

    “原来你也早就发现我们的身份了。”九阿哥笑道,“看在我们相互隐瞒的份上,我们就不计较你的冒犯之罪了。”

    林白妤微微一笑,毫不在意九阿哥这句话。

    “龙小姐要去哪里?”八阿哥问道,看着林白妤的眼中带上丝丝柔情。林白妤不由打了个哆嗦,一个刘宁轩都够她烦恼的了,怎么又多出一个八阿哥来?她可没有嫁入皇家的兴趣。

    “我想到山顶走走,看一看传说中的飞升崖。”

    八阿哥笑道:“正好我们也是去飞升崖,不如一起?”

    她能说不吗?

    八阿哥做了个请的手势,林白妤只能与他并肩走在第一位,九阿哥和十阿哥走在他们身后,含烟跟着三位爷的跟班走在更后面,与四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据说飞升崖是百年前无垢仙师尸解超脱之所,”九阿哥给十阿哥讲解飞升崖的传说,“一百年前,也是王母诞时,无垢仙师忽然来到飞升崖上,对自己的徒子徒孙和其余居士说:‘我修炼一生,现已年过八旬,本当尸解去了,可就是挣不脱这块臭皮囊,以致羁迟至今,尚不得去。趁今日进香人多,我已决意舍身而去,尔等相送,也是一番缘法。’说完对着众居士一稽首,返身一纵,便跳到崖下去了。然后众人看到无垢仙师脚踏祥云,从崖谷中冉冉升起,直上云霄,有人还听到天空中奏起仙乐。自那以后,每年三月王母诞,上山进香的人特多。飞升崖也成了妙峰山一处进香胜地。”

    十阿哥完全听进去了,傻傻地问:“真的假的?”

    “跳崖是真,但是不是成仙了——”九阿哥呵呵一声,“谁知道呢?”

    一行人走到峰顶,只见峰顶人不少,悬崖旁修了一个单间的神殿,里面供奉着无垢仙师的雕像,香客们虔诚地烧着香。林白妤对无垢仙师的兴趣不大,径自走到悬崖边上向下望去,只见削壁千仞,下面幽谷茫茫,令人目眩心悸。半崖壁上长满荆丛,密密层层,把谷底遮得严严实实,更显得谷底深幽莫测。

    八阿哥看到林白妤站在悬崖边,一阵心惊肉跳,预感到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急忙开口道:“龙小姐,离悬崖远一点儿,免得脚滑……”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却只见林白妤一个踉跄,整个人朝崖下摔了下去。

    “龙玉……”八阿哥急忙扑了上去,想要抓住林白妤。然而他伸手之下,竟然只抓到林白妤的一角衣襟,林白妤眼睁睁在他面前坠入悬崖深谷之中。

    “龙玉——”,八阿哥悲痛凄厉的声音在空谷中引起一阵动人心魄的回响,响声散开了,幽谷中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