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四百零九章 深宫传八

第四百零九章 深宫传八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肖茗香一心在完成任务上,没有心情管其他事情。在完成了好几个重要任务后,她得到了向系统询问三个问题的奖励,从而知道只要完成最终任务,成为倾世皇妃,她就能够由系统将魂魄送回原本的世界,从新做她二十一世纪的肖茗香少女。因此,肖茗香斗志勃勃,根本懒得理吕泓浵是不是怀孕了。

    不过,吕泓浵的孩子注定生不下来,无论她怎么严防死守,后宫这么多人,总有能钻空子的地方。吕泓浵的孩子掉了,下手的正是珍贵妃。珍贵妃在宫中第一嫉恨的是皇后,第二嫉恨的就是与自己长得像的吕泓浵,她生不出孩子,又怎么可能让吕泓浵生出孩子?

    皇帝对珍贵妃真失望了,虽然没有降了珍贵妃的位份,将其禁足三个月,等三个月后,皇帝也不可能再进其的甘泉宫。

    吕泓浵摸着空荡荡的肚子,眼泪水无声地滑落下来。孩子啊,她的孩子,还没有降生就离开了这个世界。都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没用,没有保护好孩子。

    珍贵妃!吕泓浵咬牙,没想到她一直防备皇后却防备错了人,一直对怀孕嫔妃下手的人不是皇后,而是珍贵妃。难怪宫中的孩子这么少,原来不是皇后的锅,而是珍贵妃的毒手。

    想到这里,吕泓浵忍不住埋怨起自己的亲生母亲,若不是她好不容易进宫一次还叮咛着自己与珍贵妃交往,说什么珍贵妃是好人,自己又怎么会一时头晕跟真去结交珍贵妃,结果给了珍贵妃下手的机会。母亲是吃了什么迷药,为什么总帮珍贵妃说话?

    摸摸自己的脸蛋,再想想珍贵妃的面容,吕泓浵心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自己与珍贵妃莫非有血缘关系?母亲应该就是知情人。可自己家与承恩公家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啊。吕泓浵锁着眉头,越想越头大,实在想不出来,决定等吕夫人再次进宫时直接询问吕夫人。

    一晃四个月时间过去,宫中又舔了一位公主。公主洗三这天正是八月中秋,林白妤将两件事合并于一起,先给小公主洗三,再进行中秋晚宴。参加宴会的除了皇帝与后宫嫔妃,还有皇室宗亲们,聚在一起,取个“团圆”的吉祥意头。

    “皇上万福,皇后吉祥。”

    皇帝率先坐下,对众人道:“今天是中秋家宴,大家不要拘束了,都坐吧。”

    “谢皇上。”一众宗室皇亲们起身落座。坐在最上手位置的除了辈分比皇帝高的外,还有一位明昭长公主。这一位是皇帝亲生姐姐,跟皇帝的岁数只相差两岁,关系非常好,在皇帝面前很能说得上话,颇有一些权力。坐在其身边的是她的驸马温驸马,其长相堪比潘安,才华也非常不凡,当年被明昭长公主一眼看中,招为驸马。

    “皇姐,你的脸色不好,可是生了病?为什么不去在家中好好休息?”皇帝一眼看到脸色有些苍白的明昭长公主,关心地问道。

    明昭长公主苍白的脸上飞过一抹嫣红,笑道:“不用了,我没有病,而是有了。”

    “哦?那实在太好了。恭喜皇姐了。”皇帝很高兴,转头对林白妤道,“皇后,等会儿把宫里的好药材挑出来,送到公主府去。”

    “是,臣妾记下了。”林白妤应道。她想到剧本中明昭长公主的孩子没有生下来,就是在中秋家宴上没有的。家宴上有一道菜叫做酸辣猫耳朵,实际乃是黑木耳凉拌的。黑木耳有活血化瘀之功,不利于胚胎的稳固和生长,而明昭长公主还因为贪嘴吃下了整整一盘。她的胎本就不稳,再吃了这么多黑木耳,这一胎自然没有保住。明昭长公主不怪自己贪嘴,迁怒皇后,认为是其故意端上黑木耳让自己吃,导致自己流传,从而恨上了皇后,以致后来女主要对付皇后的时候,明昭长公主出了很大力气。

    林白妤的视线在明昭长公主和温驸马的身上来回扫了扫,心中呵呵,这位公主最是非不菲,而且眼睛有问题。自己流产却怪皇后,还大力帮助情敌,不能再可笑了。

    “长公主,”林白妤开口,“桌上有一盘酸辣猫耳朵,乃是黑木耳制成。我知长公主爱吃酸辣的食物,但这一盘却真不能吃。黑木耳有活血化瘀之功,不利于胎儿的稳固和生长。今天这道晚宴,还请长公主为了侄儿忌口。”

    明昭长公主本来想吃凉拌木耳的,一听这话吓了一跳,赶紧放下筷子,感激地向林白妤道:“多谢皇后提醒,否则我就真的要将这盘子的黑木耳给吃光了。”

    林白妤微微笑了笑:“长公主无须客气。我让人炖了鸡汤,长公主等会喝一点儿吧。”

    明昭长公主非常满意,对皇帝道:“皇上,皇后贤惠,是你我的福气。”

    皇上哈哈笑着点头:“皇后一直是朕的贤内助。”

    一时歌舞上来表演,众人边吃边聊边看歌舞,气氛十分之好。温驸马多喝了几杯酒,感觉头晕,向明昭长公主知会了一声,一个人离席,前往花园散心。

    林白妤一直注意着温驸马,看他离开,放出了神识跟在温驸马的身边。

    月亮已经升上了天空,月光照在花园中,带来一种与白日不同一般的美景。桂香悠悠,让人沉醉。温驸马没有目的地闲走着,忽听得远远一个声音徐缓吟诵:“逍遥叹,叹逍遥,红墙绿瓦锁心牢,此生无缘逍遥!”

    诗句中充满了对目前处境的哀怨和对逍遥自在的渴望,让温驸马不由有些感同身受。他其实一点儿也不想当驸马,驸马说起来地位尊贵,却没有实权,让他无法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他很想很想离开公主的身边,可是,他没有任何办法离开。

    温驸马觉得这个念诗的人是自己的知音人,他很想见见这个人。温驸马不由加快脚步,转过几株大树,终于见到了在荷花池旁念诗的人。

    这是一个美女,她的相貌与公主不相上下,但气质清雅柔和,一身书香之气,正是自己最欣赏的。温驸马不由心动了。

    “好一个叹逍遥。”温驸马出口称赞,从树后走了出来。

    “啊!”荷塘边的美女没想到会突然冒出一个外男,吓了一大跳,脚底一滑,身子一斜就要摔到荷花池中。

    温驸马急忙上前几步,一手扯住美女的一只胳膊,用力一扯,将美女扯了上来。美女因为惯性,撞进了温驸马的怀中。

    “啊——”美女感觉不对,见来人还拉着她的手臂,立刻双手一猛力使劲,推得温驸马往后一个趔趄。

    温驸马稳住身体,赶紧行礼道歉:“之前是小生无理,还请姑娘恕罪。”

    美女本是羞恼不已,结果一抬手看到了风度翩翩俊雅无双的温驸马,恼没有了,只剩下羞,心里想着:昔日繁华子,安陵与龙阳,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眼前之人比那安陵与龙阳还要好看。

    “无妨,我还要多谢公子救助之恩。”美女小小声地道。

    温驸马赶紧道:“是我先惊扰了姑娘,理应赔罪。不过姑娘那句诗念得真好,让我心生感叹。”

    美女立刻也生出遇到知音人的想法:“真的吗?”

    “自然。”

    就这样,孤男寡女就在皇宫的一角看月亮谈诗词谈人生,都觉得对方是自己唯一的知音。最后,早报出各自的名姓,知道一个是驸马爷,一个是皇帝的嫔妃后,两人都发出了“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的感叹与惋惜。

    林白妤收回神识,看着正说得高兴的皇帝和明昭长公主两姐弟,唇角微微了起来。

    ……

    老饕阁是京城中新开的一家酒楼,里面的菜肴非常美味,每日前来品尝美食的人不少,若是来得晚了,连坐的地方都没有。而老饕阁中的包厢,据说已经预定到了三个月后。

    吕大哥疑惑地走进老饕阁,他想不出谁这么有面子会在老饕阁订到包厢,且专门为了宴请他。他虽然有一个宠妃妹妹,但本人却只是翰林院得而一个小翰林,没有可值得人如此慎重对待的地方。

    报出自己的名字,吕大哥被小二带到包厢门外。吕大哥轻轻敲了门,门内响起女子的声音:“请进。”

    吕大哥惊疑不定,竟然是女子约的自己?难道是自己的仰慕者?可自己马上就要成亲了,怎么能在成亲之前与别的女人有瓜葛呢?进还是不进?这是一个问题。

    门内的女声再次响起:“吕公子,你若不进来,可是要悔恨终生的。”

    吕大哥听得这话,最终一咬牙,打开包厢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女子,一身气质高不可攀,且其做妇人打扮,让吕大哥明白之前他想岔了,遂拱了拱手道:“吕某见过这位夫人。不知道夫人招我来有何事?”

    女子,也就是林白妤缓缓转过身,启朱唇:“吕公子,本人朱明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