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注册
十分六合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红楼十二

第三百四十八章 红楼十二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这杀千刀的小贼!”王夫人恶狠狠地骂道,“连桌子和椅子都搬走,搬回去当柴烧吗?”

    ——杀千刀的小贼语:这些做家具得而木材都是好木材,很值钱。

    “杀千刀的小贼。”王夫人冷笑,“我房间好些东西都是御赐品,岂是那么容易换钱的?只要他们拿出来换钱,绝对被官府抓到。”

    ——小贼语:我拿到其他世界去换钱。

    “杀千刀的小贼……”

    ——小贼语:不管你怎么骂我,我也不会将东西还回去的。

    王夫人骂够了,喝了一口金钏递过来的茶,问道:“老太太和两位老爷那里损失了什么?”

    金钏小声地回道:“其他地方都没有遭贼,只有,只有太太你这里遭了贼。”

    啪啦——王夫人气得将茶碗摔了出去。

    官府的人来了,可惜没有得到任何线索,打了个晃就离开了,离开前得出结论:此次事件为高手所为,是有目的地报复,应该是贵府的二太太得罪了什么人,人家偷光了她的东西进行报复。并询问王夫人得罪了什么人?

    王夫人得罪的人多去了,而且她都是暗中下手,没有让人知道是其所为。就比如现在,她得罪了“妙玉”,可她不认为“妙玉”知道是自己动得而手段,而且她也不认为“妙玉”有如此高强的本领一夜之间搬走她房间和私库里面的东西。

    这件案子成了悬案,不过府中下人看王夫人的眼神都变了。王夫人狠狠发作了几个嚼舌头的下人,才堪堪保住自己当家太太的威严。

    从房间和私库被搬空的打击中恢复了一些后,王夫人来到她的小佛堂念经祈福,下人们以为王夫人是在恳请佛祖惩治贼人追回她的损失,却不知道这位王夫人礼佛是假,目的是小佛堂中的密室。这间密室除了王夫人自己,就只有周瑞家的寥寥数个下人知道,全部是她从王家带来得而下人,贾府中人一个也不清楚。这密室里放的东西比她私库中得而东西贵重多了,而且有很多来历不正的物品,比如贪墨的贾家的御赐珍品以及她放印子钱的票据。王夫人现在急需看到这些东西安抚她丢掉一大笔财物的受伤小心灵。

    王夫人将佛像搬动几下,打开密室门,走了进去。入目的景象让她睚眦欲裂。没有了,跟她的私库一样,所有贵重的东西全都没有了,只剩下几个空箱子,装着她放印子钱得而票据,钱财和金银珠宝一样都不见了!

    王夫人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向后一倒。可惜,没有人跟在她身后,能在关键时候扶着她,王夫人直直地倒在地上,后脑勺着地,发出好大好清脆的撞击声。只听这声音就知道好痛。可惜王夫人昏迷了,感觉不到疼痛。就是不知道她苏醒后还会不会再次痛晕过去。

    王夫人进佛堂得而时候,因为不想让人发现密室的存在,都会让下人守在佛堂外面,没有她的呼唤,下人不得进入佛堂。下人们以为王夫人在佛堂中念经,不让人打扰,就算等得时间再长也没有人胆敢进佛堂打扰王夫人,也就不知道王夫人在佛堂中的凄凉遭遇:撞到了头,又在潮湿冰凉的地板上躺了那么久,最重要的是受到了更加严重的心理打击。王夫人一出佛堂就病了,病得很重。

    另一边,用五鬼搬运符搬空了王夫人私库密室的林白妤正在用神识跟丹丹和西西整理空间里面新得的好东西。

    “哇,王夫人不愧是古代贵族的当家夫人,竟然有这么多好东西。”丹丹抱起一块硕大的宝石,那是一块红宝石,就如同红牡丹泡出的茶汤一样晶莹红亮。

    林白妤则拿起一块金元宝上下抛动,王夫人的私库和密室中最多的就是金银元宝,可见其品味。不过这个品味,她喜欢。

    “就王夫人自己的私财可没有这么多,这里面大部分都是贾家的东西。”

    系统啧啧道:“这王夫人可真够贪心的。”

    林白妤道:“除了皇帝,这王夫人应该就是整部红楼梦中的第二大BOSS了。”

    她抬眼看到丹丹对红宝石的喜欢,笑道:“丹丹,这颗宝石归你了。”

    丹丹高兴无比:“谢谢小林。”

    林白妤又看了一眼一脸羡慕表情的系统,这小家伙其实拿了财宝也没有用,不过林白妤会公平对待两个小家伙:“西西也选一样你喜欢的吧。”

    系统大喜,欢呼:“谢谢宿主!”

    再另一边,贾琏在自己书房的书案上看到一叠有关王夫人的罪证,比林如海给他的还要详细,里面还写了王夫人是如何害死他母亲和大哥的经过以及被处理的下人还有哪些,如今再什么地方。

    贾琏捧着资料放声大笑,笑声变成哭声,呜呜痛哭起来。外面的仆人被贾琏的失常吓坏了,赶紧跑去找王熙凤。王熙凤也吓了一大跳,赶紧将儿子交给小红照顾,自己和平儿急忙跑到了书房外面。

    王熙凤听到房间里面的哭声,再不迟疑,猛敲房门,大声道:“二爷,是我。你怎么了?我能够进来吗?”

    哭声一滞,贾琏道:“凤儿进来,其他人远离书房十米,不得靠近。平儿,你看住他们。”

    平儿也想进房间看贾琏如何了,但贾琏下了这样的命令,她只得留在门外,将所有的仆人赶到十米开外的地方,不准他们接近书房挺到里面人的谈话内容。自己则坐在小丫鬟搬的椅子上,抚摸着鼓起来的肚子,满眼慈爱。现在的日子是她进了贾家以来过得最顺心的日子,一点儿也不想要改变。

    王熙凤推门走进书房,看到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痛哭,吓了一大跳,连忙跑上前,蹲下身问道:“二爷,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跟我说说。我担心啊。”

    贾琏没有说话,直接让丢在一旁的王夫人的罪证递给王熙凤。

    王熙凤做了当家奶奶这么多年,也认得了字,看到里面的内容,脸色越来越白,特别看到王夫人害死贾琏的母亲和大哥时,王熙凤的背后都出了一声冷汗了。她简直想不到王夫人如此心黑手毒,那是她的妯娌和侄子啊,竟然都能够下毒手。她不由又庆幸贾琏当初的纨绔,如果贾琏从小聪明如其大哥,成才超越贾珠,肯定也活不到长大吧?

    再看到王夫人为了的爵位,不但之前给她和贾琏得而摆设中有妨碍人生育的药,还想着在她生育的时候下手,幸亏她家爷看得严,没有让那些人得手。否则她儿子生下来就会被那些人弄死,甚至她和她儿子会来个一尸两命。

    王熙凤后怕不已,恨恨地道:“这个女人还念佛呢,她不怕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吗?”

    贾琏嘲讽地道:“她以为念念经,佛祖就能够帮她这个恶人了。”

    他双手分别在脸颊上抹了一把,王熙凤进来了,他没有了再哭泣的欲望,逐渐收敛了眼泪和哭声。王熙凤连忙将自己的帕子递给贾琏,让他用帕子擦干眼泪。

    “二爷,你要对付那女人了吗?”王熙凤深恨王夫人,再不会叫其姑妈和二婶。

    贾琏道:“我会讲这份罪证交给皇上,有这份罪证在,皇上可以开刀对荣国府下手了。凤儿,我还是那句话,以后我不再是荣国府的继承人了,你会埋怨我吗?”

    王熙凤难得温柔地道:“我看重得而是你这个人,不是所谓的爵位。”

    以前她还会看重爵位,但现在,丈夫越来越能干,有没有爵位都没有关系了。何况这爵位现在就是烫手山芋,谁要谁倒霉。

    贾琏感动,一把抱住了王熙凤,跟她交底:“我跟皇上都约定好了,我做那个扯开四王八公这张网得而口子的人。之前是我一直没有收集齐二太太的罪证,即使知道有些事情是她做的,也无法给她定罪,更不能牵扯上王家。如今好了,有了这些确凿的证据,皇上就可以先拿贾家和王家开刀。凤儿,你不会怪我对付你们王家吧?”

    王熙凤摇头:“我父亲母亲早就不在了,在叔父眼中,他的妹妹可比我这个侄女重要多了。王家,已经不是我的娘家了。”

    贾琏搂紧王熙凤:“凤儿,以后我们有自己的家,我会对你好,此生绝不负你。”

    王熙凤心中复杂无比却带着丝丝甜意:“有二爷这句话,我王熙凤这一生值了。”

    当天,贾琏就偷偷进宫见了皇帝,从宫里面出来后,贾琏又进了贾赦的书房——在两年前,父子两人就交心地彻底深谈了一次,也因此,贾赦没有做出为了扇子害得人家破人亡的事情,也没有跟平安州的人联系。既然儿子已经是当今的人了,自己自然要转换立场跟着儿子走。至于老太太带着老二媳妇跟甄家所出的皇子勾勾搭搭的事情,这不甄家已经早灭了吗?两个女人早就转换立场,将砝码都压在了贾元春身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