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计划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官网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红楼十一

第三百四十七章 红楼十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这位郎君慢走。”虽然不喜欢,林白妤还是出声叫住了柳湘莲。

    柳湘莲斜着醉眼一看,哟,这巷子口怎么多了一个人?哟,是个算命的啊?招牌上写的啥?“麻衣神相,不准不要钱”。哈哈,这人对自己挺有信心的嘛,那他就去算一卦,若是不准了,就砸了这个人的摊子。

    “算命的,给二爷我算一卦。”柳湘莲丢出一块银角到林白妤前方的桌子上,自己也在桌子这一边坐下,伸出右手,翻了翻,“看相,看相,是不是看手相啊?”

    林白妤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叉,根本不去应该来管这件事情,就应该让柳湘莲经历一次情商,出家去算了,留在俗世就是一个祸害。

    “这位郎君,相面即可,不用看手相。”

    “是吗?那你就帮二爷看看吧,若是不准,二爷砸了你的摊子。”柳湘莲一开口就是一团酒气喷出来,林白妤连忙隔断自己的嗅觉,心中已经各种后悔了,不过既然已经出手要帮忙了,自然不能半途而废。

    林白妤盯着柳湘莲的脸,索性“麻衣神相”的技能没有还给当初的师傅,开口道:“这位爷父母早丧,没有兄弟姐妹扶持,不喜读书喜好练武,为人疏财仗义,相交甚广……”

    柳湘莲嘿了一声道:“这些事情,整条街没有人不知道的,别拿这些哄二爷,说些实在的。”

    林白妤心中暗哼一声,决定震一震眼前不知好歹的家伙:“你三岁之时曾有一次生死劫,应在水劫,因遇到贵人,逢凶化吉;七岁之时……;十一岁之时……”

    柳湘莲越听眼睛瞪得越大,身子不由坐正了,漫不经心的表情也消失了。等到林白妤得而话音完结,柳湘莲立刻赞道:“高人,不愧是高人,竟将我的过往说得一清二楚。可是,你不能总说过去的事情啊,能不能说点儿未来的,没有发生的。”

    “自然。”林白妤装模作样地点点头,眼睛盯着柳湘莲的额头,忽然大惊失色,“不好,这位郎君,你遇到了桃花劫。”

    “桃花劫?这是什么?”柳湘莲不明白地问道。

    林白妤:“桃花代表艳遇,有桃花代表好事,乃是有美人亲眼。但若是桃花劫就不好了。劫乃劫难,郎君遭遇劫难定与美人有关。”

    柳湘莲闻言却毫不担心,哈哈笑道:“美人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林白妤真想拂袖一走了之,不过还是忍耐住了:“这劫难渡不过,郎君怕是要看破红尘出家。”

    一听出家,柳湘莲不愿意了,他现在的生活好好的,傻子才出家当和尚,对桃花劫有些忌惮起来,问道:“你能不能说说详细情况?让二爷我避过此劫。”

    林白妤道:“此劫跟郎君的婚姻连在一起,再过不久,有人会跟郎君提亲。然这提亲的对象乃是一个风流之女,想要老妓从良,选中了你。那提亲之人肯定不会将女子的情况告诉郎君,看郎君也不是会甘心当活王八的人,知道真相后肯定会找女子退亲。那女子在知道真面目被你I知晓后肯定无颜在活在世上,到时候抹了脖子。你是愧疚还是不愧疚呢?”

    柳湘莲傻眼了:“老妓从良?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他赶紧掏出一块银子放到林白妤面前:“请先生教我如何化解这桃花劫。”

    林白妤将银子装进袖子中:“这劫不难化解,一开始就拒绝好,不要给那女子希望,更不要将贴身之物给那女子。说媒之人的身份较高不好应付,你可去寻与说媒之人有关系的人,其中有你的贵人。”

    “贵人吗?”柳湘莲望着林白妤离开的背影,忽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可惜林白妤没有看到,否则就会觉得这笑容非常熟悉。

    柳湘莲回家没有多久,贾珍就找上门了,拉了柳湘莲出去喝酒,在席间提出了帮柳湘莲做媒。

    柳湘莲心中呵呵一声,尤三姐,就是你家小姨子吧?若是没有相士给自己看相,自己还不知道这女人是被你搞过的破鞋,说不定就答应了。哼,果然如如同京中百姓传言的:“宁国府除了大门外的两个石狮子干净,其余全都污浊不堪”。

    柳湘莲直接拒绝了贾珍,并且毫不客气地点明尤三姐与贾珍的关系,讽刺贾珍不厚道,竟然让朋友捡自己的破鞋。

    贾珍又羞又恼,拂袖而去。回到宁国府后,尤三姐兴致勃勃地跑来问贾珍婚事如何。贾珍被柳湘莲得而话气得不行,尤三姐正好撞到枪口上,贾珍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了,直接开喷:你丫的名声已经坏了,还想着老妓从良?做梦去吧!人家柳湘莲家中再衰败了也瞧不起你个残花败柳,还害得老爷他丢脸。你死心吧,你的名声早臭了,不但柳湘莲不会娶你,京城中有点儿脸面的公子哥都不会娶你!

    噼里啪啦一通骂丢在尤三姐脸上,臊得尤三姐满面通红。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声如此不堪,不由后悔不已。这次,柳湘莲没有给尤三姐希望也就没有之后被退亲得而绝望,尤三姐虽然羞愤欲死却也没有真正选择死亡,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嫁给贾珍做三房,让宁国府变得更加闹腾。

    贾珍喷完尤三姐后又想起了柳湘莲不给自己面子的举动,恼怒无比,决定给柳湘莲一个教训。不过柳湘莲早就有了应对。相面的不是说了吗?贾珍会小心眼报复,只要找到自己的贵人就行了,那贵人跟贾珍有些关系。柳湘莲将贾珍身边的人一一拉出来评价了一番,视线落在贾琏这个前期花花公子加纨绔,如今依然纨绔却给他几分深不可测的人身上。柳湘莲主动接近贾琏。贾琏其实早就看中柳湘莲了,毕竟柳湘莲的身手真心不错,是个人才。这不,柳湘莲一靠上来,贾琏立刻就将其推荐给了皇帝,皇帝监视了柳湘莲的功夫后,直接让他进御林军当了个小统领。贾珍想要报复柳湘莲,结果一看柳湘莲的装扮,爪子乖乖缩了回去。柳湘莲对贾琏又感激又佩服,想不到外表纨绔只是这位的伪装色。想想贾珍再想想贾琏,同样两兄弟,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柳湘莲和尤三姐的事情了了,林白妤接到消息,邢岫烟和薛蝌订婚了。看在旧识的份上,林白妤让丫鬟送了一份实用的礼品过去。邢岫烟让丫鬟带回一封信,林白妤拆开看了后,气笑了。

    原来邢岫烟说她父亲在外面听到关于妙玉的流言,说妙玉对佛祖不诚,僧不僧道不道;贪财无比,搬空了家中大半家财;对继母不孝,对姐妹不悌……各种脏水往妙玉身上泼,败坏妙玉的名声。邢岫烟问林白妤可得罪了什么人?让其赶紧想办法处理。

    得罪什么人?不就是那个面慈心黑的王夫人吗?贾宝玉经常在栊翠庵外瞎逛的事情终于传入王夫人的耳朵中,王夫人不会认为自己儿子不好,只会怪林白妤勾引她儿子,想要教训林白妤。不过林白妤成天窝在栊翠庵中,又是出家人,让她根本抓不住小辫子,无从下手陷害林白妤。没办法,王夫人只能让人在外传林白妤的坏话,破坏她的名声。

    “本来想跟你井水不犯河水的,竟然主动来招惹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林白妤冷笑着,手上得而信纸化为灰烬。她可不会感谢邢岫烟,若是原主妙玉收到这封信会以为邢岫烟是好意,但林白妤却从信中看出了幸灾乐祸以及藏得很深得而恶意。嗤,这演技也就骗一骗这些见识少得而后宅妇人和年轻的毛头小子。

    第二天,王夫人是在下人惊叫声中惊醒的,她正要训斥发出叫声的丫头,却听得金钏哆哆嗦嗦地向她禀报:府中遭贼了,王夫人房中凡是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从金银首饰到古董摆件,一件都没有了。

    王夫人这才发现屋子里面已经大变了样,不管是瓷器摆件还是红木家具全部都没有了,整个房间里面只剩下她屁股底下的这张床,连凳子都没有留下一张,整个房间如同雪洞一样白得空旷。王夫人眼前一黑,差点儿运过去。

    “库房呢?库房里面的东西还在吗?”

    金钏颤抖地回禀道:“公库应该没事,但,但太太您的私库全部被搬空了。”

    王夫人向后一倒,晕了过去。

    金钏大惊,急忙上前给王夫人抹药油掐人中,终于救醒了王夫人。

    王夫人颤声道:“报官,赶紧报官。”

    周瑞家的赶紧跑出去叫人报官了,王夫人全身发抖地由金钏服侍着去了其他屋子,这本身是间客房,里面的摆设如何能够跟国公府的正屋相比?想到自己屋子空洞洞的一片,王夫人心如刀绞。她这生最重视的唯有三件事:儿子与女儿,国公府的爵位和钱财。如果小偷偷光她的财产,比挖了她的心还让她难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