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网址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三百四十章 红楼四

第三百四十章 红楼四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确实没有两样,贾琏顺着林如海的话一想,不由又恼火又苦涩,他堂堂国公府的继承人,在别人眼中只是一个管家的角色。是哦,自己还是嫡长子呢,竟然不如宝玉这个二房的二儿子。

    贾琏脸色由白变青,由青变黑,越来越难看,他拱了拱手,对林如海道:“还请姑父指教!”

    林如海拿出两叠资料递给贾琏。

    贾琏疑惑地接过翻看,脸更黑了。

    “她们竟然做这种事情!”

    林如海道:“你的妻子还好,只是刚刚放贷,很好平息。不过二太太做的就过了,不但放贷包揽诉讼,还私卖家族祭田,这是在掘贾家的根。”

    贾琏恨声道:“我找老太太做主。”

    林如海:“随便你,证据我给了你,随便你如何处理。”

    “多谢姑父。”贾琏知道这是贾家的事情,姑父不好动手,能够给出证据提醒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林如海摆了摆手,让贾琏退出书房,嘴角挂上一抹冷笑。王夫人要害他的女儿,他怎么可能放过王夫人。可惜没有找到王夫人暗害贾赦妻子和儿子的证据,还得加大力度继续找啊!

    林如海很想看王夫人凄惨的下场,可惜他的愿望暂时实现不了了。当贾琏带着王夫人的罪证回到贾家时,得到的消息是贾元春封妃了,王夫人身为贵妃之母,相当于有了护身符。贾琏不是傻瓜,这个时候拿出证据来根本动不了王夫人分毫,只能继续忍耐,继续收集王夫人的罪证,得到时机到了,给其致命一击。

    当然,暂时不能动王夫人,但自己的老婆还是要教训的。贾琏不确认王熙凤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还是站在王夫人一边,决定对王熙凤进行试探。

    大观园要开建了,王夫人总管这件事情,贾琏和王熙凤全是跑腿的,有时候三个人商量事情到了饭点,王夫人便留下两人一起吃饭。做为小辈,王熙凤和贾琏都有帮王夫人布菜的职责,不过多是王熙凤,贾琏是爷们,不用做这些事情,但睡觉贾琏心疼媳妇呢,抢过王熙凤手中的汤勺,给王夫人盛了一晚汤。没有人看到,细细的粉末从贾琏的手中落入汤碗中。

    “太太,请喝汤。”贾琏恭敬地将汤递到王夫人面前。

    王夫人回给贾琏一个满意的眼神,长子嫡孙又怎样?还不是要在自己面前做低伏小?哼,自己可是贵妃的母亲。

    王夫人得意地喝下贾琏盛的汤,没有注意到贾琏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

    到了晚上,贾琏和王夫人同时陷入昏迷。荣国府全部乱套了,赶紧请太医熬药喂药,王熙凤、平儿和探春迎春等人衣不解带地照顾两人,终于,过了三天,两个人相继苏醒。

    贾琏苏醒后一眼看到在自己床边面色憔悴的王熙凤,开心地笑了。

    “笑什么呢?”王熙凤担心不已,“不是病傻了吧?”

    “不是。”贾琏连忙道,“我只是开心,原来我在你心里,比二婶重要啊!”

    王熙凤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废话,你是我相公,我最亲密的人。姑妈与我再亲密,能够亲密过你?”

    “呵呵——”贾琏傻笑,伸手拉过王熙凤的手,温柔地道,“凤儿,以后我们好好过我们的日子,再不要做那些丧心病狂导致杀头的事情了,好吗?”

    王熙凤惊讶:“你在说什么啊?神事情又丧心病狂又导致要被杀头的?”

    贾琏看了眼房间里面的人,开口道:“你们都到外面等着,我有话跟二奶奶说。”

    下人们退出屋子,平儿犹豫了一下也退了出去。

    贾琏方开口道:“凤儿,放印子钱的事情收手吧。”

    王熙凤吓了一跳:“你,你怎么知道?”

    贾琏叹气:“别管我怎么知道,我只告诉你,放印子钱国法不容,抓到后会被砍头,而且这事损阴私,会祸及子孙。”

    王熙凤吓住了:“不,不会吧,周瑞家的说姑妈也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啊。”

    “我就知道是那女人叫人怂恿你的。你可知道,若是你因为放印子钱被抓,我也逃不了好,没有了继承荣国府资格。你说,这荣国府最后会落在谁的头上?”

    王熙凤转着眼珠子一想,恼恨无比:“我是她侄女,她竟然这么算计我?”

    “我难道不是她的侄子吗?但为了爵位,我们大房天然就是他们二房的对手。凤儿,你可曾想到为何这些年只生了大姐儿一个?因为这屋子里面摆设的东西都有问题,让人很难生育。”贾琏说得语重心长。

    王熙凤又惊又恨,心中苦涩无比:“这些东西都是姑……都是那个女人送我的。”

    贾琏叹气:“我的二奶奶,你长点儿心吧。如果你一直生不出儿子,最后爵位还是要落到二房手中。这个管家权还是辞了吧,劳心劳力却捞不到库房钥匙,还要不停地填入自己的嫁妆,这样的管家权有什么好?比儿子重要?”

    “可是我如果不抓紧管家权,这个家岂不是全变成二房的了?”让王熙凤放弃管家权,她有些不甘心。

    “没关系,他们吃进多少,以后我都让他们吐出来。”贾琏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王熙凤看着这样的贾琏,很是陌生,然而,这种陌生却让她高兴,这样的贾琏看起来好有担当,区别于以前只知道贪花好色的纨绔弟子,这样的贾琏可以成为她的依靠。

    “好,我听你的。”王熙凤做了决断。

    这天之后,相互交心的两夫妻关系更好了,王熙凤将房间里面妨碍子嗣的东西全部收了起来,不过为了麻痹王夫人,两人用了无害的替代品摆放在屋子里面。两人想着要如何推掉推掉管家权的时候,王熙凤晕倒了。贾琏吓得着大夫给王熙凤诊治,得出让两人大喜若狂的消息:王熙凤怀孕了。

    王熙凤趁机推掉了管家权,王夫人气得砸花瓶,她没有想到自己弄了那么多手段,竟然还是让王熙凤怀了孕,可恶。更加可恶的是王熙凤借口修养身体,人缩了,留下这么一大摊的事情,让她如何处理?每天被管事婆子找上来,弄得她头都大了。

    “金钏,把我库房里面的那对彩瓷娃娃找出来给凤丫头送过去,再送一些药材过去,让她好好安胎。”王夫人慈眉善目地吩咐道,心中冷笑不已,怀孕了又如何,也要能够生出来才行!

    贾琏和王熙凤看到王夫人送来的东西,皆是冷笑:同样的手段,以为他们还会上当,还会被算计吗?王夫人,你也就仗着你的女儿了。

    “有娘娘在,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将报复回去?”王熙凤看着彩瓷娃娃气愤无比。王夫人如此算计她,她如何能够忍受?只不过如今王夫人是贵妃母亲,她不得不忍,只是她担心,有贵妃给在,王夫人就一直有着依靠,即便贾琏手中有王夫人所做的各种恶事的证据,也不可能一下子将她打倒。

    “放心吧,娘娘护不了她多久,娘娘本身也自身难保。”贾琏阴阴地冷笑。如今,他已经知道自己母亲和大哥是被王夫人害死的了,对二房只有恨。

    “怎么回事?娘娘才刚封贵妃啊?”王熙凤不解。

    贾琏冷笑:“你见过后妃中有两个字的封号吗?那是谥号。”

    “什么?”王熙凤大吃一惊,“娘娘做了什么事情,皇上竟然这么厌恶她?可既然厌恶娘娘,又封她为贵妃?”

    “因为她‘立了功’”,贾琏嘲讽地道,“你的好姐妹,蓉儿的媳妇就是被她害死的。”

    王熙凤不解:“娘娘为什么要害蓉儿媳妇?”

    贾琏道:“因为蓉儿媳妇是前太子的私生女,现义忠郡王的妹妹。”

    王熙凤倒抽一口冷气,疑问瞬间就解开了:“宁国府是前太子的手下,我们荣国府则是终于皇上的,所以大姑娘向皇上告密,揭发了蓉儿媳妇的身份,并且为了表示忠心,害了蓉儿媳妇?”

    “表忠心害死蓉儿媳妇是真,但真正终于皇上却不尽然。我们的老祖宗和好二叔心大得很,想要的是从龙之功,几处下注,却不知道上位者最恨他们这种墙头草行为。更何况蓉儿媳妇怎么说也是皇家血脉,又岂是二太太她们想杀就能杀的?皇上早就记恨上她们了,只她们自己还做着国丈国母的梦,希望娘娘肚子里面生出个小皇子。可惜,娘娘若真的怀孕了也就到她的死期了。”

    王熙凤听得冷汗直冒,没想到荣国府看着鲜花着锦,实际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下一步,只怕就会粉身碎骨。

    “二爷,我的好二爷,这些是真的吗?还是你猜测的?若是真的,那,那我们荣国府怎么办?”王熙凤已经不敢奢想爵位了,她只要一家人能够逃过抄家灭门的劫难就行了。

    贾琏拍了拍王熙凤的手:“你放心,皇上已经答应了我,只追究二房的罪责,不会牵连到我们大房。只不过,以后爵位再没有我们的份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