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三国丁夫人三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三国丁夫人三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南匈奴趁着中原军阀混战,沿黄河南下,烧杀掳掠,时曹操正与吕布争夺兖州,无法抽出兵马对付南匈奴。曹昂趁此向曹操请求,只要两千兵马前去迎战南匈奴,夺回被占领的土地。

    曹操不允:“你只要两千兵马,如何能够对付得了南匈奴?南匈奴骁勇善战,比吕布的人马还不好对付,我不能让你去送死。”

    曹昂道:“父亲放心,孩儿有杨靖云和徐庶帮手,不会有事的。何况,母亲说了会陪着儿子一起去。”

    “你母亲要去?”曹操惊愕不已。

    曹昂点头。

    曹操闻言脸色变了几变,终于答应了曹昂的请求,给了其两千人马,让其迎战南匈奴。众人不解,主公如此做法不是送大公子去死吗?

    曹操长叹道:“有夫人在,一人可抵千军。”

    众人斜眼,主公,你在开玩笑吗?

    事实教育他们,主公没有开玩笑,虽然夫人的战斗力依然成谜,但大公子却领着两千人马干翻了南匈奴。简直,简直……虎父无犬子啊!

    曹操得意:这是他的长子,他的继承人,果然是最棒的。

    用陷阱又坑死了一批南匈奴人后,曹昂与徐庶高兴地讨论着下一部的计划。

    徐庶感叹:“老夫人学识渊博,竟然知道黑水的燃烧效果比油脂还好。”

    曹昂与有荣焉地道:“母亲是最厉害的。”

    徐庶点头:“可惜老夫人如此才华,却蹉跎在后院之中。”

    曹昂:“母亲喜欢平静安定的生活,若非为了我,也不会参与到战争中来。”

    杨靖云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主公,我们的士兵在南匈奴的战俘中发现一个女人,她说她要见老夫人。”

    “什么人?口气这么大,竟然开口就要见老夫人?”徐庶疑惑地问道。

    杨靖云道:“她说她叫蔡琰蔡文姬。”

    “蔡文姬?”曹昂想了想,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她可是蔡邕之女?”

    杨靖云点头:“她确实说自己的父亲是蔡邕蔡中郎。”

    蔡邕,字伯喈,东汉时期著名文学家、书法家,才女蔡文姬之父。其精通音律,才华横溢,师事著名学者胡广。蔡邕除通经史,善辞赋等文学外,书法精于篆、隶。尤以隶书造诣最深,名望最高,有“蔡邕书骨气洞达,爽爽有神力”的评价。创“飞白”书体,对后世影响甚大。曹昂练过飞白字体,自然非常了解蔡邕,也知道其有一女为蔡琰,守寡后回到蔡家居住,没想到竟然被匈奴人掳掠了去。

    杨靖云在怀里摸了半天,摸出一张羊皮递给曹昂:“这是蔡文姬写的诗,让主公和老夫人用来确定她身份。”

    曹昂接过羊皮纸,只见上面写着一首五言长诗:“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强。海内兴义师,欲共讨不祥。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还顾邈冥冥,肝脾为烂腐。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语。失意机微间,辄言毙降虏。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

    徐庶看过感叹:“不愧是才女,只看诗句,就仿佛能够感到百姓们的苦难悲愤与惧意。想来,这女子真是蔡中郎的女儿。”

    曹昂点头,对杨靖云道:“杨将军,麻烦你将人带来,去哦亲自带她去见母亲。”

    林白妤对蔡文姬挺感兴趣,这个女子命非常不好,但非常有才华,之前的五言长诗不说了,其最出名的就《胡笳十八拍》。可惜,如今蔡文姬一早就曹昂的军队救回来,没有在塞外生活十多年,不知道还会不会创作出《胡笳十八拍》来。

    蔡文姬是个非常美丽且有气质的女子,很像现代的小资文青。即便受了许多苦难,她的眼睛依然明亮无比,态度非常从容。这样的女子,林白妤很是欣赏,而且她知道,更为欣赏的人是曹操。曹操这个人妻控,在原本的三国世界中,直到十多年后蔡文姬返汉,他都对人家有所企图,何况如今年轻漂亮的蔡文姬!果然不出她所料,等到曹操平定兖州,迎接汉献帝至许都后,曹家后院就多了一位叫做蔡文姬的美人。

    曹昂以两千人马大胜南匈奴的事迹传遍整个中原,众人大骇之余皆羡慕曹操有个这么能干的儿子。曹操狂喜,更加看重曹昂,如今出外征战都要将曹昂带在身边。

    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曹操出兵讨伐张绣,宛城之战终于要来了,曹昂原本的命运就是死在宛城之战中。林白妤换了衣服化了妆混入曹操的军队中,随身保护曹昂。曹昂并不知道林白妤就在他的队伍中,谁叫林白妤的化妆技术越来越高了呢!

    张绣没有与曹操开战,很怂地投向了。为了庆祝胜利,曹操置办了酒会,犒劳全军将士和张绣那边的将领。席间,曹操看到了张绣族叔张济的遗孀邹夫人,曹操的人妻控又发作了,直接纳了邹夫人。张绣对此大为不满,再加上曹操又送金银给张绣部下的绕将胡车儿,张绣疑虑不安,决定反水。

    在贾诩的建议下,奇袭曹操之营,曹操被杀的措手不及,他还在跟美女快乐呢,忽然接到张绣造反的消息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仓促间只能带着人逃跑。

    在逃亡过程中,曹操的座骑绝影因为张绣军的伏击而亡,曹昂将自己的坐骑让给曹操:“父亲,你骑我的马先走。”

    “不,要走一起走。”曹操不像原著中的曹操,虽然宠爱大儿子,但在生命受到威胁面前,可以留下大儿子逃命。如今的曹操不但宠爱曹昂,更加重视这个继承人,怎么可能丢下曹昂去送命。何况马匹又不止曹昂有,其他人也有马啊,他可以骑其他人的马。

    曹昂道:“父亲,追兵来势汹汹,必须有人阻拦他们才行。儿子自诩还有几分能力,一定能够截住他们。您放心,儿子一定不会死的。儿子还要在您膝前尽孝的。”

    “不,你说什么,我也不同意你去冒险。”曹操很坚决,“子脩,上马,我们父子一起逃。”

    “父亲……”

    身后马蹄声响,曹操与曹昂皆是一震,没想到追兵这么快就赶上来了。曹昂竖刀立于曹操马前,戒备地瞪着来路。

    只见来的并非人数较多的追兵,而只有三匹马,打头一人穿着盔甲,其余两人都穿着布衣,其中一个更是文士打扮。

    “来者何人?”曹昂大声喝问。

    “是我。”熟悉的声音传入两父子的耳朵内。

    “夫人?”

    “母亲?”

    曹昂死劲儿盯着来人的脸看,这人长得跟母亲并不相像啊!

    林白妤来到曹昂的面前,翻身下马,掏出一张手帕在脸上擦了擦,擦掉化妆,恢复原主本来的面容。

    “母亲!”曹昂惊喜无比,“您,您怎么来了?”

    林白妤道:“我如果不来,你就要被那起子小人给害死了。”

    曹操哼道:“等我纠结了大军,一定要杀回来,杀了张绣祭旗。”

    林白妤冷哼一声:“我说的小人可不是张绣。”

    “那是谁?”曹操不明白。

    林白妤长枪一伸,挑起身后马背上的布衣男子丢在曹操面前:“夫君可认得此人?”

    曹操凝神一看:“他是卞秉?”

    林白妤冷笑:“不错,正是你最宠爱的卞夫人的弟弟卞秉。”

    “他怎么会在宛城?”

    “那你就要问他了。”

    卞秉不是硬骨头,很快就被曹操问出了他来宛城的目的:暗中联系张绣,将卞夫人的计策告诉张绣。表夫人了解曹操,所以献计张绣,让邹夫人勾住曹操,麻痹曹操,然后张绣反水,大败曹操。

    “可恶!”曹操大怒,没想到身边的人会背叛自己,抓住卞秉的领口怒喝,“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卞秉哆哆嗦嗦地道:“姐姐,姐姐没想杀司空大人。她只是跟张绣约好了,杀,杀掉大公子,为二公子铺路。”

    曹操明白了,卞夫人竟然有如此大的野心,想要杀死曹昂为自己的儿子铺路。亏他还以为卞夫人温柔善良呢!当初丁夫人打压她的时候,她总是一副委屈却不会埋怨的样子,自己还以为她识大体,没想到都是装的。

    曹操抽出自己的佩剑倚天剑,一剑杀掉了卞秉,心里犹不痛快,咬牙切齿地道:“卞氏,果然倡家之女,上不得台面。”

    倡家,专门从事音乐歌舞的乐人家庭,地位都不高,只比女支女的地位高一点儿。而卞夫人年轻时候就是舞女,从事卑贱的职业,到处卖艺为生,直到二十岁的时候才遇上曹操,被其收做姬妾。曹操以为卞夫人出生低,应该会很老实,没想到现实扇了他一个巨大的巴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