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计划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二包六十九章 两宫皇太后四

第二包六十九章 两宫皇太后四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小孩子的心灵很脆弱,轻易地,小皇帝就被林白妤的法力牵引,想要将自己的烦恼一吐为快。

    小皇帝搂住林白妤的脖子,在她耳边小声地说道:“母后,我看到了,钱嬷嬷在父皇的药里面加了东西,是母亲吩咐的,她,是她害死了父皇。”

    林白妤拍打小皇帝后背的手一下子停住了。早知道女主心狠手辣,只要拦住她往上爬的绊脚石就会砸掉,没想到,她连皇帝都要杀。可她还做得不够隐秘,竟然让自己的儿子知道了。难怪电影中小皇帝因为忧思过重而死,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杀了自己的父亲又杀了亲近的嫡母,小皇子肯定难过死了。

    “乖孩子,不是你的错。错的是你母亲,你不要因为她的过错惩罚自己。”林白妤继续拍打小皇帝,柔声安慰她。

    “可是,可是父皇不会怪我吗?如果我早点儿将药的事情告诉父皇,父皇就不会吃那药,也就不会死了。”小皇帝惶惶地问道。

    “不会,你是你父皇唯一的儿子,你父皇希望你好好的,绝对不会怪你。”林白妤道,“而且你就算告诉你父皇,能阻止你母亲一次,也阻止不了你母亲第二次。”

    “哇——”小皇帝放声大哭,“我讨厌她,她为什么是我母亲,我讨厌她。”

    “哭吧,哭吧,把烦恼和委屈全部哭出来。”林白妤改拍打为抚摸,帮着小皇帝顺气。

    小皇帝嚎啕大哭,即便懂事得早,也有了小小的心机,但毕竟是个孩子,亲生母亲杀了亲生父亲,对他打击很大,他又不敢说出来,憋在地里面差点儿将自己憋坏了。如今在林白妤的诱导下释放出来,小皇帝哭了个彻底,心情也终于放松。

    等到小皇帝哭得在林白妤怀里睡着,林白妤方撤销了隔音大阵,并用法术帮小皇帝的眼睛消肿,让人看不出来小皇帝曾经痛哭过。

    林白妤将人叫进屋子,吩咐道:“熬点粥,再准备一些好克化的小点心,等皇上醒了后吃。”

    “是。”嬷嬷应道,退了出去。

    春芷笑着走上前:“娘娘,把皇上交给我吧,我抱皇上去偏殿休息。”

    “不用了。”林白妤将小皇帝放到自己身边,给他摆了一个适合睡眠的姿势,道:“就让他睡在我身边吧,你去拿张毯子给皇上盖着。”

    “是。”春芷垂首掩饰眼中的担忧。小皇帝是圣母皇太后的亲身儿子,却跟母后皇太后这么亲近,如何是好?

    自从在林白妤面前痛哭过后,小皇帝跟林白妤更加亲切了,每天大半时间都去林白妤的宫里。林白妤每次会设置一炷香时间的隔音教授小皇帝知识,知识涉及许多方面,不但有《帝王学》和《厚黑学》,林白妤还为小皇帝灌输了商业手工业和经济发展的概念,并不动声色地灌输了一些女子并非不如男人的观念。小皇帝在林白妤的教授下越来越优秀,也越来越会隐藏自己。即便是亲近林白妤和小皇帝的宫女太监,也没有发现小皇帝成长为了一个芝麻馅的小包子。

    春芷对于这一现象很是担忧,但女主忙于朝政,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关心儿子,导致儿子与其越来越离心,与林白妤的关系越来越好。

    边城,戍边将军府陈观砚收到一封来自京城的来信。看着信上熟悉得笔迹,陈观砚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复。过了好久,陈观砚才打开信,细细地看起来。

    看完信后,陈观砚锁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忽然高声叫道:“来人,备马。”

    陈观砚骑马来到军营的小较场,果然较场上还有人在训练。那人十七八岁年纪,面如冠玉,身手不凡,一杆枪如同蛟龙探海灵活且威力巨大。感到有人在看自己,那少年将军的枪耍了个枪花,一枪朝陈观砚刺了过来。陈观砚侧身避过,手中的宝剑出鞘,与少年将军战在一起。

    两人你来我往,战了一百多个回合,终于停了下来,不分胜负。

    “好小子,功夫又提高了。”

    少年将军高兴地笑,问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陈观砚道,“跟我回府,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少年将军见到陈观砚颇显郑重的表情,立刻收敛了笑容,严肃地道:“好,我去拉马。”

    ……

    林白妤收到边疆来信,这信是由皇帝的暗卫转交给原主的,跟遗诏一样,有着监视女主制约女主的功效。可惜原主时个傻的,在电影中被女主哄一哄就将暗卫的势力全部交了出去,落得身边无人可用,被毒死的下场。

    “尔东那个孩子都长大了啊!”看了信,林白妤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小孩子的影像。她认识这个孩子的时候,孩子跟小皇帝如今的年纪一样。陈尔东是陈观砚姑姑的孩子,但陈姑姑早逝,陈尔东的父亲娶了继妻,又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因此对他这个大儿子便不在意了,任由继妻磋磨大儿子。继妻将陈尔东当成眼中钉,最后还暗中将陈尔东骗出去卖给人贩子。幸亏陈观砚得到消息后不放弃地追寻人贩子,将陈尔东救了出来。陈尔东那个时候虽然年纪小,但已经懂事,对父亲非常失望,也不回家了,干脆地改了姓,过继到陈家。十年前,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儿跟着陈观砚一同去了边城。

    “不知道这孩子如今长成什么样了。”

    “娘娘,圣母皇太后来了。”春芷在外禀告。

    林白妤急忙将信丢入空间里面,女主就带着满身怒气大步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林白妤没有起身,温柔地笑问。

    “还不是那些贪官!”女主气愤地走到林白妤旁边的位置上坐下,“姐姐,我要杀了那些贪官,他们根本就是国家的蛀虫。”

    “你说的是淮南道那些人?”林白妤问。她表面上不关心朝中的消息,但每天晚上暗卫都会跟她汇报,她还是知道事情经过的。淮南道那边发生了旱灾,朝廷拨了五百万两银子和两百万石粮食救灾,结果全都被淮南道的官员给贪了。淮南道的百姓饿得受不了,最终发生了民变。事情传到京城,女主大怒,一边调兵平复民变,一边让人彻查淮南道的官员。今天这一出,想来是已经查清楚真相了,想要杀人了,不过又不想自己一个人承担杀孽太重的名头,想要林白妤跟着一起分担。

    “就是那些人。姐姐,你不知道他们多过分……”女主气匆匆地将调查到的资料讲给林白妤听,林白妤适时做出生气的表情——实际上,她确实挺生气的,那群贪官太可恨。可怜的淮南道老百姓,就是因为他们而活活饿死了。

    “这些人就该杀。”

    女主眼睛亮了:“姐姐也同意杀了他们?”

    林白妤点点头:“这样的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我也是这么想的。”女主笑道,“我已经写好了懿旨,也盖了印,就差姐姐你的凤印了。”

    “我又不怎么管事,盖了你的印不就可以了吗?何必还让我多此一举盖一个。”林白妤笑眯眯地说道,看着女主嘴角的笑容僵硬了许多,才施施然地取出自己的凤印,盖在女主拿出来的懿旨上。

    “谢谢姐姐了。”女主笑容一下子灿烂了,赶紧将懿旨卷好放进自己的袖子里面,然后打开话题跟林白妤聊起来。

    “徐太师可真是心狠,竟然将自己的大孙子打得下不来床。”

    林白妤听得眼睛亮了,徐太师终于开始惩治教育子孙了啊!俗话说得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徐太师治国有才能,治家这方面再没有拖后腿的,就不会落得跟电影中一样的下场。

    “我听说徐太师的大孙子被徐夫人和徐少夫人宠坏了,不是个好的?”林白妤假作八卦地道。

    “可不是。”除去女强人风范,女主也是挺喜欢八卦的主儿,“这徐夫人和徐少夫人根本就不会教孩子,完全将孩子宠坏了。说是担心丫鬟少了照顾不好孩子,安排了一溜儿漂亮丫头到那徐家小子身边。结果那些丫头各有各的小心思,勾得徐家小子才十一岁就跟她们上床,不但让徐家小子养成了贪花好色的脾气,而且还坏了身体,失立刻肾水,以后不利子嗣。听说这个消息后,徐夫人和徐少夫人都晕了过去,后悔得不行,也不敢拦着徐太师教训徐家小子了。”

    林白妤叹息:“现在后悔也晚了吧?孙子和儿子都被她们害成那副模样了。”

    “是呀,这两人如今都成了京城贵妇圈中的笑话了,她们两个都不敢出门了。不过待在家中更没有意思,徐大人根本不让孙子跟她们见面,免得其他孙子也被两人祸害了。”

    林白妤看着女主取消徐夫人和徐少夫人,心道:女主只会笑别人,她何尝是个好母亲?否则也不会母子离心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