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包大人十七

第二百四十三章 包大人十七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不好意思啊,拿错符咒了。我本想用定身符的,结果拿成了引雷符。”赵允让摸着后脑勺,很不好意思的向白五爷道歉。

    白五爷嘴里吐出一口黑烟:“你,你是故意的。”

    白五爷如今的形象真是狼狈啊!英俊帅气的小白脸被劈成了小黑脸,比包大人还要黑,也就只有一口白牙还是白的,头发被电成了爆炸头,即便耷拉下来也是根根弯曲,不复白五爷精心保养的黑长直。这形象……白五爷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赵允让!我跟你势不两立!”白五爷怒喝一声,但没有扑过去跟赵允让继续打斗,而是一转身施展轻功跑走了,远远传来一句愤怒的吼叫,“我会回来的!”

    赵允让:“……”

    回来也好,他能够试试其他的符咒。难得遇到这么一个磨练自己身手的好对手,算了,白玉堂偷入皇宫的事情就不告诉皇兄了。

    赵允让第二天离开皇宫后就去找林白妤,将在皇宫遇到白玉堂的事情告诉林白妤。

    “这白玉堂太过胆大妄为,竟然夜探皇宫。”赵允让担心地道,“他是你弟弟的朋友,不会给你弟弟带去麻烦吧?”

    林白妤摇了摇头:“不会。白玉堂虽然胆大妄为,但做事有分寸亦有条理,不会惹太大的祸事。”

    赵允让呵呵一声:“他去皇宫偷盗百寿图,惹的祸还不大?在太后娘娘的宫中偷东西,皇兄肯定会严惩他的。”

    林白妤道:“应该不会吧?不是说皇上胸襟宽大且求贤若渴,对有能力的人都很宽容吗?想来皇上就算生气,也不会对白玉堂怎么样的。”

    赵允让酸酸地道:“你倒是了解皇兄。”

    林白妤笑道:“不是我了解皇上,而是白玉堂了解,他才敢这么胆大妄为。而他做这些事情,不过是想跟展护卫一争长短,让皇上知道展护卫比不过他。”

    赵允让疑惑:“白玉堂跟展护卫有什么恩怨,为什么白玉堂要跟展护卫一争长短,还要皇兄知道?”

    林白妤笑:“原因就出在皇上随口赐给展护卫‘御猫’的绰号上面。”

    赵允让还是不明白,满脸问号。

    林白妤知道赵允让不关心江湖中的事情,跟他讲解道:“白玉堂在江湖中有个名号,叫做锦毛鼠。他还有四个结拜兄弟,分别是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庆、翻江鼠蒋平。他们合成‘五鼠’,居住于陷空岛上。现在你知道白玉堂对展护卫的绰号有多不满了吧?”

    “呃……”赵允让明白了,猫跟鼠是势不两立的存在,何况猫克鼠。锦毛鼠白玉堂进京城的目的就是要证明他这个老鼠比展护卫这个猫强,又因为展护卫投身宫门,是皇上亲峰的侍卫,因此他就将主意打到了皇帝身上,想让皇帝看看他这只鼠有多厉害!

    “真是小孩儿心性!”赵允让评价,却不知道因为他在皇宫的那一手,小孩儿心性的白五爷将仇恨值全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跟他杠上了。

    此后,林白妤快乐地喝茶看戏,看白五爷和濮王爷互斗。两个人有胜有负,越斗越起劲儿,赵允让对术法的应用越来越熟练,白五爷不得不采用智取加武力的方法才能胜过赵允让。白五爷一心扑在斗败赵允让的事情上,竟然连找展昭麻烦的事情也忘记了。等到卢方和韩彰等人因为担心白玉堂而赶到京城的时候,竟然发现京城风平浪静,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不对头啊,以五弟的性格,不是会忍这么久的人。”蒋平最了解白玉堂的性格。白玉堂跑到京城找展昭的麻烦,就是被蒋平给激来的。这位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可这京城风平浪静,根本不像有事情发生的样子。”韩彰道,“难道五弟还没有到达京城?”

    “不可能,五弟比我们早走了好一段时间,怎么可能还没有到京城?”蒋平摇头否定,“前段时间我才收到五弟大哥的信,说是五弟在京城的钱庄支了一笔钱。他人肯定已经到京城了。”

    “可既然到了京城,怎么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五弟可不是会忍耐的人?”卢方皱眉担心不已,他这个做大哥的为弟弟们操碎了心,操心最多的就是年纪不大的五弟。

    “会不会五弟已经做了什么,不过消息被压了下来。五弟也被官府捉住了?”蒋平猜测。

    韩彰道:“五弟的武功比咱们几个哥哥都要好,即便被人发现也不会轻易被人捉拿到。”

    蒋平道:“你们忘了五弟进京的目的了吗?南侠展昭,武功只会比五弟更好。”

    做为四只“老鼠”,他们都很忌讳“御猫”的绰号,提起展昭,也只说“南侠”。

    卢方几乎抓破了脑袋:“五弟若是真被官府抓住了,我们怎么办?难道去劫狱?”

    一直闷头吃东西的余庆抬起头,嗡声道:“直接去问展昭不就好了吗?问他是不是把五弟抓起来了。”

    其他三人一听,仿佛醍醐灌顶。对啊,问另外一个当事人不就是了?而且若是自家五弟真的被官府抓起来了,还得拜托展昭帮忙从中运做,让五弟能够光明正大地从狱中出来。

    于是,展护卫这边离了开封府衙出街巡视时,被四个人拦住了。

    展昭戒备地盯着四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找展某何事?”

    四人齐齐冲展昭作揖:“陷空岛卢方、韩彰、余庆、蒋平,见过南侠展昭。”

    一听四人的名字,展昭的戒备放下了,冲着四人拱手:“原来是陷空岛五义,久仰大名。”

    卢方四人见展昭的态度,松了一口气。卢方上前两步:“展大人,请借一步说话。”

    展昭连忙道:“四位哥哥叫我名字就是了,万担不起‘大人’的称呼。”

    卢方四人一听心里更加轻松了一分,就凭展昭这个态度,五弟的事情应该能够办成。

    一行五人进了最近的一家酒楼,要了一个包间。酒菜上齐后,四个人立刻举杯向展昭赔罪:“展兄弟,我们四人代替五弟跟你赔罪。你大人大量,看在五弟年少无知的份上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展昭愕然:“白五弟?他怎么了?没有跟你们一起来京城吗?”

    四鼠也愣住了:“展兄弟没有见过我们五弟?”

    展昭摇头:“没有啊。白五弟是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这下四鼠都慌了,白玉堂没有找展昭的麻烦,那他去哪里了?

    “糟了,五弟肯定出事了。”四鼠都慌了。

    展昭连忙安慰他们:“四位哥哥别慌,小弟在开封境内有几分人脉跟情面,若白五弟来了开封,一定能够找到他。”

    四鼠立刻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救生圈一样围住展昭:“展兄弟,我家五弟就全靠你了。”

    展昭连连点头保证:“放心,我一定找到白五弟。”

    余庆大为感激,说话都不经由心了,张嘴就来:“展兄弟真是够义气。你这个御猫的称号,咱也认了。就是五弟那小子,过这件事情,也肯定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展昭:“……”

    所以,白玉堂上京实际是来找他麻烦的,就因为自己的“猫”,白玉堂是“鼠”

    其余三人立刻捂住余庆的大嘴巴,冲着展昭不好意思地笑。

    展昭爽朗地一笑:“四位哥哥不必如此,五弟年少,我正该体谅他,不会同他生气的。”

    四鼠齐齐松了口气。

    展昭将四鼠带回开封府,然后自己出门找白玉堂的消息。四鼠在开封府受到了包大人的感召,决定跟随在包大人身边为包大人出力,荡尽天下一切不平事。包大人非常开心又有了四个武艺高强的帮手,特意进宫为四鼠求得了五品带刀侍卫的职务。

    包大人求职务的时候,赵允让也正进了宫,他比包大人晚一些,进门的时候正听得赵祯问:“陷空岛五鼠,怎么包卿只给四鼠请封,还有一鼠呢?”

    包大人闻言回道:“另外一鼠是四鼠最小的弟弟,名叫锦毛鼠白玉堂,他先来京城一步,却失了踪,四鼠进京就是为了找弟弟而来的。可惜一直没有找到。”

    赵允让开口道:“白玉堂没有失踪,他正住在我的府中。”

    赵允让跟白玉堂这段时间打出交情来了,赵允让干脆让白玉堂住到自己的王府,两人偶尔打一架交流经验。天气越来越热了,赵允让在自家王府建了流水亭,有冰块降温。白五爷窝在王府享福乘凉,也不去外面转悠,自然不会被满京城找他的展昭遇到了。要知道他进王府也是半夜被赵允让带进去去。

    “白玉堂在王爷的府中?可是真的?”包大人连忙问道。若消息确实吗,那就太好了,展护卫和四鼠也能够放心了。这段日子看着展昭整天在外面跑,大太阳下面找人,包大人心疼。

    “当然是真的。白玉堂算是我的朋友,我邀请他住在我的王府的。”赵允让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