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注册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包大人十五

第三百四十一章 包大人十五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如今,女孩子和林白妤面面相觑。两人间古怪的气氛让展昭疑惑地皱起眉头,他直觉自己似乎做错了事情。

    “你怎么会医术?”女孩子,也就是曾兰如质问道。

    “拜你母亲和你姐姐所赐,我如果不会医术,早就被毒死了。”林白妤的声调中没有多少火气,但却藏着无数的针芒。

    “哼。”曾兰如冷哼一声,却没有再跟林白妤针锋相对。对于这个姐姐,曾兰如心里有着愧疚。说实在话,她是曾家人中除了林白妤和爱护,唯一的好人,很有正义感。

    曾兰如转身就走。

    展昭急忙拉住她:“你怎么走了?你不是要找曾小姐为你的母亲治病吗?”

    曾兰如挣脱展昭的手:“不用了,我娘不会想要她治病。”

    林白妤也开了口,凉凉地道:“正好,我也不会救你娘。这个世界上,我谁都能救,只出了你娘和你姐姐。”

    展昭看向林白妤,他印象中的林白妤是一个很好的医者,连路上遇到有人发病也会出手救治,怎么竟然如此强硬地说不救人呢?

    “曾……”一个字刚出口,展昭就想到了关键。

    林白妤是曾府大小姐,曾兰如也姓曾,难道曾兰如是曾小姐的妹妹,她口中的母亲就是害死了曾小姐母亲又丢弃了曾小姐弟弟的那个狠毒姨娘?

    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难怪曾小姐说不救曾兰如的母亲,换了其他人也不久救自己的仇人。

    “抱歉,曾小姐。”想明白以后,展昭立刻向林白妤道歉。曾小姐肯定不愿意见到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但自己竟然愚蠢得将人带到了其面前……

    “没关系。”林白妤并没有对展昭生气。本来剧情里面展昭与曾兰如就会相识,发展一段情缘。

    林白妤虽然没有生气,展昭也没脸再继续留下,匆匆告辞离开了。等他们走了,赵允让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他每天来林家,李嬷嬷便为其收拾出了一个房间,方便他做短暂的休息和修炼——撇了撇嘴:“这展昭的眼光真不咋地。”

    林白妤扫了赵允让一眼,问道:“王爷的术法都修炼熟练了?”

    赵允让呵呵笑道:“那当然,本王天生适合修道,修炼法术自然手到擒来。”

    林白妤道:“竟然如此,我有一套威力比较大的术法,也教给王爷吧。”

    “什么术法?”赵允让感兴趣地问。

    “神龙敕令。”林白妤决定将除了召唤神龙的其他敕令教给赵允让。赵允让果然如同她想得一般,即便没有马家的血统,也能够使用神龙敕令。

    “小姐,门外有一位公子说是小少爷的朋友,替小少爷送东西过来。”门房进来回报。

    “小少爷的朋友?”李嬷嬷一听这话就站了起来,“我去把人迎接进来。”

    说完迈开两条腿就往大门跑,老胳膊老腿异常灵活。

    林白妤也站起了身。白玉堂来了?小时候看过《七侠五义》,白玉堂可是林白妤最喜欢的角色。

    不一会儿,白玉堂就跟着热情无比的李嬷嬷走了进来。果然如同书中所描绘的,白玉堂是个非常帅气的年轻人,跟展昭不分伯仲,身穿一身白色的锦袍,年岁不大,带着年轻人特有的张扬。林白妤不由暗中点头称赞,想道故事书中白玉堂丧身冲霄楼那一段,颇为可惜,想着不如帮帮这个年轻人,就他一命。

    林白妤这一走神,别人都以为她看白玉堂看得痴迷了,赵允让肚子里面的酸水一汩一汩地往外跑,抢在林白妤开口前嗡声嗡气地问道:“你替曾家弟弟送东西过来?东西呢?”

    这态度……白五爷当即就恼了。想他白五爷家中富贵,少年名扬,亲哥哥和四个义兄将他宠得上天,下面的人也对他毕恭毕敬,江湖中的人更尊他一声白五侠或是白五爷,哪有人这种态度对他?当即脸拉了下来,哼道:“你是主人家吗?我替主人送东西,你插什么嘴?”

    “你……”赵允让身为皇室王爷,除了林白妤和皇帝八王爷,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当即也恼了,哼了一声就想给白玉堂一点儿颜色看看,被林白妤给拉住了。

    赵允让被林白妤瞪得心颤了颤,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退后一步,闭紧嘴巴不说话了。

    白五爷挑了挑眉毛,哟,这位的表现挺有意思的。艾虎说他的姐姐已经跟丈夫和离了,现在看来他姐姐的行情不错,等艾虎进京,就会多出一个姐夫了吧?

    林白妤上前一步,盈盈给白玉堂行了个礼:“小女子见过白五爷。白五爷仁义无双,代我家弟弟奔波,小女子感激不已。”

    这话听得舒服。白五爷心道,艾虎的这个姐姐果然如同他所说的一样与普通女子不同。白玉堂听艾虎说过自己的身世和自家姐姐的事情,当即对林白妤就是又同情又欣赏,只说这样果决干脆的女子不愧是艾虎的亲姐姐,所以才会亲自上门送艾虎的信和东西,为的是想亲眼见见林白妤,否则他随便派一个人就可以送东西过来。

    这一见,白玉堂没有失望。艾虎的姐姐大气爽朗,跟他想象中的一样。

    他将背后的背包解下来,递给林白妤:“这是艾虎让我带给姑娘的,里面有爱护的亲笔信,请姑娘验收。”

    林白妤接过背包直接递给李嬷嬷,笑道:“白五爷送来的东西,我自信任,不用验收。白五爷请屋里坐,喝杯清茶休息休息。”

    赵允让一听眼珠子又鼓了出来,瞪着白玉堂,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意思:“不准答应,不准答应。”

    白五爷嗤笑一声,对林白妤笑眯眯地道:“白某却之不恭了。”

    林白妤怎能没有看出他们之间的眉眼关系,心中好笑,比了个请的手势:“五爷里边请。”

    白五爷出身世家,除了武功好以外,其余更方面也都有涉猎,与林白妤聊得很开心。两人就如同知己一般。林白妤心里感慨白五爷不愧是她年少时候的偶像,文武双全,纵然任性又张扬了一些,不过是年轻人心性罢了。白五爷也对林白妤更加欣赏,知道这艾虎的姐姐果然不凡,很难得遇上这么一个跟得上自己思维,又能够再各方面都接得上自己话题的人了。如此一个才女,之前却又那样的父亲和丈夫,实在可惜了。

    赵允让也偶尔插话进来与两人聊着,他的才华与见识也自不凡,让白五爷佩服,之前的一点儿恶感随着与其越谈越开心而消散了。而赵允让虽然吃醋,但也看得出来白玉堂只是将林白妤当成聊得来的朋友,而没有男女之情,虽然心里依然不是很舒服,但之前那点儿嫉恨也没有了。一直聊到太阳落山,林白妤邀请白玉堂在家吃了饭,白玉堂才告辞离开。

    接后几天,白玉堂没有再去林家,赵允让反而有些怅然若失,对林白妤说这么能谈得来的人太好了,下回见到白玉堂,自己一定跟白玉堂做个朋友。林白妤听后暗地里好笑,白玉堂这段日子肯定是在踩地图,想着如何偷窃他们老赵家的东西,赵允让若是知道了白玉堂的目的,还会跟其做朋友吗?

    赵允让不知道白玉堂盯上了皇宫,马上要到太后娘娘的的寿辰了,他正在为送什么寿礼而苦恼,最后求到了林白妤这里。林白妤知道太后娘娘寿辰的事情,早在两天前,宫里的采办就去蛋糕店定了一个十二层的奶油大蛋糕,要在太后的寿辰献上。如今听得赵允让求助,道:“你前些年怎么送的寿礼,今年照办不就是了。”

    赵允让愁眉苦脸地道:“以往的寿辰是刘太后的寿辰,如今换了李太后,且又是李太后回宫后第一个寿辰,若按照以往的礼送,怕皇上和李太后以为我们看轻李太后。”

    林白妤想了想,给赵允让出主意:“既如此,你让管家照着往年给刘太后的寿礼准备。至于你,你的书法不是挺好的吗?你不如用一百种不同的字体,亲手写一幅百寿图做为寿礼呈献给太后。”

    赵允让闻言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又实惠又出彩,还能让皇上和太后看到我的诚意。就送这个。”

    说完,他不知道想到些什么,冲着林白妤嘿嘿地傻笑。

    林白妤疑惑,伸手在赵允让面前摆了摆,问道:“你笑什么?”

    赵允让道:“皇上跟我从小一起长大,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绝对没有巧心思想着写百寿图祝寿,肯定会问谁给我出的主意。到时候我就把你说出来,让皇上和太后给我们指婚,好不好?”

    好不好?好不好?

    对自己当然不好,但对原身,绝对很好,非常好。一个跟丈夫和离的女人,虽然本身没有错处,但还是受人轻视的。不过如今有了王爷求婚,太后与皇帝赐婚,那身份和名声就不一样了。赵允让此举是为了她做脸,她能不答应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