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包大人十二

第二百三十八章 包大人十二

作者:弹剑听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不是她。”林白妤虽然不喜欢小怜,但不会冤枉她,为她说了公道道,“这个鱼精的身上没有血煞之气,只有妖气和清气,是一条正经修炼的鱼精且从来没有杀过生。状元公应该不是她杀的,反而很像是驱使纸人的幕后之人的手笔。”

    包大人道:“如此,鱼精和张真都不是凶手,当堂释放。”

    张真感激地对包大人和林白妤行礼:“多谢包大人,多谢这位小姐。”

    小怜恋恋不舍地看了张真一眼:“张公子,你,你多保重。”

    张真点点头:“你,你也保重。”

    张真对这个小鱼精有着喜欢,但人妖疏途,两人的关系如此了断才是最好的。

    小怜叹了口气,一转身,化做一道光芒从开封府飞了出去。

    张真亦叹了口气,转过身,就见金牡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

    “牡丹…牡丹小姐。”张真手足无措,这个金牡丹不是他熟悉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原本的两情相悦不过是一场误会,张真实在不知道用什么面目去见另一个当事人。

    金牡丹脸上带着怒容,咬牙道:“张真,你破坏我名节一事,要如何给我交代?”

    张真愧疚,也知道自己说金牡丹与他半夜相会会对金牡丹的名声造成多大影响,之前他以为两人有情,金牡丹是他的未婚妻,迟早会嫁给他才会说出,但如今指导了人家金小姐根本就不会做出夜会情郎这种事情,反而显得他不正经……

    “牡丹小姐想要怎么处理,小生全听你的。”

    “好。我说解除我们之间的婚约,你答应不答应?”

    “什么?”张真惊叫。

    “不愿意?”金牡丹眯了眼睛,“且不说婚约不过是当初我爹和你爹随口约定,如同儿戏。若真有婚约,这么多年两家为何没有来往?就说你跟其他妖精欢好却败坏我的名声,我又怎么可能愿意嫁给你?张真,你若识相,咱们好聚好散。否则就算从此后青灯古佛,我也会告你个败坏官家小姐名声的罪名。”

    张真脸色青白红轮流变化,终于白着脸点了点头:“好,我们解除婚约。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金牡丹点点头,不再说话,走回到林白妤身边。

    张真苦着脸,金府他是再也回不去了,可他身上的钱财都用光了,要怎样生活呢?这次,又要流落街头了。

    “张公子。”林白妤叫住张真。

    张真向林白妤施礼,这可是一位高人,要恭敬以待:“这位小姐叫住小生有何吩咐?”

    林白妤问道:“刚才那颗明珠,公子卖吗?”

    那颗明珠可是宝贝啊,若是能够得到,自己的实力决定能够再提高一层。

    张真犹豫,这明珠是鱼精小怜给他的,留着可以做一个纪念。但如今他身无分文,卖了明珠他就有钱在京城住下了,说不定能够熬到三年后的下一次科考……

    林白妤看着张真表情不断转换的样子,给出筹码:“我出一千两银子购买你的明珠,再给你两颗药丸。其中一颗解毒丹能够解除天下绝大部分毒素,另外一颗健身丸能够强身健体,增加寿命。”

    “我换。”张真立刻答应了。不说两颗功效强大的药丸,只说那一千两银子就是一笔巨款了。普通人家五十两银子就能够生活一年,一千两银子还只是他一个人用,十年都用不完。有了这笔钱他就能够在京城买一个小院子安定下来,而且也不用他为了生活费担心,只要安心读书即可。

    林白妤笑道:“我身上没有带这么多钱,张公子和我一起去我家拿钱吧。我家不远,就在开封府衙后面。”

    “哦,好。”

    林白妤拉着金牡丹跟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告别,张真跟在两人的身后。金牡丹对张真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但看在林白妤的面子上没有说话,任张真跟她们回到曾家。

    刚刚进入院子,李嬷嬷和一干下人就冲了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李嬷嬷担心不已地问道。

    “嬷嬷,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不是。”李嬷嬷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小姐的能力这么强,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就是,就是有些担心啦。”

    林白妤安慰李嬷嬷:“嬷嬷放心,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和牡丹都没有事儿,包大人和公孙先生他们也很好。对了,嬷嬷,拿九张一百两的银票跟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出来,再拿三锭十两的银子,其余全部要碎银子,总共一千两,给这位张公子。我刚刚跟他买了东西,还没有付钱。”

    李嬷嬷吓了一跳:“小姐买什么东西?怎么要这么多钱?”

    “一件对我修炼有益的东西。”林白妤道,“嬷嬷,去拿钱吧,我没有被人骗。”

    李嬷嬷只得去林白妤的房间拿钱,边走边摇头:哎,小姐真是太败家了。一千两银子几乎他们家所有的存银了,付了这一千两,家里就只有八十两银子可以用了。虽然铺子的生意很好,但万一再发生要用到钱的事情,要怎么办?哎,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小姐心里有数,自己操那么多心做什么?

    张真听了林白妤对李嬷嬷的吩咐心里面感激不已,若林白妤只给他一张千两的银票,对他来说那是麻烦不是幸运,他在来京城的路上已经吃过暴露钱财的苦楚。如今林白妤不但给他银票还准备好散碎银子,他就能够将银票藏起来,只是用散碎银子,就不会暴露出自己身怀巨款的事情了。

    林白妤装做去自己布置出的药方,实际从空间里面拿出两个药瓶递给张真:“这两个药瓶中绿色瓶子装的是强身健体的药丸,白色瓶子中装的是解毒丹。张公子请拿好。”

    张真感激无比地接过:“多谢小姐。”

    林白妤摆了摆手,李嬷嬷也走了出来,手上提着一个小布袋子,递给张真:“张公子,钱再袋子里面,请你点收一下。”

    张真难掩兴奋地接过袋子,道:“小生相信小姐和嬷嬷,不用点了。”

    林白妤暗中点头,张真看起来没有读书读傻,其实挺会做人的。

    此时已近四更天,外面黑漆漆的一片,所有的客栈也都关门了。林白妤好心地对张真道:“天色已经很晚了,张公子不如在寒舍休息一晚,明日再离开吧。”

    张真大喜,他以为今天晚上会睡大街呢,没想到主人家如此好心肠,肯收留他一晚,急忙道谢:“多谢小姐好意。”

    林白妤吩咐李嬷嬷:“嬷嬷,带张公子到客房休息。”

    “是,小姐。”李嬷嬷转身对张真,“张公子,请跟我来。”

    等到张真进了李嬷嬷安排的房间,金牡丹嘟起嘴向林白妤抱怨:“你怎么把张真留下来了。”

    林白妤微笑地安抚金牡丹:“天色已经这么晚了,难道真要让张真露宿街头吗?万一他再遇上那些纸人送掉了性命怎么办?你真的恨不得他死掉?”

    金牡丹摇了摇头,哼道:“就住一晚啊。明天你一定要将他赶走。”

    林白妤笑:“放心,我绝对不会收留他的。”

    金牡丹满意了,打了个哈欠:“困了,我们休息吧。”

    张真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后来听李嬷嬷说,张真在他们附近找了一个院子,不过不是买的,而是租的,一次性租了三年,然后就闭门读书,几乎都不怎么出门。金牡丹在张真走后不久也回了金府,金府一个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情,状元郎都死在他们家,金大人根本无法跟皇帝交代;然后又发生女儿跟张真夜会的事情……金大人几乎焦头烂额。听说女儿回来后,金大人顾不得其他,冲到女儿面前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我怎么有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儿!”

    “老爷。”金夫人立刻扑了过去,拉着女儿,看到其脸上的巴掌印,眼眶红了,“牡丹,疼不疼?娘立刻给你敷药。你不要怪你爹,是你做错了。你怎么能半夜私会外男呢?”

    “娘,女儿是那种不守妇道的人吗?”金牡丹委屈,凭什么自己要帮妖精背锅啊?

    “女儿昨天一直在婉如姐姐家中,怎么可能跑回府夜会张真呢?”

    “对哦。”金大人和金夫人才想起这个问题,“那夜会张真的人是谁?我们送去开封府的那个牡丹又是谁?”

    两人对视一眼,脸上带上了惊骇,他们还亲自将那“牡丹”送出府呢,竟然一点儿也没有看出女儿是假的。万一那个“牡丹”要害他们,他们是一点儿防备也没有。

    “是个妖怪,一条鱼精,她变成了女儿的模样去会张真,然后道开封府给张真作证。”金牡丹答道。

    “可恶的鱼精,竟然愚弄朝廷命官,在我金府兴风作浪。”金大人恨得咬牙切齿,“那状元郎是不是就是被这妖怪害死的?是不是她跟张真联合起来害死状元的?”

    “不是他们。”金牡丹说了一句公道话,“包大人已经断案,张真不是害死状元的凶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