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注册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包大人十一

第二百三十七章 包大人十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金牡丹奇怪地看了展昭一眼,回道:“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

    展昭道:“你不是在开封府里吗?”

    “我怎么会去开封府?”金牡丹怒了,“我又没有作奸犯科,为什么要被抓紧开封府?”

    展昭道:“可你不是为了给张真作证,却了开封府吗?”

    金牡丹问:“张真是谁?”

    展昭:“……”

    金牡丹:“……”

    林白妤:“我觉得这中间似乎发生了巨大的问题。展护卫,你能跟我们说说张真是谁吗?今天一天牡丹都在我家中做客,根本没有见过叫做张真的人。”

    展昭闻言皱起眉头,看了一眼瞪着他的金牡丹,道:“张真是进京赶考的书生,因为路人钱财外露,遭人加害,以至错过入围时间,未能参加科试,于是投亲到礼部尚书金大人的家……”

    “是他。”金牡丹终于想起了张真是谁,“这个人说是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夫,但我父亲说那只是当初与张真父亲的戏言。我与其并未订亲,否则张家又怎么可能十几年不与我们家联系?”

    展昭“呃”了一声,想起坊间流传的金大人嫌贫爱富的传言,他原本觉得金大人做得不对,如今听了金牡丹的话,却不知道究竟哪方对哪方错了。也许站在各自不用的立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吧?

    将是非对错放到一边,展昭继续讲今日发生事件经过:“就在不久之前,金府的下人将张真扭送到开封府,说是他杀害了在金府留宿的状元郎。张真辩称状元郎死时,金小姐跟他一起,劝慰于他并相赠明珠勉励其志。包大人传了金小姐上堂,金小姐为张真作证,确实与张真一起。”

    “胡说!”金牡丹气愤地叫道,“我今天一天都跟婉如姐姐在一起,怎么可能夜会男人?定是有人冒充我,诋毁我的名声。”

    展昭道:“上堂作证的金小姐与你长得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金牡丹又气有疑惑,对展昭道,“展护卫,麻烦你带我去开封府,我要见见哪个小妖精冒充我败坏我的名声。”

    林白妤插口道:“说不定真的是妖精。妖精有法力,能够变成任何人的相貌。”

    “糟了。”展昭一听林白妤的话,不由想到状元郎的死,据说是被吸尽精血而亡,若开封府里的金牡丹是妖精,那是不是就是她吸了状元郎的血?那包大人和公孙先生他们不就危险了。刚才两个纸人说不定是为路了引走他的诱饵。

    “包大人有危险。”展昭丢下这句话,夹起冰冻的纸人就跑。

    林白妤转身对金牡丹道:“牡丹,你会房间,我去开封府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金牡丹脸色不好滴坚持道,“有妖精冒充我,我一定要去揭穿她。”

    “不行,开封府现在状况不明,你去了很可能有危险。”林白妤拒绝。

    金牡丹倔强地道:“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跑去,反正我一定要揭穿那个小妖精。”

    林白妤被威胁得没有了办法,只得妥协:“好吧,但你一定不能远离我的身边。”

    “好。”金牡丹爽快地应承。林白妤这么有本事,自己当然要跟在她的身边了。

    林白妤叹了口气,对被打斗惊醒的李嬷嬷等人道:“你们都不要去了,好好待在屋子里面,即便听到什么异动也不要出来。知道不知道?”

    李嬷嬷等人和金牡丹的丫鬟连连点头:有妖怪啊,他们傻了才跑出来。万一成了妖怪的口粮怎么办?

    林白妤和金牡丹赶到开封府的时候,开封府已经乱套了。又有两个纸人再开封府肆虐,而这两个纸人比之前两个强多了。展昭和开封府所有的衙役加起来才堪堪跟两个纸人打成平手。而在展昭赶回来前,已经有好些个衙役伤在了纸人的手下。

    林白妤看到那些受伤的衙役的伤口皆冒出黑气,拿出一叠驱煞符交给金牡丹,吩咐道:“将这些符咒给那些受伤的人贴上,驱除他们身上的鬼煞之气。”

    金牡丹一眼看到了跟在张真身边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本想立刻上前撕逼,但林白妤交代了她救人的任务,而且她也看到了当前的混乱,识大体的金牡丹虽然气愤,但也知道此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拿起符咒就去救人。

    包大人和公孙先生看到了救助伤者的金牡丹,全都诧异无比。不过他们此时没有心情管真假牡丹,全都担忧地看着展昭等人与纸人的打斗。

    “展护卫,带着人闪到一边。”林白妤叫道。

    展昭知道林白妤的本事,连忙招呼开封府的衙役躲在一边,将两个纸人露了出来。

    “龙神敕令,雷公震子借法,九天玄雷为我引,诛邪!”

    两道巨大的雷电从天而降,将纸人劈成了灰烬。众人目瞪口呆,半晌后齐齐朝着招来雷电的林白妤竖起了大拇指。

    “多谢曾小姐出手相助。”包大人醒过神,和公孙先生走上前道谢。因为之前见过林白妤驱除阴煞的手段,两个人是除展昭外反应最快接受最快的人。

    “包大人,公孙大人。”林白妤跟两人寒暄,“学道本就有铲妖除魔的责任,当不得包大人的感谢。”

    包大人刚要说话,金牡丹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对包大人道:“包大人,请为小女做主,惩治这个败坏小女名声的妖精。”

    包大人和公孙先生看着金牡丹,又看了看另一边跟张真一起的鱼精,错愕地问:“这位姑娘是金牡丹金小姐?”

    金牡丹哼道:“当然。我才是堂堂尚书府的小姐金牡丹,我熟读《女诫》,才不会做出夜会外男的事情,损坏自己的名声。”

    “你胡说,我才是金牡丹。”鱼精小怜反应迅速,立刻跟金牡丹争辩起来,“张公子是牡丹的未婚夫妻,我去鼓励他有什么错?”

    包大人和公孙先生面面相觑,他们想起了之前被人冒充的事情,明白其中一个金牡丹必定是妖精。不过鉴于后一个金牡丹是跟林白妤一起来的,而林白妤学道,是妖精的克星,他们都比较偏向后一个金牡丹是真的。毕竟金牡丹是大家闺秀,即使是未婚夫妻,也不应该做出半夜私会的事情。

    “你这个妖精不知廉耻。”

    “你才是妖精……”

    “……”

    包大人看向林白妤,问道:“曾小姐,跟你你同来的金小姐是人还是妖?”

    “自然是人了。”林白妤为金牡丹背书,她很不喜欢那个冒充金牡丹名义的妖怪。她一眼看出那个妖怪对那书生产生了感情,却不用自己的本来面目去见书生,反而变做金牡丹去夜会书生。她这是开心了,却一点儿不顾及金牡丹的名声。简直愚蠢又自私。

    “我今日邀请了几个以前的闺中好友聚会,牡丹也在邀请之列,自白天到半夜,牡丹一直和我在一起。”

    包大人和公孙先生明了了,后来的金牡丹才是真正的金牡丹。

    小怜慌了:“你跟她是一伙的,你在包庇她。说不定你也是妖怪。”

    林白妤被气笑了:“我是不是妖怪,包大人和公孙先生能帮我作证。你呢?谁能帮你作证你不是妖怪?”

    小怜抱住张真的胳膊:“张公子能够为我作证。”

    然而,张真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害怕地往旁边躲去。张真实际非常聪明,否则不会在三年后考上状元,他从包大人和林白妤等人的谈话中明白了自己身边的金牡丹不是真正的金牡丹,很可能是妖精,他如何能够不怕?

    小怜因为张真的行为受到了打击,眼泪汪汪:“张公子,连你也不信任我?”

    张真叹气:“这位姑娘,感谢你对我的好意,但你不应该冒充金小姐。”

    张真掏出了小怜给他的人鱼明珠递还给小怜:“这个明珠,小姐收回去吧。”

    小怜摇头不接:“这个明珠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了,我不会拿出来的。”

    既然被揭穿了身份,小怜也不再隐瞒,转了个三百六十度,变回她本来的容貌。这也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子,容貌跟金牡丹不相上下,真不知道她为什么就要冒充金牡丹。真的喜欢张真,就用自己的容貌去见张真啊,说不定张真真的会喜欢上她呢!这下好了,爱情还没有开始就被揭穿身份,不可能再跟张真有所发展了。

    “这个明珠我不会收回来的,就当做你对我救命之恩的赔礼吧。”小怜神色黯然地道。

    “救命之恩?”张真惊讶,自己没有救过什么人啊!

    小怜:“你忘记了吗?你在上京途中买了一条金色的鲤鱼放生,那就是我。我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跟着你进了京,然后找机会化做金牡丹与你见面,想要鼓励你。我没有想到后面会发生这么多事……”

    “你是鲤鱼精?”张真震惊,“那状元公是被你杀死的吗?”

    小怜猛摇头:“不,不是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