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玄阴教

第二百二十三章 玄阴教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黎彬蔚冷哼一声,从林白妤手中抢过林白姝丢给仙草:“把这个女人看管起来,不要让她跑了。”

    仙草急忙接住林白姝,低头一看:哟,这不是跑了的侯府大小姐吗?自家主子真厉害,侯府的人一直找不到这位大小姐,自家主子出马,一下子就把她抓了回来。不过抓回来做什么呀?皇上现在已经有了贤妃,而且“林白姝”都已经死了,侯府也不可能将其送回=进宫去了。所以,抓回来有什么用呢?不是浪费粮食吗?

    黎彬蔚冷眼瞪过来,仙草打了个寒战,二话不说,立刻提起林白姝跑了。可惜林白姝此刻被点住了穴道无法动弹,否则绝对尔康手伸向黎彬蔚:帅哥,看我一眼,我不要离开你,我要留在你的身边,我要以身相许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要比你暖床!我比林白妤漂亮,比林白妤有才华,我有超越千年的现代知识,有我辅助你,绝对能够帮你当上皇帝……

    可惜,黎彬蔚冷眼都不赏她一眼。

    黎彬蔚和林白妤一起回到正院,院子里面的人也清醒了,虽然他们对林白妤让他们同时陷入昏睡的手段感到惊讶好奇,但都聪明得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行事具有章法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为黎彬蔚和林白妤奉上热茶和点心后就立刻退出了房间。

    “玄阴教是怎么回事儿?”林白妤喝了一口热茶,让身子回暖后,立刻问道。仙草和筱静绵都跟她讲过江湖中的势力:一帮二教三派四宫五大世家,再加上一个相当于江湖总理的武林盟主,根本就没有听过有玄阴教这么个势力名称啊?

    “玄阴教又叫魔教。”黎彬蔚开口道,“你没有听过她们的名字很正常,玄阴教已经绝迹江湖快四十年了。玄阴教全是女子的门派,跟百花宫有些类似。但玄阴教的女人因为修炼功法的原因,各个水性杨花,以征服男人为乐,曾害得许多家庭家破人亡。光是这样,武林中人还不至于将她们打为魔女魔教,只要是这些女人权利欲望非常重,不但想要一统江湖,还想插手朝廷,改天换日,让所有男人臣服于她们的脚下。最终武林和朝廷联合起来消灭了玄阴教,让其在江湖中除名。只是,这种清剿不可能全部清除干净,有一小部分玄阴教的余孽逃出去,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林白妤觉得玄阴教这个门派挺了不起啊,挺为女子争气的。可惜,大卫朝的社会是男权当道,不是现代那样男女平等的社会,注定玄阴教被这世界的男人们联合起来打压的悲剧。

    林白妤疑惑地问道:“那你怎么会以为林白姝是玄阴教的人呢?”

    黎彬蔚道:“玄阴教的女人会修炼一种魔功,这种魔功没有攻击力,但却能产生一种魅惑的效用,让人看到修炼魔功的人便会被其所迷,任何不合理的现象都被他们看做合理,只觉得修炼者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对的。就像林白姝,她每次在公共场合拿出的诗词都不是她自己做的吧?许多诗词的意境绝对不是一个闺中女子能做出来。就像林白姝当初做的一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她从未去过边塞沙漠,如何能够做出这样合乎意境的诗句?可是所有人都只对她做出的诗句称赞不已,没有人发现其中的不合理之处。想来就是这魔功惑人的结果。”

    林白妤目瞪口呆,咂巴咂巴嘴巴,心中涌起佩服的情绪。这话应该让林白姝听听,让她知道她有多么大的破绽,也让她知道古人有多聪明,比她这个自以为是的人聪明多了。

    黎彬蔚继续道:“玄阴教还有一种魔功叫做姹女功,需吸收男子的精元来帮助修炼,因此她们多会到青楼中修炼。林白姝进入绿绮阁想来就是为了修炼姹女功。”

    林白妤:“……”

    这个锅好大,林白姝背不起啊。那个所谓魅惑人的能力,林白妤猜测是林白姝穿越带来的福利,真的不是练了魔功。至于进入青楼——那是林白姝的本性喜欢作,而不是勾引男人练魔功。这位姑娘还是处女啊!

    “五皇子,林白姝没有武功,所以她不是你认为的玄阴教的人。”林白妤忍住好笑,开口帮林白姝解释。虽然她不喜欢林白姝,但也不能看到林白姝被当成所谓的魔教余孽被除掉。

    “嗯?”黎彬蔚不是不相信林白妤,但他不相信林白妤,只认为林白姝太会隐藏,就如同被自己揭穿前的林白妤一样,“你是不是被她骗了?”

    林白妤道:“王爷不信可以叫人去检查,林白姝丹田空空,没有练任何内功。而且我跟她一同生活了十多年,若她真的是玄阴教的人,我不可能不会发现。”

    “这样……”黎彬蔚对林白妤的能力有信心,“可她为什么离开侯府会却躲入青楼?”

    “这个,也许发生了什么意外,具体你让人问林白姝吧。”林白妤也很想知道林白姝怎么跑到女支女院里去的。

    黎彬蔚嗯了一声,拍拍手,暗一出现在屋子中。

    黎彬蔚吩咐道:“去问问林白姝离开侯府后的遭遇,事无巨细,全部要让她说出来。”

    暗一应道:“是。”

    林白妤不知道该不该同情林白姝。暗卫的手段多样,希望林白姝够老实点儿,不要让自己受太多罪。

    黎彬蔚转过头,问林白妤:“你可知林白姝那种魅惑人的能力又是从哪里来的?效果有多大?能对多少人产生影响?”

    林白妤道:“我想,只要心志坚定的人,应该就不会受影响,就像王爷你,不就没有受影响吗?”

    黎彬蔚闻言点点头,想起太子和太子妃的情况,道:“即便起先受了影响,但只要有人提醒,那种魅惑效果就会消失。”

    林白妤道:“至于这种能力,我想应该是天生的。林白姝一生下来就十分受人喜爱,特别是先林夫人,否则她做为一个母亲怎么会认不出自己的女儿?做为当家夫人又怎么会没有发现一个小妾的谋划?想来都是林白妤魅惑光环的影响。”

    黎彬蔚想到林白妤的身世,就是因为林白姝,使得她好好一个嫡女沦落为庶女的,以为林白妤会感怀难过,转移话题,用责备的语气道:“今天夜探绿绮阁的事情,你太莽撞了,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你这次就危险了。”

    林白妤站起身,诚心向黎彬蔚行了一礼,感谢道:“多谢王爷相救之恩。”

    黎彬蔚微微侧身,只受了林白妤的半礼,咳嗽一声道:“你们合作关系,以后要做危险的事情,希望你提早通知我一声。”

    林白妤道:“这是私事……”

    林白妤想到林白姝的身份问题,小心地问道:“王爷,你要如何处理林白姝?”

    黎彬蔚看出林白妤的忐忑,安慰她道:“你放心,侯府大小姐已经死了,我不会将一个‘还尸’人送进宫。而侯府是我名义上的岳家,当前阶段,我还没想着给自己找不自在。”

    林白妤暂且放下了心。

    黎彬蔚将林白妤刚才的问题还会来:“林白姝是你找回来的?你要怎么处理她?送回保陵侯府吗?”

    林白妤摇头:“不能送回去,否则不是林白姝死就是整个王府被她给毁掉,我想将她远远送走,送到一个偏远的地方去,买一个山庄,让她老实地在山庄生活。”

    黎彬蔚:“林白姝的性格可不是能老实待在一处的人。这样,我派人看着她,让她不要惹事。”

    林白妤大喜,感谢道:“多谢王爷。”

    黎彬蔚站起身:“夜了,你休息吧。”

    “王爷也休息吧,今晚是我打扰了王爷的休息。”

    “你知道就好,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要再发生了。”

    ……

    京城西北区属于平民区,这里的房子比西南富商区的房子小且旧,但比北区的贫民区好了许多。这里住的人多不是京城本地人,而是外地人租赁所住,其中一大半都是来京城赶考的书生所住。离落离开三皇子府后换了个身份在此租赁了一个院子,在外看来就是刚刚进京的读书人,没有人将他和三皇子府曾经的幕僚联系到一块儿。

    此刻,离落的房间中点起昏暗的灯火,从窗外望过去,看到的是屋内人秉烛夜读的影子,看不到屋子里面还跪着一个人。

    佩佩一身黑衣劲装,少了温婉妩媚,多了英气与凌厉的杀气。

    离落放下手中的《论语》,问道:“你确定后面来的人是黎彬蔚?”

    佩佩:“是,属下确定。”

    “那么之前来带走林白姝的人就是林白妤吗?竟然懂武功,难怪上次我暗算她没有暗算成。”离落想到上一次与林白妤见面的经过,“黎彬蔚倒是有眼光。这林家姐妹一个比一个有意思。”

    佩佩:“主上,可要将林白姝找回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