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计划
   十分六合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山村晨曦(五)

第一百六十九章 山村晨曦(五)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林白妤走到小院门外,听到里面传出来大哭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张大嫂。林白妤走进去,就看到院子里的住户全都聚在张家门前,满脸的担心与心有戚戚焉。林白妤还听到了周娟的叫骂声。

    “吴大妈,张大婶怎么了?他们家出了什么事儿?”林白妤询问第一天时给自己端饺子过来的男孩子的奶奶。

    吴大妈回头一看,招呼道:“是带弟啊,你回来了?”

    林白妤应了一声,指了指张家,问道:“张大嫂得罪周婶了吗?”

    “不关房东太太的事儿,都是那些黑了心肝的包工头。”吴大妈气愤地道,“你张大哥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摔断了腿,但那些包工头不但不赔钱,脸医药费都不出,说是你张大哥违规操作,将你张大哥开除了,还扣了你张大哥半个月的工资。要知道你张大哥是他们家的赚钱主力,这一下子倒了,不说医药费,以后的生活费怎么办?全部压在你张大嫂身上了,她如何不哭?”

    林白妤道:“包工头这种做,不怕张大嫂去告他们吗?”

    吴大妈茫然:“告?怎么告?”

    林白妤:“去法院告啊?不说张大哥有没有违规操作,张大哥在他们的工地上出事,他们就有责任。是他们安全工作没有做到位。”

    吴大妈更加茫然了:“啊?”

    此刻,房间里面却传来了周娟拍桌子的叫声:“告他们!我儿子是律师,让他帮你们,告倒那些黑心的包工头,让他们陪你们钱!”

    没想到周娟也这么有法律意识,林白妤对周娟的印象又好了一丢丢。

    “我去找我儿子!”周娟撂下这句话就冲了出来,看到林白妤的时候愣了一下,道,“带弟回来了啊?等以后周婶再跟你聊啊,现在周婶有急事要办。”

    说完,周娟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林白妤见其他人都进屋去关心张大哥和张大嫂,先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估算到众人都回到自己家开始做饭后,林白妤从空间中拿出治疗赵导的腿时多配置出来的药膏,走下楼。

    “张大嫂。”林白妤在门口叫了一声。

    张大嫂眼睛红红了走出来,看到林白妤后,招呼道:“带弟回来了啊?”

    林白妤应了一声道:“张大嫂,张大哥的腿怎么样?”

    张大嫂听到这问话,眼泪水又流了出来:“医生说他的腿断了,不好好治疗的话,以后就会成为一个瘸子,可是我们哪里来得钱治疗腿啊!”

    林白妤知道张大嫂家的情况,张大嫂一家生活的农村不比林带弟生活的山村好多少,那里的人都穷。张大哥和张大嫂出来打工,累死累活挣的钱,除了给两个孩子上学的费用和家用,还有一部分得寄回老家去。每个月根本没有结余存起来。张大哥这一摔可不止是医疗费的问题,以后他们一家的生活都成问题。

    “张大嫂,我在家里的时候跟着老中医学过中医和治疗骨伤的技术,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帮张大哥治疗伤腿。”

    “我信,我信。”张大嫂连连点头,并非她真的相信林白妤,毕竟林白妤年纪太轻,但就张家如今的状况,能够有一个免费的医生帮张大哥治疗腿,他们自然不会推拒。

    林白妤走进门,张家的屋子跟她所住的一样大小,但里面放了太多的东西把小小的空间挤得更小了。房间里面摆着两张床,都是一米二大小的,用帘子隔开。张大哥躺在其中一张床上,脸色苍白得可怕,表情更是一副恨不得去死的表情,想来是害怕自己的伤拖累家人。

    “张大哥。”林白妤叫了一声,但张大哥没有应,眼皮子也没有动一下。

    张大嫂抹着眼泪道歉:“带弟,你张大哥被送回来就这样了,不是故意不理你。”

    林白妤道:“我明白,没事儿的。如此,我就自己查看张大哥的腿了。”

    张大嫂连连点头,道:“带弟,你尽管放手去做,就算,就算…有什么,我们也不怪你。”

    医院他们住不起,只能依靠林白妤“死马当作活马医”。

    林白妤在床边蹲下来,仔细检查张大哥的腿。张大哥的腿比赵导严重多了,粉碎性骨折,虽然医生帮其做了矫正包扎,但想要完全治疗好,很难,而且所花的费用十分巨大。因此,张家才放弃了继续治疗。

    这样的伤势对林白妤来说却不是大问题,她又帮张大哥把了把脉,在张大嫂期待的目光中站起身,问道:“有纸跟笔吗?”

    “有,有。”张大嫂一同翻找,找出一个空白的作业本和一支圆珠笔,递给林白妤,“这两样能用吗?”

    “能。”林白妤接过本子和圆珠笔,飞快地在上面写下药方。

    “这个药方是给张大哥补身体的,里面用到的药材都不贵,最多十元钱一副。每副吃两天。连续吃半个月,张大哥的身体就能够好转。”林白妤将本子和圆珠笔递还给张大嫂。

    “那,那他的腿呢?能治好吗?”张大嫂担心地问道。

    林白妤点了点头,将装着药膏的罐子拿出来递给张大嫂:“这种药膏是我祖传下来的,对治疗骨伤非常有效。你每天给张大哥敷一次,同样大约半个月,张大哥的骨伤就能够愈合,让左腿恢复知觉。之后每隔一天换一次药,大约三个月,张大哥就能够重新站起来走路了。”

    “真,真的?”张大嫂犹自不敢相信,要知道医院的大夫都说她当家的腿好不了了。

    林白妤扯开嘴角,露出一个阳光而自信的笑容:“我对自家的伤药非常有信心。”

    这笑容也感染了张大嫂,让她也生出了一丝丝信心,做出了决定:“我立刻就给当家的敷上你这摇儿。”

    张大哥的腿上还敷着医院上的要打着石膏,张大嫂干脆地用榔头敲碎石膏,洗掉医生给上的药。林白妤接手了下面的工作,张大嫂可不专业,林白妤怕她的手劲不对,给张大哥的腿造成二次伤害。林白妤一边给张大哥敷药一边指点张大嫂,告诉她换药的细节。张大嫂在一边认真地听着,她也明白人家林白妤是义务帮忙,不可能要求人家林白妤每天来给她当家的换药。

    刚刚将药上好,周娟拉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年轻人个头中等,相貌集合了李德福和周娟的特点,不过比两人斯文多了,还戴着一副眼镜。

    “张大家的,我把我儿子带来了。”周娟叫嚷着,一眼看道林白妤,招呼道,“带弟,你来看你张大哥啊?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李广太,是个律师。”

    说道自己的儿子,周娟的语气难掩骄傲。也是,相比于其他人,他的儿子确实非常优秀。

    “你好。”李广太冲林白妤伸出右手,他从父母口中听说过林白妤的名字,对这姑娘颇为好奇,今日一见,这姑娘果然不一般,气度修养,根本不想山里面出来的村姑,比他见过的许多高官的子女还要高贵优雅。

    “你好。”林白妤伸手与李广太握了握,收回手,“我不耽搁你们和张大嫂谈正事了,先走了。”

    说完走出房间。

    周娟望了眼林白妤上楼的背影,问张大嫂:“带弟不会是给你们送钱来的吧?”

    “当然不是。”张大嫂摇头。人家跟他们家又没有关系,凭什么送钱给他们?

    “真小气。”周娟切了一声,“我老公说她赌一回石就能赚十几万,怎么都不拿出一点儿帮人?”

    “妈——”李广太赶紧制止周娟说下去,这话若是传到林白妤耳朵中,可不是得罪人吗?

    “赌石不是次次都赚钱的,大多时候都是亏钱。林带弟的运气也不会一直那么好,不会次次赚钱。”

    张大嫂也道:“带弟帮了我们这么多了,可不能再拿她的钱。”

    周娟问:“林带弟帮你们什么了?”

    张大嫂道:“带弟帮当家的治腿了。这姑娘不简单还会中医,给了我一盒膏药,敷在当家的腿上,据说三个月,我当家的腿就能够好。”

    “啥?吹牛的吧?医生都说你家老张的腿好不了了,她的药能比医院开的药还有用?”周娟脱口而出,就见张大嫂的脸色垮了下来,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不好意思地住了口。

    李广太叹息一声,他母亲这张嘴总是口无遮拦,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只是做为儿子,只能帮其收拾烂摊子。

    李广太赶紧转移话题:“张大嫂,帮着张大哥打官司这个案子我接了。不过我想了解更清楚的细节,需要你跟张大哥给我说说。”

    张大嫂有些为难:“我说还行。但我当家的自受伤后就一直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连话都不说……”

    话未说完,张大哥开口了:“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

    张大嫂又惊又喜地瞪向张大哥:“当家的,你,你竟然开口说话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