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
千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一百六十章 林白姝的表演

第一百六十章 林白姝的表演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咦?”离落惊讶,“他没有进宫参加宫宴,跑到我们绿绮阁做什么?别说他是迷恋上佩佩了?佩佩还没有这么大的魅力。”

    老鸨回道:“黎彬蔚是跟着两个人来的,花了两千两银子包下了那两人旁边的包厢。”

    离落问:“可知道那两人的来历?”

    老鸨摇头,脸色难看。主子成立这家绿绮阁就是要他们收集京中情报的,京中的人,哪怕刚来京城的人,一时三刻后他们也能够查得那人的名姓和所有资料背景,然而这两人却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什么也查不到。

    “呵呵,竟然有什么也查不到的人,我倒是想认识认识他们。”离落不由对两个人产生了兴趣。

    老鸨闻歌而知雅意,道:“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又问道:“主子,五皇子出宫,只带了一个侍卫,难得的好机会,是不是……”

    剩下的话在离落瞪视的冷芒中咽回肚子里面。

    “蠢货!”离落斥道,“我们要对付的是整个黎家,不是黎彬蔚一个人。在京城中杀人,你是想打草惊蛇吗?”

    “可,可上次三皇子……”老鸨想要辩驳。

    离落冷哼一声:“黎家人自己狗咬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这次用我们人去刺杀黎彬蔚,是想将我们京城中的势力拱手呈给黎彬蔚吗?”

    老鸨被斥得大气都不敢喘,急忙告罪,离落方将其打发了下去。

    “真是的,想要手下个个聪明能干,确实是我强求了啊!”

    ……

    仙草回到包厢,林白妤眼神也没有分给她一个,与筱静绵说着话。忽然一阵悠扬的琴声传了出来,众人急忙朝下方的台子望过去。只见台子四周垂下纱幔,遮住众人的视线,只隐隐约约然跟看见中央有一窈窕的影子拨弦弄琴,开口歌唱:“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林白妤目瞪口呆。若只是那影影绰绰的身影,她还认不出台子中央的人是谁,但这声音,这李清照的《一剪梅》,台上之人的身份就不要太明显了!

    林白姝离开了侯府后竟然沦落到青楼了?而且看她这表现,似乎挺得意的,一点儿也不以成为女支女而聚的难过丢脸?是,现代人讲求平等。但就算再如何平等,大家也看不起出来卖的女人啊!另,就算你林白姝卖艺不卖身,但一入青楼,名声就毁了啊!你还想做王妃找帅哥,就这么个名声,哪家公子王爷会娶你做正妻?即便是江湖中的人也不会娶青楼女子为妻吧?而且你丫可真够大胆的,竟然还这么高调,不怕被人认出来?若是被林君灏知道了,非活活打死你不可!

    林白妤的表情引起了筱静绵的注意,转头问道:“怎么了?”

    她跟林白姝不是很熟悉,自然认不出林白姝。

    林白妤急忙收敛神色,回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首词写得太好了,语言清丽,感情沉挚,工致精巧,实在不凡。”

    筱静绵虽然心里不舒服,却不得不承认:“确实不错。这天下第一才女却有几分风采。”

    其他客人不像筱静绵这样傲娇,全部大声称赞,并纷纷要求挑起纱幔,让里面的女子露出真容。纱幔被青楼的小厮们给挑开了,但里面出来的不是唱曲的陌生美女,而是艳冠精华的绿绮阁花魁佩佩姑娘。众男虽然有些惋惜,但看道佩佩更让他们兴奋。

    佩佩眼波流转,风情万种,未语先笑:“各种不用着急,我这位才女妹妹后面还会出来,与大家互动。”

    众男人纷纷表示不着急,他们只要看到佩佩姑娘,听到佩佩姑娘弹琴就满足了。

    佩佩当然不相信男人们的话,却依然笑语盈盈:“正好,才女妹妹帮我做了一首曲子,我就弹奏给大家听吧。”

    说完,佩佩走回台子正中摆放的瑶琴后面坐下,双手抚琴,悠美清越的琴声从她的手指间流淌出来。佩佩的弹琴技术可谓“大家”级别,不但技术娴熟高明,而且感情丰富,难怪受到这么多人的追捧。公子哥儿们和书生们都学过君子六艺,虽然不一定会弹琴,但鉴赏肯定会的。难怪他们听到佩佩要弹奏曲子就赶了过来,生怕错过她的弹奏。

    佩佩开口低吟清唱:“雨过凉生,风来香远,柳塘池馆清幽。圆荷万柄,芙蓉困倚轻柔。暮霞映,日初收。更满意、绿密红稠。是牵情处,低回照影,特地娇羞。惆怅好景难酬。慰家山梦绕,十顷新秋。庭空吏散,依然兴在沧洲。未容短棹轻舟。谩赢得、终日迟留。笑空归去,篮舆路转,月上西楼。”

    这首词是南宋将领丘崈写得《夜合花》,知道的人并不多。林白姝竟然能够知道这首词,看来肚子里面的货不少。林白妤怀疑这姑娘以前是文学院中专门研究古代诗词的。

    不用说,词和曲又赢得了满堂彩,比之前林白姝唱歌所获得的喝彩声更大。毕竟林白姝的“此曲虽然做得好”,但弹琴方面却只是寻常。

    接下来,佩佩又弹了一首《彩云追月》。《彩云追月》起源于清代,其风格轻快独特,描写了小市民平凡生活的轻松写意,彰显了典型的广东民间音乐风格,鸿章任两广总督时曾将此曲抄送大内演奏。三十年代的时候,任光和聂耳重新进行编曲,使其成为管弦乐曲。林白姝将此曲的曲谱给了佩佩后,佩佩将其又改编为古琴曲,虽然不及民乐音色丰富,但仍是形象低用琴声展现了浩瀚夜空的迷人景色。

    “这首曲子光用古琴演奏却是有些浪费了,应该多加几种乐器配合,效果会更加好一些。”筱静绵听了出来,对林白妤道。

    林白妤点头,她听过管弦乐演奏的《彩云追月》,自然知道这首曲子真正的演绎方式和效果。

    筱静绵叹了口气,不甘不愿地道:“那个第一才女确实有本事,两首词和曲子都堪称为经典,与你大姐相比,只怕不相上下。”

    什么不相上下,这两个就是一个人。

    林白妤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她在想林白姝身份暴露的可能性。要不要先一步告诉林君灏,让其做出处理呢?只是林君灏知晓了林白姝的作为,可不会像以前一样对其还有留有两分情谊,只活捉不伤害,只怕,林君灏很可能真的让林白姝“暴毙”!林白妤不喜欢林白姝,但也不想这姑娘去死啊!

    要怎么做呢?林白妤觉得头很大。

    佩佩弹完《彩云追月》后就退了下去,林白姝终于上台了。她还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暴露,在脸上蒙了一层面纱,隐隐绰绰让人看不清楚她的面容,却能让人知道她并非丑女,留给众人想像的空间。众人幻想中,林白姝成了大美女,面纱为其更增添一份神秘色彩。

    “小女子苏百灵见过各位。”林白姝的视线往台上扫了一圈,看到男人们的反应,心中得意万分。她就是这么优秀,即使离开了侯府,也能够凭自己的能力获得男人们的追捧——林白妤:o(╯□╰)o这些年侯府的教育,林白姝是白学了。

    “今日是中秋,月光明媚,我就给大家弹一首《月光曲》,请大家欣赏。”

    《月光曲》可是世界名曲,贝多芬的大作,征服了全世界的人。音乐无国界,即便林白姝将其改为古琴弹奏,也一样动听,听醉了整个绿绮阁的人,包括筱静绵和离落。除了林白妤和黎彬蔚。林白妤是在现代听过《月光曲》,黎彬蔚则觉得这曲子一点儿也不完美,不应该这么弹奏,而是应该换一种乐器。换神秘乐器呢?黎彬蔚在这个问题上卡壳了,想不起来用哪种乐器演奏《月光曲》更加好听。

    “这首曲子真不错,可惜弹奏的人水平不行。应该交给佩佩姑娘来弹,会更加动听。”回过神的筱静绵评价。

    林白妤点头:“不过这位苏姑娘是不会将《月光曲》给佩佩姑娘弹的。”

    筱静绵以为是:“哎,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个青楼女子也有如此才华,可惜了。”

    林白妤还是没有想出如何处理林白姝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其实她也不用这么悲观,说不定全京城的人都不会发现林白姝的身份呢!而且就算有人怀疑林白姝的身份,只要她和林家都坚持不认就行了,毕竟林白姝“病逝”的事情全京城的人都看在眼里。到时候,一句“人有相似”可作为借口。

    林白妤站起身:“走吧!”

    算了,林白姝做的事儿凭什么让她来烦恼。就算到了最坏的一步,皇家对林家问罪,那时候自己的实力也提高了,偷偷将两个弟弟和林君灏林夫人救出去,也算是报答了林家的生育和养育之恩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