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孖仔千金三

第一百三十三章 孖仔千金三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这次,她是彻底离开了。没有带任何的行李,也没有带钱,所有的钱和衣服——冒充云上雪时买了许多高价衣服,原本的地摊货全部捐给贫困山区了——全部留在家中。倪雨燕和蔡轩扬等人不是说她为了钱变坏之类的吗?那她就把钱全部留下来,看他们还怎么说她。

    林白妤用兜里仅剩的钱买了一张前往其他城市的火车票,那个城市离A市至少千里之远。临上火车前,林白妤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城市,她竟然看到了靠着站台柱子的贺瑾添。贺瑾添看到林白妤的目光投射过来,冲着她笑了笑,挥了挥手,以做告别。

    林白妤拿出手机,幸亏手机卡还没有被她丢掉,她打通贺瑾添的电话,并没有询问其为何知道她要走,而是问道:“我都要离开了,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对云氏那么执着吗?明明你什么都不缺。”

    贺瑾添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过来:“这么关心我啊!既然如此,何不留下来帮我?”

    林白妤哼道:“我只不过好奇,你爱说不说。”

    贺瑾添的笑声传过来:“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

    贺瑾添想要云氏是为了他的母亲。贺瑾添的母亲是云上雪父亲的姐姐,在云上雪父亲进入云氏前,云氏都是由贺瑾添的母亲大理。贺瑾添的母亲将云氏当成自己的心血,以为云氏肯定有一份是属于她的。一次云氏危机,为了得到贺家的支持,贺瑾添的母亲出卖了自己的婚姻,与贺家联姻。可以说,贺瑾添的母亲为了云氏付出许多。然而,云父却是一个非常古旧的人,认为云家的产业只能云家的男人继承,分给女儿的话,产业就变成别人家的了。因此,云父去世后将所有的财产和公司都留给了儿子,只给了女儿一栋别墅和一些现金,让贺瑾添的母亲耿耿于怀了大半辈子。贺瑾添也认为外公的做法不公平,因此才会想要夺取云氏,送给母亲做礼物。

    知道了原因,林白妤终于明白为什么贺瑾添这么个贵公子为什么要跑到剧情里面做反派了,明明人家一点儿也不像反派,比男主更优秀更炫的说。

    “谢谢你解答我的疑惑。”林白妤道,“火车要开了,再见。应该说,再也不见。”

    贺瑾添听到手里里面的忙音,呵呵笑了:“再也不见吗?谁知道呢!”

    林白妤很庆幸自己有随身空间,里面装了不少的好东西,否则她不能这么有骨气地什么都不带地离开倪家,离开A市。典当了一件古董后,林白妤有了在远方城市生活的资本。先买了一套公寓,不大,一室一厅;找了一份工作,工资不高,但很清闲,让林白妤有更多的时间修炼内功。半年时间里面,林白妤的内功和轻功都增加了不少,不过现代生活中是不可能让她用到这两样的了。她如此努力地修炼,主要是为了将力量带回现实世界。

    半年前,倪雨燕和云上雪开头一段时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离开。她们都以为林白妤是跟她们闹脾气而不回家,是想让她们担心,因此都不重视这个问题。更何况,倪雨燕当时的心思全在云上雪身上,云上雪的心思全在两位骑士身上。等到三个人的感情终于有了结果的时候——云上雪还是提出了三人三个方向,她与哪个人能够遇上就是与该人有缘分,是上天帮助她做了选择的提议。云上雪最终遇到的人是蔡轩扬,她选择了蔡轩扬,陶和弦黯然退出,并辞掉云氏总经理的职位,离开云氏这个伤心低——倪雨燕才发现小女儿已经失踪了两个多月了。这时候,她才知道慌了。

    其实倪雨燕对小女儿的感情很深,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那样严厉地责骂倪落尘,她以为这是对倪落尘好。不是有种“棍棒之下出孝子”的说法吗?她以为小女儿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能够明白自己的心,却没有想到她这一做法将女儿给远远地推开了。倪雨燕是真的后悔了。

    云上雪和蔡轩扬请了私家侦探帮忙找倪落尘,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林白妤走得又很低调,再多的线索都没有了,他们如何找得到人?倪雨燕为此难过了许久,云上雪怎么劝都劝不了,于是用喜事转移倪雨燕的注意力,答应了蔡轩扬的求婚。蔡轩扬高兴啊,心中将林白妤感谢了千遍万遍,感谢他走得好。要知道云上雪虽然选择了她,但心里面还是念着陶和弦的,才会一直不同意他的求婚。现在好了,云上雪终于完全属于他了。

    云上雪和蔡轩扬的婚礼终于让倪雨燕从难过中恢复过来,提起精神兴致勃勃地为大女儿准备婚礼,其后又是帮大女儿带孩子,逐渐地,她已经很少想起倪落尘,只偶尔的时候会想起小女儿,惦记之余有些恨铁不成钢。

    再说林白妤这边,她找的工作是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做晚班的收银,晚上人少,几个小时都不会有客人上门,清闲无比,她正好可以用来修炼,再加上白天的休息时间,林白妤的修炼时间比在现实生活中多了很多,修炼速度自认也比现实生活中的快。对这样的生活,她满意无比。

    这天,林白妤下班后前往早点铺子吃早餐,忽然看到一辆失控的车子朝路旁的一个行人冲了过去。林白妤正在行人的不远处,眼看一条命即将消失在自己眼前,林白妤顾不得掩饰了,脚下一点,迅速冲到了行人身旁,将其往旁边一带,躲过了失控的车子。车头撞到绿化带,终于停了下来。

    “你没事吧?”林白妤询问被她救下来的人。

    此人大约四十五六岁年纪,一身中山服,相貌清矍,气度斯文中带着一丝“仙”气。此刻,这人并没有差点儿被撞死的害怕与惊魂未定,而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林白妤,嘴里喃喃自语。

    “奇怪,奇怪,我的劫难竟然被破掉了。”

    男子突然伸出双手不断地掐动手指,半天后,男子狂喜地放下手指:“我的五弊三缺竟然破解了。难怪《易经》上言‘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我竟然碰到那‘遁去的一’。”

    男子目光灼灼地盯着林白妤:“小姑娘,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林白妤惊愕地瞪着男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是什么?”

    倪雨燕当初年纪轻轻为人代孕,然后又偷偷抱走一个孩子,能够知道孩子出生在那一天就已经不错了,又怎么可能记清楚具体出生的时间?更不用说生辰八字这些对普通人来说玄而又玄的东西了。

    男子不放弃:“那你能让我给你摸摸骨吗?”

    林白妤退后一步,无言拒绝。

    男子上前一步:“那我不摸骨了,能给我看看你的手相吗?”

    若是不将手相给这男子看,他怕是会像牛皮糖一样缠着自己不罢休吧?林白妤默默地将自己的左手伸了过去。

    男子却道:“男左女右。”

    林白妤收回左手,伸出右手。

    男子一把捏住林白妤的手掌,仔细地看了起来。

    “奇怪,奇怪,你手掌上的命格显示跟你的面相完全不一样。你的手掌显示你从小吃苦,长大后能够富足一生,但寿命不长,中年而亡;但你的面相却又显示你寿命和福泽绵长,拥有百寿之数……”

    “天道变数,天道变数……”男子哈哈大笑,“没想到我竟然好运地遇到千年年不出的天道变数了。”

    本来车祸现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男子此举更是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到了他的身上,认出他就是差点儿死在车祸下的当事人,看到他这么疯狂大笑的样子,还以为他受惊过度导致脑袋不正常了呢。

    林白妤看到众人的目光投射过来,不想也被当做疯子,急忙退后三步,哪里知道男子根本就不放过她,又朝她前进三步,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小姑娘,我观你骨骼骨骼清奇,根骨奇佳,乃是百年不遇的相术奇才。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拜你个头儿!林白妤可不想跟这个男子疯闹,用力一使劲儿,挣脱男子的手,转身跑了。

    男子尔康手:徒弟,你别走啊!

    接下来几天,林白妤继续上班加修炼,将男子忘到了脑后。然而,男子可是个不会放弃的人,他在附近打听林白妤的消息,终于找上了门。

    晚上十点,林白妤刚刚上班不久,一个人走到收银台旁,遮住了头顶大半的灯光。

    “欢迎光临。”林白妤说出职业用语,一抬头,“怎么是你?”

    中年男子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小姑娘,这是缘分啊,我们又见面了。”

    林白妤木着脸,道:“这位大叔,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收银员,也没有钱,你缠着我没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