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 > 第二十九章 网球恋人一

第二十九章 网球恋人一

作者:弹剑听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林白妤刚要开口说话,一股澎湃强烈的感情就从心底席卷上来,差点儿让林白妤迷失其中,她费了好大心力才将这些情感压下去,然后如同蚕茧抽丝一般,先抽出一道慢慢整理,慢慢品味,因此没有注意到安迪得不到她回答后,脸上爆发出来的愤怒与难过。安迪一把抹掉腮边的眼泪,从林白妤的病房冲了出去。

    “你这个混蛋!”安迪一拳头打到卡瑞斯的脸上,“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不保护安吉拉?你为什么要安吉拉保护你?你为什么要骑那么快的车?你不骑那么快,也不会出车祸……”

    安迪骂一句就打一拳,拳拳到肉,卡瑞斯英俊的脸很快便鼻青脸肿成了猪头。卡瑞斯没有反抗,任安迪痛打自己,他也很自责,如果不是他,安吉拉不会断掉一条腿。她的人生,她的前途,全部被他毁掉了。他宁愿自己断腿啊!

    “安迪,别打了。”网球社的队友们里忙上前拦住安迪“再打下去,卡瑞斯就被你打死了。”

    “那是他活该。”安迪双眼冒火,“如果不是他,我妹妹怎么会断腿?怎么会生无可恋地躺在医院?她这个时候应该意气风发地准备茱莉亚音乐学院的考试才对。都是他,是他毁了我的妹妹。”

    “安迪,卡瑞斯也不想的。这是意外。”队友劝道。虽然他们也替安吉拉难过,但相比卡瑞斯,他们更在乎这个朝夕相处的同伴队友。

    “你们这是偏向卡瑞斯了?”安迪瞪向队友们。

    “我们不是偏向卡瑞斯,而是觉得这是一个意外,卡瑞斯也不想的,安迪,你应该冷静。”一个队友答道。

    安迪瞪向那人:“换了你的妹妹被锯掉一条腿,你能够冷静?”

    “我没有妹妹。”所以理解不了安迪此刻的心情。

    “你们全都帮着他是吧?”安迪愤愤地扫视了众人一圈,他算是看出来了,他的队友们全部都偏向卡瑞斯。也难怪,在网球社,卡瑞斯是绝对主力,自己始终被他压了一头,“既然如此,我退出网球社。”

    安迪与网球社彻底决裂,剧中也有这么一出。网球社的人偏向卡瑞斯气走了安迪,结果卡瑞斯因为对安吉拉的愧疚也离开了网球社,让网球社的人后悔不已。网球社的两大战力全部离开,由全国最强大网球社沦落到垫底,从此再也没能崛起过。

    林白妤花了一整天功夫理顺了安吉拉残留在身体内的感情,对卡瑞斯的爱、对未来的惶恐、向卡瑞斯表白被拒后的难过、知道自己断了一条腿后的自卑与绝望……林白妤吐了一口水,伸手抹掉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安吉拉的感情太强烈了,差点儿她就要被同化了,幸好有系统帮助提醒,她才能够顺利压下解决那些情绪——系统:本系统是全心全意为宿主服务的好系统——这些情绪被她储存在记忆中的一角,以后拍戏时可以释放出来,绝对能够帮助她演好安吉拉这个角色。但现在,她只想代替安吉拉过好此后的人生。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身残志坚的人不少,为什么不再多加一个呢?

    等到安迪带着保温桶来到医院看到的是呈现出精神面貌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妹妹。

    “安吉拉?”安迪不确定地叫道。

    “大哥。”林白妤冲着安迪微笑,阳光从窗口照到她的脸上,这一刻的林白妤就如同天使一样。

    “安吉拉,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安迪心惊胆战地问道。

    “嗯,确实受了一些刺激。”林白妤点头,就在安迪的手已经快要碰到呼叫铃时,林白妤笑道,“哥,不用紧张,我想通了。我是为了救人才断了一条腿的,这是很伟大的勋章,我不应该为了这个而难受,应该骄傲。因为我是英雄。”

    “安吉拉……”安迪目瞪口呆,自己妹妹这是受刺激太大了,人傻了?

    “我没傻。”林白妤无奈地道。

    安迪傻傻的:“我说出来了?”

    林白妤点头。

    安迪刷地慌了手脚:“安吉拉,我没说你傻,我是说你不对劲,也不能这么说,我的意思是,意思是……”

    林白妤笑:“大哥,别紧张,我明白的。”

    安迪傻傻地盯着林白妤:“安吉拉,你真的没事儿?”

    “当然没事儿了。我只是想开了。”林白妤道,“老天其实挺照顾我的,他只是让我断了腿,没有断手,我还能够拉小提琴。”

    “你,你这样想就好了。”安迪松了口气,“安吉拉,你放心,哥哥会照顾好你的。”

    “嗯,我相信哥哥。”林白妤心头一暖。这种纯纯的兄妹之情,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很温暖很贴心。

    病房门被敲响,两兄妹朝门口望过去,只见依然青紫着脸的卡瑞斯走了进来。

    “你来做什么?”安迪冲卡瑞斯吼道,冲过去想将他赶出病房。

    “大哥。”林白妤出声制止了安迪。她决定现在跟卡瑞斯说清楚,从此后两不相干,“大哥,你先到门外等等,有些话,我要和卡瑞斯说清楚。”

    “安吉拉。”安迪担心妹妹,不愿意离开,但林白妤眼神坚定地瞪着安迪,安迪只得怏怏地走出病房,将空间让给妹妹和卡瑞斯。

    “我会对你负责的。”房间里面就剩自己和林白妤后,卡瑞斯咬牙说出这两天思考后的决定,眼睛里面带着痛苦。

    林白妤盯着卡瑞斯,这一刻她比卡瑞斯还要痛苦,那是属于安吉拉的情感。卡瑞斯那副要负责却痛苦不堪的表情深深刺激了安吉拉的情绪,她就那么不遭卡瑞斯待见?

    林白妤细细感受安吉拉此刻的情感,终于将这些情感体会清楚后再次将它们封存起来,抬起头,表情冷淡地道:“不用了,我不用你负责。”

    “安吉拉,我是认真的。”卡瑞斯以为林白妤说的是气话,放柔了声音道,“是我害得你失去一条腿的,我不会逃避,这是我的责任,你的下半辈子由我来照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