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网址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十分六合官网 > 酷审裴徽 2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好不容易送走了太子常侍,京兆尹却发了愁,可是如今正是风尖浪口,他怎么做都是错啊,不管是皇室还是裴家,他都得罪不起,眼前还多了一个太子,这可叫他怎么办?所以他在房里坐了半宿,都是没敢合眼。就在此时,他突然听见门外有人轻声笑道:“京兆尹大人可真是左右逢源,收下太子殿下的礼物,回头还不知道裴家要如何谢你呢。”

    门外一个年轻的华衣公子,慢慢地走了进来,那一张俊脸之上,眸子熠熠闪光,一瞬间仿佛带进了外面明亮的月光。京兆尹陡然一惊,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失声道:“旭王殿下!”

    旭王元烈了那两个红漆木的大箱子,却是微微一笑,径直在一旁的椅子坐下了,语调悠闲地道:“太子是让你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依我,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京兆尹旭王没有追究箱子的事情,老脸通红地问道:“请恕下官愚昧,不知旭王殿下是什么意思?”

    元烈的目光十分清冷,却又带了三分嘲讽:“寿春公主乃是陛下爱女,如今她已经回宫,必定会在陛下跟前狠狠的告那裴徽一状。啧啧,可怜那小脖子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若是咱们晚来半步,说不定就要香消玉殒了。这婚事眼瞧着是进行不下去了,你若是私纵了裴徽,想也知道陛下对你会产生什么样的法。”

    京兆尹一惊,冷汗打湿了背脊,勉强镇定心神道:“殿下不要拿我寻开心,这件事情的确还有很多的蹊跷,说不定仔细审问,这裴徽公子真的是冤枉的呢?”他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查元烈的神色,这件事情和旭王又有何干?他为什么这么关心?可是还没得他继续追问下去,就见元烈从袖子中丢下一个物件道:“太子殿下有这么多古相送,我就用这个东西来换大人的忠心吧。”

    京兆尹目光停在了那丢在桌子上的物件之上,随后将信将疑地取来一瞧,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样,立刻就傻了。旭王元烈拿出来的这个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京兆尹在十日之前和人打马吊的时候藏起的一张牌,京兆尹心头这叫一个震惊啊,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藏起来的牌,竟然会落到了旭王元烈的手上,他记得自己明明将牌带了回来,可是走到府门那牌却是不见了……他苦笑道:“来殿下是一直指派人盯着我,这小官位还真是坐不稳啊。”

    元烈笑容很温和:“京兆尹职责重大,我自然要替陛下盯着啊。”

    京兆尹浑身一个战栗,盯着眼前的旭王,几乎吓得说不出话来,想到旭王和陛下之间感情甚笃的传闻,难道旭王元烈是奉天子的旨意监视他?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旭王饶命,旭王饶命!今天这些东西,是太子常侍非要留在我府上,绝非是我故意要收下!您放心,我一定会按照陛下的意思去做的!”

    元烈轻轻一笑道:“我可不知道这陛下是什么意思。”

    京兆尹已经是汗如雨下,他想起陛下在暴怒之时那杀人不眨眼的劲头,可比太子要狠辣的多了,他毕竟在朝为官多年,对于人和事也有了一定的法,裴皇后固然厉害,可他更加恐惧的是阴沉难测的皇帝陛下。他攥紧了手中的那张牌,道:“纵然陛下不说,下官也已经全都明白了,一切任由旭王殿下处置就是。”

    元烈心满意足地品了一口茶,道:“如此,就借你的衙门一用了。”

    京兆尹着元烈,却不知道他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不等细问,元烈已经站起身来道:“走吧,咱们好好去审审那裴公子。”

    元烈在鹅卵石小道上慢慢走着,他的肩膀上落了露珠,晶莹透亮,随着他的步伐,又纷纷滑落下去,这一路慢慢悠悠,就像是散步一般,反倒把京兆尹吓得亦步亦趋、不敢吭声。很快,他们就到了天牢,京兆尹壮胆上前道:“来人。”立刻就有衙差上前道:“在。”

    “给本大人立刻把牢门打开。”

    “是。”

    衙差马上就冲进侧门去开大门,那些守卫的军士和门子自然是不敢阻拦,吱嘎一声,两扇黑漆大门在眼前洞开。京兆尹毕恭毕敬,亲自陪着旭王元烈走进天牢。事实上就在刚才,他对元烈代天子行事还是有些怀疑的,可是当他瞧见元烈腰间那一块金牌之时,便不再多言了,这是陛下亲自赐给元烈的,见到他如同见到天子亲临,既然如此,那京兆尹还敢多说一句,怕就要脑袋落地了。

    元烈慵懒开口,似漫不经道:“去把那裴公子请出来。”

    很快便有衙差将裴徽押了出来,裴徽虽然是神情憔悴,可是依旧不改那骄傲的神情,他了一眼场中的局面,不禁冷笑一声道:“元烈,你这是要私设刑堂吗?”

    元烈微微一笑,目光悠然道:“裴公子真是聪明,这么难的问题你都能猜到,还真是不容易啊。”他这么说着,眼中却是说不出的嘲讽。

    裴徽不禁冷笑道:“我没有罪。”

    元烈好整以暇地坐下,旁边自然有人上了茶,他捧着茶杯,满面笑容道:“裴公子,你也该知道,我并不是故意为难你,只要你招供,承认意图谋杀公主,然后在罪状上画押,我可保你裴家不牵涉到此事中去。”

    裴徽面色陡然变了,怒道:“荒谬,我为什么要杀公主?”他的态度强硬,而元烈的笑容却是更加冷冽,他喜欢到裴徽垂死挣扎,仿佛是猎物掉入了陷阱还浑然不知。他幽幽地说道:“裴公子,你可要想清楚。我并不是在请求你,而是命令你!难道你还不出如今局势的而变化,还以为你可以轻轻松松的走出这个天牢吗?”

    裴徽却明显并不信任元烈,他冷冷道:“你不过是个王爷,又有什么权利来审问我?不要以为我是傻子!我是不会签字画押的,想都不要想!有这个功夫,你还是继续跟在女人后头打转得好!”

    这是讽刺他总是追着李未央跑——元烈却不生气,因为裴徽没有说错,他就是爱李未央,追着她跑又有什么难堪的,自尊心算什么东西?!可笑之极。他只是笑道:“我再问一遍,你招还是不招?”

    裴徽义正言辞:“无罪之人,谈何招供!”

    元烈轻轻一笑,慢慢地道:“既然如此,可就不要怪我无情了。”说着,他一挥手,立刻进来几个精壮的狱卒,皆是满面的凶狠,直逼裴徽而来。裴徽皱眉,怒视道:“我是裴家的公子,谁敢不经审问便向我动手?!”

    那狱卒随即向了京兆尹,京兆尹却是从始至终低着头,都不裴徽一眼。

    元烈吹了吹茶末,道:“裴家固然是光芒万丈,让人可望而不可即,可是堂堂的裴家公子一夜之间变成阶下囚,难道你现在你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有多么的尊贵不成?这里可没有什么裴家公子,只有一个意图谋杀公主的罪犯。”

    听到元烈这么说,狱卒心中都是信心倍增。一个狱卒手持弯骨尖刀,站到他的面前,另外一个人手上拿着一根绳子,绳子上挂着一个生锈的铁钩。裴徽以为要开膛破肚,吓得魂飞魄散,几乎想要用力挣扎,可是他的一身武功在这里竟是无用,被四个狱卒死死地压住,他大声地尖叫:“元烈,你好胆子!”

    刀光一闪,只见一个衙役将那铁钩扣进他的肚子,不知如何动作,他只觉得腹痛如绞,对方冷笑一声,那铁钩竟然穿破了他的衣裳,扣住了他的肚脐,这种痛苦实在叫人难以忍受,他尖叫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狱卒已经像提小鸡一样将他放在一个长凳之上,提来一壶辣椒水,如同茶馆跑堂一样拎高了,对准他狠狠地浇了下来,直把他浇得涕泪横流,呛咳不止。

    元烈笑吟吟地问道:“裴公子,这天牢中的滋味如何啊?”

    裴徽咬牙切齿,他此刻恨不得将面前的旭王元烈生吞活剥才能消解心头之恨,不由怒声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打成招吗?!不要白日做梦了!”

    元烈着他,那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染了杀机,反倒大笑起来:“你我无冤无仇,我也不想为难你,可惜你们裴家总是步步紧逼,欺人太甚,凡是惹她不高兴的人,我都不能轻易放过,所以只好对你不住了。”说着他瞥了一眼京兆尹,道:“华大人,你这里就这么点本事吗?”

    京兆尹满头是汗,一仰脖子,厉声吩咐那些衙役道:“你们用点力气,没吃饭吗?”

    那些衙役都是地地道道的行家,知道如何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甚至丝毫不留下痕迹,再加上眼前旭王和京兆尹都在着,他们便只能更加的卖力了。

    裴徽厉声道:“士可杀不可辱,元烈你这个狗东西……”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狱卒打了个满脸花。他一个趔趄跌倒,从凳子上翻滚下来,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地上落下两颗牙齿。他面容狰狞,盯着这些衙役道:“你们这些狗胆包天的……”他话还没说完,便被那些如狼似虎的衙役扑了过去,把一双红木棍架在他的手指之间,便开始收绳。

    元烈一笑道:“这叫什么事儿?这好像是给女犯人用的刑吧,怎么给他用上了?”

    京兆尹赔笑道:“这刑罚自然有妙处,经过改造之后,哪怕夹断了手指头,外表也是不留伤痕的,殿下放心就是。”果然,那绳子一旦收紧,裴徽立刻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元烈低头喝茶,长长的睫毛垂下,静谧温柔的模样让人实在想不到他是在观刑。京兆尹着旭王俊美的侧脸,心头却是捏了一把冷汗。今日他帮着旭王酷审裴徽,不知这步棋是不是走对了。就在此时,裴徽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整个人痛昏了过去。

    便有一个人报道:“犯人的无名指、食指、小指都已经被夹断了。”

    元烈却是不说话,微笑向京兆尹,京兆尹被那眼神得心中一抖,怒声道:“去把他弄醒!”

    狱卒便一盆水浇了上去,裴徽躺卧在地,爬不起来,京兆尹一声令下,他马上被装进一个大麻袋中,扎紧袋口。随即便有一个人抬来一块六尺见方的木板上前放在地上,上面布满细如牛毛的针尖,他们四人抓着麻袋的四角,口中喊着号子,把麻袋抛向天空,然后再重重的落在了钉板之上,裴徽在麻袋里发出阵阵的惨叫,随着这几抛,针尖上都是鲜血,连麻袋也变成鲜红的了。

    在天牢中没有天理,没有王法,甚至没有人性,这些衙役的目的只是逼供,裴徽纵然再怎么坚定,不肯招认,但他始终是一个凡夫俗子,一样会流血,一样会惨叫,那一下一下都结结实实在在他身上落下了烙印,他再怎么厉害,也没办法经受这样的酷刑。等元烈吩咐人将他从麻袋中放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是满身伤痕,稍一动就痛不欲生,泪如雨下,然而针尖细如牛毛,血迹风一吹就干,身上不到丝毫的伤痕。他本可以死活不招,硬抗到底,但他不甘心,他知道只要自己撑过这一关,等到皇帝和太子亲审的时候就有机会翻供,所以他一咬牙,大声道:“我愿意招供了!”

    元烈轻轻一笑,便让人给找了来了笔和宣纸。

    裴徽艰难地爬起来,用一根食指勾着笔,一笔一笔地在状纸之上写下了字,每动一下就牵扯了伤口,不由冷汗直冒,几欲昏厥。严刑之下,能忍得住疼痛的人不多,可是裴徽却是一个意志十分坚定的人,他对疼痛的忍耐远远高于常人。他之所以同意招供,根本的目的却是要等到有太子在的时候,为自己翻供,到时候他自然会说出一切,控告旭王对他的所作所为。

    京兆尹陪着旭王走出了天牢,随即轻声地道:“殿下,今天可还满意吗?”他用一双眼睛去元烈,心道这旭王也太嫩了点,这等会审的时候,裴徽便会翻供了啊,不过他可不打算提醒对方,谁让旭王意图威胁他呢。到时候他只要说是旭王用权势强行压他,自然可以将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旭王着他却是微笑,在月光之下,那清俊的脸带了一丝戏谑,他随手从旁边采了一朵牡丹花,放在手中把玩着:“我听说几天之后太子会前来复审,如果裴徽到时候翻供,拒不承认谋杀公主,说不定还能咸鱼翻身——这样也会带来很多的麻烦,照京兆尹大人,该如何解决呢?”

    京兆尹吃了一惊,他苦笑道:“殿下不要为难我,您既然今天这么做了,就必定会料到他有翻供那一天,若真如此,那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他的意思是,你不要为难我了,我不知道怎么处理,您老自己着办吧。

    元烈轻轻一转,手中花朵已经碾碎成泥,他温言道:“这并不难办,只要你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就行了。”说着,他在对方耳边低声吩咐了两句。京兆尹听了元烈的吩咐却是一怔,心道,好一个旭王殿下,如此的年轻,心思竟然这么的狠毒,但他的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惊讶,连声道:“旭王,好计谋,好计谋啊!”

    元烈一扬手,花泥随风而逝,语气轻柔道:“还不快去做?”

    “是!是!”京兆尹连忙去了。

    七天之后,太子亲自带着皇帝的旨意进入天牢之中会审,与他一同来的还有刑部尚以及皇帝亲自指派的数位皇室宗亲,他们来自然是坐镇的。只是太子没有想到,等到他将裴徽提上来,还不等多问什么,这裴徽已经像是神智失常一般,拼命地大声喊道:“是我做的,我要谋杀公主,一切都是我做的!”

    太子吃了一惊,连忙仔细了那裴徽,随即厉声地道:“谁吩咐你们给他动刑?”

    京兆尹连忙道:“太子殿下,寻常犯人进入天牢就要吃一点苦头,不过下官按照太子殿下的吩咐,没有给他动大刑,不信,太子可以好好检查一番。”

    事实上,从元烈回去之后,他们已经另外找人给裴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伤口,铁板上的针细如牛毛,刺入人体只会疼痛没有伤口,尤其等血一干,什么痕迹也没有。而裴徽的手指,虽然之前断了,可是他们已经派人替他接好了指骨,现在太子去查,也查不出什么异样。

    太子恼怒地了京兆尹一眼,道:“裴徽,你有什么冤屈,还不向我们道来?”可是不管他怎么追问,裴徽只有三个字——“我有罪,我有罪!”

    刑部尚皱眉,道:“裴徽,你的意思是你招认了吗?”

    裴徽一直形若疯癫,太子到这个情形,简直是彻底呆住了,他没有想到裴徽在短短几天之中就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甚至好像还……疯了?京兆尹把裴徽签字画押的状纸放在了太子的面前,恭敬道:“太子,这是裴徽亲自写下的字据。”

    太子了一眼,那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他因为酒醉一时失控,差点杀死公主,一条条一桩桩,裴徽都是认了下来。太子的面色变得异常难,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裴徽是疯了吗?他还想让对方他回忆一下当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好替他翻供,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郭府的花园里,郭家年轻的主人们正坐在凉亭里饮茶,远处阿丽公主正缠着赵月让她教自己剑法,缠得十分起劲。

    凉亭里,郭导着李未央,轻笑道:“你如何保证那裴徽不会翻供呢?”

    李未央微薄的唇角翘了翘,露出一个讥诮的弧度:“我命人假扮太子派去的御史,前去复审裴徽,那假御史支开旁人对裴徽说,是奉太子之命让他将冤屈据实以告,裴徽当然是十分激动了,这些日子的忍耐让他变得十分脆弱,而且轻信,他没有丝毫的怀疑,而是将他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牢牢抓住不肯放手,所以他大呼冤枉,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可是当‘御史’前脚离去,京兆尹便吩咐狱卒后脚进来,又将那天的刑罚向他重新施展了一遍,裴徽经不住这样一场教训,自然会变的小心谨慎。”

    郭导听着,面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李未央眼波微睐:“到了第二天,我们又派了一个人假扮太子的使者,谎称奉命去调查此事,裴徽犹不醒悟,又在对方面前哭诉自己冤枉,那使者表现出十分同情的样子,却也爱莫能助,等他走开,那狱卒又再次进来,附加一顿折磨。就这三天之内,前后有十余人,都是用不同的方法和身份取信裴徽,裴徽明知道其中有诈,却不肯放弃希望,谨慎小心中却也不免错信其中的四五人。以至于最后不辨真假,每每翻供,照例都要挨上一顿刑罚,所以他现在已经是条件反射。只要他一翻供,就要遭受刑罚,假亦真时真亦假,等到太子真的来了,他已经被折磨的发疯了,当然,纵然不疯,他也没办法说服自己相信对方就是真的太子了。”

    郭导简直是吃惊到了极点,他着李未央道:“这么说你派去的那十余人中还有人假扮太子了?”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这也不难办,找一个身形相仿,声音酷似的人就行了。天牢昏暗,裴徽当然不清楚的,只要扮得像,自然能够成真。这不过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令裴徽眼花缭乱,不辨真伪而已。要怪就要怪裴徽自己,意志不够坚定,太迫切想要逃出生天。”

    李未央乌黑眸子冷冽凛然,面容有种肃杀之气,声音更是轻缓,徐徐道来,听得在场众人都是不寒而栗,只觉得这等心计,实在是叫人觉得恐惧。

    郭澄手中茶一直捧得凉了都不记得喝,良久才叹息了一声,道:“这裴徽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李未央眸中带笑,安静沉稳道:“那状纸上写了裴徽是因为酒醉才会失控,杀害公主未遂,却杀死了四名宫女,有裴后背后斡旋,他还不会被定上死罪。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这刑罚也是不会轻的了。”

    十日之后,裴徽的判决下来了,对皇室大不敬这一条好不容易由裴皇后替他抹去了,可皇帝还是给了一个意料之中的刑罚,裴徽被挖去了膝盖骨,并且受到黥刑,这就是说裴徽再也没法站起来了,而且脸上将会刺上囚犯两个字,无论他到哪里,都只是一个罪犯,这对于一个名门贵公子而言,比杀了他还难受。

    听到这个消息,李未央只是淡淡地一笑道:“裴弼,你要了我五哥的一条胳膊,我要了你弟弟的两条腿,算起来我也没有吃亏啊。”不杀裴徽,是为了让你日日着,天天想着,痛心疾首,永世难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