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大放异彩 2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李未央不免吃惊,随即向那条鞭子,只觉得它在阳光之下闪着一种夺目的光芒。两人对上还没多久,就见卢缜手中的鞭子抖、劈、撩、扫、缠,打法叫人目不暇接,那条鞭子不但速度快,变化急,而且出没无常、极为狠辣。众人还来不及惊呼,便见崔世运被一鞭子打飞出去。镇静如李未央都吓了一跳,却很快见到那崔世运仿佛没事人一般地重新爬了起来。他掂了掂手上的宝剑,自言自语了一声,突然将那剑一把摔下,啪的一声倒插在了旁边,随即不好意思地道:“这东西真是不得力儿,我赤手空拳可好?”

    卢缜心头自信,微微一笑:“只要崔兄不以为我是恃强凌弱就好了。”

    一个人执鞭,一个人用拳,这样的组合倒是让人觉得奇怪,偏偏崔世运实在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丢下武器,就不怕被对方一鞭子打死吗?李未央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几分讶异。

    两人又纠缠了起来,卢缜的鞭子再次抽了出来,虎虎生风,眼就要落到崔世运的面上,谁知那崔世运一把拉住了鞭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手上绕了三圈,猛地一用力,卢缜一个趔趄,竟猛地向他冲了过去,迎面的却是崔世运的一拳。卢缜心念急转,下意识地整个人向地下一滑,随即那一条鞭子也从崔世运的手中滑了出来,他就着鞭势,翻了个身,面前躲过了崔世运这一拳。崔世运没有止住拳风,一下子砸在地上,竟然生生将青石板打得裂开一条深深的缝!众人大惊失色,这一拳力道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不要说卢缜是血肉之躯,就算他是石头做的,也要被打得头破血流,见卢缜躲过,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听到旁边的郭夫人叹息了一声,慢慢地道:“这位崔公子似弱不禁风,可是他的拳法却是出奇的雄浑有力,是个力大无穷的人啊,不知道若是他和郭敦比起来,谁的力气更大?”

    李未央想了想,开口道:“这位崔公子是个赤手空拳与人搏斗的高手,能够抵挡卢缜十分凌厉的攻势,这倒是让人觉得新奇,只不过我四哥同样力大无穷,若是光凭力敌,也不会输给他的。”

    郭夫人却轻轻摇了摇头道:“这崔世运力气如此之大,从前却没有见过他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若非此次的比试,我还以为他只是个文弱生而已,可见这崔家也是藏龙卧虎啊。”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但凡世家大族总是要隐藏一些实力的,这也没什么奇怪,更何况这崔世运是太子妃的弟弟,若是他不在再此次的争斗之中崭露头角,不是要让崔家丢脸吗?”

    太子府的棚子之中,太子妃是满面的笑容,而旁边的卢妃却是冷冷一笑,转过了脸去,可是她的一双手,却是在袖子里紧紧地握了起来,心中暗骂卢缜无能。否则何至于让那崔世运在众人面前显出了威风?

    李未央向场上,如今的局势已经是一边倒了,刚才虽然卢缜勉强躲过了崔世运的拳风,可几次下来,他已经是大汗淋淋,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手中的鞭子也是一个劲儿的颤抖,可想而知,他是过于疲劳。不错,任何人想要躲开对方凌厉的攻势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更不提这崔世运十分的聪明狡诈,他明知道卢缜的气力不济,他还故意诱他出鞭。卢缜鞭在手中,已经不能拖延,他愤不顾身地扬起了鞭子,却听到崔世运一声冷笑,竟然硬生生抓住了他的鞭子,与此同时一脚重重地踹在了他的心口。只听见啪的一声,那条精钢一般的牛鞭竟然折成了两断,随即到卢缜倒飞了出去,撞在了一旁的梁柱上,整个人如同棉花一般地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到这一幕,众人不禁为崔世运大声的叫好。崔世运却始终微微笑着,仿佛很腼腆的模样,仿佛刚才那个出手狠辣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李未央神色不动地了卢妃一眼,见她面色阴沉,再也不复欢笑之态。

    她面上不禁微微一笑,这太子府内,崔卢二人之争越发的激烈了。听闻这卢侧妃刚刚怀上了身孕,这对于已经连续生下两个女儿的太子妃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吧,所以才这样着急,逼着自己的弟弟在场上给卢家人一个难堪。

    第三轮是那王家的公子王延和葛晚舟的比赛。这葛晚舟,一身淡绿的衣衫,银线绣了满身,那漆黑的乌发用玉冠束起,坠了一颗极为罕见的南海珍珠,他面如秋月,色如春花,最动人的便是一双含情眼,右眼之下还有一颗泪痣,顾盼之间神彩飞扬。众人不禁暗叹,好一个风流潇洒的美貌少年。李未央却是勾起了唇畔,那葛丽妃能够深得皇帝喜欢,想必容貌生得非同一般。这葛晚舟是她的侄子,自然也是继承了葛家人的好相貌。可是……李未央又仔细了葛晚舟一眼,随即把目光调去那旭王元烈,只觉得隐隐之中,两人的容貌竟有两分相似。

    李未央心念一转,突然便有几分明白那葛丽妃为何会深受皇帝的喜爱了。她心中轻轻的一叹,将目光转而向了一边王家公子,王延。这王延双手持剑,一双剑袖撒金袍,腰间束了素色的丝带,头发全部高高束在头顶,用金环箍起,那飞扬的凤眼扬起,眼中透着一丝与生俱来的骄傲,丝毫不逊于葛晚舟。光是他这一分独特的气质,就足以让人心折。王延手中拿着的是双剑,那葛晚舟却是一把折扇。

    王延冷冷地一笑道:“葛公子,你的武器呢?”

    葛晚舟的眼中似乎有了一丝笑意,他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我的武器已经拿在了手里。”说着他一晃手中的扇子,刷地一声打开了,却见到“我本风流”四个龙飞凤舞的字,这下满场的贵族都笑了起来。

    阿丽公主趴在栏杆上,点了点头道:“这个葛公子倒是有点意思。”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是啊,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呐。”这么紧张的时候,还有心情拿对手开涮。她这么说着,就见那王延果然有了一丝不悦,道:“你是在戏耍我吗?”

    葛晚舟轻轻一笑道:“是不是戏耍你,你很快就知道了。”

    王延猛地双剑横扫,只听见叮叮之声,在瞬息之间,他已经刺出了二十一剑,剑尖都落在了葛晚舟的扇子之上,那声音犹如音乐一般,十分的好听,可是气势却是势如破竹,毫不留情。光从他的剑法去,剑法凌厉逼人、势不可挡,双剑玉郎君的称呼绝非浪得虚名。葛晚舟却是不慌不忙,戏谑地长身拔地而起,竟然飘然落在了对方的双剑之上,如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一般。

    王延面色一变,他没有想到这二十一剑竟然剑剑落空不说,还被人找到了空子,他猛地一抽双剑,葛晚舟本来避无可避,无从着落之下,平平跌落了下来,他的足尖刚刚落地,却听到破空之声,只见剑尖已在他胸口三寸之遥,他微微一笑,倒贴着剑身倒了下去,后脑沾地,这剑尖便一下子落空了。此刻,他的身形宛如一道拱桥,姿态优美,世所难见,众人得都是目瞪口呆。

    王延冷冷一笑,剑势变得凌厉万分,剑光飞舞之下,快得几乎不清招式,众人只听见破空之声,又急又快,所刺的部位无一不是人体的要害,而葛晚舟身形只要稍慢半点,恐怕就要血溅当场了,阿丽公主不禁连声惊呼:“嘉儿,他们这是生死搏斗吗?难道还签了生死状不成?”

    李未央轻声笑道:“武试自然是点到为止,只不过刀剑无情,若是真的伤了人,也只能是自认倒霉。”

    阿丽公主点了点头,不由感叹道:“想不到越西藏龙卧虎,我还以为郭四公子已经是天下第一了。”

    李未央嗤笑一声道:“四哥若是在这里,听见你这么说,他一定会很高兴的。”郭敦没有坐在台上,而是去了台下去郭导鼓劲。

    阿丽公主面上却突然红霞飞起,她也不李未央,转而道:“你说他们两人谁才会赢呢?”

    而就在此时,葛晚舟已经用自己的扇子去迎接那剑影,两人的比试丝毫听不见刀锋之声,却比刚才更加激烈,众人都不由得为葛晚舟捏一把冷汗。这王延的剑法实在是快,超过了众人的想象,而且他的剑锋毫不留情,剑尖无数次向对方的胸口袭去,却被对方的扇子轻轻一转,别开了剑锋。两人的年纪修为本在伯仲之间,所以僵持了很久都不见胜负,可是在众人来,王延的进攻咄咄逼人,而葛晚舟却仿佛跳舞一般。一会儿后弯,一会儿前倾,姿态之妙,远远的去,简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舞蹈,只不过每一步都是暗藏杀机。

    就在此时,王延目光一沉,手中的双剑,突然并作一处,飞快地向对方袭过去,这一攻,速度极快,剑势也巧,似简单其实运着许多变化,无论对方如何闪避终究不能全身而退。葛晚舟冷笑一声,扇柄突然合拢,眼那剑刃快要刺入他的胸口之时,他却避也不避向对方的剑头撞了过去。王延一愣,他确实想要获胜,却没有想要葛晚舟的性命,然而就在他迟疑的一瞬间,葛晚舟的扇子已经攻了过来,第一扇震飞了他的双剑,第二扇刺伤了他的手腕,第三扇封死了他的退路,第四扇那扇尖就停在他的喉咙之上。

    众人被这一幕完全的惊住了,他们没有想到起来处处占尽上风的王延,竟然在转瞬之间逆转了形式。王延刚才几乎闭起了双眼,却发现对方毫无动静,睁开双目,只见那葛晚舟笑容和煦,手中的扇子,也已经收了回来。

    旁边自然有监考官大声道:“葛公子胜。”

    众人便都松了一口气。阿丽公主不禁叹道:“这位葛公子起来像个绣花枕头,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

    李未央点了点头,显然也是对这葛晚舟十分留意,她开口道:“这两个人的打法其实并不一样,王延以攻为主,而这葛晚舟从来不主动进攻,只每次化解对方的攻击随即寻找对方的破绽,借以攻之。但最后他的获胜,只是取巧而已,算准了王延不会对他下杀手,这个小子倒是十分的狡猾。”

    阿丽公主了李未央一眼,不禁笑道:“你叫人家小子,你自己又有多大?”

    李未央笑容和煦,慢慢地道:“阿丽,也许我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了。”

    阿丽公主面上带了一丝吃惊,就在此时,那萧家的公子萧遥已经上了场,而与萧遥对阵的却是此次唯一一个进入了武试的寻常人家子弟战秋。战秋肩膀很宽,四肢修长,身材轩昂矫健,面容更是高眉深目,目光深邃,起来十分英俊,但一双眼睛却是一只漆黑一只碧绿,有几分异族之貌。

    说起这个战秋也是十分传奇的人物。听说他原先不过是一个流浪在外的乞丐,不知怎么,练出一身的好武艺,还无意中在一次刺杀中救了皇帝,如今是御前二品的带刀侍卫,可以说是侍卫之中的第一高手,师承不详,不过依照他的出身,若非陛下给了恩典,是根本没有资格参加此次的比试的。众人满以为接下来会到一场十分惊险的战斗,谁知那萧家的萧公子上了台之后,还没有动作却突然一拱手道:“不要打,我认输了。”

    众人闻言,都是大吃一惊,有片刻的功夫满场是鸦雀无声,等众人回过神来,都是哄堂大笑。

    阿丽公主失笑道:“你刚才已经说过这个萧遥公子武功很差,可我以为再文弱也能打两下,你瞧,他还没有出赛,便向人家认输,多丢人啊。”

    李未央却是不以为然,目光凝在了那位萧公子的身上,在一众面容俊美的公子之中,他的容貌最为平凡,甚至让人没办法留下印象,可是那一身儒雅的气质却让人心生好感,她淡淡地道:“萧公子的长处在于文才,而不在于武功,他深知自己的长处,避免自己的短处,这又有什么可笑的呢?若是今天他不顾自己武功的微弱,当众输得很惨,岂不是更加丢脸吗?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反而让大家能够理解。”

    阿丽公主闻言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点了点头道:“这也是,若是呆会儿输给了战秋不是更加丢人吗?”她顿了顿,又道:“可这样一来,战秋岂不是赢得更加容易了吗?竟然不比就能进决赛,真是让人觉得他运气太好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是啊,省下这一场,他自然能够余下力气去和别人战斗了。”

    这时候就听见阿丽公主叫了起来,“是郭导,快啊。”

    李未央的目光投向了场中,这最后的一局是陈寒轩和郭导的比试,陈寒轩容貌俊朗,一双眸子沉静淡漠,寒光逼人,身形和郭导相仿,虽然不如郭导玉树临风,但他的身上透着一种彪悍的气息,仿佛身体之内蕴含一种爆发的力量,一举一动在优雅之间,又让人觉得震慑。

    李未央挑起了眉头,轻轻地一笑道:“这位陈寒轩陈公子,不知为何以前从未瞧见过?”

    郭夫人回答道:“他刚刚从山上学武下来,听说是陈家武功最高的公子。”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那么他和五哥的比试,胜负在五五之间了?”

    郭夫人想了想道:“的确如此,此次最有机会夺魁的便是他们两人。听说外头还因此开了赌局……但这陈寒轩十分厉害,年满十八曾经连挑江湖上十大门派,震惊天下,他在武学上是天纵奇才,这一次被陈家召回来是要投入军中的……只不过我们两家早已经说好,这一场比试点到即止,千万不要因为区区一点小事,伤了两家的和气。”

    要投入军中,这说明陈家不再满足于站在郭家身后了吗……李未央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随即点了点头道:“的确,越是厉害的对手,动起手来的时候,越容易伤了彼此,两家关系这么好,只是为了争夺一个莫须有的驸马之位,就破坏了情谊,自然是愚蠢的,母亲的考虑果然很周到。”

    郭夫人叹了一口气道:“我只不过是郭导最近心情不好,才让他参加这次的比赛纾解一下,分散些注意力。再加上陈留公主喜欢热闹,所以才让他参与,在我来,若是真的娶了寿春公主,对咱们家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她说着,面庞之上流露出了一丝忧郁。

    场上两个人互相施礼,开始交手。郭导的剑清逸灵动,满场都是雪光飞舞,十分的优美。而陈寒轩的刀法却是大气端正,十分严密,招式之间一派大家气度。郭导本就抱着打几招就下场的念头,所以一直漫不经心。打了片刻之后,他觉得退场的时候到了,身躯轻如鸿毛,手中长剑突然爆起一阵剑芒,身形一闪,猛然攻向了陈寒轩。陈寒轩冷笑一声,借力疾退,如大鸟翩然而飞,郭导连忙跟上,手中剑光一闪。陈寒轩不甘示弱,一把长刀横在胸前,架住了那电闪雷鸣的一击。郭导动作极快,右手挽了一个剑花,再次向对方攻过去,这剑锋十分劲道,陈寒轩知道不能强扛,向上跃起,以空中闪身,以退为进,在空中连踢出数脚。于这剑芒之上,直直踢向郭导的胸口。郭导并不心慌,出其不意地踏上对方的刀身,身子一飘,如鹤冲九天,避开了对方挽起来的森森刀剑之寒。

    众人只见到在场中郭导的身影时而如同矫健的苍鹰,时而如同灵活的秋雁,得观战的人不禁大声的喝彩。这时李未央才明白,当时郭导不想杀裴家的三公子,不是因为他不能,而是因为他不愿,他毕竟是一个心存仁厚的人,所以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师兄。如果这陈寒轩,真的如同大家所说是个绝世高手,那么郭导在武学上的才华就更加令人惊艳了。

    郭导微微一笑,准备虚晃一招就下场,众人只见到郭导突然身剑合一,如同闪电一般刺向对方,原本想要故意刺空好给对方留下机会,谁知陈寒轩手中长刀又是迎上来一挡,一声脆响,众人竟然见长刀突然被拦腰折断。郭导没有想到经过一连串的攻击,陈寒轩向来高傲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以至于根本没有出来他是故意想让,硬生生用刀去挡了。

    此刻见到武器折损,陈寒轩整个人都蒙了,然而他毕竟是个武功大家,转瞬之间他已经反应过来,转身一刀,断刀如流光,在郭导的手腕之上,有力地滑过,本意似乎是要夺他手中的长剑以扳回这一成。郭导轻轻蹙起了眉头,剑花一挽,意图想要就此退场,可陈寒轩已经被挑起了战意,彻底堵在了郭导的面前,不给他借机会认输的机会,逼着他再次动手。两人继续对阵,众人只听到一阵精铁之声,等到他们分开之时,却到陈寒轩面色如常,而郭导那俊美的面孔之上却是有些失色。

    李未央突然站了起来,就在刚才她感觉到了不对劲,却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阿丽公主吃惊地着她道:“你怎么了?”

    李未央回头了她一眼,目光却又迅速地转向了场上。

    此时陈寒轩已经横起断刀再一次地向郭导劈了过去,在这十分紧要的时候,却见台之上有一人飞身而下,身如流星,形如落叶,众人还不清他是如何到了场上,就见到一把长剑架住了陈寒轩手中的断刀。

    众人一瞧,这阻挡比赛的人发束白玉冠,一身锦衣,若美玉雕成的俊脸上带着一抹雍容而闲适的浅笑,不是旭王元烈又是谁呢?只他声音淡然地道:“两位都是人中俊杰,不可生死相搏。”

    陈寒轩一怔,随即不由恼怒,他是一个武痴,向来最重的就是武功,这郭导的武功路数正对他的心思,他此时非要胜了对方不可。又怎么会退让呢?除非郭导认输为止,他是绝对不会停手的。此刻他已经将父亲的关照都全部忘在了脑后……说着,他已经一把断刀挥开了元烈道:“让开。”

    元烈冷冷一笑,一抖长剑道:“既然你想玩,我便陪你玩一玩好了。”

    陈寒轩不禁大怒,他没想到这旭王元烈竟然要来搅局,他原本想要将这个自己不起的绣花枕头轻易的打发了,可是没成想到,这元烈的武功竟然不是他想得那么弱。转瞬之间,元烈的剑芒已经向他袭来。陈寒轩呼吸一窒,只觉得在惊涛骇浪中沉浮,对方剑势凌厉之极,却又不乏灵动飘忽,比起郭导来,隐隐更为霸气,显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陈寒轩在情急之下,急忙躲开,只见电光火石之间,元烈的剑气已经划破了他系在腰间的玉佩。

    啪地一声,那玉佩摔在了地上,碎成了两截。

    陈寒轩心神一颤,握着断刀便冲了上去,元烈见他执迷不悟,冷笑一声,身形移动之间,脚步在地上一带而过,急速转身,长剑轻轻一挥,便犹如漫天的光华在陈寒轩身上一过,那剑气迫寒而入,几乎让陈寒轩目盲。陈寒轩闪避不及,身形摇晃之间,急速挥刀,两两相抗,轰地一声,他终究是倒退了三步,双膝一软,狼狈地跪倒在地,而元烈从容收剑,神采飞扬,含笑着对方,目光却带着森森寒意:“还要玩吗?”

    众人没有想到,旭王元烈竟然会突然插这一杠子,他可是公主的同宗,根本不可能参加比试的,却为什么要出来帮助这郭导呢?更何况,郭导并不一定会输给陈寒轩啊!而李未央却是捏紧了手,目光笔直地向郭导。

    就在此时,郭导手中的长剑突然落到了地上,一道殷红的血迹沿着他的手腕,蜿蜒而下,滴落台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