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十分六合官网 > 庸医害人 2

庸医害人 2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元烈却是淡淡地一笑,目光之中透露出三分冷漠:“我们是来病的人,只不过你不肯前去,我们只好来亲自请你了。”

    那女大夫深知她再说一个不字,恐怕他要把她全部的病人通通赶跑了。她咬了咬牙道:“好,请你家小姐进来吧。”

    元烈摇了摇头,只是慢慢地道:“她身体不好,不能吹风,也不能下马车,要请你移步了。”

    那女大夫不禁皱起眉头,冷声问道:“你家小姐是什么人?”

    元烈了她一眼,目光冰冷道:“这一点,你不需要知道。”

    女大夫沉下脸道:“这里都是病人,他们都能来,你家小姐为什么来不得?不过是几步路,又有什么关系?”

    元烈微微一笑,他开口道:“若是大夫愿意移步给她治病,我愿意捐出一千两银子。”他这样一说,这棚子里的人都愣住了。元烈的目光虽然轻巧,却透出一丝狡黠,“有了这一千两,姑娘可以为更多的人诊治,可以施更多的药,哪怕把这青州城所有的病人都完了,也是绰绰有余的。”

    那女子一愣,随即目光在元烈和郭家众人的面上一一掠过,眼前之人年轻俊美而且衣着华丽,显然来头不小。自己初来乍到,若是得罪这些人,恐怕就不能再继续行医了,她仔细地想了想,咬牙道:“好,我答应你们,带我去病人吧。”

    这女子跟着元烈他们一直走到了马车之前。元烈作了一个请的姿势,她躬身进了车厢,先见郭夫人那一张温和端庄的脸,不由就是一愣,随即旁边的一个圆脸的女孩好奇地着她,脸蛋儿红扑扑的,却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她轻声地道:“哪一位是病人?”

    李未央微微一笑,伸出手来。这时候,女大夫才注意到了对方,这个女子的存在感并不十分强烈,以至于刚才自己竟然没有瞧见她,可那一双乌黑的眼睛,雪白的皮肤,再加上李未央的身上有一种十分动人的气质,总叫人觉得她十分的特殊,女大夫想了想,便将手搭在了李未央的脉上,还没有说话,便听见李未央道:“家人心急于我的病情,对大夫无礼了,很是抱歉。”

    女大夫抬起眼睛,了李未央一眼,似乎有点讶异她会这样说,原本她以为这些人不过是仗着有钱有势,才会逼着她来诊治,却不料,这马车里的人却似乎并不如何跋扈,相反却彬彬有礼。

    李未央解释道:“我们是外乡人,在这里停留不了太久,所以才没有办法排队等号,我知道这样做事很不对,也耽误了小姐你为别人诊治,这样吧,我愿意再捐出五百两银子,权作为小姐的诊费。”

    女大夫惊讶地了她一眼道:“我还没有为你治病,你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治好,怎么要给我这么多钱呢?”

    李未央了那大排长龙的队伍一眼,轻声地道:“能让这么多人苦苦的等着,一则说明小姐是个善心人,收的诊费一定很低,二则,说明你医术很高明,若非如此,刚才为何有无数药堂的弟子跑来故意捣乱呢?”

    女大夫一愣,随即道:“我说今天怎么没有人来闹事,原来是你们来替我挡了。罢了,原以为你们是仗势欺人,谁知却也还做了好事,好,我替你诊治。”说着她仔细沉吟片刻,突然皱了皱眉头,然后放开了李未央,转身在案之上写了一张处方,对一直站着马车旁边的元烈道:“回去照着方子抓药,我保证七天便好了。”

    元烈接过了方子,笑容和煦道:“多谢。”

    那女子却不说话,只是伸着手他,元烈明白了过来,递上了一张纸,那女子了,果然是一千五百两的银票,可真是大手笔。她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人如此大方,而且这马车里的女眷明显不是寻常富贵人家,身上更是贵气逼人。她点头道:“说多谢的人是我,我替青州的百姓谢谢你们了。”说着她下了马车,却听见马车里的李未央道:“小姐,若是孤身一人在青州,身上带着这么大笔的银子恐怕不妥当。”

    女大夫转过头去,目光沉了下去:“你们想要把钱要回去吗?”

    李未央轻声咳了两声,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三哥。”

    郭澄连忙应道:“是,我在这儿,嘉儿有什么事?”

    李未央道:“你从我们的亲卫之中挑两个人,请他们保护这位姑娘,等她取了银子,买了药材,平平安安地把病完,再离开。”

    其他人都是一愣,包括那位女大夫。她着李未央,目光之中十分的迟疑,她没有想到这位小姐如此的柔弱,却是一个思虑很周全的人,她刚要走,却突然止住步子,情不自禁地回过头,向李未央道:“小姐,你似乎生长在南方,没有吃过什么苦头,所以身子较弱才得风寒,又一路上奔波劳累,精神紧张,才使得寒邪入体,经久不散,气血凝结,病情加重。如今你的症状是口干咳嗽,病因只因为外感风寒,本应开一些温和的药物,慢慢调理,可惜却不知道碰上了什么庸医,用了大补之药,加上你心气耗竭,引血暗亏,所以才迟迟不能痊愈。”

    元烈不懂别的,他却突然听见了庸医两个字,下意识地用冰冷的目光着这女大夫道:“你是说,有人故意用了大补之药,这是什么意思?”

    那女大夫淡淡一笑,着元烈道:“过去开的方子里是不是有人参?”

    元烈想了想,随即点头道:“不错,是有人参,而且是老山人参。”

    那女子摇了摇头道:“真是庸医,人参性子猛烈,如何开给需要调补的小姐吃呢?小姐出身富贵,身娇肉贵,身子很弱,给她开药,自然要用温补之法,可是那些庸医开什么人参!哼,我八成是故意的。”她说完这话,却觉得自己失言了,便开口道:“这本来不关我的事,但是你们若是相信我,以前的药方就不要再吃了。”

    元烈眯起了眼睛,他向郭夫人道:“夫人,你听见刚才这位大夫说的话了吗?”

    郭夫人点了点头道:“我听见了。”她此刻的声音里多了一丝冰寒之气。最开始给李未央病的可是太医院的太医,一共换了四个太医,开出来的方子都是一模一样的,这说明了什么呢,有人故意要让李未央病情加重,甚至希望她永远回不去,若不是在青州城遇到了这个女子,恐怕等回到了大都,李未央早已一命呜呼了。

    能够让四位太医同时噤声,可见此人权势之大。元烈压住心头恼火,再问道:“我们在这青州城了无数的大夫,为什么没有人像你这样说呢?”

    那女子摇了摇头道:“先是风寒,又被庸医乱开药,现在小姐是很多的病症混合在一起,普通的大夫不出来,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好了,我还有很多的病人,不和你们多说,告辞。”说着,她微微一笑,已经快步向那帐篷走去。

    郭夫人着李未央,目光冷沉地道:“样子,咱们回去还得找那些太医算算账!”

    太子想借机会要了自己的性命,倒也没什么奇怪的,李未央着,却摇了摇头,又是一阵咳嗽,尽管咳得满脸通红,却还是着那女大夫的背影,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微笑,她总觉得这个大夫性子倔犟,十分的有趣。

    郭澄也十分感激地着这个大夫的背影道:“来这青州城也是有名医的。”

    马车过了青州城,他们按照大夫的方子熬了药,李未央照着那方子喝了三天,病情就已经大为好转,甚至能够走出车厢外面的景象,元烈在眼里,高兴得不得了,恨不得回去再给那女大夫一千两。李未央笑他像个孩子,元烈去并不在意。走过了青州城便是兰州,兰州很是繁华,他们便多逗留了两日,一路游山玩水,十分的惬意。有旭王元烈和齐国公府众多亲卫保护,这一路走来十分的顺风顺水,也没有宵小骚扰,他们一路玩一路走才回了大都。进了城门,元烈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若是要他选择,他宁愿在路上多呆一会儿,何必那么急着回来呢?可是郭夫人见李未央病情已经痊愈,怕齐国公和其他的人担心,便连忙赶回了大都。

    李未央回到郭府,一切似乎都十分风平浪静,她被郭夫人强制的养病三天,三天之后才肯放她出去。自从草原一行,郭家人的名声在大都很盛,很多小姐的宴会都邀请李未央去。李未央便三次只去一次,既不驳了人家的面子,也不过分的热情,渐渐齐国公府的郭小姐在这大都之中也成为数一数二的名媛淑女,越来越多的媒人开始往齐国公府跑,那门槛都要踩烂了。

    郭夫人手中的名帖厚厚的一叠,她细心挑选,却没有让李未央知道,在她来多几个女婿的备选有什么不好?何必死挂着旭王元烈一棵树。郭夫人的想法有点自私,虽然她知道李未央和元烈感情十分要好,但是经过草原一行,她元英和元烈都有些警惕,总觉得和皇家的人扯上没什么好,不如挑个世家子弟好好过日子,她情愿女儿嫁个普通人,也不希望她再卷进皇室纷争里去。

    而李未央却对这一切浑然不知。这一日她出了府,却是直奔大都最有名的斋藏文轩而去,这藏文轩收存着天下各种珍贵古籍,再加上郭家的小姐又是常客,老板便每到新或者是觉得李未央会喜欢的,便派人亲自送到郭府上去,让她挑选,但是李未央还是喜欢坐着马车到藏文轩来,全当是散心了。阿丽公主随着李未央出行,她对于大都的一切还是那么的新奇,着什么东西便不肯走了。她总是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尤其是小孩子手上的风车,显然是没有见过的,竟然一路追着人家孩子跑,把人家吓得哇哇直哭。又喜欢吃甜食,在人家桂花糕点铺子门口瞪大了眼睛流口水,李未央不给她买,她还不肯走,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啊!嘉儿,你那个人,在玩杂耍!”说着,阿丽公主喝停了马车,随即不等李未央回答,立刻就要跳下去。李未央见阿丽公主又被不知道什么稀奇的东西迷住了,不由失笑,就在这时,她见不远处有个年轻的女子,身上背着包裹,行色匆匆的样子,她一愣,便叫住阿丽公主道:“你瞧,那人是谁?”

    阿丽回过头去,了那女子一眼,目光之中却有一丝惊喜:“这不是那位大夫吗?”

    李未央点了点头,随即吩咐马车悄悄地跟着那女子,她要往何处去,阿丽奇怪地着李未央道:“我平日里还没见过你对谁这么关心过?她到大都做什么?给人病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她手上拿着一张纸,像是要问什么地方。”那女子一路往前走,就在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李未央吩咐马车悄悄地跟在不远处,不让对方瞧见,却见女大夫停在一个小女孩面前,那小女孩眼睛大大的,身上破衣烂衫,头上还插着一根稻草,显然是要自卖其身。

    那女大夫了那小女孩一眼,随即把自己的包裹掏了掏,什么都没掏出来,她竟从自己的手上拔下了玉镯子,塞进了那女孩的手里,随即继续往前走,可还没有走两步,她又停住了,转过头来,连同头上仅有的金钗也拔了下来,塞进了小女孩的怀里。那女孩十分感动的模样,向她磕头行了个礼。

    李未央着这一幕,面上不免微笑。阿丽开口道:“她这一路从青州到大都,应该走了很远。所以才会一路停下来给人病,可是她诊治那么多病人,应该很有钱才对,而且旭王刚刚给了她五千五百两银子,难道都用光了不成?”

    李未央笑了笑,轻声道:“是啊,我猜她一定是把所有的银子都买了药材,送给了穷苦人家。”

    阿丽公主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道:“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傻的人?”

    李未央了阿丽困惑的眼神,微微一笑道:“是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呢?”随即她吩咐车夫道:“那位小姐要找什么地方,咱们送她一程吧。”

    车夫立刻应了一声,驾驶着马车一路向那女子行去,就在这时候,李未央才觉得不对,因为她瞧见这条路十分的熟悉。还不等她吩咐车夫放慢速度,那女子已经停在了一个府门前,府门上挂着一块匾,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国公府”。李未央一愣,阿丽已经大声道:“她怎么和咱们一起回家了呢?”

    李未央着那女子,眉头轻轻地一皱,随即突然开口,唤赵月道:“赵月,你去告诉门房,让他们请这位小姐进去。”

    齐国公府上守卫森严,若是没有名帖,又得不到郭家主人的允许,是绝对不可能进去的,但是当那些守卫瞧见国公府小姐的马车,赵月又向他们做了手势,他们立刻明白过来,便恭恭敬敬地将女大夫迎了进去。女大夫面上露出一丝惊讶,但她还是掂了掂自己的包袱,跟这些人走进了华丽庄严的齐国公府。

    李未央这才下了马车,阿丽公主更加奇怪地道:“她来国公府来做什么?来寻找咱们吗?”

    李未央淡淡地道:“是不是,只要进去就知道。”说着她已经快步进了门。

    纳兰雪在花厅之中静静的等待着,她的目光没有在府中的华丽家具上停留半刻,事实上,即便这齐国公府如何金贵,也引不起她的丝毫注意。她只是坐着,垂着眼睛,略带不安地着自己的衣角,仿佛有一丝莫名的紧张。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有人笑道:“大夫千里迢迢寻到国公府来,难道我们给你的银票没有兑现吗?”

    纳兰雪吃了一惊,猛地抬起头来,却到门口郭夫人和李未央并肩走了进来。纳兰雪脸上顿时流露出了窘迫的神情,她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贵妇人,竟然会是齐国公的妻子,也是她千里迢迢来寻找的人,她竟然一时哑然了。

    李未央着她,笑容温柔地道:“这位姑娘,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纳兰雪张了张嘴,想要解释自己并不是为了追讨诊金而来,她了人家的笑脸,显然人家只是开玩笑,绝对不是以为她是追银子来的,她便开口道:“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若我知道你是郭家的人我一定不会……”

    她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门口传来环佩叮咚的声音。她的目光向那边去,却到两个年轻美丽的女子由丫头们簇拥着,从侧门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女子鹅蛋脸,杏仁眼,一身鹅黄色的衣裙,身上佩戴着十分简洁却很耀目的名贵宝石,走起路来带起一阵香风,她笑吟吟地走到了郭夫人的身边,开口道:“娘,您回来了?”郭夫人今天是去上香的,回来的时候正巧碰见了李未央,这才跟着她一起进来,而此刻挽着她手的正是陈冰冰。

    郭夫人拍了拍她的手道:“来,我为你介绍一下嘉儿的救命恩人。”

    陈冰冰好奇地着纳兰雪,郭夫人向她们介绍道:“这两个是我的儿媳份,这是大儿媳江氏,这是我的二儿媳陈氏。这位姑娘在青州救了你们妹妹一命,来,快谢过她吧。”

    听到这一段话的时候,刚才还面带微笑的纳兰雪,脸色一瞬间变了。在座的几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她表情的不对劲,只有李未央在那个瞬间出了纳兰雪的不自在。纳兰雪着一身锦绣,美丽活泼的齐国公府二儿媳陈冰冰,随即下意识地低下头,着自己一身的旧衣,绣鞋因为长途跋涉都破损了,显然和这个华丽的地方格格不入。她略一停顿,轻轻后退了一步,转瞬之间,已经拿起了自己的包袱,开口道:“对不起,我走错了地方。”随即她轻施一礼,快速地向门外走去。

    郭夫人愕然:“这位姑娘,为什么来了不说几句话就要走?难道你要找的不是我们吗?”

    纳兰雪咬了咬牙,忍住了眼眶中的泪水,等她再回过头来却一脸的平静,她开口道:“我要找的人家姓郭,可是他们不在这里。”说着她不再说话,已经快步地走了出去。

    郭夫人纳闷道:“这姑娘到底是怎么了?”

    陈冰冰也着纳兰雪的背影,面上露出吃惊的表情:“这姑娘好生奇怪,怎么刚说是嘉儿的救命恩人就跑了,难道是怕我们拖着她不放吗?她说她要寻找郭家人,可是怎么会找到齐国公府来呢?”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只有李未央面上流露出了一丝沉思,她着纳兰雪的背影,良久没有说话,直到郭夫人轻轻推了推她,她才猛地一惊回过头来,“母亲怎么了?”

    郭夫人笑道:“你怎么丢魂一样,跟你说了半天也不答应。”

    李未央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位姑娘有几分奇怪,她从青州一直到大都来,长途跋涉却连一杯茶都不喝酒走了,到底要找什么人呢?”

    阿丽公主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到众人都在这里站着,不由开口道:“刚才那个姑娘怎么走了?我还特意和她招呼,她却不理我,头也不回地就出去了,不是很奇怪吗?”

    李未央轻声地道:“是啊,是很奇怪,她究竟是谁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