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官网
   十分六合计划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庶女有毒(锦绣未央) > 前世今生(李长乐前世)

前世今生(李长乐前世)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最新章节!

    屋子里燃着兰花檀香,雅致而温馨,元烈正在手中的密报,不时抬起眼睛一眼侧卧在美人榻上静静的李未央。

    她眼睛微垂,面目沉静,唇畔带笑,一如月夜下优雅的莲花,带着一种孤傲与清冷,手中捧着一卷正得入神。

    他微微一笑。

    她外表起来温和,却是越西人人皆知的悍妇。

    霸道,凌厉,嚣张。

    似温顺的水,起来十分平静,掀起波浪的时候便能吞噬一切。

    人人都说,元烈最怕的就是这位王妃。

    因为他大权在握,地位显赫,人人都敬畏他,唯有李未央的话不得不听。那一回他生病,高烧得爬不起来,却还记着要巡视军中。大夫苦苦劝说,他却执意前往,李未央一本就把他拍在了床上。那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跟随他已久的副将以为他要发怒,谁知他却腆着脸蒙上头卷成一团,装作丢人的不是他。

    如果他敢和未央唱反调,她是极有可能把他扒光吊起来打的。

    后来,有官员不提前通知便送来二十名美人,个个身材窈窕,面容美丽,天仙一般送进了王府。这人还愚不可及,在朝上就跑来向他献媚,他一听之下果然变色,怕未央误会匆匆赶回家,这才发现二十名美人都已经被王妃打发了,一个个娇滴滴、妩媚可人的姑娘竟然被发配去了王妃刚买下的田庄开荒。

    于是,未央一夜成名。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原先他们只以为元烈是个狠角色,没想到他的这位王妃比他还要厉害,吃醋能吃到这种毫不掩饰的地步,真乃奇人。

    可想而知,元烈几乎成了整个越西的笑柄。

    有许多人说,一切都是因为这位王妃出身功臣郭氏,乃至于王爷不得不这样容忍她。

    还有一些人说,王妃年少之时便与王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所以王爷才会这样害怕她。

    元烈:“……”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这世上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喜欢柔情似水的佳人,他们这等庸碌之辈只能凡俗女子来配,谁能明白未央的好?他们都不懂,所以没有资格品评。

    当郭夫人委婉地提醒未央要注意外面风言风语的时候,元烈瞥了一眼:“娘,他们那是妒忌。”

    郭夫人:“……”

    既然当事人都不介意,别人的意见根本不重要。

    元烈本是轻轻一笑,等想到自己还有成堆的公文要处理,他的俊俏面孔顿时变得愁眉苦脸,赶紧捏着一张宣纸一目十行地起来。

    环境太过静谧,气氛太过温暖,李未央不知不觉地倚在软榻上睡着了。

    朦胧之中,她隐隐见一座宫殿。蓬勃的光烟中,一排排庄严大气的朱墙,金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飞檐上的蟠龙似欲飞出,更衬得天空碧蓝如洗。丈余宽的青砖路上,每隔十余步便有宫女低头屏息地走过,偏偏连裙裾的浮动都悄然无声。

    这熟悉的场景,让李未央心头猛地一个寒颤。

    她站在那扇窗户前,着里面的美人正在梳妆。金色的阳光笼罩在她的身上,熟悉的龙诞香在殿内飘扬,铜镜里的美人俊眼修眉,顾盼神飞,微微一笑,犹如春晓之花绽放,如中秋之月露颜,四周仿佛有雅乐轻奏,仙雀环飞,浑浑然间,三魂七魄似已被夺去了一半。

    这张脸,李未央不会忘记。

    那是她的姐姐李长乐,李府嫡女,美若天仙。只是她的眼角眉梢早已不是年轻时候的模样,尽管精心修饰,依旧遍布密集的细纹,那总是微微上翘的嘴角,此刻已经略有下垂。

    这是衰老的征兆,即便她是冠绝天下的美人,也是难以幸免。

    李长乐不满地着向镜中的自己,吩咐宫女替她扯掉了鬓角露出的一根白发,这才举起一支凤钗在头上比划。

    此时,宫女们鱼贯而入,手中的托盘上摆放着无数金光璀璨的钗环,一迭一迭捧出来给她,几乎耗了半个时辰,她才对装扮勉强感到满意,起身开始穿上外袍,衣裳长长的袖口用玄线绣出翟纹,裙摆还绣着活灵活现的凤凰,在阳光下犹如一团金色的火焰,带着一种眩目的美丽。

    轰地一声,李未央脑海里仿佛有什么炸了开来。

    时至如今,她真的见到了李长乐。却不是今生,而是前世,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了……这是来自于过去的记忆,还是今生的执念依旧不休。

    恰在此时,宫女前来禀报:“娘娘,康华夫人和绯月小姐到。”

    李长乐的面容一变,声音骤然变冷:“让她们进来!”

    等两人进入殿内,李未央清楚地见了那一对母女的面容。中年妇人是她的五妹李常喜,虽然面容变得衰老许多,鬓发之间也有了白发,却是一身华服,趾高气扬,眉宇之间那股娇蛮的气息丝毫未改。而年轻的则是一个身若纤柳,面容娇媚的少女,走进殿内仿佛带进一阵清新的空气。

    “你们还有脸来见我?!”李长乐面容冰冷,难得疾言厉色。

    李常喜连忙拉下自己的女儿:“娘娘,我这就带着女儿来向您赔罪,求您慈悲,绕过她这一回吧!”

    李长乐像是一下子被戳到痛处,豁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怒骂道:“你送了这宝贝女儿进宫来,美其名曰是陪伴我,实际上早已经算计好了想要得到陛下的宠爱!不过在宴会的时候见了一次,你们就惦记上陛下了,是不是?!”

    “娘娘,我……万万没有这样的想法,是陛下他……”少女双颊泛红,一时间窘迫异常。

    李长乐眼中火星乱溅,那种骨子里养尊处优的温柔和气早已荡然无存,冷笑着森然道:“不要脸的小贱人,他可是你的姨父,连这等违逆人伦的事情都做得出,外头更闹得沸沸扬扬,简直是把我的脸面都丢尽了!”

    李常喜眼珠不安地转动起来,连忙道:“娘娘,话可不能这么说,陛下要宠爱谁,您是阻挡不了的!”

    “我给了你封号,又帮你照顾女儿,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我的?若是没有我,你们不过是街市上的老鼠,怎么会有这样的荣华富贵!真是狼心狗肺!说什么陛下宠爱她,她算什么东西,若非有意谄媚逢迎,陛下怎么会多她一眼?!”李长乐越想越气,太阳穴的青筋隐隐跳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显然已经气到了极点,“贱人,你们这两个贱人!”

    她那绝色的容貌,因为过度的愤怒开始扭曲,变得越发苍老,更加映照出对面少女的青春美好、芳华正茂。

    “娘娘,您当然对我们母女恩重如山。”少女哭泣起来,可怜兮兮,“可是父亲死得早,我们母女无依无靠,陛下若是执意要宠幸,我一个女子又怎样抗拒?求娘娘给我一条活路,切莫让我腹中骨肉无依无靠……将来,我定然结草衔环报答娘娘……”她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很明显了,她已经怀上皇帝的孩子,必须让她进宫。

    “恬不知耻!”李长乐几乎恨不能扑上去扯烂对方的假面具。

    李常喜难掩心头得意:“娘娘,您已经独宠这么多年,也该知足了!陛下正值盛年,哪里有不爱年轻女子的道理,我们绯月生得如此美貌,陛下肯垂青也是人之常情,您不若想开些,若是别人进了宫,保不定明里暗里跟您作对,可咱们绯月却不同。你是她的亲姨母,哪怕她得了宠,也不会忘记您的恩典……”

    李长乐被这几句话说得暴怒不已,李常喜根本是讽刺自己已经年老色衰,越来越留不住拓跋真的心,不如早点想开点,别再霸着皇后之位。好,这一对忘恩负义的母女,她养得这两匹白眼狼!更可气的是绯月还摆出一副毫无愧疚的清纯样子,就像自己完全是无辜的一样,李长乐忍了又忍,竭尽全力控制自己不要当场失态。

    勾引皇帝,等于对李长乐这个姨母的背叛,绯月已经这么大了,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现在却还在她面前装作一切都不是她的错,这个丫头显然卑劣到了极点,至于李常喜,别有居心教唆女儿靠近拓跋真,根本是无耻至极!

    “你说人之常情?”李长乐的牙齿不停地磨着,咬牙切齿。

    她的口气带着恶念、怨毒,绯月有些慌张,了李常喜一眼,李常喜却仍旧十分坦然:“娘娘,您就别这样生气了,我可没有说错半个字,喜新厌旧,这的确是人之常情。”

    旧人?她李长乐受尽宠爱,竟然有一天也成为了旧人?!一股熊熊烈焰冲进了李长乐的头脑:“大言不惭!我辅佐了皇帝这么多年,不知花费了多少心思,而你的女儿只凭着一张娇滴滴的面孔就要把陛下从我身边抢走,还敢在我面前说这些话,混账东西!”

    李常喜也怒起来:“大姐,你怎么有脸说这话!当年你可是从三姐手里抢走的陛下,她的冤魂可还在这宫里头飘着,你就别五十步笑一百步了,绯月不过是在效仿你啊!”

    提到李未央,李长乐像是被人猛地扇了一巴掌,整张脸通红,心头怒火高涨,她张嘴要反驳,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没错,这丈夫是她从自己妹妹的手里抢来的,这皇后的位置也一样,她甚至还逼死了李未央,让她惨死宫中,人人都说冷宫里到现在还有她的孤魂……

    可这件事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提出,今天被一下子揭破,逼得她彻底陷入疯狂。

    “来人,马上来人,把这对母女给我拖出去杖毙!”她大声尖叫着,面孔僵冷如死,整个人暴跳如雷。

    然而,关键时刻一个身着龙袍的男人快步迈进了大殿,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近似于零,此刻他依旧俊美如昔,神色冷峻:“朕在这里,谁敢动绯月一根毫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