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38v章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如果蜗牛有爱情最新章节!

    许诩给人的初印象,是不太注重打扮的。上班是一成不变的小西装衬衣、下班是休闲服运动服,从不化妆。再加上略显冷漠的表情,就更显得朴素寡淡。

    但其实许诩对穿衣打扮挺讲究的。只是她的讲究,始终以“她认为合适的风格”贯彻着。

    譬如她会给自己买精致的成熟女睡衣,舒适中略带性~感,挺有女人味;

    她的运动服都是精挑细选过的,面料大多轻便、透气性好、防水、快干,属于体育产品里很有科技含量的,只是运动服样式本就不多,所以不会显得花哨;

    上班打扮得严肃略显老气,也是她有意为之——人民警察的形象大多伟岸、成熟、可靠,而她很清楚自己看起来相对瘦小幼嫩,难以让市民信任,所以只能从穿衣气质上稍作补救。

    平时不穿裙子,自然是为行动方便。其实家里光许隽时不时心血来潮给她买的裙子,就有好几十条,足以满足各种场合下的功能性和观赏性需要。

    譬如此刻,她就穿了条黑色大v领镂空露背长裙,踩着黑色细跟凉鞋,神色淡淡的站在饮料区接水喝。

    其实在场有许多高挑、靓丽、青春的女孩子,许诩这身打扮并不扎眼。

    但已经有很多人在看她。

    她的皮肤本就极白极薄,在暗光流动的黑色长裙的衬托下,更显得异常雪白清冷;裙子的设计也是大方又大胆,虽然有镂空花纹,整张白皙光滑的背还是半隐半现,明明露得不多,看起来却比那些长腿窈窕的女孩还要惹火。

    而这条裙子是许隽买的某奢侈品品牌,为了给她穿,还专门跑去叫人改小了腰,改短了裙摆,非常合身又贴身。虽然整体娇小,但胸是胸腰是腰臀是臀,玲珑柔美的曲线,完全被流畅又细致的勾勒出来。

    ……

    大胡“啧啧啧”几声,也不说什么,端起酒就敬季白。

    季白原本看得有点走神,这才微微失笑,跟大胡碰了碰杯。

    慢慢的喝着酒,目光却始终追随着她的曲线,不动声色的流连。

    她还真敢穿啊。

    ——

    参加订婚宴的,既有赵寒的朋友同学,也有女方的亲朋。露天花园里碧水掩映、灯光暗柔,到处都是人。

    季白大胡几个大老爷们儿坐在角落里吃着喝着聊着,偶尔有人来寒暄,倒也清静惬意。

    许诩只站了一会儿,就被赵寒未婚妻曼曼拉过去,跟她的一帮闺蜜坐在一起。过了一会儿,曼曼叫许诩一起去拿吃的。

    今晚不是传统桌宴,而是开放式自助料理。餐厅就在一楼,敞开门与花园连通。两人拿着盘子东挑西捡,到了角落的铁板烧烤区。因为是夏天,吃烧烤的人不多,穿白大褂戴高帽的烧烤厨子清闲的背着手,朝两人微笑。

    曼曼念叨:“赵寒最喜欢吃烤鱿鱼了。”然后就开始挑选。

    许诩负手站在她边上看了会儿,抬头对厨子说:“我能不能使用你的工具和材料自己烤?”

    ——

    下面分局的几个骨干过来敬酒,季白跟他们一一干了,又寒暄几句。等他们走了,季白一抬头,却发觉许诩没坐在位置上。

    刑警的目光探测能力当然不可小觑。季白稍稍环顾一周,就在花园边上的餐厅里,找到了那个娇小可人的身影。

    不过……她在烧烤食物?

    隔着道透明玻璃墙,树影环绕的餐厅里,灯光橙黄明亮,食物玲琅满目。

    许诩低着头,神色专注的站在一大块黑色的烧烤铁板前,双手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她身上不知何时套了件非常大非常不合身的白褂子,头上还歪歪的戴了顶帽子。而正牌厨子和赵寒女朋友,都微笑站在边上,看她操作。

    这时大胡说:“我去拿点硬货垫肚子,你要不要?”

    季白嘴角笑意加深:“我再等会儿。”

    过了一会儿,果然看到她脱掉厨子装,端着食物跟在曼曼身后,慢悠悠朝这桌走了过来。

    ——

    这桌现在就坐着老吴赵寒几个熟人,也都知道季白和许诩的事,只是一直没点破而已。大胡还装模作样拉了把椅子,放在他和季白中间,招呼说:“许诩,坐过来。”

    大伙儿眼里都有笑意,季白也笑,身姿舒展的靠在宽大的椅子里,眸光沉沉盯着自己的小女人。

    许诩还严格遵守着“低调保密”原则,神色淡淡的在季白身旁落座,放下满满一盘子食物,也不招呼他吃。

    曼曼笑呵呵的说:“这是许诩亲手烤的。我尝了一块,比厨子烤的还好吃。”

    众人这才低头看去,还真是样样焦嫩诱人,色泽鲜滑,香气扑鼻。

    季白看着这盘食物,再看看身旁低眉垂首的小女人……当真是秀色可餐,令男人通体舒泰难言。

    可他还没动筷,大胡手快,已经叉起一小块牛排,塞进嘴里,表情顿时有点陶醉:“许诩,你学过烹饪吧!真好吃啊!”

    其实许诩对烹饪没有特殊天分。只是她做事细致耐心,看一遍菜谱,做出来自然像模像样。加之她烤的这几样东西,都是季白喜欢的,所以她以前还专门研究过。

    只是看着大胡又叉了最一大块里脊肉往嘴里送,许诩眉头不易察觉的微抖了一下,这时赵寒也夹走一块,亦是赞不绝口。

    季白和许诩对视一眼。

    许诩刚要开口,季白已经把盘子一拉,到自己跟前,似笑非笑说:“这是烤给你们吃的吗?”

    大伙儿全笑,许诩的脸默默发烫。季白拿起筷子开始吃独食,手伸到桌下,悄悄将她的手一握。

    ——

    后来有领导叫季白过去说话,半阵也没回来。曼曼就拉许诩去自己那桌聊天,许诩坐了一会儿,女孩子们聊化妆品和八卦,实在无聊,就端了杯水,起身到花园里闲逛。

    前方有片光泽流动的水池,许诩信步过去,迎面就见几个年轻女孩,站在池边灯下聊天。中间穿红色长裙、笑容靓丽的正是姚檬。

    被季白拒绝那晚,姚檬淋了很久的雨。回霖市当天就感冒了,或许是身心疲惫,一直恹恹不见好,连请了几天病假。下周一才销假上班,今天是专程来参加赵寒的订婚礼。

    几个女孩也看到不远处的许诩,其中一个经文保处的姑娘小声问姚檬:“听说许诩在跟季白谈恋爱?真的假的?看不出来啊。”

    姚檬看一眼许诩的打扮,心头无声一抽,有点发堵,笑答:“我不是很清楚。”

    女孩们跟许诩寒暄过后就走了。因为姚檬是感冒请假,所以刑警队众人没太在意。现在许诩看姚檬脸色还有点苍白,自然而然关切的问:“你感冒好了吗?”

    姚檬实在不想跟她说话,盯着旁边的水面,笑了笑,答:“没事。”

    许诩一怔。姚檬的笑容很浅,几乎是一闪而过,但她清晰捕捉到,那笑容里蕴藏了太多情绪。有点悲伤,有点自嘲,还有讥讽和厌恶。

    两人都没说话。姚檬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走了。

    在原地站了会儿,手机响了,是季白的短信:“回吧。”

    许诩回:“好。”

    ——

    车子在清幽的夜色里奔驰,季白心情很好,时不时瞥一眼身旁的女人,嘴角笑意浅浅。

    过了一会儿,许诩问:“你拒绝过姚檬了?”

    季白手搭方向盘上,淡淡的答:“嗯。”

    许诩就没再问了。

    ——

    到了许诩家楼下,周围幽静无人。许诩微笑转头看着季白,坦然的等待离别的吻。

    季白失笑,一只胳膊搭在她的座椅靠背上,另一只手捏起她的脸,探身吻下去。

    这个吻一如既往的安静而香甜。只是季白一侧眸,就看到她纤细白裸的肩膀,还有后背隐约柔美洁白的线条。被这活色生香的一幕撩拨了一整晚的心,顿时愈发涌动难耐。

    他的吻慢慢沿着她的脸颊,滑向脖子,低喃:“许诩,坐到我身上来。”

    许诩脖子往后一缩,躲开他滚烫的唇舌。

    如果说在其他方面,许诩还可以称为“大智若愚”,在男女关系方面,她就真的是单纯得不能再单纯。

    每每与季白拥吻,她也会心跳加速脸热,只是态度比较坦然镇定而已。而且这些天的亲密程度,对季白来说可能完全无法满足,对她来说已经很满足很愉悦。

    而季白现在提出的要求,明显带了点情~欲色彩,意味着将会有更加亲昵的肢体接触,跟亲吻已经不是一个程度。这理所当然会让她紧张,也让她犹豫。

    季白将她窘迫尴尬的表情尽收眼底,依旧把她圈在身体和座椅中间,黑眸有些玩味的盯着她,也不作声。过了一会儿,她满脸通红,眼中却露出毅然神色:“来。”

    ——

    狭窄的车厢,许诩坐在他大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仰着脸接受亲吻。季白感觉她柔软的躯体贴着自己,只觉意摇神驰心情迷醉。这令他的吻愈发用力炽烈,原本环在她腰间的大手,也忍不住沿着那柔滑的曲线,朝她胸~口移去。

    刚轻触到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团子上,就感觉到许诩身子一僵,伸手就拍掉了他的手:“不要得寸进尺。”

    季白无声失笑,手微微用力,将她摁在怀里,沿着她的唇,往脖子肩膀一路吻下去。许诩满脸通红,闭上了眼,睫毛微微颤抖。季白亲了一会儿,又悄无声息把手覆到她的胸~口上。

    ——

    开门下车的时候,许诩长裙凌乱,脸色绯红。季白的脸也有点微红,一脸淡笑搂着她,往楼门口走。

    刚走几步,季白抬眸看着停在十来米远处的一辆黑色宝马。

    许诩也看到了,沉吟不语。

    季白低声问:“要不要我陪你?”

    许诩答:“不用,你先走吧。”

    季白点点头,松开她回到车上,但是也没发动车,伸手到口袋里摸烟,却摸出盒许诩塞的口香糖,微微失笑,含了一片,静静看着车外的许诩。

    宝马后车门打开,叶梓骁走了下来。

    ——

    再次见到叶梓骁,许诩只微微一笑,等他开口。

    叶梓骁低头看着她。

    看着这样的许诩,她极为女性化的打扮,她虽然平静但明显神采奕奕的双眸,叶梓骁有点为她高兴,也有点难过。但这些感觉都只是极淡的,话出口时,都变得温和平静。

    “最近好吗?”

    许诩点头:“你呢?”

    叶梓骁答:“我也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

    又静了片刻,叶梓骁微笑说:“最近中缅是否会有跨境联合打击犯罪的行动?”

    许诩沉默不语。最近她也听说,公安部有计划联络缅甸,跨境追捕“噜哥”犯罪集团的相关人员。但这个自然不能对叶梓骁说。

    叶梓骁继续说:“我最近跟东南亚的一个朋友有合作。他是一位爱国商人,有些黑道背景,在缅甸也有些朋友。他听到跟你们的案子有关的线索,自己不方便出面,所以托我向警方带一句话。”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