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如果蜗牛有爱情 > 12谁的故事

12谁的故事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如果蜗牛有爱情最新章节!

    第十二章

    “一见钟情”有点夸张,但叶梓骁很清楚,自己的确被许诩吸引住了。

    那天的夕阳草地上,就是这么个娇小苍白的女孩,满手满脸的血,不耐烦的对他发号施令——这一幕实在太有视觉冲击力,他觉得她很酷,很带劲儿,也很可爱。

    喜欢就去追。这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后来缠了她一天,结果她都没正眼瞧过他。一开始有点挫败,也觉得无趣。可后来站在她身后,看着她蹙眉蹲在草地上,对着凶案现场,一蹲就是一个多小时。站起来的时候明显腿麻了,一个踉跄才站稳,愣愣的原地蹦了蹦,双腿才活动自如。

    当时他就有点忿忿的想:要是成了她的小女朋友,哪能让她这么辛苦?非得宠得她天上地下,随心所欲。不用沾手鲜血,不用面对凶杀,整天甜甜蜜蜜。

    ……

    夜色迷离,灯光温柔。

    叶梓骁装作没事儿人似的,朝许诩伸手:“你好,许小姐,我们见过的。我叫叶梓骁。”

    许诩蹙眉,刚想说你很无聊,一抬眸,却看到自家哥哥温和而鼓励的目光。

    她骤然想起季白的话:许诩,懂一些人情世故是必要的。

    也想起哥哥刚才的话:你今天既然来了,就要给我这个面子,把这顿饭吃完。

    沉默片刻,淡淡伸手:“你好。”

    叶梓骁那漂亮的眼睛里,闪过隐约的得逞的笑意,将她的小手握入了掌心,却微微一怔——出乎意料的冰冷和柔滑。下一秒,她已经用力抽了回去。

    三人坐下,许隽拿着菜单在看,许诩盯着桌面。

    叶梓骁:“许小姐平时有什么爱好?”

    许诩没打算真的搭理他,答:“除了工作,没有爱好。”

    叶梓骁扬眉微笑:“太巧了,我也是。”

    许诩沉默。

    许隽侧眸看一眼两人,笑了。

    叶梓骁又问:“听说你是学犯罪心理的,那是研究什么?跟美剧一样吗?”

    许诩:“在学校时主要研究三个方面:一是建立中国各类犯罪人的数据库和行为模式;二是研究中国家庭环境对成年人犯罪行为模式的影响;三是……”她说了一大堆极专业极晦涩的解释。

    叶梓骁听得频频点头,唇角笑意浅浅,眸光闪闪。

    许隽:“怎么讲得这么复杂,我没听懂。”

    叶梓骁:“我也没懂。但是感觉许诩讲得真好。”

    于是他再问什么,许诩都是回答“嗯”、“是”、“不知道”。

    中途终于等到许隽去洗手间了。

    只剩他们两人,叶梓骁就望着她笑,许诩却开门见山:“这次相亲没有任何意义,我不会接受你。”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叶梓骁没有半点诧异和生气,而是很温和的样子,点了点头。

    然后他开口了:“许诩,我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有点唐突,给你留下不好印象,还干扰了你的刑警工作。我向你道歉。”

    他这么诚恳认错,许诩并非刻薄的人,点头:“我接受。我没有放在心上,你不必在意。”

    叶梓骁笑容更深,露出雪白的牙齿:“既然过去的事大家都没放在心上,那么我今晚就只是你的相亲对象。希望你能给个机会,先了解我,再决定要不要否决我:

    我今年二十五,身体健康,没有不良嗜好没有前科。经济条件良好,将来让你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应该没有问题;我在国外的毕业成绩是TOP10(百分号),智商测试水平优,这对下一代是有好处的;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我对你很有好感,如果开始交往,我会认真对待这份感情。

    所以,你能不能考虑一下?”

    许诩怔住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长篇大论而直言不讳的向她表白,而且他说得还挺有道理。

    其实叶梓骁的确是有备而来,专程跟许隽打听许诩的喜好。许隽虽不至于帮外人,但是点拨一下还是可以的。就对他说,我妹妹凡事喜欢分析,你别把她当普通虚荣女孩,用诚意打动她。

    叶梓骁思索再三,准备了这番说辞。倒真的符合许诩的逻辑习惯,让她听进去了。

    见她有点发愣的样子,叶梓骁心头冒出喜意,又问:“我可以当你默认了吗?”

    许诩揉了揉眉心:“抱歉,我有点累,思维不是很清楚,影响了判断力,你让我集中精力考虑几分钟,给你答复。”然后就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面无表情的沉思起来。

    叶梓骁有点难以置信,又有点好笑——她居然真的在专心思考?

    这事要是别人做了,叶梓骁非冷笑离开。即使是他追她,他叶四什么时候变成了案板上的鱼肉,等待女人宣判最终结果?还是当面?

    可对象是许诩,他知道她没有羞辱的意思,没有傲慢的意思,她只是在认真思考……

    而且恋爱这种事又不是专业问题,她居然说“思维不清楚,要集中精力考虑”。在他看来,明明就是被他说动了,犹豫了好不好?那还犹豫什么,他叶梓骁有什么不好?

    虽然这么想,看着她微蹙的眉头,叶梓骁居然不由自主有点紧张起来。

    过了大概一分钟,许诩抬起头,目光非常坦然:“我考虑好了,抱歉,我不能接受。”

    叶梓骁脸色微变,几乎是立刻问:“为什么?”

    许诩微微迟疑了一下,缓了缓语气,答:“非常感谢你的好感,你的条件很好,但是我实在不喜欢你这个类型。条件可以改善,喜好难以控制。抱歉。”

    许隽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叶梓骁靠在椅背上,眼睛望着窗外,脸色有点难看;许诩拿着手机,手指在滑动,但是脸色有点发红。

    许隽也不问,坐下开始聊生意上的事。

    这晚,叶梓骁再没跟许诩说话,许隽也没再牵线搭桥。而许诩则收了手机,一直安静的听他们说话。

    吃完饭去取车,许隽说:“许诩,你去车上等我,我跟叶少抽根烟。”

    许诩“哦”了一声就走了,两个男人点了烟,许隽淡笑说:“我妹妹是个直性格,不善人际,也是被我惯的,下次吃饭不叫她了。”

    叶梓骁听得分明,许隽这是为今天失败的相亲圆场,给他台阶下。

    他抬眸看一眼远处的许诩,笑笑,答:“你不叫她,我自己约。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哥哥不会干涉妹妹交友自由吧?”

    许隽有些意外,笑了:“行,不干涉,都随她。”

    其实叶梓骁当时是很生气,他觉得这个女人太顽固,太不给面子。

    可暗暗发了一阵火,又不甘心,就不信追不到这个小丫头!

    这念头或许是征服欲作祟,他也知道,正因为她的拒绝,才勾起他更大的兴趣。可有什么关系?男人征服女人,天经地义。

    ***

    在许诩看来,叶梓骁的事已经解决了,并不知道他居然还打算卷土重来。而这个周末虽然要早起,但两个白天都能在家休息,她倒是恢复不少。

    到了周日下午,她还专程给自己熬了一小锅粥。只是一人独居,吃得大饱,还剩下小半锅。她不喜欢浪费粮食,打算明天带去警局当早餐。但这样还是吃不完,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季白,给他发短信:“我熬了粥,有多,明天早上你要不要?”

    季白回得很快:“什么内容?”

    “红豆粥。”

    季白回:“好。”

    之后一周风平浪静,许诩也慢慢适应了魔鬼训练。两人虽然每天一起锻炼,但话并不多,基本各跑各的。偶尔许诩带早饭来,也学乖了,给季白也准备一份。

    两人平时交流也仅限工作。杨宇案已经完全结束,最近没有案子。

    因为避免恐慌,警局并未对社会公开这起案件。所以大多数霖市的人,都不知道。极少数听说了公园刀片的,也以为是青少年恶作剧,案件本身在霖市没造成什么社会影响。

    ***

    不过季队抓许诩体能训练的事,队里的人倒是都知道了。这天吃午饭的时候,大家居然当着季白的面,就安慰许诩,说虽然过程残酷,但是结果会很美好。季队上一次亲自抓下属体能,还是三年前,一个相对单薄的男生,一开始就是每天三十个圈。现在人家是东区分局的顶梁柱,能跑又能打,八块腹肌的硬汉。

    许诩点头表示受教。

    也就是这个时候,姚檬才知道,季白在每天亲自训练许诩。

    她没有像平时那样,也凑上去逗笑,而是看着淡笑的季白,和微微脸红的许诩,沉默了一小会儿。

    她的感觉不太舒服。那感觉中夹杂着对季白的一点好感,一点不甘,还有一点无力。一种被人远远抛在后头,却无法改变的落寞感。

    其实从季白回来那天起,她心中的这种感觉,就开始发芽。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他穿一身黑色风衣,高大挺拔,真人比她见过的任何男人都要英俊。当时她就想,他实在是优秀,无论外表和才能。

    如果要说一个奋斗目标的话,那么现在姚檬确定,她希望成为季白那样的人。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类人,具有同样出色的外表,同样靠实力说话,同样成熟老练。

    可就是这么一个让她仰望的人,在警队位高权重的人,收了许诩做徒弟。而她却是跟着即将退休的吴警官。她在警局的出身,又比许诩矮了一截。

    而现在,季白还每天带许诩晨练,朝夕相处。她甚至有直觉,这两个人之间,还会发生什么。

    那是她不想看到的,害怕看到的。

    ***

    因为家不在霖市,每天下班后,季白几乎都是最后一个走。

    这天许诩也留得很晚,因为要完成季白布置的工作。姚檬也呆着没走,说不清一种什么心态。她知道这样有点盲目有点不理智,但是白天听说季白亲自带许诩的事,现在看着季白办公室里的灯光,她就不想走。

    终于到了九点多,季白关灯走了出来。姚檬听到脚步声,没看他的方向,而是关了电脑站起来,低头整理自己的包。

    季白先是扫一眼依旧埋头打字的许诩,然后看向姚檬:“怎么还没走?”

    姚檬冲他笑笑:“就走了。刚才有点工作没做完。”

    季白走到许诩身旁,停步:“还不走?明天起得来?”

    许诩这才惊觉,抬头看一眼钟,“哦”了一声,开始收拾东西。

    三人一起走到楼下,许诩和季白都要去地库取车,姚檬拢了拢围巾,搓搓手:“那我先走啦。”说完转身,心里有点失望,又有点自嘲。感觉自己在做一场蹩脚的表演。尽管蹩脚,他却看不到。

    “等等。”就在这时,季白低沉的嗓音响起,姚檬的心陡然提起来,转身看着他。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现在已经没有公交了。你怎么回去?”季白说。

    姚檬不好意思的揉揉头:“忘了时间……我看能不能搭夜班车。”她看向季白,但对上他幽深的双眼,又把视线低下来,怕他看到自己眼中过于明显的期翼。

    季白看着她低头局促的样子,笑了笑,淡淡移开目光:“让许诩送你回家。你们顺路。”

    许诩一怔,姚檬一愣。

    许诩看向姚檬:“我们顺路?”

    姚檬顿了一下,报出自己地址。

    许诩想了想,还真是顺路:“那走吧。以后加班,我们也可以一起走。”

    ***

    季白把车开进夜色里,往北去了。许诩载着姚檬一路往东南。姚檬揉了揉自己的脸,笑着说:“原来季队连我们住在哪里都知道。”

    许诩:“嗯。”

    “季队是不是很严厉?”

    “当然。”

    姚檬笑:“可是他平时很温和啊。跟他训练有趣吗?”

    许诩有点奇怪这个问题:“有趣?”摇头:“不知道。我们不怎么说话。”

    姚檬一怔,微笑说:“其实我也打算去锻炼,回头跟你们一起吧。”

    许诩面无表情的转头盯着她。

    姚檬心一紧,却听她说:“你确定要每天四点半起床,跑十个圈,周六日无休?慎重。”

    姚檬陡然失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然后说:“许诩,你有的时候真的可爱得让人想捏你。”顿了顿说,“算了,我家住得太远。周末要是起得来就来,起不来你就继续一个人受苦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