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网址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五十七章 绝望的屠杀

第五十七章 绝望的屠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契苾可勒勒住马头,厉声喝道:“下马!列阵!”

    随后赶来的薛延陀兵卒纷纷下马,在冰封的河床上缓缓结阵。

    契苾可勒骑在马上,看着渐渐趋于整齐的阵列,心底生出一丝希望。

    唐人的枪阵对于胡族骑兵的杀伤力太大,固然因为机动能力的缺失使其在面对胡族骑兵的时候只能被动挨打,但是同样的,胡族骑兵对于这等缩成刺猬一般的战法亦是无从下嘴。

    他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唐军最擅长的步兵结阵的战术来对付唐军的骑兵……

    他不怕唐军炸毁城墙的那种神秘武器,薛延陀人不是傻子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你来炸,只唯恐唐军手里点燃之后四处乱仍狂轰乱炸的那种胡瓜一样的玩意……那种震响和烟雾,对于薛延陀人的战马来说不啻于猛虎野兽,足以将战马吓得乱跑失去控制,导致一场彻头彻尾的大败。

    不指望战胜唐军,只要能够延缓其突袭的速度,使得郁督军山牙帐能够有充足的时间去布置便足矣。

    契苾可勒环视一眼,心头升起悲凉。

    他知道,此战之后,此间之兵卒怕是要折损一半,余者亦要逃避唐军的追杀,在这冰天雪地的大碛之上,哪里还有活路?

    尤为重要的是,还不能将唐军引向拔野古、仆骨等部……

    甚至不用等到唐军将这些兵卒杀光,只需等到将战马吃完,饿也得恶死在大碛之上。

    从他勒住战马、就地结阵阻击之时,这一支镇守武川镇的精兵,便注定了悲惨的命运。

    远方蹄声隆隆。

    黑红两色甲胄的唐军在风雪之中猛然跃入眼帘,绛红色的大旗在风中烈烈飞扬,万马千军奔腾而来,气势汹汹!

    就连脚下诺真水河床的严冰都在微微颤抖。

    契苾可勒站在北岸河堤上,抽出腰间的佩刀,振臂大呼道:“不能让唐军长驱直入,直捣郁督军山的牙帐,哪里有我们的妻儿家眷,有族人牛羊!我们就在此地列阵,用我们薛延陀勇士的鲜血与勇气,阻挡住唐军前进的脚步,将他们赶回漠南!”

    “赶回漠南!”

    “赶回漠南!”

    四下里战士们振臂高呼,萎靡的士气终于提升一些,尚可一战。

    契苾可勒略微松了口气,若是士气依旧如刚才溃逃之时那般低迷,只怕挡不住唐军一个冲锋……

    *****

    薛仁贵一马当先,策骑跑在军队的最前头。

    凌冽的北风夹杂着雪花迎面扑来,打在脸上犹如刀子在割。

    但他没有感受到丝毫寒冷,胸腔之内沸腾的热血使得战意熊熊,浑身燥热!

    以往亦曾在水师之中剿灭海盗,更曾在南海与贼寇作战,但是身为最传统的军人,此刻策马扬鞭追亡逐北,那才是骨子里侵透着的憧憬!

    马革裹尸,得其所哉!

    对于所有的汉家儿郎来说,昔日的卫青、霍去病,今日的李靖、李绩,便是他们最为崇拜的偶像,踏破阴山直捣龙城,是年少之时夙夜梦回之际憧憬着的人生。

    封狼居胥,勒石燕然,则是一代又一代汉家军人至高无上的功勋!

    平生能够策马北疆,鞭指龙城,纵然一死又有何妨?!

    更何况此战顺利,甫出白道,便摧枯拉朽的将扼守漠北门户的武川镇攻陷,兵不血刃,马不旋踵,追逐着薛延陀人的脚步一路向着郁督军山狂飙突进!

    盖世功勋就在眼前,谁能不热血沸腾,战意如火?

    前方薛延陀人居然不逃了……

    薛仁贵性情谨慎,张开手示意全军减速,缓缓的向着诺真水河道逼近。待到了近处,便见到薛延陀人排成整齐的阵列,刀盾手、长矛手如林而立,整个军镇杀气腾腾,不仅有些发懵。

    这是打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唐军的步兵阵列,来对抗唐军的铁骑?

    薛仁贵不仅哂然一笑。

    若是换了别的时候,或许骑兵一时之间还真拿这种严密不惧怕冲击的步兵阵列束手无策,毕竟大帅下令,兵贵神速,不能予以薛延陀人任何的反应时间,要赶在他们的斥候返回郁督军山报信之后并未作出应对之时,予以痛击,雷霆扫穴!

    这就意味着薛仁贵率领的先锋部队要一路平推过去,无论有多少人挡在前路,都要以摧枯拉朽的势头彻底粉碎,一举击溃!

    说实话,这很难。

    毕竟这里是薛延陀的地盘,他们占据了地利、人和,必然千方百计的予以阻挠,延缓唐军的行进速度。

    可是现在……

    薛仁贵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大声道:“火枪手下马,刀盾手在前,迎战!”

    “诺!”

    唐军兵卒纷纷跃下马背,迅速完成列阵,一个一个战意熊熊士气暴涨!

    若是以骑兵破薛延陀军的步兵阵列,的确要费一番脑筋,不仅仅伤亡惨重,更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面对刺猬一般的步兵阵列,唯有逐层逐层的啃下来,不能一举击溃。

    但是现在有了火枪兵……

    火枪手在刀盾手的掩护之下,与两军阵前列阵完毕,然后听着后方的号角声,踩着整齐划一的步子缓缓向前推进。

    到了河堤之上,地势有些居高临下,敌人完全在射程之内,便有令旗官挥动手中的小红旗,大吼一声:“放!”

    “砰砰砰”

    一声声炸响在空旷的原野上响起,伴随着一股一股的烟雾升腾,旋即被肆虐的北风吹散。

    枪声传到薛延陀阵中,因为其尽皆列阵与河床之上,两侧河堤略高,便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使得枪声在这个区间之内震荡传递,形成回响。

    那带着未知与恐惧的枪声仿佛就在耳畔响起,薛延陀兵卒各个吓得脸色煞白,两股战战。

    “噗噗噗”

    铅弹携带着火药燃爆所爆发出的巨大动能,轻易的破开薛延陀兵卒山上的革甲,钻入他们的筋骨血肉,一朵朵血花在他们身上不停的溅起,仿佛地狱之中凄美恐怖的彼岸花。

    妖艳而又绝望。

    成排成排的薛延陀骑兵在火枪射击之下有如秋天的麦子一般倾倒下去。

    契苾可勒站在河堤北岸,看着河床之上的薛延陀人如同豚犬一般被唐军猎杀,居然毫无还手之力,顿时目眦欲裂!

    他知道唐军这等新式的兵器威力无比,先前在武川镇便配合着陌刀手杀得薛延陀大军狼狈逃窜,威力极大,射程极远。

    却从未想过这等兵器统一起来列阵使用,居然能够使其威力翻了一倍不止!

    那铁管子里射出来的铅弹有若风驰电掣势若雷霆,铺天盖地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弹幕,战场之上正面之敌,无所遗漏。

    这到底是何兵器?

    还有那可以开山裂石将正面城墙顷刻间崩塌的神秘武器……

    难道天神已经抛弃了铁勒人,庇佑着汉人展开对铁勒人的屠杀吗?

    汉人拥有了这等神兵利器,草原茫茫大碛辽阔,可哪里还能是铁勒人的容身之所?

    难道要像西突厥人那样,放弃祖祖辈辈生活的操场,不远万里的遁逃至西域大漠之中?

    枪声依旧继续。

    无数的铅弹穿破风雪射入薛延陀兵卒的身体,一片一片的薛延陀人倒下。

    鲜血融化了河床上的积雪,然后又被凛冽的北风冻结,呈现一种诡异妖艳的绛红色。

    起先薛延陀人还能盯着弹雨试图冲锋,但是只推进了不足十丈的距离便遗留下一地的尸山血海之后,瞬间崩溃。

    再是强悍的军队,亦无法在这种单方面势力绝对碾压之下的屠杀面前,保持作战的士气。

    溃散理所当然。

    无数薛延陀兵卒如同被猛虎惊吓的羊群一般,一哄而散,四散奔逃。

    宽阔的河床上到处都是溃逃的薛延陀兵卒,唐军却如墙而进,手里的火枪不停的装弹、发射,装弹、发射……与此同时,薛仁贵已然率领骑兵自不远处一处低矮的河堤突入河床,对着溃散的薛延陀展开追杀。

    北岸的契苾可勒雄壮的身躯在马上晃了一晃,脸色煞白。

    他料想到对败,却从未想过会败得这般彻底。

    尤其令他绝望的是,拥有此等神兵利器的唐军一旦突袭到郁督军山的牙帐,薛延陀人那什么来抵挡?

    难道强横一时纵横漠北的薛延陀,在取代東突厥成为草原霸主仅仅十几二十年,便要重蹈突厥人的覆辙,要么投降依附,成为唐人的傀儡,要么向西溃逃,亡命西域?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