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天字嫡一号 > 415 襄王有心

415 襄王有心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盛夏就在京师里四处弥漫的喜意中渐渐来临。

    湖面上荷花缤纷,妍丽得像姑娘们脸上的红霞。

    宋鸿的婚期订在九月,而叶枫与程淑颖的婚期则在冬月。事情确定下来,一切便在井然有序中悄然进行。

    这么一来,五军大演习的日子也逐日地近了。

    宋澈自把任务交了给林威,不到十天便就把能摸到的消息摸了个透。林威是幺子,幺子更招父母疼嘛,好容易他肯上进,林父林母哪里有不支持的,自然带着他往各老友府上去串门,五军演习也就是个技艺比拼,并不算军机密事,这言来语往之间难免有说漏嘴的时候。

    林威从中捡了不少篓子,屁颠屁颠地跟宋澈汇报,宋澈再不断地调整着计划,简直已快做到进退有数随它怎么变化的地步。而因为深度参与其中,小吏们也分外激动兴奋,期盼着这次中军营大获全胜的心情异常浓烈。

    端亲王虽说放手让宋澈去干,到底是自己亲儿子,眼看着钦定的日期日渐临近,他也寻到宋澈房里聊了聊。聊着聊着吴国公来了,没多会儿林威父亲也来了,再有小吏们各自家里参武的父兄们也甚关心地往中军营讨茶吃来了。

    另外四营也是热闹纷呈,将军们个个摩拳擦掌,就等着六月十八这日到来了。

    徐滢对王府事务越发上手。

    月初宋鹃小病了一场,宁夫人亲自照顾了几日,之后便寻徐滢提出将中馈大权交给她,自己转为从旁协助。徐滢沉吟了半晌,答应了。知道宁氏早就有这个意思。既然她分清了轻重,她也没有必要为难。对于府里的郡王郡主们来说,有个悉心关怀着他们的母亲的确是件好的事情。

    宁夫人走时冲她笑了笑,是透着真诚的。

    徐滢就也笑了笑。

    没有人规定内宅一定就得斗个你死我活,懂得认清位置安守本份,这样对谁都好。

    万夫人却没有这么聪明,——或许她并不是不聪明。只是她当年压过王妃的辉煌历史使得不甘于对新的形势弯腰。她或许觉得,当年连正牌的王妃都没有能把她风头压下去,她就是再落拓。也不见得要对现实屈服。

    徐滢从来也不逼她不迫她,因为犯不着。

    日子往后走,她总有一日会撞到南墙。端亲王对儿女们都付出了基本的父爱,诚如伍云修所说。他不可能给宋鸿找个柔弱过头或是专会挑事的妻子进来,既然如此。万氏那里不足为虑,未来的常山郡王府也不足为虑。

    天井里的凌霄花开得漫天都是,芍药花绣球花将假山前后点缀得姹紫嫣红。

    阿陶已经会扶着栏杆咧着长了十颗牙的小嘴儿慢慢走了,许是遗传了祖父与父亲强壮的身体。他腿劲好,虽然走得摇摇晃晃,但是却极少跌地。

    奶娘亦步亦趋。生怕他跌着,徐滢也心疼。宋澈当着她的面伸臂保护着,等她转过去便火速将手收回来。阿陶满心以为父亲会护着他不让他跌倒,放心走了几步,结果一屁股坐在地下,一脸懵然望着他的爹。

    徐滢听得丫鬟们惊呼赶紧出来,宋澈又火速把孩子抱到怀里,假装心疼地安慰。

    下一次再让他带着儿子散步的时候,他就不让丫鬟们跟了。

    阿陶爱粘阿娘,也爱粘着阿爹。爹娘不在的时候他就粘祖父。

    端亲王每天回来都会来看看他,满脸的慈爱畅笑,有时候眼底也会一闪而过一丝黯然。

    “王爷有什么忧虑么?”徐滢以为他也在愁着五军演习这事。

    端亲王摇摇头,喃喃道:“近来总觉得家里少了个人似的。”

    徐滢讷然。

    少了个人?少了谁呢?

    宋鸢?还是……王妃?

    她心下一动,说道:“王爷莫非又挂念王妃了。”

    他这次竟没有立刻回她的话,只是盯着阿陶的眉眼看了许久,才说道:“念了也是白念。”

    说完就起身拍拍屁股走了。

    徐滢更不解了。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念了也是白念?这么说还是念了啦!念了就说明还是有感情的,难道之前她所以为的端亲王对王妃并无情分是假的?既然有情分,那他又为什么还要把万氏给接进王府来?王妃为什么又会在案头写下疑似心中另有所属的诗句?

    这可真是个谜案啊。

    离大演习还有三天。

    皇帝这日正好很闲,晌午后着人来传宋澈进宫叙话。徐滢也主动要求跟着去了。

    一向胸有成竹的皇帝当然是不会把这件事当成压力放在心上的,他只是个仲裁者,五军皆为他的兵,谁赢了谁对他来说有什么要紧?宋澈赢了那说明他确实长进了,没赢那么他继续努力便是。

    所以他在露台上莲池畔摆了茶台。看到没皮没脸跟着来的徐滢他也没有多么意外。

    问了几句中军营的事,宋澈就离席去栏下看他儿时种的樱桃树了。

    徐滢逮着机会,跟皇帝唠磕:“我们王爷最近老怀念王妃的。真是没想到他们如斯情深啊。”

    “你看出来了啊?”皇帝瞟了她一眼,“朕怎么没看出来。”

    “那是皇上日理万机,无暇兼顾这些小事。”徐滢抿茶道。

    皇帝哼哼冷笑起来,“你想多了吧?”说完盯着远处树下的宋澈看了会儿,忽然又凝着眉头看她:“你怎么知道你公公惦记你婆婆呢?你怎么这么八卦?”

    “是他自己说的呀。”徐滢摊摊手,这也叫做她八卦?

    皇帝揣着袖子若有所思起来。沉吟了一会儿看她一眼,又继续沉吟。如此反复几次,最后睨着两眼上上下下地扫着她:“他对你这个儿媳妇倒是挺信得过。”

    徐滢颌颌首,笑道,“皇上也是可以信任臣妾的。我们世子一直因为王爷与王妃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臣妾也想帮他解解这个结呢。”

    皇帝揣手没答,半日才吐气道:“襄王有心罢。本来不至于这么样的,是太后非得乱点鸳鸯谱——”

    说到这里他立刻瞪她:“你公公问起来,可别说是朕说的。他不许朕说这个。当年朕就是跟他喝酒的时候说过一嘴儿,结果门下两盆养得极好的十八学士被他撸了个精光!朕倒在现在还怀疑他是故意借着酒劲跟朕撒泼呢。”他气哼哼地道。

    ————

    么么哒~新书会在五月份吧,目前还在筹备中~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