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411 小的不敢

411 小的不敢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他这里哀声叹气,杨夫人也没有办法。 而且他们已经打算好过几天就回苏州了,家里老太太快过寿了,杨氏也打算在五军大演练之后回娘家省亲,所以他们得提前回去打点准备。

    “要不我也给你相个跟颖姐儿差不多脾性模样的?”皇帝疼长子,百姓疼幺儿,杨夫人实在没办法抵挡这老儿子的攻势,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这么说。

    叶枫当即跳了脚:“这怎么行!这又不是买衣服鞋袜,别说天下没有跟她相似的人儿,就是有我也不依!”他抓着母亲的胳膊使劲摇晃起来。

    杨夫人被摇得头晕,迭声道:“行了行了!你摇我也没有用。”

    叶枫垮下脸:“那我自己去找程夫人!”

    说完扭头就冲了出去。

    杨夫人生怕他闯祸,连忙追出去,半路遇见恰回府的徐镛,连忙请他追去阻拦。

    叶枫却并不是去往程家,他躲在门旮旯里见着徐镛打马出了门,便就怏怏地上了大街。

    程家他已经拜访过好多次了,上下对他都没意见,唯独冀北侯夫人。可他就是去拜访她,人家也不会见哪。他是成年男子,又无亲戚往来,人家不见也是照规矩来的。莫说他根本做不来这种死缠烂打的事,就是做得来,问题的关键也在这儿。

    徐滢陪着太子妃去过钟粹宫,又邀上皇后淑妃一道回到慈宁宫坐了坐,便就辞了太后留饭回了王府。

    她找来流银:“你打小就在王府,倒是说说太后为什么现如今不插手儿孙们的婚事了呢?”

    太子妃先前那话可还存在她心里呢。不过虽然她没有把话说透,但从她提到这个全无压力来看,应该也不是什么宫闱秘辛。流银成天跟着宋澈四处混,指不定有谱。

    流银这几天追着金钗屁股跑也没有得着她一个笑脸儿,全部希望就寄托在徐滢身上了,哪里还能不老实?这里皱着眉头苦思了半天,就说道:“难不成是因为王爷跟王妃当年的事儿?”

    徐滢冷不丁听到“王妃”二字,顿时讷然:“怎么又关王妃的事?”

    流银咳嗽着看了看外头,便就袖着双手走近她道:“当年王爷跟王妃的婚事。听说是太后极力撮合的。但是王妃婚后与王爷貌合神离。王爷又接连纳妾,王妃最后郁郁而终,我看太后嘴上不说。心里应该还是会有些内疚。

    “所以后来一直也没插手过儿孙们的婚事,包括她身边喜爱的皇子和公主们。咱们爷那回,乃是例外。小的猜测多半也是跟她老人家心里这个结有关,估摸着内心里也是想弥补弥补吧。”

    王妃跟端亲王这事纯属硬配的徐滢知道。这也不是什么说不出口的秘密。

    依父母之命嫁人的多了去了,何况还是太后下旨。

    说实话。若按家底,女儿家能嫁给端亲王这种身份的男子也算是极不错,如果不是他还纳了妾的话。不过她想起当初也曾从宋澈嘴里察觉到王妃可能还有过喜欢的人来着,这么说来。王妃的早逝估摸着还真跟婚事的不如意有些关系。

    一个爱而不得的女孩子,被迫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虽然他也很优秀。心里总是觉得差强人意罢?

    不过这件事到底究竟多少人知道呢?端亲王和太后知不知道?

    她问流银:“王妃生前,跟王爷感情怎么样?”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也忍不住看了看门外。并且把声音也压了下去。当儿媳妇的打听公婆之间这点事总是不大像话,她还得顾着自己形象的。

    流银对她的八卦态度很满意,只要她八卦了那他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他说道:“那会儿小的还小,也不大清楚,只记得王妃跟王爷在一块时基本上没有什么话说。就是朔望之日不得不在一起,也是一个东边看书一个西边吃茶。压根就不像世子妃和世子爷这么样——”

    他比了个手势,余下的话就省略了。

    “怎么样?”徐滢倒把眼横了,拿起一旁书卷起来往他背上抽去:“你八成背地里也是这般议论我与世子的了。”

    “小的万死也不敢!”

    流银哧溜一声跪下地去,这可真冤枉他了,就他们俩那点事哪里还用得着他去传啊,整个荣昌宫都心照不宣的好伐?

    “你不老实!”徐滢睨着他。

    “小的对天发誓,要是小的背地里议论过世子妃半句,定叫小的打一辈子单身!”流银举起双手发誓。

    徐滢啜了口茶,接着道:“你还听说过王妃些什么事,都给我仔细说来。”

    “禀世子妃,杨家表少爷来了。”

    流银正要说,门外侍棋就打了帘子进来。

    徐滢听说叶枫来,立刻想到上晌在慈宁宫里那事。略顿,便就使了个眼色流银让他下去,然后拿了绢起身走出门,迎到花厅来。

    叶枫垂头丧气站在廊下一盆吊兰前,一脸生无可恋。

    徐滢到了阶下,忍住笑说道:“你不去抓紧时间跟舅舅舅母腻着,还有闲功夫跑到我这儿来?”

    叶枫都快哭了:“我又不是孩子了,难道还巴着爹娘不放不成?”

    “哟,出息了。”徐滢边说边拿起花壶往盆里淋了点水,又走到隔壁一盆倒挂金钟前,隔着吊兰花须望他道:“就是你姐夫也不敢说不靠父母的话来呢,你倒是比他还硬气。”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他叹了口气,也跟着走过来,“我母亲父亲一下苏州,我这婚事就更没戏了。想我杨叶枫平生从未做过亏心之事,不明老天如何要这般捉弄我?”

    徐滢看了他一眼,低头笑着浇花,“那你觉得问题出在哪儿?”

    “当然是杨峻!”叶枫晦气地道,“要不是他,颖姐儿的母亲怎么会嫌弃我?”

    徐滢又笑:“要是你父母真的就这么回杨家了,你是不是也会怨他们没给你争取?”

    叶枫愣住:“我怎么会怨他们呢?”他只是在为越来越灰暗的未来感到伤心痛苦一筹莫展。冀北侯夫人不同意把女儿嫁给他,杨沛他们也没办法啊。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