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408 男人的心

408 男人的心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流银就郑重地献起了殷勤,“当时柳贼被捉之后,大理寺审他的时候不知怎么从他身上搜出封杨峻写的亲笔密信来,而那收信人竟然是冯清秋,上头说的居然是冯清秋与杨峻私会之事。 大理寺卿不是跟崔涣是老哥俩儿么,拿到那私信之后便就转给崔涣给看了。

    “崔涣气得七窍生烟,当即就进宫求见皇上申诉杨峻胡言乱语。皇上早从世子爷这儿知道了真相,也就没为难他。但他回去之后,崔家却就炸锅了。”

    徐滢目瞪口呆,杨峻居然临死还坑了冯清秋一把?

    流银没有说错,崔家近来确然是愁云惨雾。

    不但有些愁,而且还颇有些鸡犬不宁的味道。

    本来当初冯清秋随崔嘉回府之后,崔嘉并没有把她那点事捅出来,不过是拗在那里而已,而她万万没想到杨峻居然在那个生死攸关的当口还能想到利用她,并且还写了信给柳余蝉,进而被人发现,让崔涣带了回来!

    于是,本来她还能装聋作哑地在崔家挽回形象,时间一久崔嘉也没有揭发她的意思,于是她也渐渐放了心,崔涣这么一回府嚷嚷,崔嘉想捂也捂不住了,崔夫人气晕了过去,崔涣去传了冯家来人,冯大老爷来到后听说是这么回事,也扬手扇了冯清秋两巴掌!

    冯清秋本来跟杨峻倒是清清白白,就是意图坑宋澈,也没有成功,但面对崔涣的指认她却百口莫辩。

    冯夫人是真没想到冯清秋居然还跟外男私下接触,而且此人还是臭名昭著的杨峻,她气得心窝子疼,于是这次也没有再理会她。只是着人递话过去让她好自为之而已。退一步说,她就是想管也没这个脸去管,自家姑奶奶私行不检被人捉了正着,她还能说什么?

    再说这事非同小可,皇帝没曾连罪到她与杨峻勾结已是万幸,还去帮她说话?

    冯家接连闭了好多天的门。

    冯清秋自打被崔嘉带回府就担心事发,这一日终于败露。她倒也没有惊慌。白日里在佛堂跪了两个时辰,夜里就寻了三尺白绫挂了脖。

    崔嘉虽说对她心如死灰,到底也挂念她。半夜往她窗外这么一溜,只见屋里梁下悬了个人,随即不顾一切冲了进去,多亏来得及时。把还存着一口游丝气儿的她给救出了鬼门关。

    崔涣本是执意要进宫寻皇帝提出休妻的,崔夫人也到了松口的地步。但看人家都成心寻死了,忽然又不忍起来,到底都是女人家,冯清秋虽然自己作的。也没有非把人往死里逼的道理。便就把这事搁了下来。

    但冯清秋经此一事却似是变了个人,默然躺了几日之后,遂主动提出要与崔嘉和离。

    原先没出这档子事还好。她是打算死心踏地在崔家当她的少奶奶下去的,哪怕崔嘉对她不闻不问。她也做好了等待他回心转意的准备。但如今她却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不但她没有了崔嘉维护,在公婆眼里也是没有了一丝尊严,何况还有个耀武扬威的徐冰。

    她不知道留在崔家还有什么意义。

    但崔嘉并没有同意。

    只让她好生将养,别的什么也没有说。

    崔涣瞧中了刘将军的次女,想让崔嘉赶紧跟冯清秋作个了结,然后把刘小姐说给崔嘉作下任正室,反正皇帝那边他也已经请人打了边鼓,估摸着难度不会太大,再不济作个平妻也成。然而崔嘉却跟他掀了桌子:“冯氏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轮不到你指手划脚!”

    崔涣七窍生烟,却是也被他镇住了。

    这么热闹的八卦,徐滢居然都等到快谢幕了才听到。

    流银口干舌燥,忙喝了两口水,接着道:“那崔嘉可真是贱的,要是我,早就把冯清秋给抬回冯家去了。哪怕就是休不了,就让她在冯家住一辈子也成,又不耽误他再娶妻生子。她不是作嘛,就让她作去!”

    徐滢笑微微望着他:“是啊,把原配送回娘家,自己再娶个平妻,纳几房美妾,多自在。”

    “就是!”流银完全没感觉到前路坑洼,大步就跨了过去。

    徐滢扬长音道:“金钗——流银说他婚后想纳妾。”

    屏风后金钗抱着阿陶走出来,冷嗖嗖地瞪了流银一眼,与阿陶道:“走,咱们找商大哥荡秋千去。”

    流银冷汗直冒,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

    徐滢四仰八叉靠在美人榻上。就这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的德性,还想娶媳妇儿,打一辈子光棍去吧!

    宋澈抬步走进来:“商虎他们几个怎么乐成那样?还有流银又怎么了?”

    “男人心,海底针。”徐滢感慨地说。

    宋澈不高兴地睨她一眼:“瞎说什么呢?”他就不是。他觉得别说他的心了,就是他头发丝儿有几根她都比她清楚。有这么占了便宜还卖乖的么?

    徐滢望着他:“你不是去跟几位都督们吃饭了么?这么早回来?”

    “别提了!”宋澈气呼呼地,“那几只老狐狸,哪里是什么想请我吃饭,分明就是想套我的消息,面上笑得跟我亲爹的,话里话外专打听我最近去了哪个营,谁谁谁剑法枪法怎么样什么的,弄得老子心思用花在严防死守上了,根本就没怎么吃!”

    徐滢噗哧笑出了声。

    五军大操演定在六月十五。

    本来应该是春秋两季的,但今年不是出了杨峻这事么,所以就押后了。

    宋澈这些日子正在热火朝天地准备迎战,上次武举时中军营里得了进士的人全被他调了出来,再挑选出来一批干将作为主战力量。

    另外四军都督府不知道怎么也探到了中军营的机密,于是最近各营都开始玩起了心机,因为要提前热身,几个都督佥事们都带着各自一批人马到了京郊,这些日子白天操演,夜里就轮流作东请吃饭。美其名曰联络感情,实则是比谁的心眼儿耍得溜。

    端亲王因为忙着给宋鸿娶媳妇儿,能参与的机会不多,于是就宋澈顶上了。

    宋澈那点城府,哪里敌得住这么些老狐狸?能守住不露口风就不错了。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