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95 始料未及

395 始料未及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你不信?”杨峻冷笑里夹着丝愠怒,侧转了半边身子指指沈曼,“他们不信,不如你来叫我声父亲。 ”

    沈曼微顿,从善如流地颌首:“父亲。”

    “沈曼!”

    徐滢倒吸了口冷气,她这声“父亲”叫出来,那么不是父亲也是父亲了!

    沈曼抬起眼,深深看她一眼,而后又平静站好。

    杨峻哈哈笑起来。

    徐滢却心惊肉跳!

    她印象里的沈曼不该是这样的人,她看得出来她是恨着杨峻的,不然不会暗示她知道他可能的藏身点,可是为什么她突然间又跑来与他相认?就算是真的父女,她这番相认于她自己以及维护他们这段血缘有什么好处?

    她竟然有些看不懂她。

    “余蝉,带上几捆炸药在身上,我们往城门去!”杨峻忽然掉头吩咐起来,又把手里火把交了给沈曼,“你已经回不去了,跟着爹走,去云南!”

    沈曼接过火把,忽然扭头再看了眼徐滢,然后趁着杨峻弯腰拿炸药之际,倏地从腰间拔出柄匕首捅进杨峻背脊,然后左手再将火把往院门口一丢……

    事情来的那么突然,每个人呼出的冷气简直把整个院子都已经冻结!

    全神贯注在弯腰捡炸药的杨峻毫无意外地被扎中了背心窝子,随着匕首奋力一抽,有血柱喷出来。

    徐滢还是反应最快:“快上去救人!”她话音没落,宋澈与商虎已经如箭一般上去押住了柳余蝉!

    杨峻扑倒在地下,翻滚着回过头,双眼里有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不是你教的我吗?生死存亡的时候连自己的亲人也不要相信,二是要杀的人该杀就杀。要杀伐决断。”沈曼流泪笑着,紧抓着那匕首站在廊下,“我学得怎么样?是不是尽得你真传?”

    “你,都是骗我的?”杨峻勉力地支起身子,声音从齿缝里挤出来,“你不是我女儿?”

    “半真半假。”

    沈曼看着刃尖滴下的血,“我是你的女儿。并不代表我就不想杀你。你是我的生父。也并不代表你就不值得我杀。你虽然给了我生命,可你留给我的只有耻辱和折磨。

    “作为父亲,我第一次学走路而跌倒大哭的时候你在哪里?我第一次被亲戚家的小姐们欺负而背着人难过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到了该启蒙的时候。母亲缠绵病榻只顾着思念你而不曾顾及我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因为知道你们的丑事而时刻承受着内心煎熬的时候你在哪里?

    “这些时候你统统不在!甚至于在刚才你明知道我是你女儿的时候你还在防备我!你是直到确定我再也没有退路了才把火把传给我,我险些因为你们的自私任性而变成一个偏执不忿的人,而你却还指望我对你忠心!

    “你从来不知道怎么信任别人,从你扭曲的心眼儿。你看到的人世都是邪恶而黑暗的。

    “但我不是。

    “我虽然有个你这样恶心龌龊的生父,但幸运的是我却有个温雅善良的养父。

    “我是有忠心。也有忠义,孝顺,正直,善良。或许还有一些为人处世的度量和能力,可是这些都不是你给我的,是沈昱。是我的养父!是他给予了我这一切!

    “是他在我痛苦不堪的时候教导我怎么做人!是他告诉我宽容善良的美德,让我明白如何使我内心感到平衡安宁!也是他在所有我无助害怕的时候肯定地告诉我我就是他的女儿。是他因为自私的卫氏和总也睡不安宁的我还选择了不再续弦!

    “这一切都不是你给予我的,而你却还亲手杀了他!杀了替你尽到做父亲的责任的他!

    “像你这种丧尽天良的人,当然不会明白我在那种情况下,拥有一个慈爱而真心爱护我的父亲是多么重要。他明明知道我不是他的孩子,明明知道卫氏肚里怀着的别人的孩子,却还是在她临产前两个月编造了理由带她去了别邺静养,然后接来外祖母照顾我们!

    “是他打点好了一切,瞒住了所有人我其实是生于五月底的事实!

    “而你以为他是个傻子吗?他不会心痛悲伤吗?是卫氏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不要和离,他才一直到死也没有把你们的事情捅出来!你和卫氏就是天底下最自私自利的人,最该下地狱的人,我不是因为你们害我到这种境地才想杀你,是因为你把我最后的倚仗也给毁灭了才杀你!

    “我本来并不那么恨你们了,因为父亲说,我们要学会宽恕,我以为你们真的都死了,所以也决定把这些全都压心里。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连养大我的父亲也不放过,你害的不是别人,是我,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是你让我连最后一点的安慰也失去了!

    “我自从知道你还活着,就猜到他是你杀死的。

    “因为父亲落葬的时候,我看到卫氏的坟头有人去过,但是那个时候我没有想到是你,直到杨家人进了京……我知道弑父之罪天理难容,但是能够手刃你,你知道我多么高兴,我知道我终于有脸去见我的父亲了!只要他才有资格称我的父亲!你没有!”

    她一字一句地控诉着这些,眼泪像泉水从她眼里滚下来,紧握着刀柄而发白的关节显示出她的激动与克制。

    徐滢自己的脸庞不知几时也湿凉一片。

    “原来你,来这里的目的,真的是为了杀我。”杨峻呼吸已有些急促,他将手里的剑支着地下,身躯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在微微颤抖。

    “我从进来的每一步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无不是在骗取你的信任。”

    沈曼缓缓吸一口气,眼泪里带笑看着他,“如果我不表现得那么恨你,不是一进来就诉说我的委屈和痛苦,不尝尝那个苹果,你会相信我吗?我身体里到底流着你的血,得益我养父的栽培,也得益于我这十几年活得如此小心翼翼,我终于抓对了你的心思。

    “我正是知道你疑心重,不会彻底相信我,所以一开始才会拿簪子扎你。而你越是把我逼得毫无退路,我杀你的决心越是强烈。我步步为营,到底还是赢了你。”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