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计划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91 来者是谁?

391 来者是谁?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倒是也没有人看到她的沉默,旁人是留意不到,徐滢是不会介怀。

    “天色也不早了。”屋里都陷入静默的时候她站起来,“我得先回去了。”

    屋里人都望过来,大家虽然觉得她在这种时候提出要走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够赶过来已是情份,她跟这件案子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要走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徐滢无暇他顾,点头喊了侍卫们过来送她回去。

    沈曼因与程筠他们一行同来,身边只带了个车夫与丫鬟。

    出门无话,一路上却遇到许多人,有些是出来看热闹的,有些是害怕牵连而出门避难的,但更多的是朝廷的官兵,沈曼随着马车穿梭在这些人中间,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应有的惊慌恐惧。

    马车到了冀北侯府门口,她撩开车帘,先打发了王府两名侍卫先回去,等他们消失不见,才又着车夫掉转了车头,往东边今夜里最热闹的地方而来。

    神机营的人已经来了,安阳公主府被驸马腾出来作了临时的衙门,所有人全都齐聚在那里商量解决的办法,但正如徐滢所猜测的那样,因为没有把握抢在杨峻之前下手,而且因为后果太严重,所以就是有再完备的器具也难以抵挡他一颗疯狂作死的心。

    沈曼进入积安坊,立刻就被领着兵监守的徐镛发现了。程筠正与他说话,见状走过来。

    “你怎么来了?”他问道。

    “我怕姑母担心,想早些回府去。正好世子妃又托我给世子带句话,所以就顺道来了。”她依然浅浅而淡雅的微笑,仿佛真就是这么回事。

    程筠也因她这份镇静而顿了会儿。然后道:“这里很危险,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不大相信她是顺道过来这样的话,因为程家与积安坊分属两个不同方向。

    “没有关系。”她笑着道,“你们来得的地方,我自然也来得。”

    程筠默然。

    她抬眼环视四处,最后目光在把守得最严实、但闲杂人行走得最稀少的一座宅子前定住。但也只有那么一瞬,她就扭了头过来。说道:“我先去见世子。表哥去忙罢。”说完并不再多话,便抬步往公主府走去。

    程筠本想与她同去,但手头有事。看她又的确是进了公主府大门,便也就作罢了,回到徐镛这边道:“我这就去东宫请示调弓驽手过来!”完了又道:“回头曼姐儿出来,还请徐兄派两个人护送一程。”

    徐镛叫住他:“她来作什么?”

    他默了下。说道:“我也不知道,但她说是给小王爷传话。”

    徐镛凝眉。双唇翕了翕想说什么,最终又还是闭了嘴。

    公主府门前守卫的乃是王府侍卫,自然认得沈曼。她这里进了大门,问明了宋澈去处。顺着庑廊自行进内,转了个弯到了侧门下,却又停步与丫鬟道:“你在这里等等我。我且去去就来。”

    丫鬟执意想跟随,被她一个眼神制止。只好停下来。

    月光已至当顶了,微弯的上弦月在浮云后露出了整个面容,这样的月夜本该是宁静的,但此刻却四处皆是嘈杂。

    建安伯夫人那栋宅子就在公主府隔壁,只要顺着墙脚走个四五十丈便就到了。

    整个院子外围只有穿着盔甲的士兵在一步一哨地守卫,每隔十来步又有两名王府侍卫,当然还有以徐镛为首的几个将官,但是他们是来回巡逻,所以眼下并没有在此。

    沈曼半勾着头往门口走去,月光将她的侧影投在壁上,像移动的剪纸。

    “什么人?!”门口士兵看到她,立刻拨出剑来喝问。

    “我是冀北侯府的表亲沈曼。”她从袖口里掏出程家的牌子来,又指指已经走过来的侍卫们,“他们都认得我。”

    侍卫们见得是她,口气立时变得客气:“原来是沈姑娘。不知道姑娘到此有何事?此地凶险,还请姑娘回避为好。”

    “我正是为这件事来的。”她回头指指后方,说道:“小王爷他们商量了一个可行的办法,需要个面孔生的人来办。刚刚好我来替世子妃传话,所以就毛遂自荐了。”

    她亲切温柔的样子让人没办法心生疑虑,侍卫们沉吟未语,她遂又上前了两步,说道:“要是你不信,现在可以去向小王爷求证。”

    侍卫们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但他们仍然半信半疑,如果宋澈有吩咐,怎么没先派人通知他们呢?当中一人就道:“按说姑娘的话我们没有怀疑的道理,但此事事关重大,小的还得去问问才能放行。”反正有宋澈挡着,他们不怕得罪人。

    沈曼颌首。

    他们去了一个,还剩下一个。

    沈曼在门槛下站着,仰头看着月亮,突然趁他们不备,越过门槛轻手轻脚往院里跑去。

    外头脚步声不停,倒是也掩盖了一些动静,但这又怎么能逃得过侍卫们的眼耳?

    她这里到了垂花门,侍卫手里长剑就直搁到了她颈间!

    “姑娘想干什么?”

    他们的眼里有着逼人寒意,她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但仅此而已。

    她抬起脚,一言不发地往里去。

    她这么样,侍卫却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只好随着她的前进而后退:“姑娘若不停步,我可要不客气了!”

    但她还是没停。

    不但没有停,双眼还紧紧地盯着里间闪着莹莹珠光的偏院,脚步也加快了不少!

    “姑娘!”侍卫也被她这副样子吓着了。他完全分辩不出她的来意是恶是善,他剑尖甚至都已经划破她的脖子了!“姑娘!求求你停下来吧!杨贼已经疯了,他随时都会引爆那些炸药的!”他阻挡可以,却不可能真的伤她性命,他没有这个权力!

    沈曼顶着颈间的剑跨过中门,在寂静的庑廊下停下来。

    屋里坐着的杨峻听到动静,瞬间也提着剑站起来,透过窗口他看到沈曼,目光也是倏地顿住。

    “她怎么来了?”他看向柳余蝉。

    柳余蝉凝眉望着她颈间的剑:“莫非是使的苦肉计?”

    杨峻咬咬后槽牙,提着剑走出门外。

    沈曼看到他,目光里顿时有火星闪出来!没等他们开口,她突然奋力地朝这边扬起了手!

    半空顿时有金晃晃的物事往这边掷来!杨峻闪身避开,那物事径直落到墙上又弹回到地下,被磨得锃亮的一枚六瓣梅花赫然出现在眼前!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