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88 穷途末路

388 穷途末路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杨峻提剑往南面的土壁上踹去一脚,只见原本看上去如实土墙轰然倒下,另一头立刻又露出条地道来!柳余蝉来不及震惊,立时提剑赶在他前方,顺着地道往前急奔而去!

    徐镛与苏靖进到地道,看到被踢翻的椅子以及被击倒的土墙,立刻转头下令:“即刻通报世子守住宅子外围东南向一里路内!杨贼柳贼必是从此出逃了!”

    这座宅子左右都是常年有人住的房舍,杨峻就是能挖地道也绝对挖不了多长,否则排出来的土就会引出周围人怀疑!何况此地邻近护城河,土质十分松散潮湿,他有再大的本事也绝对挖不出一里路去!

    徐镛等侍卫走后,遂也与苏靖对视了眼,分前后脚往地道里去。

    地道的确不是很长,不过走了二十来丈远,就已经听得见街头车马行人的声音了。

    柳余蝉侧耳听了听外头动静,然后顶开顶上石砖,飞快跳了上去。

    杨峻随后出来,然后朝着街头掠去!

    才刚掠开十来丈,忽然间四面便就乌压压涌出来好些侍卫!

    宋澈如同天神一般提剑领兵站在路中央,脸色寒得跟才从冰窖里出来一样。

    “上!”

    只听他一声令下,四面上百名侍卫及官兵随即将他们俩围了个水泄不通,最内围的侍卫们剑带寒光招招劈向他们面门!

    徐镛跳出地道看到的便是杨峻他们插翅难飞的情景。

    他这里与宋澈一对眼神,也立刻持剑加入了战圈。

    杨峻功夫确实不是盖的,几十招下手他居然丝毫不见败势,但是徐镛与宋澈加入进来,形势顷刻就变了。柳余蝉胳膊上立时中了一剑,很快杨峻背上也挨了侍卫一刀,宋澈趁着徐镛步步紧逼,长剑出其不意地往他脸上划了几条血痕!

    紧接着那剑尖移下他颌下,眼看着就要刺中他心脏之时地,他却突然将手一扬!一片粉雾立刻洒向他们面门,徐镛拉着宋澈迅速后退。宋澈却还是咬牙趁着这会儿往前刺出了一剑!

    就听得那白雾里闷哼一声。有脚步声急速离去了!

    “即刻封锁城门,张贴告示捉命杨柳二逆贼!”

    宋澈当机立断扭头下令,而后闭眼闯过那白雾。顺着杨峻他们二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杨柳二人一口气奔出了好几条街,身后喧嚣却紧跟着未停。

    “往东城积安坊去!”

    柳余蝉微愣,但也来不及说什么,随即忍着伤痛与他潜往了积安坊。

    东城积安坊是全京师除皇宫以外民居最为集中的地方。而且这一带所有的屋主都非富即贵,据粗略得知就有安阳公主府。建安伯府,吏部尚书府,余下的都是二三品的或是家族来头极大的人家,可以随便在这里犯点案。就要惊动半个朝廷!

    杨峻去的地方是位于安阳公主府与吏部尚书府之间的一座三进宅子。

    这座宅子很明显也是哪户人家的别邺,收拾得十分齐整洁净。

    但杨峻却在此地出入自由,如同自庭院!

    “这是建安伯夫人名下的一座宅子。平日并无人住,每月才会有人前来打扫一次。”杨峻看看四处。倾耳听着周围安宁舒缓的声音,神情也不由放松下来。

    建安伯夫人便是安阳公主的婆婆,而安阳公主则是当今宁妃的女儿。这一带因为守卫森严,巡兵又多,本就轻易没有人会来相扰,作为皇亲国戚,建安伯夫人的嫁妆宅子当然更不会有人闲着没事前来查问。

    柳余蝉心下暗惊,他本以为他与范舟乃是他的心腹,但他却从来不知道他居然还会知道这么一处藏身之地。他也终于了解到为什么他能死里逃生苟活这么多年了,光凭这手准备,他就当得起了不得三个字。

    他们直接进了靠近后花园的一座院落,宅子没住人,就是来人打扫也是打扫庭院,像这种偏僻而且并没有存放什么家俱、明显只打算空置的院子更加无人问津。

    他说道:“我们藏在这里,也未必躲得过去。”

    他能想象到这次他们再也没办法像从前那样闲适快活了,就算宋澈徐镛给他们机会,皇帝和端亲王都不会给机会。

    他渐渐就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而且他们败的太快了,快到简直有些不真实,他们筹谋了十来年的宏伟计划,一个晚上就让宋澈他们追得如丧家之犬,就算是他们暂时逃脱,又能避得多久呢?

    “你急什么?”杨峻冷眼扫他,顺势在椅子上坐下来,凝眉望着前方道:“接下来宋澈一定会封锁全城捉拿我们,逃是逃不出去了,但我们却不见得就得等死。你去院后第三棵梧桐树下,把表层浮云刨开,把下面埋着的所有铜箱子搬进来!”

    他连忙称是,提着剑到了后院梧桐树下。

    刨开土一看,果然底下埋着好几个两尺见方的大铜皮匣子,等他把上面六个提出来,底下又有一层六个,如此往复,竟然有二十四个之多!

    他将这二十四个箱子搬到屋里,杨峻已经将身上伤口简单包了。

    “你一定想不到这是什么?”他扬唇道。

    柳余蝉着实猜不出来,他本来以为是银锭,但它们的重量又与银锭不符。

    “是火药!”杨峻啪地将其中一箱打开,里头果然躺着好几捆草纸包着的火药!随着盖子的打开,硫磺的味道瞬间扑鼻而来!

    “这——”

    柳余蝉也愣住了。

    这么多箱火药,恐怕炸掉大半个京城都够了,杨峻到底想干什么?!

    “你把这些全部围在屋子周围,每一箱之间都拿草绳连接着。这是我们的保命符。如果宋澈查不到这里便罢,若是查到这里,那我杨峻便与他们还有这周围各府数千条人命一起同归于尽!”

    他被剑划伤的脸在幽月下看起来格外狰狞,而目光里的寒意更是让人不由一颤。

    柳余蝉跟了他十年,自然知道他不是说假。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害怕,杨峻又催促道:“还不快去!你是想等他们到来之后再束手就擒吗?!”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