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
   十分六合计划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十分六合网址 > 384 十年河东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护城河一到晚上,就会被两岸的灯火照得通明。

    城北这带更是如此。

    这里是富商云集之地,不但宅第华丽,商铺也多如牛毛。

    但即便如此,檀缘书舍设在这当中,还是有些鹤立鸡群之感。

    附近多是茶楼酒肆,文人骚客们喜欢临水叹咏,时常走过路过都会进门来逛上一圈,书舍生意不错,伙计们经常忙得连水都喝不上一口。范舟捧着茶坐在铺子后方的帐房里,像任何一个圆满尽到了职责的掌柜一样悠闲而从容。

    十四年前他还是云南窦府的一个二管家,拿着每月五两银子的月例。云南人都长得偏黑,但他是个南方人,身材修长皮肤细嫩,对本地粗手粗脚的姑娘实在看不大上眼。娼馆里的窑姐儿也没有什么耀眼的货色,有几家头牌不错,但去一趟就得花去他两个月的例钱。

    他二十岁不到的年纪,被边境的烈日一烤,一颗心也躁得收不住。

    窦旷的次媳也是中原过去的女子,皮肉丰厚得来骨架又小,让人无端想起********这样的妙词。最难抵挡的是天热的时候她穿一身轻薄的裙装,胸前便如揣了两只兔子般轻轻地蹦动。窦二爷回祖籍祭祖那两个月,他觉得她在他面前蹦得都快要晃花眼了。

    他还记得那是个圆月满庭院的夜里,夏蝉不知疲倦地在树上树下啼鸣。他打着灯笼去查二门上的锁,迎面就碰上了从窦夫人房里出来的她。她猝不及防撞到他身上,胸前那两团撞得他都快晕了,他借机扶了她的臂膀,她居然没有罚他。

    后来。他们“偶遇”的次数就很多了。

    再后来,他就很顺利地爬到了窦二爷的床上。

    当然一开始她还是推拒的,还试图跟他讲讲规矩道理,但是他又哪里看不出来她正经的表面下那颗浪荡的心?原先窦二爷在府的时候,丫鬟们就曾偷偷里传过他们房里隔三差五就要传热水的。丈夫不在那么久,她岂还能熬得住?

    那夜里真是*。

    后来他们又度过了无数个*般的晚上。房间里,花园里。甚至是窦旷夫妇所住的正房后头。越是危险的地方他们越是觉得过瘾,越是刺激的时刻他们越是激烈,他总也忘不了她那柔若无骨的躯体。阅女无数的他居然不甘于与她舍弃这段露水情。

    可是出差的窦二爷总会回来。

    而且窦旷也似有察觉,他只好想办法消除他的疑虑,并且下圈套给他让他无暇他顾。果然窦旷被缠得再也没办法理会他们,而与此同时窦二爷也被他遣去四处周转。他又得以与她苟合下去。

    但这一切终于还是因为她的怀孕而败露了。

    他同样无法忘记他被打得完全感觉不到痛了的那个晚上,也无法忘记窦夫人以及窦家上下瞪着他时恨不能凌迟了他时的扭曲脸庞……

    但是。没有会人想到十二年后的他还会安适的坐在这京师的书局里,穿着从前窦旷也舍不得穿的云锦,喝着他们一年也难得喝上几两的明前新茶,揣着无法计数的金银财宝。过着未来无法预估的风光荣华的日子。

    他对这一切很满足。

    也一点都不后悔。

    虽然有时候他也觉得杨峻有点疯狂。

    虽然他们各自都有仇要报,但他觉得他永远也不会有胆子去撩动朝廷,他的志向没他那么大。杨峻是不怕死的,他怕的只是在他死的时候没有把仇报完。没有做到让人人都对他闻风丧胆,没有让杨家人都匍伏在他的脚下。

    可他不得不承认,他是有本事的,十二年里他不但发展了一股暗中势力,替他腐化掉各大军营卫所的将军,以购买或要挟的方式变相侵吞大量屯田,这些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大梁朝廷虽然小毛病不断,但整体上可没有什么问题。

    他们都肯定他们推翻不了这个朝廷。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如今窦家已经败了,杨家再一败,他们就可以退出京师败头换面去别的地方重新生活,到时候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

    现在,他们就等着借冯清秋来搅乱大局,然后找机会给杨家扣个足够抄家灭族的罪名了。

    他的几房侍妾已经在南边某个宅子里等他,他才三十出头,他也还想娶妻生子。

    “掌柜的,三爷请您进去。”

    正思绪漫游之间,有人进门来禀道,并且顺手还替他点着了桌上的灯。

    他抬眼看了看窗外,原来天色早就黑尽了。

    他觉得有些饿,放了茶,起身往内院走去。

    这座院子是杨峻早年购下的私宅,据说自他与卫氏互通心意之后,就常常在此碰面了。

    杨若礼死后杨家全家搬离京师,杨峻这宅子也就荒了下来,直到后来他假借火势离开杨家,才又重新把这宅子翻修成了个书局。

    因为是私会之所,所以除他与卫氏之外竟然无人晓得。

    想到这里他不由嗤笑出声,人常说读书明理,杨家人读那么多书,这脑子却读到了狗肚子里,对个嗣子当嫡亲的儿子看待,给的月例比杨沛还只多不少,真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怎么想的!杨峻要不是衣食无缺,当初又怎么能偷偷置下这座宅子?

    没有这座宅子,他们就只能另觅住所,说不定也隐藏不到这么好。

    所以说,世上的人吃亏可不能怪别人太坏,只能怪他们自己太蠢。

    他稳步跨进二门,迎面就见杨峻正站在院中的山茶树下,凝望着点缀其上的朵朵金边红花出神。

    这株茶花,他知道是杨峻当年从云南移回来送给卫氏的。

    杨峻因为哮症而离京过几年,那几年也是他至为关键的几年。

    他不但借此机会游历了许多地方,接触了许多江湖人,而且也遇然结识了回乡祭祖的窦二爷,——没错,世界就是这么小,后来他们又在云南相识,共同促使了窦旷拉上崔涣一道私开银矿这件事。

    如果没有他离京的那几年的经历,杨峻断断也没有后来的疯狂。而杨家居然还傻到在拆散他和卫氏之后相信他已经浪子回头,给他嘘寒问暖,还给钱他答应他外出游历……杨家这么蠢,就是像窦家一样落到家败人亡的地步也不算很冤枉的。

    他自信地这么想。

    并且又把身子往下躬了一点,以恭谨的姿态走上去道:“三爷用饭不曾?”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