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80 试探虚实

380 试探虚实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笑着,请了茶,顺眼打量她面色,只见恬淡中还带着一丝困倦,遂道:“怎么,这两日没睡好?”

    沈曼下意识地抬手抚抚脸:“昨夜里风雨,被惊醒了,看了会书才又睡着。 ”又笑道:“我这浅眠的毛病却是自小就有,就是不下雨,平日里但凡有些响动,我都是会醒来的。所以我父亲在时就告诉下人们,但凡我熄灯了,便都不许发出什么声音。”

    徐滢想起宋澈对沈大老爷的评价,不由道:“令尊真真疼你。”又道:“你也很值得。”

    宋澈可不是经常称赞人的,能得他一句好评价的真是少之又少。这沈大老爷自己身子也不算好,心里还时刻挂着女儿,不管怎么说,这样的父亲也足够称职了。她思念父母而不愿出嫁离开沈家,似乎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

    沈曼将拈在手里的一朵落花停下,说道:“我没有兄弟,家父在我身上倾注了所有的心血,也得亏于他的悉心爱护,才使年幼丧母的我在沈家受到百般优待。外人所看到的我的好,都是源自于家父对我的引导教育,而非我本身与生俱来。

    “所以但凡有人谬赞于我,我也是不敢辞的。”

    说完笑一笑,又道:“也不知道旁人心里觉得我自大没有。”

    “自大是没有,倒是觉得很乖顺。”徐滢也笑道。她所见过的这些大家闺秀,能做到沈曼这样的也不太多,虽然她私底里觉得她们这些人太过守规则而显得无趣,但毫无疑问,一个知恩图报而且聪慧的女孩子总是招人喜欢的。

    当然。除此之外又还有些叹惋她不想嫁人的因素在内,这样的女孩子,难道不该有个好归宿吗?

    这里吃了一轮茶,又寒暄了几句家常,沈曼盯着仰躺在软垫上吃脚趾头的阿陶看了会儿,忽然就说道:“我听颖丫头说,杨家一双孩子中的毒十分严重。也不知道找到凶手和解药了没有?”

    徐滢听到这里便把话头咽了一咽。

    杨峻与沈曼的母亲曾经有过那么一段。后来才造成杨若礼的死亡,这段算是杨沛至今也不愿回首的过往。她不知道沈曼知不知道这些,于一个姑娘家而言。母亲曾经婚前与人私通苟合,这总归是一辈子也抹不去的污点。

    她说道:“说是江湖人投的,哪里有那么容易找到凶手?不过如今请了太医开药调理,目前是没有什么大碍了。但还是盼着早日捉到凶手拿回解药。那才叫彻底安心。”

    沈曼点点头,望着前方喃喃道:“能向无辜的稚儿下手。这心肠也叫做歹毒了。”

    前方阿陶在捉着面前小丫鬟的头发玩儿,小丫鬟被抓得疼了,蓦地低呼起来,画眉连忙拿了只玉螳螂引开他的注意力。他这才捉着螳螂研究起来。

    小丫鬟折了两枝茶花插在小瓶里走过来,摆在她们俩中间的茶几上。

    沈曼又笑道:“这十八学士倒像是我笙表哥花圃里的品种。”

    “这你也认得?”徐滢笑道。

    “这带金边的品种产自云南,是从我母亲处移过来的。也是家母的一位故友相赠。”她说道,然后抽出一枝来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又随意地插回花瓶里。

    徐滢听到这话猛地抬了头,“故人?”

    “嗯。”沈曼垂眸端了茶,拢起嘴来轻轻吹着,却又不把话往下说了。

    徐滢凝眉望了她一会儿,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母亲的故友送了她来自云南的茶花,而且她母亲在出京嫁去湖州之前还特地往这人的居处送了茶花去,结合时间段看,这“故人”除了杨峻还会有谁呢?

    难道沈大太太跟她说过这件事?

    但细想之下又不可能,卫家当初花了多大功夫才瞒下桩丑事,到如今连程家都没有听到半点风声,可见这件事瞒得极紧,卫二若是那种会随口把这种事放在嘴上的人,沈曼在沈家的地位怎么可能会有今日这般?

    但她静默了片刻,仍是试探道:“你方才怎么忽然问起杨家孩子的病情来?”

    沈曼笑了下,“我是看到阿陶才想起来的。”说完又默了默,再道:“孩子们的病不好,颖丫头的婚事就得往后拖。我自然也是关心着的。”

    说的在情在理,徐滢却觉得她有几分欲盖弥彰。

    她想了想,笑说道:“伤害杨家孩子的人名叫杨乘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乘云是杨峻的表字。

    “没有。”沈曼平静地,慢慢啜了口茶,捧在手里,两手稳得像是空中有什么东西钳住了她一般。“我认识的杨家人,只有徐伯母,杨先生和夫人,以及枫少爷,再多的,便就是那两个孩子罢?别的人,我竟是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呢。”

    徐滢扬唇:“可是我从来没说过这个杨乘云,就是杨家人啊!”

    沈曼略顿了顿,扭过头来笑道:“但是我也没有说,世子妃口中这个的杨乘云,一定就是杨先生的家人啊!不管他是哪里的人,总归是姓杨的罢?反正除了江南杨家的人,别的杨家人我是不认识的。”眉眼里还略带着一丝俏皮,简直让人心放软。

    徐滢便就有些迷惑了。

    她本来是想试探试探她到底知不知道杨峻这个人的,如果她知道,那么起码有一半可能知道杨峻与卫二当年的事。可是她简直表现得无懈可击,让人完全无从猜测。

    她不死心:“不知道令堂可曾跟你提过那位送她茶花的友人来历?”

    “没有说过。”沈曼又摇头,“家母只是无意间跟我说过这个。”说完她盯着前面茶花树看一会儿,又道:“但是我极讨厌这种花,因为我一闻到它的味道我就想吐,所以家母过世之后,家里的茶花都拿来送人了。”

    徐滢又讷了讷。

    卫二过世后,她钟爱的东西不是都应该好生保管吗?怎么反倒送人了?

    “你送的?”她问。

    “是的。”她利落地答,“现在沈家并没有人种茶花。”

    徐滢无语了。

    这可真像个被宠坏了的娇小姐说出来的话。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