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79 探询究竟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正好程淑颖也出了来,相互间寒暄了几句,程筠便就使了个眼色给程笙先离开了。

    程淑颖疑惑地道:“姐姐跟他们说什么呢?”

    沈曼对着他们背影静默半日,这才回转身望着她:“没有什么。”

    说完抬步往自己院子里去。只是走了几步她又停下来,说道:“你什么时候去杨家,我也跟你去串串门?”

    这有什么问题?程淑颖满口答应:“昨儿徐伯母还问姐姐好些日子没去吃茶了呢。”

    沈曼点点头,竟然也没有应她一句,便就回了房。

    程筠与程笙在门廊下议了半日,也并没有议出什么头绪,见着太阳渐晒,便就转进了书房。程筠先着郑际在门外把守好,然后进门打开柜子,把昔年柳余蝉所赠他之物悉数抱了出来。“这些东西我接连看了几日,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不知道你能不能启发我些什么?”

    自打知道伤他的人就是与打朝廷屯田主意的案犯,而且还确知是来自杨家的逆子,他的心里就没有平静过。腿上的毒折磨了他十来年,他也寻了这仇家十来年,现在终于有了目标,因而心里的激动并不比宋澈他们少一分,这些年来的点滴竟然也全都浮现于眼前。

    程笙看着这满桌子摆的字画骨扇等物,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异常。一样样拣出来看了看,最后也跟程筠摊了手。

    程筠展开其中一幅扇面看了看,如此看着他的程笙却忽然灵光一闪,说道:“有了!小王爷那里不是有那杨峻的手迹么?这些字画既是出自柳余蝉,那你拿过去跟他比对比对,不就能确定他们俩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吗?”

    “正是!”程筠蓦地击起掌来!说着一面七手八脚地收拾起东西。然后道:“我这就找他去!”

    程笙连忙叫住他:“我也随你去!”

    沈曼回到房里枯坐了一阵,拿起枕畔书来看了两行,又拿起笸箩里针线做了几针,到底觉得浑身似是长了针芒,没有一刻是舒服的。

    丫鬟抱了捧牡丹花进来插瓶,见她神思恍惚地直以为她生病,抬手覆上她前额却又觉正常。便道:“想是昨儿半夜里那场雨下的扰了清梦。我这就去沏碗参茶给姑娘提提神。”

    她也没说什么,手里纨扇执起又放下,最后站起来。走到窗边半探出了头道:“大爷他们在哪儿呢?”

    廊下正翻着手绳玩的两个小丫鬟连忙笔笔正正地站起,同声答道:“听前面的如儿方才说,大爷二爷出门往王府去了。姑娘是寻大爷有什么事么?”

    “哦,无事。”

    她收身站回来。盯着帘栊下的半人高青花瓶望了会儿,呼吸几起几沉。最后折回窗前,往外道:“去告诉秋痕,就说我想去王府看看世子妃。”

    小丫鬟们撒欢跑去,沈曼凭窗站了站。也回到镜前来梳妆。

    今儿宋澈休沐,宋澈正跟徐滢在院子里铺了软垫,让阿陶坐在上面晒太阳。

    夫妻俩一人占了张躺椅。吃着瓜子喝着茶,一点儿也没有被外头事扰到心情的意思。

    这里听说程筠兄弟俩都来了。近日里忙着跟徐滢演戏的宋澈就本能地跳开了三步,一片瓜子壳粘在他下巴上,阿陶爬过去抱着他小腿儿,热心地想要帮他塞回嘴里去,当然,被他爹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打掉了。

    徐滢见程筠一脸凝重,知道他们有话要说,便让厉德海引了他们去书房,自己仍带着孩子晒太阳。

    阿陶已经快半岁了,现在很能认得清谁亲谁疏,她可不能疏忽了对他的关爱,免得将来他也变成什么心智不全的人。

    宋澈他们这里进了书房,程筠走前,程笙随后便关了门。

    等他们把来意一说,宋澈也说不上是激动还是惊讶了,连忙猫到里间从暗格里把当初杨峻写给宋鸢的那封信取出来,摆到柳余蝉所写的扇面前一比对,众人的脸色便就又渐渐松散下来了。

    两方的笔迹,全然不同。

    “看来并不是同一个人。”程笙凝眉道,“如果不是他,那这个柳余蝉,他到底会是什么人?大哥所赠他的东西为什么会落在杨峻手上,为什么侍卫们去找他的时候偏偏他又提前走了?”

    “只能说明他虽然不是杨峻本人,却绝对是他的同伙无疑了。”程筠道。

    他拿起那封信:“杨峻与朝廷与王府可没有什么直接仇恨,他之所以会有胆子对朝廷的军队下手,我想这背后应还有同谋。像他这样越是把自尊心看得重的人,越是会想要出人头地,他们针对朝廷的阴谋,也许不是简单的复仇。”

    “无非是想整垮大梁自己当皇帝而已!”宋澈冷嗤着,顺手抓了桌上一只瓷青蛙咯吱捏碎了,“这些人,满心以为当了人上人,就真正出人头地了,也不想想,一个国家这么容易被几条蛀了那还了得?!真当我们这些领军的是吃素的?!”

    程筠扬眉无语。

    程笙道:“那总得快些把这人捉到才成吧?”

    捉不到人,杨家那双娃儿便解不了毒,他们解不了毒,那程淑颖跟杨叶枫这婚事兴许还得往后拖,他们这一拖不要紧,到时候冀北侯夫人逼婚的矛头就直接转向他们兄弟来了。这个案子跟他虽然没有直接关系,那也是间接相关的呀!

    “人当然是要捉的!”宋澈没好气地瞪着他,“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嘛!”

    就知道催催催,也没见献出个有用的主意来!

    徐滢说杨峻一定会去找冯清秋,这都三天过去了也没有听见任何风声,都不知道他这假装跟老婆吵架的戏码还得唱多久,他心里也是早就把这姓杨的狗贼暗骂了一百遍,就差没做个小人扎针放角落里了!

    他们这里发愁的时候,沈曼已到荣昌宫来了。

    徐滢望着她笑:“今儿人倒是齐,只差个颖姐儿没来了。”

    沈曼微笑抚抚阿陶的头发,没有接话,等到徐滢伸手请了座,她这里才一面道着谢,一面浅浅笑道:“我也是看天儿好,想着过来看看小王孙。早知道他们急匆匆是往这儿赶,定然叫他们等等我了。”

    _______

    对八起,这么晚~~~~~~~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