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计划 > 377 不大相信

377 不大相信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姓云的?崔嘉停住脚步。

    侍卫又说道:“大奶奶去幽会的这个人刚巧也姓云,崔公子真的不想弄清楚此人到底在你们夫妻间做了什么?”

    崔嘉倏地转身,两眼似要把侍卫给盯穿来!

    宋澈这里等到冯清秋他们离去,见前去打听柳余蝉的苏靖还没有回来,便就起身先回府。

    他们到府的时候徐滢还歪在床头看话本子,听说他们一行回来,立刻从床上蹦起来了。

    到了书房把来龙去脉一说,她也点起头来,本来约冯清秋出来就是为了诱出杨峻,崔嘉这一来,反倒促使事情变得更容易了,只要风声不走漏,她敢担保杨峻还会跟冯清秋联络的,而不管冯清秋怎么选择,实际上杨峻只要一出现,都是逃不脱他们掌握了。

    “不知道她回去后崔嘉会怎么样?”她问。

    “崔嘉那边已经打点好了,就冲他对冯清秋的执着,理应不会坏事。”徐镛颌首,“这小子也是得栽几个跟头才清醒得起来。”说着他冲她笑了笑,这两年的经历与沉淀,使他看上去越发像个胸有丘壑的男子了。

    徐滢对他们办事自是放心。

    这里正要琢磨下一步,苏靖却是快步回来了:“爷,那户人家说这姓柳的半个月前就已经走了!而且也并不知去向!”

    几个人闻言又是一愣,徐滢望着程筠:“小侯爷可还有此人别的落脚地址?”

    程筠想了下,立时提笔把他所知道的关于柳余蝉的所有居处全写了出来,“我与此人从未谈及过琴棋书画以外的其他,因此从未想过他竟然与钦犯有染!这是所有我所知道的他的居处,你们可以即刻派人过去搜查!”

    宋澈没说二话。立刻唤了商虎进来下去办事。

    徐滢凝眉想了想,说道:“照你的说法,这柳余蝉不大像是杨峻易容的,既不是他,那他又会是什么人呢?”

    程筠也是不解。

    宋澈冷哼:“八成是为了利益而结合的一丘之貉!”

    徐滢沉吟片刻,没有立刻发表意见。虽然她也觉得这姓柳的不会是什么好人,但是要说是乌合之众。恐怕不见得。程筠也不是傻子。姓柳的能跟他做上数年的朋友,必然也不会简单到哪里去。难道除了杨家,还有哪家也出了败类?

    这么一想。这大梁大户人家里出的败类还真多呀。

    众人再议了会儿便就各自回府了。

    程筠心怀着千头万绪,哪有什么睡意?直到天亮才浅浅眯了会儿。

    而王府这边因为要假装冯清秋计划成功,是夜不免捣鼓出一些动静。

    宋澈回来的时候是被徐镛与程筠铁青着脸色“押”回来的,于是他走后徐滢自然也该与宋澈“理论”一番。这夜开始宋澈就又搬到书房去睡了,徐滢也连日不见客。于是终于有风声传了出去,甚至都有人看见她眼眶红红地往娘家去了。

    加之徐镛在衙门里任谁打招呼都没个笑脸,几日里发酵下来,端亲王世子夫妇之间出现了嫌隙的传闻终于满天飞了。

    为了演得更逼真。几个人连端亲王以及杨氏都没有告诉,于是接连几日端亲王脸上都忧愁不断,跟皇帝喝茶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皇帝当然也从太监们八卦里察觉到点风声。但在他看来宋澈就是喝个花酒也算不得什么要命的事,这徐滢醋劲也太大了。

    当然。这种话他当然是不会说出口的,太容易落人话柄,而且,也很容易令皇后找他谈心。

    不过他很怀疑宋澈是不是真有那个勇气在外寻花问柳?毕竟他连看个春宫都觉得好羞耻……

    端亲王虽然也觉得这种事并不那么要命,但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他们俩自有他们俩的相处规则,不是旁人可以拿理论去左右的,所以也还是有些忧心,万一他们这一闹别扭,徐滢不给他生孙子了咋办?还有万一因此落下心结从此真的夫妻不睦怎么办?

    让宋澈纳妾怕是不可能吧?不纳妾就只能指着徐滢生,她要是不生,他还能去逼着她生不成?

    因此几日里饭茶不香,弄得中军营上下也是气氛低沉。

    杨氏当然更是操心。

    但杨沛却淡然若素地劝她不必多心,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杨氏也只好装作无事。

    杨峻这里观望了几日,迟迟也没有示下。

    范舟这日便就寻到了在房里看书的他,说道:“瞧着倒是像真的,只是效果并不如想象中好。”

    杨峻道:“那是因为冯清秋寻的是娼妓。”他啪地合了书,交合十指搁在腰腹间,锁眉望着窗外:“我怎么总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

    范舟想了下说道:“三爷的意思是?”

    “你去拷问过那娼妓没有?”他问道。

    “当天夜里便去捉来问过了。”范舟道,“那娼妓似乎吓得不轻,身上还有各种红痕,她也亲口承认跟宋澈有过肌肤之亲,还说是冯清秋给他下了药之后才让她去的,就宋澈那炸毛狮子的德性看来,并不像是假的。”

    杨峻松开十指,站起来,“怎么会这么顺利?冯清秋使的又不是什么很高明的法子,就算宋澈会上当,徐镛也不可能会上当,何况后来还说有程筠在。他们刚刚好离开那段时间,冯清秋就得手了,你不觉得太凑巧了吗?”

    范舟有那么片刻没有说话。

    事情的确是凑巧了些,可是不能因为凑巧就否定它全部的合理性。

    “对了,还有崔嘉又是怎么回事?”杨峻忽然又转了身,“为什么他会跟冯清秋一同出现?”

    “他是尾随冯清秋去到西湖楼的。”

    范舟道:“我已经着人偷听过崔家小厮的谈话,原来崔嘉是因为听说程筠也在西湖楼而跟去的。到得那里便就跟冯清秋闹翻了脸,这些我们的人在门外都亲眼所见,只是后来王府的侍卫约是为免他把宋澈的丑事张扬出去,所以又下楼截住了他。”

    “你们听到侍卫跟他说什么了吗?”他问。

    范舟略顿,摇头道:“没有。”

    杨峻眉头就又皱起来了。

    “没听见,你又怎么能确定他们就是这么回事?”

    范舟无语。

    杨峻面色凝重望着窗外:“所以,还是得把冯清秋给逼一逼才行。”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