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75 咎由自取

375 咎由自取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她一个接一个地伏在地下磕头,伴随着啜泣的声音。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

    她在以这样的方式给她台阶下。

    冯清秋也哭了,她被那人耍得好狠!

    “他说他姓云,是小侯爷的朋友!”她含泪望着程筠,选择了这样的称呼,“他有很多关于小侯爷的东西,扇面扇坠玉珮什么的都有!而且都是真的!”

    一屋人都有些错愕,宋澈往程筠看过来,程筠也变了脸色,凝眉望着她:“你可莫要执迷不悟血口喷人!”

    “我怎么可能血口喷人!”她咆哮起来,“我为什么要诬蔑你?那天我着人送冯家下人出去,丫鬟进来便递了枚你的玉珮给我,还约我翌日早上在伍门寺相见!我以为是你,但结果去了才知道根本不是!”

    她边说边从袖口里掏出枚玉珮拍在桌上:“你们自己看看这是不是他的东西!”

    程筠率先拿起这玉珮来,只见常见的一枚翡翠珮饰,一面刻着几枝竹叶,一面刻着的正是自己作的两句诗,心下立时也不由大惊:“这确是我的!”

    宋澈和徐镛也皆都拿过去细看了几眼,程筠虽是后戚但向来以文士自居,平素所用之物也有讲究,这些可不正是他的独有标记么?

    ”这是怎么回事?”宋澈也看不懂了。

    他相信程筠断不是那种随意给女人——尤其是已婚女人传递东西的人,这东西一定不是程筠送给冯清秋的,那么冯清秋为什么会有他的玉珮?难道她说的是真的,这玉珮是杨峻给她的?

    程筠深知事关重大,当下细细道:“从我手上出去的玉珮没有十块也有八块。大多都是我自己闲时雕来玩的,有时候遇到脾胃相投的人就送了出去。这块玉我记得是送给了余蝉兄——”

    “哪个余蝉兄?”

    “三年前从江南进京来的琴师柳余蝉,他在京师算是小有名气的!”

    程筠目光炯炯望着他们俩,“当初我还提出要介绍他来拜见小王爷,只是小王爷对此不感兴趣也就作罢了。但是此人一向如同闲云野鹤,从不理会官场与朝廷之事,而且与这画像上的人并不相像。他怎么会是杨峻?”

    “他既会易容。想来扮成别的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徐镛道。

    程筠摇头,“他的脸应该不是假的,我记得去年夏天与他在护城河畔弹琴论道。天热得我们彼此都洗了好几次脸,如果他的脸是假的,怎么经得起这样洗?”

    这么说来竟是很对。

    宋澈与徐镛对视了一眼,又看向冯清秋:“当时他都拿了些什么东西出来。你还记得吗?”

    冯清秋到了这会儿,哪里还敢抵触?咬唇想了想。便说道:“我记得有把写着《满江红》的竹骨折扇,一幅四开大小的《五女游春》,还有一篇临摹的《东亭序》,此外还有块飘着橙色的田黄石。还有两三样小件的平常的玩物,记不清了。”

    程筠目瞪口呆,已禁不住站起身来:“这些都是我赠与柳余蝉之物!”

    宋澈凝眉:“你确定?”

    “我肯定!”程筠掷地有声地道。“尤其是那把折扇,那是我去年腊月里才送了给他的!”他声音里带着几许寒意。仿佛人也跟着才从腊月里走过来,“但我却不知道这些为什么会落到杨峻手里,这杨峻究竟跟他是什么关系?!”

    徐镛温声道:“小侯爷能不能提供这柳余蝉的地址,我这就让人去拜访拜访他。”

    “当然可以!”程筠眉头紧拧着,说着便着人拿了纸笔,写了两行字给他,“上个月初九我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他是在这户楼里当琴师的,你这就可以去看看!”

    徐镛与宋澈对视道:“咱们不能大张旗鼓的去,且让苏靖带两个人悄然去走一趟的好。”

    杨峻太过狡猾,他既然指使冯清秋来挑拨徐滢和宋澈,难保他没有派人暗中盯她,若是让他察觉他们有了动作,则难免会坏了计划。

    宋澈这里派了苏靖出去,屋里倒有片刻静默下来。

    宋澈与徐镛思虑的是柳余蝉与杨峻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而程筠却是满脑子的不可思议。本来刚才听说杨家的嗣子就是侵吞卫所的案犯时他就已存了不少震惊,因为他腿上的毒也极可能是当初杨峻留下,因此打定主意要旁观这案子究竟怎么破。

    到此时线索忽然又拐到了他头上,这令他不能不生起满腔的戒备之心,宋澈他们俩虽然不至于怀疑他跟杨峻有勾结,但如若柳余蝉当真就是杨峻,又或者他们确定是一伙的,那他在与他交往的这两三年里,他究竟成了个什么样的角色?

    他自小律己,从不过问朝堂之事,相信是没有让他挖到什么机密的。

    但他竟然隐藏得这样好,令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的目,却是让人不由心底发寒。

    而他居然还拿他的玉珮去引诱冯清秋……

    他不由往呆站着的冯清秋看去,对方也正在看他,眼底里有着他看不懂的漠然与恨意。

    “在伍门寺,他还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这时候,宋澈又开了口,朝她问起来。

    冯清秋咬唇收回目光,掐着手心道:“他只告诉我,我如今这处境都是徐滢害的。”

    “所以你就用这种方式来报复她?”

    徐镛紧接着她的话尾说道,“你这种人,跟冯氏并没有什么两样,不管自己遇到了什么挫折,永远都认为是别人的错。你怎么不想想,如果不是你婚前一面追求着别人,一面又跟崔嘉私相授受让冯氏母女捉到了把柄,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冯清秋张大眼看了看程筠,脸色忽红忽白,然后攥紧裙带死命地瞪着徐镛。

    徐镛又说道:“你以为玩的一手好瞒天过海,其实在场的人谁不晓得?从来没有人跟你过不去,只有你打生下来瞧不起别人,你落到这样的境地,全都是你咎由自取。今日若不是你起心害人,能被我们这般拿捏吗?”

    ————(未完待续。)

    ps:推平仄客的文文:《妻在上》血仇已报,亲孝已还,国朝渐稳。她这一生没有可悔,也没有多少遗憾然而……当她有机会再活一次时人人在她背后暗骂道:呔!奸臣妻!于是,郑衡笑了笑:呵呵。——我就是喜欢你们背后骂我,还不得不一脸恭敬地夸奖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