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天字嫡一号 > 372 怎会这样

372 怎会这样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我明白的。 し”

    娼妓不愧是头牌,很机灵地点了头。

    她隐约也能看出来这里头应该还有蹊跷,但她头牌做得久了,早就被姐妹们眼红了,再说慢慢的年纪越大,她也不知道还能赚多久的钱。这人银子给的痛快,看在钱份上,就是让她侍候个死人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屋里宋澈徐镛与程筠同坐说话,虽然没听他们提到什么要事,但程筠却从他们不时往外打量的动作察觉了一点什么。终于在苏靖出去又进来耳语了一番之后他坐不住了:“你们俩玩的什么花样,莫不是要把我给卖了?”

    徐镛失笑:“放心,卖谁也不能卖你小侯爷。今儿有人做了出戏要唱唱,咱们这就出去溜达会儿。”

    程筠眯眼望着宋澈,宋澈黑脸瞪他们:“不许离开我五丈之内!”

    徐镛笑着,把程筠给拖走了。别说他们这是在办正事,就是不办事,明知道冯清秋等着算计他,他也不能拿这个当玩笑不是?

    对面雅室里包了房的全贵,见得徐镛他们出来,房门开合之间只露出里头宋澈一个人,他立马就示意那娼妓:“可以过去了!”

    娼妓颌首出门,司音却走过来说道:“方才我怎么见着仿似是小侯爷?”

    “是又怎么样?咱们只管奉奶奶的命行事。”全贵轻嗤着。

    司音想了想,却说道:“这事可不能大意,我还是回府去告诉奶奶一声比较好。”

    本来打听好只有宋澈和徐镛二人在才行事的,当然就算有别人也不算什么,但来的人既是程筠。这事可不能等闲视之,冯清秋心里可满满的都是程筠呢,这种事情他在场,倘若露了馅,程筠因此对冯清秋印象改观,到时候她难道不会把火撒到他们身上?

    说着她便站起身往外走去。

    哪知道才走到门外,她便就不由自主往后退了进来。全贵本在喝酒。见她这样正要问她怎么回事。等看到环着胸嘴角微挑迈进来的徐镛,顿时也说不出话来了!

    而紧接着更让他们说不出话来的,是徐镛身后居然还缓缓踱进来一人。正是方才与徐镛同路出去的程筠!

    “你们——”

    全贵站起来指着他们,心慌到顿时连规矩也忘了!

    “是不是很吃惊?”徐镛道,说着左手一伸,还没有让人看清楚怎么出手的。他就已经锁住了他咽喉。

    程筠凝眉走到他们面前,一向淡泊的眼里只剩下难以掩饰的厌弃。

    娼妓站在墙下。面对着端坐在饭桌后虎虎生威的宋澈竟然从脚趾头起就开始发怵。

    她从踏进门起就没再能挪动过脚步,因为屋里根本就不如全贵说的那样只有宋澈一个人,靠墙这边不但站着有人,而且还站站一排四个牛高马大凶神恶煞般瞪着她的持刀汉子。那目光凶到简直令她不觉想要弯下腰把自己蜷成一团就这么滚出去的地步!

    这种情况下,她还能扭得动腰肢迈得开腿吗?

    宋澈全程连眼角也没有睃过她。

    她正想告个罪退出去,把那二十两定金还给全贵算了。这时候房门吱呀一响,又进了几个人来。前面两个生的十分英俊,她不认识,看到后面进来的两个她却是目瞪口呆了,居然正是出钱买她过来侍侯人的全贵兄妹!而且他们还是被押着进来的!

    “把你知道的全都交代出来,说的好了,你就可以立马回去。”徐镛扶剑停在她面前,脸上没有怒色,但眼里的寒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大人饶命!”

    娼妓连忙跪下来磕头。她可是风月场上混熟了的,早习得一手好察言观色的技能,哪里看不出来这趟水深得很?眼下谁强谁弱即见分晓,卖身赚点钱以保下半生度日而已,哪里敢耍什么心思?当下便竹筒倒豆子全数倾吐了出来。

    全贵兄妹越听眼前越是发黑,没曾抬头去看宋澈,那汗水已经顺着额角流下来了。

    程筠这里也是满脸的晦气。他虽然对冯清秋没什么特别感觉,到底还是当她大家闺秀行事有分寸的,眼下她虽没有出现,但全贵兄妹都是冯家出去的人,而且还是冯清秋的近侍,这后头什么缘由他会不晓得?

    这里娼妓说完,徐镛又一脚踏在全贵后腰上:“把你们所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我这可就要提着你们去找冯阁老了。”

    “徐将军饶命!”全贵立时趴在地下,也把来龙去脉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若是碰上别人他且要死咬着不说,可是徐镛这招使的太要命了,他们若是被送回冯家,冯玉璋夫妇绝对饶不了他们,冯玉璋寒门出身本就带着些小家子气的过度自尊,落在他们手上他们会死得比在冯清秋这里还要惨上十倍!

    “小的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害几位爷,就是想过来讨个好卖个乖……”

    他仍想替冯清秋撇清撇清。

    程筠瞧着心生闷气,未等宋澈徐镛发话,他这里已经唤来郑际:“你还是去冯家传个话,请他们大公子冯翊过来一趟。”

    “慢着!”宋澈把杯子一拍,站起来,走到全贵身后把往他屁股后头紧踹一脚,指着抖瑟不止的司音道:“你回去,把冯清秋带到此地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个时辰内人没到,我就把他脑袋揪下来送到崔家去!”

    司音倒抽一口冷气,差点没晕过去。

    宋澈再踹了全贵一脚,全贵哇地一声惨叫,她不敢再迟疑了,立马爬起来,在苏靖的押守下踉踉跄跄地出了门去。

    侍卫们这里把全贵与那娼妓皆都带到隔壁,程筠这才问起宋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纵然他能肯定这事儿是冯清秋干的,他却不相信她会蠢到这种地步,无缘无故地寻宋澈下手。她真是嫌死的太慢了吗?

    宋澈冷笑:“说出来我怕吓死你。”说完便就把他们这些日子查得的关于杨峻的事情跟他说了,只是为免他尴尬,隐瞒了杨峻与沈曼母亲那一桩。

    程筠目瞪口呆,素日再冷静的一个人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

    昨天去照了下颈椎,早上医生说是颈椎强直,嘱多休息少劳作,否则颈背麻木的区域会持续加重,所以接下来我会要调整一下身体,加强锻炼,以更好的状态筹备下本书。这里剩下的字数不多了,我是计划5月初完结的,所以接下来打算改成每日两更,请大家谅解一下。

    至于月票,我当然是希望大家多多投给我的,但是如果大家觉得更数量少不想投,也不敢强求,但求别骂~~

    爱你们~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