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计划 > 366 火上浇油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杨峻哈哈笑起来。 他把酒端过来,一饮而尽,忽然又叹道:“你这么聪明的人,小侯爷竟然不懂珍惜,足见他有眼无珠。”

    冯清秋看他一眼,又把脸转过去。她虽然觉得这话太过尖锐,但未必没有道理。她不知道程筠喜欢什么样的人,但想来连她这样的也没瞧上,能中他心怀的人也不多了。

    但是,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她开始有点恨他。她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可是如果昨日她没曾收到他的玉珮,她绝不会欣喜若狂,当她满怀着希望到这里,现实却又使她心念成了空——不,她怎么能怪程筠呢?拿玉珮诱她过来的人是他!

    “你究竟想说什么?”她问道。

    “在我说出我的目的之前,你先把方才我问你的问题回答了。”

    杨峻忽然敛了戏色,神情一点点变得凝重,那双丹凤眼里忽有着千山万水,“你仔细想想,你一个高贵的阁老府千金,连进宫当太子妃都有资格的小姐,是怎么落到如今这步的?是谁把你推到这一步?使你越陷越深?”

    冯清秋默然。

    她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孤枕难眠的那些个夜里,她也一次又一次地反问自己,为什么她会走到这一步?可是想着想着就情绪来了,使得她永远也没法静心得出个确切的结论。如今对着这陌生人,对着这个尚不明动机的男人,她居然就听进去了。

    她从一开始回想着,明明还平静的神情渐渐起伏起来,交握着的双手也渐渐缠紧。

    “我跟筠哥哥青梅竹马,如果不是徐冰横插一杠子。我根本就不会嫁给崔嘉!如果不是徐冰弄掉我的孩子,我祖母与母亲便不会上门替我打抱不平,如果不是她们这一闹,我公公不会去向徐镛下手,如果不是徐滢施行奸计,崔家也根本不会垮!”

    她目含怒意瞪着前方,“说到底。是徐冰把我推到这一步的!是她!”

    “你说的很对。但是,也不全对。”杨峻起身踱到窗边,说道:“你嫁入崔家固然是徐冰作出来的。但你可知道,徐冰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中了徐滢的圈套?徐滢因为暗中与宋澈有了瓜葛,无奈又与崔嘉婚约缠身。所以使下奸计诱使徐冰去算计崔嘉。

    “事发之时她又使徐镛与宋澈先后赶到,造成崔嘉失德的事实并使之辩无可辩。逼迫崔家退婚。后来闹到宫中,崔家冯家为了颜面僵持不下,宋澈便怂恿皇帝将你嫁给崔嘉,将徐冰嫁给了崔韦。可以说。你走到今日这地步,完全是徐滢宋澈一手导致。”

    冯清秋话没听完一张脸便已扭曲了!

    她知道赐婚前后所有的瓜葛,却从来不知道这其中的内幕!

    她颤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杨峻笑道:“要不然。你以为徐冰怎么会突然间向崔嘉施下那等奸计呢?她可是堂堂三品侍郎的嫡女,想嫁个二三品的人家做个宗妇也不是太难。如果不是徐滢诱使,她怎么会偏偏要去算计个崔嘉?”

    冯清秋只觉得心口又闷痛起来了reads;[生活大爆炸]谢尔顿,听话!

    是啊,徐冰若是算计成功了,一来她便成了侯府的世子夫人,二来她又成功压制了徐滢,这么好的事情那傻子怎么可能会不去做!

    她一路以来只当徐冰和冯氏是她的仇人,却没有想到真正的仇人却躲在后头偷笑!

    徐滢……

    她攥紧了拳头,忽然又想起冯夫人做寿时那一幕来!

    她徐滢前呼后拥风光无限,如同那金殿上的牡丹宝阁里的明珠,而她却因为没有诰命而只能缩在内院远远地仰视她,连她的身也没资格近得!

    她害得她如今成了弃妇怨妇,而她却有着宠爱她丈夫与健康的儿子还有无限荣耀的地位身份……她为了与宋澈双宿双栖却把她推到如今的境地,这个心如蛇蝎的贱人!

    她闭上眼,极力按捺住浑身的颤抖再把眼睁开,便似已有火苗蹿出来了。

    杨峻望着她,慢腾腾又说道:“事实上,她不单是这样做了,而且还借着与程家成了亲戚的份上,在程筠面前把你素日与崔嘉之间私相授受的事兜了出来。原来小侯爷的确是对你有着不舍之情的,但在他知道这点之后,他就彻底对你死了心。”

    她瞪大眼,顶着惨白的脸像座蜡像一样站在地上!

    这番话无异于在她破碎的心上又添加了一锤!她何曾与崔嘉私相授受?她对他从来就没有动过心!她也从来没跟他许过什么诺言,她不过是接过他几样东西……徐滢!

    她咬着牙,感觉双手都已经有些发麻了,她从来不知道她竟有这么恶毒,她究竟跟她有什么仇怨?!

    她眼泪又落了下来,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她的人生便等于全毁在徐滢手里,她在云端上睥睨她,而她却在泥潭里苟且!

    “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她颤声问。

    “我说过,我对你的遭遇感同身受。”杨峻放缓声音,在帘栊这头望着她,“所以,我想帮你,自然就会帮你查清这一切。你若是有怀疑,自可以去问徐冰,看看当初是不是她受徐滢的刺激后才做下的这一切?”

    她伸手死命地捉住扶手,定定地瞪着他。

    她会问的,她一定会问的!如果确定是徐滢,那么她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半晌,她匀了口气,问他道:“你为什么要帮我?她也伤害过你吗?”

    “你说呢?”他扬唇。

    她凝眉不语。她实在想象不出徐滢跟面前这个人有什么关系。

    她在徐府走动了十几年,也从来没有听说徐家有什么姓云的亲戚或对头。

    “我帮你,与我跟她的恩怨没有关系。”

    正当她沉默的时候,他又望着门外缓缓开口了,“我只是不想这个世上再多一个像我这样的傻子。你就算有再大的错,也还是有知道真相的权力,正比如我,当年也曾对一个人刻骨铭心地挚爱着,但最后得到的还是她对我的无情背叛。”

    他眼里的狷狂与肆意忽然一扫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抹倾涌而出的落寞。

    ——————

    29号了,求月票~~祈求吊个分类月票奖的尾巴吧~~~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