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62 为何不嫁?

362 为何不嫁?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可是这人除了杨峻,还会有别人么?

    她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敢问舅舅舅母,杨峻是不是生有六趾?”

    杨夫人略顿,立马道:“我曾与他做过鞋,他确是生有六趾。  只是我听老人们说六趾于其主不祥,因此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你们怎么知道的?”

    徐滢一颗心倏地落下,——这就对了!

    面目对得上,身体特征也对得上,再没有别的疑问了。

    虽然杨家人一直肯定他已经死了,但不管怎么说,连她这个不同时空的人都活过来了,一个隐藏得那么深的杨峻想要弄点什么药做成假死状态,也就没有好惊奇的了。

    她默然捋了捋思绪,这里宋澈与杨沛又交谈了几句,正好袁紫伊着人来催请用饭,众人这里便就暂且散了。

    杨沛将往事和盘托出,杨氏仿若重新活过回来了也似,虽然杨峻这厮的行为令人措手不及,可眼下毕竟没有比他们兄妹彻底冰释前嫌来得更为重要的事,要说错,两方都有错,而这错,终究不是出于故意。

    徐滢知道他们接下来还有许多旧情要诉,饭后便就与宋澈带着孩子打道回府了。

    马车里阿陶坐在父亲身上吮他的手指,口水哗哗地流了一片,宋澈一面嫌弃一面又舍不得把手抽出来,阿陶以为父亲逗他说话呢,于是也咿咿呀呀地回应着,冒出来的六颗小牙齿越发像贝壳里嵌着的珍珠。

    徐滢看着他们爷俩儿玩,忽然问起宋澈:“是了,你为什么说沈曼嫁给程筠不行?”

    宋澈拿绢子给阿陶擦口水,说道:“她自己说的。她母亲过世之后,她就说过不想嫁人的话,当时没当真,以为她悲痛过度,曾应卫家的邀送她往卫家住过几年。到她十四岁时她父亲病重才回来,她父亲过世的翌年,家里人再提出要给她说亲的话。她正经跪在沈家老太太面前说不嫁人的。”

    “那老太太答应?”徐滢问。如果是丧亲之痛。难道不是应该给她仔细寻觅一门可靠的婚事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吗?

    宋澈斟酌了半日,说道:“曼姐儿的父亲是个很纯正的君子,真正的温文尔雅。跟程筠差不多吧。因为身体并不很好,又没有别的儿女,曼姐儿打小受他亲自教导,很争气的。我估摸着他没再续弦也是为着曼姐儿。所以她说不肯嫁人,沈家也没有勉强。

    “要不然他们早就把他们俩凑一块了。哪里还用得着别人说合?”

    徐滢挑眉:“就这样?”

    宋澈略顿,瞥她道:“那你还想怎么地?”

    徐滢像只狐狸一样伏到他肩上,一口衔住他耳朵:“当初你回答我的时候可是斩钉截铁地,就因为她不想嫁所以就不能嫁?”

    宋澈被她咬得浑身酥麻。烦死了地把摇头把她甩开,再瞪她一眼。

    徐滢又趋上来,他没办法。只好道:“她父亲过世之后,沈老太太给她说亲。结果他们家谁谁找了个算命先生来说她克家人子女。正好她自己也执意不嫁,所以大家就都把这事放心上了。”

    徐滢一巴掌拍上他后脑:“这种鬼话你也信?”

    所以说女人活着多么不容易,丧亲已经很惨,居然还要承受这种非言非语,万一那算命的收了人钱财故意害人呢?沈家那么大家族,总不保个个都是正人君子,沈曼出自长房,父母双亡之后必然留下不少财产,她个弱女子留在娘家,来日这家产还不是落在子侄手里?

    宋澈忍痛道:“我有什么好信不信的,反正又不关我的事,他们这么说我就这么听啊!”说了挨骂,不说也挨骂,他怎么就这么倒霉?

    徐滢呲牙:“那要是当初王爷给咱们合婚的时候八字不合,你是不是就立马打退堂鼓了?”

    “怎么可能?”他连忙道:“谁要敢说我们八字不合,我肯定打到他改口为止啊!”

    徐滢瞪他,掐他的胳脯。

    阿陶看见了,也开心地学她的样子掐他爹的脸。

    宋澈送了这娘俩回王府,直接去了衙门见端亲王。

    把从杨家得来的消息跟端亲王一说,端亲王也立时噗出老大一口茶来!“你说这背后指使的人是杨家那小子?!”很显然他也是知道杨若礼曾经有过这么个嗣子的。

    “不是杨家人了,早就逐出家门了!”宋澈连忙澄清。

    杨峻这事都够得上诛族了,要说是杨家人的话,那杨沛他们岂不是还得陪葬?那也太不值了!

    即便如此,端亲王也还是愣了有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手里一只杯子也被他顷刻掷碎在地下:“这狗贼!”他的女儿也是因他而死,他不光是杨家的仇人,朝廷的敌人,也是他王府的仇人!如果不是他蓄意挑唆,宋鸢是根本不必死的!

    他大步转出公案,咬牙道:“那这么说来,接下来就得搜捕这杨峻了!”

    宋澈道:“可此人十分奸诈,既然他还会易容,恐怕不那么好拿。而且他有什么弱点我们都不知道,即便知道他是谁,也不可能封城搜查。”说完他又道:“不过前几日崔涣主动找上我们了,他如今不在朝中,又是唯一跟他交过手的人,他或者可以发挥点作用。”

    端亲王摆手:“那就快去办!”

    宋鸢的死始终鲠在他心里,原先不明这疤面人身份时尚且也罢了,当如今知道竟然还曾是他相熟的人,心里的怒气也就瞬间找到了焦点。

    宋澈回到公事房,立刻着人去传崔涣。

    哪知道转眼侍卫就进来禀道:“回世子爷,崔涣这几日家里出了事,恐怕今儿来不了。”

    宋澈:“……”

    衙门这里宋澈忙着整理手头线索的时候,崔家这里正值愁云惨雾一片。

    冯家人来过一趟之后,冯清秋当夜是消停了。

    崔涣夫妇虽然面上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对冯清秋的不屑与不满是更加深了一层。崔夫人好歹还派了嬷嬷过来安慰了几句,崔涣直接没把这当回事,翌日更把原本交给崔嘉管着的庶务也转到了崔韦手上。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