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 > 天字嫡一号 > 359 到底是谁?

359 到底是谁?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袁紫伊不咸不淡地瞥着他,继续眉开眼笑地逗着阿陶。 她又不是第一次抱他了,每次抱的时候他爹每次都要这么罗嗦,真不知道徐滢怎么会受得了这么烦的男人!简直懒得理他。

    “阿陶跟舅母去看花花!”

    抱着走到门槛下,正就见到杨沛夫妇过了来,只好又抱着回了来。

    双方见过礼,坐下开始寒暄,徐滢问了几句孩子的事,就说道:“我们今儿来,是有要事要请问舅舅舅母,母亲不如让旁人都先退下吧。”

    杨氏闻言知道或是朝中要事,忙起了身,亲自招呼人到了门外。素锦见状也把阿陶从袁紫伊手里接过,与她一道带着他到了门外去晒太阳。

    徐滢把画像从侍棋手里接过来,将范埕当初给的那幅马三爷的画像铺开在桌上:“这个人,不知道舅舅可认识?”

    马三爷既然屡次对杨家下手,那必然是有仇,既然有仇,那么杨沛见过他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因为看年纪这姓马的也不过三十余岁,年纪比杨沛还要小。

    杨沛就拿起这画来。

    目光乍落到这画上,他瞳孔立刻就收缩起来了!

    徐滢他们还没有说话,杨夫人见到丈夫这般,也揣着狐疑看了过来,这一看也是大惊失色:“杨峻!”

    声音飘到门外太阳下逗阿陶的杨氏耳里,杨氏也忽然一抖,扭头看了过来。

    “杨峻?”徐滢与宋澈对视了眼,“这名字很耳熟。”

    杨沛脸色瞬息间千变,他忍着心下骇动望向他们:“你们哪来的这画像?!”

    宋澈本没想到杨家夫妇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见状也郑重起来:“是早前卫所一个千户长绘制的暗中购买屯田的买主。他们称他为马三爷。而我们将它与前些日子从别处得来的两幅疤面人的画像一经比对,发现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也就是说,此人不但是屡次谋害杨家的幕后凶手,也是算计朝廷的贼人,如今更可能与十年前窦旷在京外被劫一案有关,我们因此特地向舅舅打听。”

    杨夫人双手发起抖来,双唇也失了颜色。

    杨沛面肌颤抖了两下。望着他们道:“杨峻就是当年与徐家姑奶奶私通的我的堂弟。”

    徐滢有些失语。半日道:“可舅舅不是说他已经死了许多年了吗?”

    “没错!”杨沛站起来,目光炯炯望着他们,“他的确是已经死了。那年徐少惠意外身亡,我闻讯进京,得知缘由后随即找到了你母亲,然后又在京郊找到了他。将他带回江南,然后后来的事情我则已经跟你们说过了!”

    徐滢有半晌没说话。出现这种状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杨峻根本没死,他瞒过了所有人变成了马三爷,第二是此人跟杨峻长得极像。是另外一个人。

    “舅舅舅母,能够确定这就是杨峻本人?”她说道。

    杨夫人重新拿起那画像来打量,说道:“他虽然已死去十余年之久。但他颌下这里有颗痣我却还是记得很清楚的。当年杨家的老辈们都说这是颗桃花痣,说他这一生命犯桃花。果不其然,他先是——”说到这里她低叹了下,看了眼杨沛,才又说道:“后来又与徐少惠闹出这桩事来。”

    “先是怎么了?”徐滢追问,“难道在我姑母之前他还曾出过什么事情不曾?”

    杨夫人为难地噤了声。

    杨沛这里沉默片刻,横了心望向他们:“这件事我本从来没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母亲,这是因为关系到我杨家的脸面,因为为了这件事我杨家也算是损失惨重。我说出来,还望你们能体恤我一番苦心,记在心里就好。”

    徐滢忙与宋澈起身应允。

    杨沛凝眉道:“杨峻本是杨家旁族中的子弟,他父母早丧,也无兄弟姐妹,其祖父临终前将他托付给家父。家父家母待如若己出,他幼时体弱,家父没少为他在京师寻访名医名药。

    “那会儿因为他年少,又常年服药,家父也不曾十分逼着他读书,但他聪明,许多事常常一点就通。模样又生得好,很知进退,极得家母宠爱,我因为除了你母亲一个妹妹,也只他一个弟弟,也当他同胞相待。

    “他五岁那年得了场哮症,咳了好几个月,大夫说京师气候不宜他调养,于是家母便着了几个老家仆陪他回苏州住了几年,直到十二岁回到到京师。家父一面督促他功课,一面又请了个武师教他习武强身。”

    “习武?”宋澈听到这里不由得出了声,杨家也曾有过子弟习武的先例?

    “正是。”杨沛目光黯然,“我们家并没有歧视武将的说法,是在杨峻之后,我才不准子弟习武的。”

    徐滢恍然大悟,难怪叶枫会需要用离家出家的方式赴京习武了。

    不过这样一来,她就更好奇这个中因由了。杨峻究竟做了什么使得杨沛连武功也不准子弟学了呢?

    而未待她多想,杨沛已接着说道:“家父那会儿请的武师武艺甚精,原先是保过镖的,那镖师还有位弟子在大理寺正卿卫珩家中当护院头儿。武师与他关系不错,杨峻那时年少,也常跟随武师去往卫家做客。而就在这一来一去之间,他不知怎么居然与卫家的二小姐有了苟且!”

    说到这里他情绪变得激动,墨须也微微地颤动。

    徐滢想想被疤面人诱得连家人都不顾的宋鸢,心下发紧。那疤面人若非没有极厉害的手段,怎么可能把堂堂一个郡主哄得团团转?看宋鸢当夜下了毒才来告诉她,可见她对这马三爷是极忠诚的,如果不是她曾在自己面前吃过亏,恐怕还不一定会在事后立刻交代出来。

    而杨峻居然除了徐少惠还勾搭上了人家卫家的小姐,有这手段,再来哄哄宋鸢也就不算什么了!

    “卫珩家的二小姐?”宋澈忽然惊呼起来,“您是说十多年前卫家的二小姐?那会儿卫家的二小姐,后来不是嫁去了沈家当大太太么?”

    “沈家?”徐滢又目瞪口呆了。究竟哪个沈家?

    “没错。”杨沛深深望着他们,“与杨峻婚前互生暧昧的,就是湖州沈家的大太太,也就是世子爷的舅母、冀北侯夫人的娘家大嫂。”

    ——————

    最近颈椎疼得不行,所以更新不定时,请大家多多谅解~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