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54 公子雅兴

354 公子雅兴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皇帝正在清理他的茶叶包,本来很丑怪的脸经一层层剥下来,原本俊朗秀美的一张脸就渐渐露出来了!这露出来的脸与方才的形象一对比,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徐滢忽然就想到那张画像上的脸!

    宋鸢与崔涣都说那人脸上有丑陋的疤,但崔涣又说他双眼有神……一个伤了大半边的脸,而且疤痕还尽留在上半截,怎么可能眼眶的形状不会改变?

    难道那人脸上的疤也是假的?!

    对!只有假的才会在朝廷那么多人严密监守下行动自如,才会在两种身份之间自由转换,范埕才会指出马三爷是个俊美贵气的男子!也才会让人总也猜不透他的来历!

    “你想什么呢?”

    正独自出神间,皇帝已经收拾干净坐到御案后了。 ;

    她连忙回神颌首:“不知皇上召见有何旨意?”

    皇帝哪有什么了不得的话说?无非是嘱她转告宋澈仔细观察着崔涣。崔家是老功臣,崔涣虽有违法,到底不是什么谋逆反叛之罪,给他点教训就得了。倘若他改过自新,他是不会当真让他们家就这么败下去的。

    徐滢这里记下,立刻告退去往慈宁宫。

    其速度之快令得皇帝在殿里郁闷,难道他突然之间就变得面目可憎了吗?

    心里有了惦记的事儿,徐滢就没心思闲唠磕了,这里吃了太后招待的茶点,又容老人家被阿陶给逗得乐开怀了,便就告退回王府来。

    进房还没来得及吃口茶,便着厉得海将疤面人两幅画像以及当初范埕绘制的那幅画像拿出来。

    几幅画放在一起,笔触虽有不同。但立足点却是一样的。云门寺里画出的两幅皆是丹凤眼,长剑眉,鼻梁挺直,而下颌刚毅利落,薄唇无一例外的上挑,眼神略带轻蔑之色,不知是在讥嘲着谁或是讥嘲这人世间。可是在面上那块疤的衬映下。这张脸却透着说不出的丑陋了。

    她仔细辩认完毕。再把原先范埕绘的那张铺在一旁,这一张脸同样的五官,同样的目带讥诮。只是下颌那一小点的黑痣以及右脸大部分在另两张画像上却被疤痕覆盖,没有疤痕的这张脸堪称俊秀,与那两张竟有着云泥之别!

    “就是他了!”

    她激动地道。

    疤面人就是马三爷,也就是当年击伤崔涣与程筠他们的凶手!

    “快去请世子爷回府!我有要事相商。”

    流银走过来:“世子妃。世子爷去通州了,得晚饭后才能回来呢!”

    ……京师里权贵云集。有排场的酒楼茶馆也多如牛毛,惠心楼就算是一二流当中的一家。

    当暮色笼罩了大地,护城河一带便也热闹起来,这里是酒肆娼馆集中之地。每到掌灯时分,华灯便染亮了这一大片城区,处在整条街中央位置的惠心楼更是宾客如云。因为他们这里不但有号称京师第一的龙井毛尖,还有每月一换的说唱班子。

    这个月打南边儿来了个黄梅戏班子。一家三口,主清唱,唱曲儿的姑娘十六七,水汪汪的眼睛粉嫩嫩的嘴儿,音色又娇嫩无双,引得每天晚上都有许多公子哥儿来捧场。

    崔嘉虽吹得一手好笛子,但对这戏文却是无感。只是几个好友喜欢热闹,于是接连几日也都把聚会地点选在这里。

    但是今夜他到了,而另外几个却还没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约好听完曲儿便去当中某人家里喝两盅,长夜漫漫,也只好如此打发了。

    他叫了一壶茶,两碟小点儿,一面听着曲一面等待。

    店堂里来人越来越多,很快坐无虚席,好几个人瞄着他这桌跃跃欲试,到底都是有身份的,大半人琢磨了会儿便就打了退堂鼓。但却有个三十来岁身姿挺拨而且气质儒雅的文士犹豫之后却还是走了上来,抱拳道:“敢问这位爷,可否容在下拼个台?”

    崔嘉有些为难,本来他是在等人的,怎可与人拼台?但他也并非是个霸道人,眼下已有许多人在站着,这人既问上来了,他也不好意思拒绝,略为沉吟便就点了头。

    马三爷坐下来,同叫了一壶茶,两碟点心。先给自己沏了茶,然后微笑:“看公子气宇轩昂,风度翩翩,在下常在京师行走,印象中倒觉原先的广威伯世子与公子有几分相似,也不知认错未?”

    崔嘉本有些百无聊赖,陡然听得这人竟认出他来,心下略动,才又正眼打量起他。

    马三爷又笑道:“敢问可是崔公子?”

    崔嘉停顿片刻,点点头,磕一颗松子。磕完之后才又拱手回礼:“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小姓云,家住城东金龟坊。”马三爷始终笑微微,说完又执壶给他添了茶,说道:“云某早就听闻广威伯府的威名,也一直仰幕崔公子的人品,不想今日在此偶遇,深感荣幸。只不知公子如何独自在此?”

    崔嘉自家败以来屡受冷眼,忽然间被马三爷这么一捧,心里可谓百感交集。一时又觉难得萍水相逢一个陌生人还记得自己,便不由也起了几分攀谈之心,遂道:“在下也是在此等朋友,只是不知何故迟迟未来。”

    马三爷道:“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崔嘉正要说不可能,这里小厮就进来道:“刘公子派人来告诉,刘夫人忽感不适不能来了。李公子也临时去了田庄有事。他们请爷改期再聚。”

    崔嘉愣了有半晌。明明约好不见不散,怎么突然之间都爽约了?

    他陡然升起阵空虚,他们爽了约,那他去哪儿呢?他并不想回去,回去除了听崔夫人唠叨,崔涣咒骂,便是冯清秋的冷脸。他已经越来越不想看见她,他也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认真与她说过话,或者认真看过她的脸,他对她现在有种本能的恐惧。

    “既然如此,不知在下有无荣幸请崔公子去喝两杯?”正在他失落间,马三爷又含笑开口了,“附近也有家不错的酒馆,虽称不上十分贵气,但也还算雅致清静。此地我也深觉吵闹,就不知崔公子意下如何。”

    崔嘉正缺酒友,这话简直正中他下怀。

    “这怎好意思?”他道。

    马三爷笑着起身:“公子不弃便成。”

    崔嘉只好也站起来。

    ——————————

    皇帝没事儿逛了下书评区,发现大把人说疤面人是他的私生子,气得好几夜又没睡好觉。。。眼圈又黑了。。。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