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注册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53 花明柳暗

353 花明柳暗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道:“丹凤眼?”

    这丹凤眼怎么听起来挺耳熟?她见谁长了双丹凤眼来着?

    “对,就是丹凤眼!”崔涣肯定地。

    徐滢想了想,招来侍棋轻声说了几句,然后让人赐了座。

    这里刚坐下,侍棋就拿出一卷纸来,徐滢打开后拿出一张摊开在桌上,原来是张画像:“你来看看,这个人像不像?”

    崔涣走上来,目光一接触到画上的人脸便定住了!

    徐滢又拿出一张摊开:“这张呢?”

    这下他目光里不但有震惊,而且还有丝残余的后怕!

    “是他!就是他!这疤的形状眼神都一样!”他大声道,“我永远忘不了这张脸,那天火光突然之间在照在他脸上,我魂魄已去了一半,也就是那刹那间,我不慎中了他一剑!”他话得十分急速,仿佛思绪又飞回了那个时刻。

    徐滢看看宋澈,宋澈站起身来:“这次你要是再敢耍我,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崔涣无语道:“在下要是有一字虚言,不用世子爷动手,我亲自把我合家上下的脑袋送到您面前来!”

    宋澈瞪了他两眼,这才坐下来。

    崔涣也坐了回去,默了默又问徐滢:“敢问世子妃这画像是从何处得来?”

    徐滢重新把画卷起,交回给侍棋,说道:“既然你是诚心效忠朝廷的,这个你就别问了。”

    崔涣颌首,又道:“那么,不知在下这请求——”

    徐滢不吭声。宋澈道:“容我想想,过两日回消息你。”

    崔涣立时起身,一揖到底:“那在下就静候世子爷的佳音了!”

    徐滢目送着他出了门去。再拿过侍棋手上这画像看起来。

    这两张画是她在宋鸢出事之后寻云门寺的人画的。据宋鸢交代,这疤面人住在云门寺禅院里至少一年,那么即便是他不是常住在那里,至少也出现过许多次。特征这么明显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没人见过呢?

    两张画分别出自两个僧人。画出来的像竟是一个比一个细致。

    崔涣既然认定跟十一年前突袭他的那个人是同一个,这的确就可以说明窦家的案子跟屯田一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了。再从窦家孩子与杨家孩子中了同种毒来看,此人不但与窦家一案有关。而且还与杨家有瓜葛。

    可杨若礼原先担任国子监祭酒并不管政务。也不可能会有政敌与仇人,这人究竟会是谁?

    建安胡同的三进小精舍里,迎春花与茶花竞相争艳。

    凭窗而立的男子面容光洁无暇。颌下淡淡的青须茬儿又给他添上了几许成熟沉静的味道,在这春光里,看着也让人觉得心境淡泊。

    但他目光流转之间又会不经意露出一丝不羁与戾气,像隆冬的寒风。

    “三爷。有消息回来了。”范舟到了身后,躬身禀道。“昨日跟踪徐滢的乃是崔家大少奶奶冯清秋reads;医往情深,一不小心嫁给你。崔家这大半年里内宅乱成一团,崔涣与崔夫人渐生龃龉,二房崔韦夫妇地位渐起,而冯清秋与崔嘉则是貌合神离。冯清秋去年还掉过个孩子。”

    说着他把崔家这前前后后的事均跟他交代了一遍。

    “这么说来,这位冯大姑奶奶现如今日子是不好过了?”马三爷交握着双手,薄唇略带讥诮地扬起。

    “是不怎么好过。不过,她终究是冯家的姑奶奶。有冯玉璋夫妇撑在后头,倒也不见得落魄。”范舟道,“此外我还打听到一个消息,这个消息三爷恐怕更有兴趣知道,就在昨日下晌,崔涣曾造访过端亲王府。而当时只有宋澈与徐滢在府。”

    马三爷顿了顿,然后蓦地回过头,“你是说崔涣去找过徐滢他们?”

    “没错。”范舟点头,“不知道三爷可还记得当年去探天牢的途中遇到崔涣的事?宋鸢虽然死了,但云门寺的僧人却见过三爷,还有崔涣也见过三爷,我担心崔涣恐怕会把这个线索告诉徐滢他们,然后帮着宋澈他们对付咱们。”

    马三爷眉头也拧起来了,他顺着屋里转了半圈,又沉吟了片刻,才说道:“看来崔家还是嫌日子过得太太平了。”

    范舟拢手不语。

    马三爷在屏风下站了会儿,又转身道:“崔嘉近来在哪里出没的多?”

    范舟想了下,答道:“惠心楼。”

    崔涣既寻上门来请求办案,宋澈少不得去见皇帝。翌日早朝后到了乾清宫,把事由一说,皇帝捏着奏折想了想就答应了。当初留在崔涣不杀本就是留意有用的意思,现在他自己寻上门来,那就给他个机会吧。

    宋澈这里得了讯回去,也不急着立马告诉他,打算先熬他两天,挫挫他的锐气再说。不然的话还以为他少不了他呢。

    徐滢吃了早饭打算带着阿陶去长公主府上走走,结果长公主要进宫去看太后,于是俩人又结着伴往慈宁宫去。

    皇帝这里看了半日奏折,只觉眼睛干涩,仰靠在椅背闭目养神的时候想起宋澈早上来禀的那事儿,这崔涣虽然可以给他当跑腿,但他到底负罪在身,有些事他可不能不嘱咐宋澈。这一想便又坐起来,着人去传宋澈。

    万喜说道:“世子妃正在宫里,要是不那么要紧的事,何不让世子妃去传话便可?”

    皇帝想想也是,这跑来跑去的多耽误正事儿?再说跟徐滢交代恐怕比跟宋澈那二愣子交代还要好些。遂摆摆手让他去,自己进了侧殿,让太监弄了些茶包来敷脸,——这两夜茶喝得多,晚上睡得晚,黑眼圈都出来了。

    徐滢随着万喜到达乾清宫时,就见正殿里并没人,站了半刻才听见侧殿里传来说话声,连忙唤了声“皇上”,就见帘幔处一人敷了半脸的小茶叶包出了来,到了跟前站定,从茶叶包里睁开眼望向她:“来了?”

    徐滢没忍住,噗哧笑出来。

    “笑什么笑?”皇帝瞥她:“别仗着你年轻,就笑话朕。”

    “哪能呢?”徐滢道,“皇上风华正茂,丁点儿也不输我们这些后辈。只不知皇上用的什么方子?改日传我也试试?”

    皇帝高兴了,顺手从一堆奏折下拿出本绘着各式花草的书来:“看你嘴这么甜,赏你了。”

    是本养生养颜的书,太医院著的。

    徐滢把书收起来,顺势望向皇帝。这一望,她忽然就顿住了!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