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51 还没长进

351 还没长进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崔嘉日夜醉生梦死,崔涣却不能。

    他本身就是京师城里的世家子弟出身,过惯了被人仰望着的日子,这大半年里这么窝囊,简直等于要了他的老命。再加上后宅里时常鸡飞狗跳,崔夫人如同跟他分居了似的对他不闻不问,他感觉到自尊极度受损。

    想来想去,还是只有再度出山为唯一出路。

    可是皇帝都把他一撸到底了,他还能怎么办呢?

    解铃还得系铃人。皇帝为什么保住他不死,他心里清楚得很,不就是想让他帮着查清卫所的案子么?本来他不知道,但是这大半年里他没事就琢磨这个,到底也是几代军事传家下来的,他把前后事情都给捋了捋,很快就摸清要害了!

    他是在这件事上倒下来的,那他就还得从这件事爬起来!他有资历有经验,也有多年调兵遣将的能力,只要帮着宋澈把那恶贼给捉住了,哪怕不能官复原职,捞份小参将的差事总还是不难吧?只要他有了官职,也就不必再受崔夫人的鸟气了!

    这么想着,他就踌蹰满志,把长随给叫了进来:“去打听打听世子妃这几日什么时候有空?”

    论理这事该是宋澈拿主意,但宋澈那人到徐滢跟前立刻从炸毛狮子变成了小猫咪,说不底还不是徐滢说了算?不把徐滢搞掂,他就是花再大的力气也没有用。

    宋澈当然知道徐滢去冯家赴宴的事,在衙门里用过午饭,又听属下禀报了些事情,便就回王府来了。

    见到阿陶连小蟒袍还没换就坐在榻上玩小皮球,走过去先将他一把挪开。才拉着徐滢坐下说道:“冯家今儿有什么好招待啊?没谁欺负你吧?”

    徐滢觉得他问的简直多余,难道她天生长着一副讨别人欺负的脸吗?没理会他。

    他便就又走过去帮她卸妆,笨手笨脚地又不会弄,徐滢头发都差点被扯断,索性不让他碰了,就让他坐着。他就坐着,看她瘦下来的脸又变得小巧玲珑。腰身又已然盈盈一握。心里就变得如有小鸟儿乱蹦,红着脸一伸手,就把她才系好的腰带又给扯散了。

    这家伙如今倒是轻车熟路了。大白天地竟然敢解她的衣裳。

    徐滢放了梳子。斜斜睨他一眼,一手探到他怀里一抓,他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站起来!

    “原来还是不够胆,还以为你长进了。”徐滢把手收回来。笑眯眯又把衣裳系好。

    宋澈捂着肚子满脸通红,瞪着她翻身躺到了炕上去。背对他。

    这里才躺下,旁边窗户就被流银战战兢兢地叩响了:“世,世子妃,外面崔。崔老爷求见!”

    宋澈又羞又窘中,哪料到三尺之隔窗户外还有人?而且还赶在这当口把窗户给敲响了,当即抓了个枕头砸过去:“催催催。催个鬼啊催?!”

    窗户外流银脖子一缩,赶紧匿了reads;随身带着法神。

    徐滢却听出重点来:“崔老爷?是崔涣来了?”

    流银攀着门框从门洞里又冒了头:“回世子妃的话。正是崔涣!”

    徐滢就笑了,坐下来玩味地啜了口茶,说道:“就说我忙着呢,有什么事,让他寻世子爷说去吧。”

    早就知道崔涣不是个蠢人,吃了那一堑之后能不学乖?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她自然清楚。但这老小子也不老实,就算荣昌宫当真是她作主,他这么公然把她摆在宋澈前面又是何道理?还得让他碰碰钉子才成。

    “我凭啥去?我不去!”宋澈还在捂着胸脯怄气。

    徐滢挨着他坐下,笑微微摇着团扇:“那你卫所那案子破得怎么样了?”

    他顿了顿,咕哝道:“不怎么样。”

    打王府出事之后,各卫所下面也没他动静了,什么马三爷,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一点点风浪就惊得没了影儿,都是群不成气候的东西。

    这两个月他下令撤了一批将领,卫所秩序逐渐在恢复,因为太子的干预,许多忠臣将领也率先站出来服从了宋澈,虽然还是有一大摊子的事,但最起码,他们想要再阴损地以侵吞屯田的方式挑起军户与朝廷矛盾的事情是不用再肖想了。

    可以说只要他们不联合几万人马突袭某地,是起不了什么大风浪的。

    但是即便如此,案子却还是没破,顶多算是亡羊补牢。

    宋澈也知道不抓到这个藏在幕后的家伙这案子就不算完,因此有点心虚。

    徐滢抬手拍他屁股:“既然不怎么样,那你还不赶紧去见人家!”

    宋澈不觉得崔涣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是他怕再不动的话徐滢又要掐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炕。

    正坐榻上扒着外袍的阿陶见到他爹这熊样,哈哈乐得一双大眼睛都看不见了。

    崔涣揣着双手在王府门外等了足有两三刻钟,眼见得太阳西斜了,两脚都站得有些酸麻了,那紧闭的朱门还没有一丝动静。直到他几乎要放弃时,才突然听见门里有人声传出来,紧接着门开了,流银跨出门来,鼻孔朝天道:“世子妃有话,请崔老爷有什么事去见世子爷说。”

    崔涣一张脸顿时垮下来,这死丫头片子架子还端得真高!这不明摆给他钉子碰嘛!

    但也没办法,谁叫他败在人家手上呢?

    这里匀着气,就掏出锭银子陪笑递过去:“敢问世子爷现下何在?”

    流银瞥了眼那银子,这才把鼻孔放下地来,笑了道:“崔老爷好运气,世子爷正好在王府里。”

    崔涣喜出望外,他知道宋澈那毛不好捋,本是作好了三顾茅庐的准备的,没想到这一次就成了功。连忙撩袍入内,随着流银往荣昌宫来。

    宋澈顶着张臭脸坐在前厅里等待。

    欲求不满外加被徐滢赶出来会客这令他心情很不好,尤其还是这个姓崔的要见他。他是不会忘记当初他怎么设计要把徐滢弄回去当他儿媳妇的,更不会忘记他把他算计出了京,然后害得徐滢挺着大肚子出面给徐镛解围的事!

    “你来干什么?”他皱眉望着面前拱手的人问。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