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47 又有线索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这我可不清楚。 ”袁紫伊道,“我见到她的时候打扮得挺精致的,像是要出门会客。”

    徐滢想了想,顺天府学附近可没崔家什么亲戚,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酒肆茶楼,却不知她去会谁。

    不过既是八卦,到此就该打住了。

    再唠了几句私房,这里侍棋来说小侯爷带着颖姑娘来到了。两人便就又相偕着往上房来。

    程筠已被徐镛邀去书房,程淑颖正与杨氏和杨夫人说着话。杨夫人目光尽露在她脸上,表情眼神里虽看不到太多信息,但却十分温和,而且也略带几分若有所思。

    徐滢与袁紫伊相视一眼,便就笑着凑了上去。

    娘儿们寒暄了片刻,这里叶枫也闻讯来了,两个人简直是同时看到了彼此,然后就看不到别人了。

    杨夫人这里清嗓子,叶枫才蓦地回神来见礼,又道:“表哥已经让石青去接余大夫了,估摸着小片刻功夫就会到。请母亲和大嫂把皓儿他们抱出来等着呢。”

    这里正说着,前面就传来卸门槛的声音,马车驶进来,苏嬷嬷跟着就前来禀报说余延晖到了。

    医者不避忌。徐滢摆手让她把人直接请进来。这里易氏也正好将一双孩子带出来了,而徐镛与程筠闻讯,也都到了上房,杨氏着人设了屏风,孩子由杨沛与徐镛带到外间。

    遁例是先把脉看表象。

    杨夫人婆媳因着已失望多次,也并不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这年轻人身上,因此倒算淡然。

    外面这里所有人的表情却都是凝重的,杨沛全神贯注,全副心力都凝结在余延晖的表情上。

    静默中等待了片刻。余延晖收回手,问他们道:“中了有年余了?”

    他到来之后屋里人可都没曾跟他说起前因后果的,杨沛当下就愣了愣,而后点头:“正是。”

    余延晖盯着孩子的眼珠,又道:“每次发病的时候都在夜里?而且多是子时前后?”

    杨沛又惊了惊,把头更低一点:“正是子时前后!”

    余延晖把手放了,再听听孩子的气息。站起来。

    杨沛忙道:“怎么样?孩子可有救?”

    程筠也关切地问:“跟我身上的毒可是同一种?”

    余延晖袖手对着门外沉默了半晌。说道:“此毒不同于小侯爷身上的毒,小侯爷的毒不攻心肺,但这毒却直奔心肺而来。我同样不知道这毒的来历。但是我却曾经听说过这类毒症,——不知道几位可还记得当年云南知府窦旷通敌一案?”

    众人皆是一愣,屏风里头的徐滢也蓦地抬起头来。

    “知道。”徐镛平静地应道,“余大夫请往下说。”

    余延晖道:“窦家案子发生在十一年前。那会儿我还在跟在家祖身边做药童。我记得窦家解押进京之后,负责押解的官兵好些都上我们济安堂来请家祖开药。

    “当中就有人闲唠时说起他们去到窦家押人时。窦家正有孩子患着怪病,全身枯瘦如柴,终日恹恹无神,每到夜半啼哭嘶喊不止。而更让人深刻的是,病患身上的血脉会越来越明显,而他们看到那孩子的时候。全身的血脉都变成了蓝色,仿若一张网布在他们身上。”

    杨沛听得心惊。这里还没有反应过来,易氏已经哭出声来。而杨夫人急步走出屏风,顶着张惨白的脸拉开孩子们的衣摆,只见他们后背上的血脉竟已然呈淡青色野草似的,正往上延伸!

    这下就连余延晖也变得凝重了!

    “从这迹象看来,就是同种毒无疑了!”他轻抚着孩子后背,说道,“这是毒气入了血脉,长久积在他血管里,使得血管颜色也变深了所致。”

    “那么,大夫可有办法医治?”杨沛眼圈也红了。他只顾着求医,从来不知道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我也没有办法。”余延晖摊手,“在找不出毒名或者配方之前,随便用药只会加速灭亡。太医开的护心的方子暂且吃着罢,这段时间只能尽快找出毒的来历才能对症下药。”

    一屋人又沉默下来。

    徐滢起身走出来,说道:“你方才说有人在窦家见过这种毒,上次太医也说此毒应是生在云贵之地,那么这毒会不会就长在云南?”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为什么窦家的孩子也会中这个毒?这后头包含了什么意思?

    不过眼下这并不是重点。

    杨沛经她这一提醒,倒是又打起精神来:“正是,照这么说来,此药正该出于云南才对!不知道窦家当年那个孩子现如今如何了?”

    “这却不得而知了。”余延晖道,“听说窦家自出事后便留守云南,再没有回过京师,消息也无从打探起。不过如果你们想去找他们的话,倒是不难,毕竟是做过知府的,余下几十口人的去处总归还是打听得到。”

    “那我明儿就启程去云南!”

    叶枫激动地说道。他已经恨不能为家人出点力了!

    程淑颖也想说什么,看看这满屋子人又还是止住了。

    徐滢看他们俩一眼,又与余延晖道:“我们会尽快派人去,不过,余大夫能不能跟我们的人同行?”

    余延晖拢手:“我还得在医馆坐镇呢。”

    徐滢扬唇笑一下,“我听说医正大人前些日子新整理了一批医书古著出来,听说还有华佗的手抄本。”

    余延晖一句话噎在喉咙里,瞬间蔫下来了。

    杨家这里又得到点线索,自然更精神了几分,就连气氛也高昂了几许。

    徐滢晚饭前回了王府,正碰上宋澈弄了袋虾米回来喂宋婷婷。

    天井里她便把余延晖去给杨家孩子瞧病的事说了,“这次居然扯到了窦家,不知道窦家孩子为什么会中的毒?如果也是源自于这疤面人,那这疤面人难道跟窦家也有仇?可如今跟他们有仇,他们为什么又会来劫囚,并妄图抢夺崔涣手上那份文书呢?”

    宋澈摸着宋婷婷的背说道:“说不定那丑八怪本来的目的就是为的崔涣手上这笔钱。”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后来又没找崔涣了?”徐滢抱着膝盖说道。

    ————

    晚了,八好意思,今天我要捋捋大纲,如果更新来得及就三更,实在来不及就两更哈~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