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官网 > 345 救人要紧(求月票)

345 救人要紧(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杨沛身为男人,到底比妇人家想得开阔些。 太医虽然仍是未能救得孩子,但有他指点了方向,对于在外奔波了年余而无果的他来说,却如同看到了一丝曙光,因此他到是比杨夫人要乐观些许。

    听她提起这事,便想起那日在门外拉着壮胆叩门的丫头,扬唇道:“有这么回事么?我不知道。”虽说大梁民风开放,不忌男女私下碰面,但他们这样的家庭在这方面还是略有约束的,如果他答知道,那岂不是承认教子无方么?

    杨夫人哪能不了解丈夫,知道他是心里有底,便说道:“我对程家本身倒是没意见,可他们到底是后戚,咱们家往上三代可都没跟后戚联过姻,这样成么?”

    杨沛放下书,微叹了口气:“你要这么说来,咱们如今也算是皇亲国戚了呢。”

    当初他乍见程淑颖时只觉得这丫头天真得可爱,他没有女儿,无端就觉得她投缘。后来听说她是程家的小姐,也是起了抵触的心思。但再想想就算他再不肯沾染贵戚的名声,他的外甥女也已经成了王府的儿媳妇,再因为一个后戚的身份对个小姑娘执偏见,又有什么意义呢?

    杨夫人听他这么一说,也是无言以对。

    半晌,她又叹道:“即便如此,我却担心程家不会把女儿嫁到江南去。再者,程家就她一个女儿,听说她又颇受太后宠爱,而咱们家处处规矩多着,我恐怕她也受不了那些条条绊绊。”

    她又不是不了解京师这些人,程家并非诗礼传家,程淑颖天生娇贵。娇气些也正常。如今与叶枫或许倒是情投意合,可真要离开父母去到江南做媳妇,未必能适应得了。

    再加上叶枫性子跳脱,又是不喜欢杨家那些规矩的,若是常年往外跑,留得妻子独守空闺,岂非亏待了人家女儿?

    杨沛这次没再做声。

    日子一转就往腊月里走了。

    徐镛拜托了许多同僚朋友帮着去镖局打听消息。但这不是三两日就能打听到的事。而月初京师下了场大雪,雪封了四五日城,再放晴时就到了腊八。再者千里迢迢赶了上京。病没治好,也只得决定留下来过年,这里杨沛修了书回去,倒是且把心放安定了下来。

    腊八日宋澈往徐家送了腊八礼。翌日要还礼,杨氏惦记着徐滢。便准备亲自去。杨夫人进京还没去拜访过王府的,遂也提出同行,这里姑嫂二人便就乘着轿往王府来。

    徐滢月中便能出月子,虽说是不出门。但每天下地走动跟常人没什么区别,再者调养得当,身上又瘦了下来。两三个月的工夫与怀孕前又没什么区别了。

    杨氏她们进门的时候她在榻下磕瓜子儿,听边绕线团儿边逗隔陶的丫鬟说着各府里的八卦。阿陶在她身后榻上练习蹬腿,见到有人来便张着小嘴儿咿咿呀呀地直乐。杨氏抢步上前伸手将他抱起,他打了个饱嗝,把个杨氏逗得立刻笑眯了眼。

    徐滢这里让了坐,寒暄了几句就问起杨家孩子的病情。

    杨氏简短地把话说了,“你哥哥正往各镖局打听,且看年前有没有信息吧。”

    徐滢当着杨夫人在,没再往下说,等她起身去洗手,便与杨氏道:“济安堂的余延晖医术还不错,他又时常走南闯北,比常年呆在宫里的太医懂的门道要多,你们不如去请他瞧瞧。”

    杨氏略顿,说道:“余大夫倒是回来了,只是皇上既然赐了太医,中途又去寻别的大人,恐怕不妥。”

    徐滢轻嗤:“都这会儿了,还讲究那么多作甚?到底孩子命要紧。若是成的话,皇上那边,我去跟王爷说说,有他出面说话,皇上可犯不着为这点小事生恼。”

    杨氏知道她有把握,便就点了头。

    回到府里把这话跟杨夫人一说,杨夫人虽有忐忑,却也还是同意了。

    是日就下徐镛的帖子去济安堂。哪知道余延晖耳朵长着呢,杨家这事他早就在圈子里收到风了,愣是推说走不开没来!

    杨氏颇为无语,便又着人来回了徐滢。

    徐滢这里端着杯子转了几圈,便就招手唤来流银:“你去请余大夫,就说我头疼,限他一刻钟赶过来,否则的话我就对外说他治过我哥哥的腿到现在还留下后遗症,一到天雨就疼到打滚。”

    余延晖在医馆里闲得屁股疼,接到流银这话头就大了。

    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怀疑他的医术了,徐镛那个腿算多大点事儿?要是连这都治不断根,那他岂不在他们医者圈子里成了笑柄?

    想想这女人也不是做不出来,而且她如今一呼百应,还是老实点吧。

    他带了药童到王府,直奔荣昌宫。一见徐滢端坐在美人榻上稀溜溜喝参汤,哪有点头疼脑热的样子,便没好气地行了礼,说道:“世子妃不是有太医随叫随到么,怎么想到区区在下我了呀?”

    徐滢呵呵呵笑起来:“听说余大夫才从东北采药回来,特地慰问你一路辛苦。”

    余延晖心里冷笑,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吃她的亏也不是一两回了。

    他挺直背道:“谢了,不过在下已经回来有小半个月了,世子妃这慰问来的未免太迟了些。”

    徐滢道:“回来半个月了?”她盖了汤碗,又说道:“既然回来这么久了,想必也休息够了,那就给我两个表侄瞧瞧病吧?”

    余延晖扭头瞥过去,果然她是为这事来的,他就知道!

    但这次他可不听他威胁了。

    他撩袍子翘了二郎腿,望着屋顶道:“恕在下没空。”

    “我会让你有空的。”徐滢笑微微说道。

    他看她这笑容就有些毛骨悚然,立刻把腿放下来,说道:“皇上明明给杨家请了太医,你这不是让我得罪人么?”整个京师就这么大,太医即便是在宫里当差,可他家在宫外啊,京师里所有大夫谁没听说过谁?要让他知道抢别人的病患,他还要不要在京师混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余大夫怎么这么迂腐?”徐滢慢腾腾道,“你先去看看我那表侄儿,若有信心,我定会跟皇上说明,若无信心,我们就当没这回事。余大人潜心医术,如果救好了这两个孩子,对您和济安堂的名声,可不止一点好处。”

    余延晖绷紧脸望着她,后槽牙磨了又磨。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